首页大医凌然 第294章 万里求医

第294章 万里求医

作品:《大医凌然

    来自南非的医生,拿出一只平板电脑,刷出病历以后,再拿给凌然看。

    “先给我看核磁共振片吧。”凌然也读不懂满屏幕的单词,尤其是又臭又长的医学名词。不过,影像片能够说明大部分的问题。

    南非医生立即刷了几下,再找到核磁共振片,放大给凌然。

    其他医生好奇的围拢起来,有的人跟着看核磁共振片,有的人互相之间低声讨论。

    在场的医药代表也没有离开,就在跟前看着医生们聊天,同时竖起耳朵,听着医生们的话,并在心里自己做个判断。

    医药代表是一个需要聪明脑壳的行业。

    尤其是高端的医药代表,若是只满足于做一个小棉袄的话,很快不是累死就是烦死了。

    当然,低端的医药代表,像是黄茂师这样的,只是长的帅的话,倒是能过的比较轻松。

    他看着被众人围拢的凌然,悄悄的拍了张照片,发到了昌西医药公司的工作群,并在下方说话:已经到达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凌然正在被围攻。

    “围攻?什么围攻?”谢易荷的问话飞快的出现。

    她是昌西医药公司在云华的负责人,为了抓住云华医院这个大客户,就算是绑架凌然的事,都会仔细思考一番的。

    霍从军要她看好凌然,那谢易荷自然是要上一份心。

    黄茂师平日里在工作群里说话,都是没有人理的状态,如此看到谢易荷这么快的回答,黄茂师不由的挺起了胸膛,并在微信里继续打字:我说围攻是夸张的说法,凌然在看别的医生介绍的病人。

    谢易荷:白痴。

    黄茂师眨眨眼,转瞬看到了灰色的小字:“谢易荷”撤回了一条消息。

    恍惚间,黄茂师感觉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

    与此同时,凌然也将核磁共振片看的七七八八了。

    南非医生刚才用语言描述了大概的病情,凌然通过翻译,了解了一个大致,现在再看核磁共振片,基本没什么障碍。

    西医虽然也要求望闻问切,但在这种会诊中,医生们其实是有意识的回避问题的。

    先看客观性的检查报告,形成初步的判断,再听主观性的描述,是医生们在长期医疗中训练出来的经验。

    病人撒谎对医生来说,实在是不新鲜,且不说妇产科之类的谎言诞生地,就是凌然遇到的跟腱断裂的病人,十次总有一次是撒谎的。在篮球场上摔断了跟腱的,强忍着疼痛,熬到第二天上班时间再喊20以达成工伤成就的,爬墙摔断了跟腱的小偷,慌称被人捉奸跳墙的……

    凌然全然以核磁共振为基础,再问了两句,就递还给南非医生,道:“如果是运动员的话,采用手术治疗是最佳方案。可以采用方案A,大概要三到四个月的恢复期,风险相对普通跟腱修补术更大。”

    翻译如实的给了说明,对方立刻追问:“如果在你这里做手术的话,能够做到三个月的恢复期,就上场比赛吗?”

    “有很大的概率4个月后上场,3个月的话,只有很小的概率。”凌然停顿了一下,道:“我刚开始做方案A,没有足够多的样本回答你怎么样。”

    “你们做了多少例?”

    “00多例。”

    “成功率呢?”

    “以普通的评判标准,全部都是优。”凌然回答的快而简略。

    “有失败的案例吗?有出现什么严重的并发症吗?”

    “暂时没有出现评分低于优的情况。”凌然仔细思量了一下。方案A只要做出来,恢复就是大大超过传统模式的,再用传统模式的评分标准,自然是像全系列的优,连良都没有出现的。

    站在对面的南非医生惊讶之余,竟是有些激动。

    他刚才看了凌然的手术,也听了方案A的说明,从他的角度来看,最大的风险其实在于手术失败,因为方案A的手术比普通的跟腱修补术复杂太多了。

    听到凌然所有手术都成功了,这就让他看到了希望。

    高成功率的医生并不鲜见,尤其是高端医生,为了保证自己的名声,宁愿少赚钱,少做手术,也要提高成功率。

    而他目前的患者,所需要的正是一名这样的医生。

    “我叫莫里斯。”南非医生郑重其事的道:“凌然先生,你愿不愿意做这例手术?”

    “在哪里做?”凌然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可以在中国做吗?”南非医生莫里斯道:“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再与患者讨论具体事宜。”

    凌然有些犹豫,身为一名实习生,是否能够这样做,他还真的不清楚。..

    旁边的中国医生看着凌然都觉得着急。

    他们刚才听着南非医生的话就猜到,对方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人家真的说出来,那真的是不一样的。

    别看国内医生四处开飞刀,可真要说给外国人飞刀的,那还是少之又少的。

    与之相反,中国的医院要是能请到国外的医生来开一次飞刀,几乎都是要大书特书的。

    “凌医生,你还想什么呢。”那名四院的女医生趁机挤了进来,大胆的抓住了凌然的手腕,一脸认真的道:“你的跟腱做的这么好,就让他们送病人过来好了。外国人的跟腱和中国人的跟腱也没有区别,这说明你的技术能够得到国外同行的认可,多难得啊……”

    她说的如此认真,眼神更是大胆的与凌然接触。

    黄茂师看的目瞪狗呆,手里抓着女医生的名片,内心充满了被背叛的痛楚。

    踏踏……

    踏踏踏……

    身高.48米的余媛,上身穿洗手服,下身的衣服被白大褂遮盖了起来,像是一名中了缩小术的医生,从会议室门口,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她轻轻的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轻易的穿过医药代表和医生们组成的人墙,视80,90,200等人为无物——不抬头的话,她也确实看不到。

    余媛似缓实快,左拐右扭,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凌然面前。

    这时候,那四院的女医生,还傻乎乎的看着余媛。

    余媛伸出又小又瘦很适合掏阑尾的右手,轻轻的放在四院女医生的手腕处,再用左手抓住凌然的手腕,轻轻的一扯,将两者分离开来。

    接着,余媛再以纤细的身材,挤入了女医生和凌然之间的空挡。

    余媛微微抬头,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像是一只刚刚吃掉了斑马的猫科动物。

    四周的医生们,齐齐的发出呼气的声音。

    刚才的场景,压迫感太强,以至于众人都有屏息凝视的感觉。

    女医生目瞪(泰迪)呆,为自己逝去的机会而忧伤,又将目光投向了黄茂师。

    “可以答应嘛。”纪天禄从后面过来,道:“在我们医院做也可以,你回云华做应该也可以。”

    他对国际飞刀也是有经验的,更确定医院的态度肯定是以支持为主。

    凌然于是点点头,对南非医生莫里斯道:“你的客户如果在会议结束前到中国,我就在这里做手术,否则的话,我就要回云华市了。”

    “明白。”莫里斯打了个K的手势,立即去打电话了。

    周围的医生们眼见着一场飞刀确定,不禁都来了兴致。就算是对外国医生来说,得到另一国医生的认可,也是很涨面子的事。

    在此之外,大家更是对凌然颇感兴趣。

    跟腱修补术人人都会做,但要说擅长的,就不多了。

    对于关系网广泛的医生们来说,他们几乎每周都会遇到跟腱断裂的咨询,部分来自患者,部分来自同行。

    此时,不免有人掏出手机,联络了起来。

    有更高的治疗方案,介绍给患者或者同行,是很自然的事。

    尤其是对运动员们来说,跟腱修补的好坏,毫无疑问的影响职业生涯乃至于往后的生活。有钱的运动员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医生,没那么多钱的运动员,也不可能破罐子破摔。

    纪天禄看着周围一圈医生们,甚至医药代表的动作,不免心生羡慕,却是拍拍凌然,笑道:“给祝院士说一声,让他帮你宣传宣传。”

    “宣传?”凌然看向纪天禄。

    “让大家知道老外万里求医,你猜会怎么样?”

    凌然恍然大悟:“我可以用掉祝院士剩下的床位了!”

    “唔……也对。”纪天禄总觉得凌然回答的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