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85章 直播手术

第285章 直播手术

作品:《大医凌然

    “凌医生,今天的手术咱们是全程录像的。”

    纪天禄继续给凌然做助手,并提醒了他一句。

    站在手术室里,兼职摄影师是198斤的胖医。他的身侧就是一台放置于三脚架上的摄像机,外面照着塑料袋,与大号显微镜是相同的待遇。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照例使用的是有全景摄像机和高清术野摄像机的手术室,手术全程都是在示教室内同步播放的,为了用于会议中可能用到的录像,祝同益还让人加了一台普通摄像机到手术室来,以拍摄到更多的角度。

    手术室里的全景摄像机是自上而下的拍摄,总是会有遗漏的地方,再让手底下的住院医选拍一个角度,自然可以更加全面一些。

    凌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再“恩”的一声,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跟腱修补术是他做的很熟的手术了,这两天又经过了大体老师的培训,不谦虚的说,凌然自己都觉得自己提高了。

    正因为如此,凌然今天还特地提前来到了手术室。

    一方面是做做检查,另一方面也是熟悉器械。

    “再拿几个细一点的爱迪生镊。”凌然用眼睛扫过托盘架上的器械,补了一句。

    爱迪生镊是用来夹持细小组织和皮肤的。头宽有不同的规格,不同的医生有不同的要求,如果没有提前说明的话,护士只会拿正常规格的来。

    对凌然来说,正常规格的整形镊照样能用,就是没那么顺手罢了。用游戏来比喻的话,不同的医生面对不同术式的器械习惯,就像是不同的玩家面对不同的英雄的铭文习惯。

    低手怎么用都是失败,高手怎么用都是成功,但是,过程的容易与否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护士们乖乖的应了一声,就去做补充了。

    凌然再看看余媛,问“患者情况”

    他的一助是纪天禄,但是,身为主任医师的纪天禄,明显是不会管床的,他会不会用电脑的病历系统,都很让人怀疑医生不断学习的能力毋庸置疑,但高级医生的技能退化程度也会令人瞠目结舌。

    余媛虽然不是今天的病人的管床医生,但她做了三年的住院医,对于主刀会问道的问题,早就心里有数了,忙道“患者27岁,击剑运动员,国家级健将跟腱不完全断裂,主诉遛狗时被邻居家的哈士奇扑倒后右足跟腱处疼痛,活动受限,磁共振确诊右跟腱断裂”

    凌然绷着脸听着,纪天禄已是笑出了声。

    “真的被二哈扑倒断了跟腱的”纪天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样子,满脸的好奇。

    余媛知道在拍摄,所以正儿八经的像个148米的初中生主持,道“患者主诉如此。”

    “以前断过吗有旧伤吗”纪天禄太好奇了,见主刀的凌然不问,就自己问了起来,反正患者还没来。

    “没有跟腱受伤的记录。”

    “就是说,这个击剑运动员,国家级的健将,你刚说27岁了是吧肌腱十几年,跟腱都好着,结果被一只狗给撞断了”

    “是哈士奇。”余媛纠正。

    凌然也很严肃的咳咳两声,道“是被狗扑倒后,摔断的。”

    纪天禄斜瞥了凌然一眼,道“凌医生,你也很想笑的吧。想笑就笑出来吧。”

    凌然面对纪天禄,面无表情,只在纪天禄的眼神收回的时间,嘴角才忍不住抽抽了两下,却是被摄像机完整的拍了下来。

    示教室里本来就笑声一片了,此时更是笑垮了。

    更有女生们尖叫着评论

    “凌医生笑了。”

    “太可爱了。”

    “凌医生笑起来好甜啊啊啊”

    “凌然,加油”

    示教室内,一阵的热闹。

    偷穿了保暖内衣,依旧寒气阵阵的曲医生惨笑两声,低声道“你们知道凌然听不到你们的声音吧。”

    “当然。”

    “要是被男神看到我们的疯样子可怎么行。”

    “就是直播的时候才敢闹一下的。”

    曲医生却是想到了脖子被凌然抓住时,心脏紧锁的恐惧,不由的摇摇头,用看天真的表情看着她们你们都不知道帅哥的真面目。

    病人被送入手术室,笑声才戛然而止。

    纪天禄也不好意思继续笑下去,用手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道“我再去洗个手。”

    凌然“恩”的一声,让护士帮忙穿上手术服。

    患者晃头晃脑的看着周围,有些心虚的开玩笑“我是第一次啊,医生您得轻一点。”

    “不用紧张,凌医生的跟腱修补术是一流的,他之前做的一例手术,和你很像,患者刚刚在冠军赛里拿了铜牌。”余媛安慰着患者。

    患者苦笑“是以前能拿全运会奖牌的,这次在冠军赛里拿了铜牌吧。”

    “才不是呢。”余媛说了一句,她也不懂体育,说不出更多的东西来了。

    患者自嘲的笑两声“我本来就准备退役了,实在不行,就退役算了”

    “我们现在对你进行的跟腱修补术,是风险较大,但效果较好的跟腱修补术,主要针对运动员等,对跟腱修补后的质量有极高要求,对恢复时间有较高要求的职业。你如果准备退役的话,我建议你可以考虑普通跟腱修补术。”凌然听着患者的话,突然来了一句。

    患者愣了愣,想了半天,叹口气道“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来吧,我今年27岁了,虽然已经准备退役了,但是啊,人这个东西,总是有不甘心的时候,我就是觉得”

    “大郎,喝了药再说。”麻醉医生在凌然的示意下,举起了他的小道具。

    患者脑袋一歪,就睡着了。

    “跟腱修补术。”凌然提醒了一句,举起了手术刀,就划了下去。

    纪天禄作为一助,瞪着眼睛看。

    他也是看过凌然之前做的录像的,如今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的看一看。

    他的脑海中,对于技术虽然没有明确的分类,但提高的太多,还是容易看出来的。就像是凌然视频中的表现,就令纪天禄颇为吃惊。

    传奇级的跟腱修补术,其实都有些超过了纪天禄的想象了。

    当然,凌然目前只具有完美级的水准,但是,完美依旧是超过纪天禄的水准许多的技术了。

    从大师级到完美级,不是简简单单的做几百台手术就能历练出来的。

    纪天禄以看传奇级的心思,看着凌然的完美级操作依旧觉得心驰神往。

    事实上,就凌然完美级的表现,也是世界百强的水平了。

    一个医生的某种术式,若是确定无疑的世界百强的话,那受到的待遇是截然不同的。就本次的国际会议来说,参会诸人中,能名列世界百强的外科医生,一个都没有。

    纪天禄和祝同益,从最开始就不是以百强的心态去看凌然的。

    但是,强,就是会觉得强。

    强一个一星半点的不觉得厉害,可是,若是将眼界放宽,就会察觉到差距了。就好像很多班级的第二名,不觉得自己与第一名有多大差距,可要是放眼全年级,就会看到,自己与班级第一同样是年纪第一的同学,要相距三四十名,放眼全区,班级第二与同班的全区第一,相距就已到了数百名的程度,在全市是上千名的差距,在全省是上万名的差距。

    成人的世界远比学生的世界更复杂。

    小医生们面对的竞争还是同龄人同院人的竞争,到了主治,才会接触到院外的医生,但是,一旦晋升到了副主任或主任,面对的竞争就是全市全省的所有医生了,运气好又技术好的,还可以面对全国的竞争。

    全国竞争中的胜利者,就像是纪天禄主任医师这样的,偶尔就会考虑到全世界。

    中国医生其实是很少去考虑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的,中国的医疗费用本来就很低,病人的收入更是低于平均值的状态,就算是国外的医疗条件更好,病人也会因为经济原因,继续留在国内看病的。

    像是纪天禄医生,正常情况下,也不会考虑一名医生的技术,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和水平。

    但是,随着“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的筹办,纪天禄对国际一词,突然变的敏感起来。

    他不自觉的以自己不久前看过的,几位国际级的大牛的视频资料,来判断凌然的水平。

    结果

    结果是纪天禄不自信了。

    他摇摇头,不由的在心里想现在要判断一名外科医生水平更难了,凌然这家伙,看起来还是蛮强的。

    “完成了,换边吧。”凌然丢下了剪刀,对纪天禄道“我要去隔壁手术室做另一台了。”

    纪天禄慌了一下,忙道“我跟你一起。”

    这是超计划的选择,按照原本的计划,纪天禄跟一台手术,确定一下凌然目前的状态,就要做别的事了。

    甚至录像要不要在会议上播放,都要纪天禄来做判断的。

    判断来判断去,纪天禄突然没了自信,此时,更是没有了再做其他事的心情了。

    他要再好好的看看凌然的手术。

    凌然自无不可,将剩下的琐碎活计交给余媛去做,带着纪天禄就往隔壁手术室去。

    凌然走在前面,龙行虎步,气势昂扬。

    纪天禄跟在后面,眉头紧锁而缺乏自信。

    两人的身份,就像是换了过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