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83章 摸一下

第283章 摸一下

作品:《大医凌然

    祝同益从京城返回了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代表着“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本身的工作近乎停滞,从停车场到医院大厅,在到病房和手术室,到处都有为“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准备的宣传海报、道路指引和宣传册子。

    近00名来自附近大专院校的学生们,成为了志愿者,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里,随时准备回应参会者的需求。

    自从大家知道志愿者好用之后,各种国际会议的成本就大大降低了,质量则大大的提升了,由此造成一个有趣的现象,没有足够多的好大学的城市,你连一个真正的国际会议都办不起来。若是由会务组织开薪聘人的话,每一个觉得自己很富的单位,都会瞬间怂下来。

    遍寻国内各大单位,能够批量化的提供简单英文服务的群体,唯有大学生了。

    换成其他国家召开国际会议——仅仅是满足国际组织的语言要求,就要让他们精疲力竭了。

    祝同益手里也没有无限的经费可供挥霍,单以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就要去举办一场国际会议,可谓是左支右绌。

    不过,会议总算是弄起来了,看着研究中心四处张贴的海报与标识,祝同益也不由的露出笑容。

    “做的好。”祝同益难得表扬人,短短三个字,却让手下人如饮甘霖,

    薛浩初的眼眶子甚至有点红。

    这也是他经手过的最大项目了,身为祝同益的小管家,薛浩初全程紧盯,此时满心的苦尽甘来的感觉,又聪明的道:“校领导对我们也很支持,光是轿车,就借了我们20辆。另外,医院的医生们也都是带车帮忙的,先期抵达的各国医生们,都很高兴。”

    “恩,这趟辛苦你们了。”祝同益向周围的医生示意,又道:“能来咱们这里开会的,都是世界各国的大拿,他们到咱们沪市来,人生地不熟,大家不仅要做好会议的服务工作,也要做好接待和陪同的工作,就当自己是一名医学导游嘛。”

    “我昨天就给吃了火锅,新西兰的专家盖福德,吃的呼啦呼啦的。”曲医生在这种场合,总是能够发挥出一些特别的作用。

    众人配合的笑了起来,用私家车为会议服务,自然不是那么令人开心的事,不过,总是不会让人太过于反感。主要就是因为招待的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医学大拿,医生们全程陪同下来,总能混个脸熟,也能多留一个联系方式,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祝同益微笑点头,道:“盖福德做膝关节的水平是有目共睹的,也给不少运动员做过手术。”

    “看他样子挺高兴的。”

    “专家们肯定高兴。”祝同益笑笑,道:“听说本届的运动骨科学术大会的举办权,被中国拿到,许多专家都为我们高兴呢。咱们可是不光提供住宿,我还承诺报销差旅费,提供交通工具和全程接待,外加全程的午晚餐……”

    祝同益说的自己都不爽起来。

    “住宿都是要提供的,不提供住宿,会议都开不起来了。”纪天禄找着能说的部分,抢着评论了一句。

    祝同益哼哼的道:“一般的会议都是提供住宿,好一点的提供差旅费。咱们没办法不是?要是不给交通工具,没有接待陪同,这个会议,咱们是拿不下来的。”

    医学会议都经常有主办方为了省钱而不提供差旅费,转而让医生们自己出钱,或者找医药公司负担的。交通工具和接待陪同就更少了,一般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优势项目。

    尤其是在印度这样的国家开学术会议的,大家往往都要求当地人员的陪同。

    国内的软硬件条件差,就只能用服务来补贴了,祝同益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大家心里舒服一点。

    说完了困难的部分,祝同益又谈轻松的地方,谈补贴、谈奖金、谈会议论文,让众人很快开心了起来。

    原本,独立开一个这样的国际会议,就是很辛苦的事,但大家愿意付出辛苦,也就是有所得的。

    祝同益手里的资源丰厚,此时将会议敲定了,后续的好吃自然源源不断。

    纪天禄等人心里也都是明白的,很快全都说说笑笑起来。

    这样说完了正事,纪天禄又将凌然独享一具大体老师的事给说了出来,且道:“凌然最近几天都是呆在解剖室里了,生怕别人抢了他的。”

    “谁会抢啊。”曲医生大声的笑出来。

    祝同益的关注点却在另一个角度:“这小子自己调来的尸体吗?合规吗?”

    “以学校的名义捐赠的。”纪天禄点点头,道:“他就是借咱们一个地方。”

    “这样子学医,也怪不得他的技术好呢。”祝同益回想起薛浩初发给自己的小视频。

    视频里,做跟腱修补术的凌然,显示出的技术,险些让祝同益以为是视频造假。

    “我这次准备的病人很多的,随时都可以调配几个出来……”祝同益说着,道:“要么就给凌然两个,让他做做看。”

    祝同益搜罗病人也是不容易的。

    到时候,有资格做现场手术的专家,会在手术室里做手术,并向会场进行直播。

    有必要的情况下,手术室与会场之间,还可以进行提问和互动。..

    当然,被找到的病人都是很乐意的。能被国际级的医学专家做手术,一般人都愿意多花点钱的——国际专家的飞刀费只会更贵。

    祝同益虽然邀请凌然做嘉宾,但也没有给他安排现场手术的意思。

    让他提前做几个手术,只是增加素材的意思。

    到时候,可以在分会场里放视频,也可以让凌然自己写成会议论文什么的,总能发挥点作用。

    纪天禄听的笑了起来:“凌然要是知道能做手术,怕得高兴的跳起来。”

    祝同益也算是了解凌然,不由的也笑了起来,又道:“凌然的跟腱修补术是做的确实漂亮,你们也不能放松,要跟着学习。”

    祝同益祝院士做事向来稳重,看过了学生送来的视频以后,他还特意找人调阅了病人的资料。

    现如今,大部分的三甲医院的病人资料都是相通的,不仅同科室的医生可以看到,其他科室的医生也可以调阅出来,虽然会有电脑记录,但并没有特别的障碍。

    这是为了方便会诊和跨科室就诊的需求,国内也不讲医患保密之类的事,在确定了姓名之后,那小白领的资料就有云医的医生帮忙,直接送到了祝同益的案头。

    祝同益是眼瞅着那小白领李洲的跟腱一天天好起来。

    那恢复速度,邻居的小孩看到了都要羡慕哭的。

    祝同益更是心痒。

    跟腱修补术的几个核心指标,一个是修补后的跟腱的强度,一个就是恢复的时间和速度。尤其是后者,其实往往比前者还重要。

    就算是普通岗位上的普通人,跟腱断裂了,也会希望恢复的越快越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请到长假期的。

    一瘸一拐的去单位上班,对于跟腱的恢复来说,也绝对是没什么好处的。

    运动员更不用说了,且不说大半年不参加比赛的合约问题,就是对运动员自己来说,半年不运动的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加快恢复速度也会变相的增加跟腱的强度,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祝同益是再三确认了凌然的手术之后,才打电话给霍从军的。会议嘉宾的位置,对他的研究中心的医生们来说,也是很香的。

    祝同益这一次,原本是准备放录像来说明自己的方案A技术的。

    对于院士来说,专门为刘威晨而设计的方案A,只是其个人生涯中的一个小胜利而已,用不着极力吹捧。

    这次会议,也不是显示他一个人的地方,重点在于将会议本身给组织起来。

    但是,准备总归是要做一做的。

    ……

    曲医生决定利用好这个“喜讯”。

    自从刘威晨从他的手底下溜走以后,曲医生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痛定思痛,决定……换一个讨好的对象。

    不得不说,凌然迎风而上的气势,给了曲医生很大的想象空间。

    身为运动医学中心的一员,曲医生太知道跟腱修补术做的好,有多厉害了。

    就这么一招,落给欧美医生,一年赚过几百万美元,都和玩儿似的。

    事实上,能掌握这种技术的,也都是四五十岁往上的大牛了。

    所以,现在再谈凌然是什么潜力股,已经有点晚了,人家差不多都已经上市了,只是市值还没有飚起来。

    曲医生也就是想打个新股,买点便宜而已。

    从祝同益这里得了消息,曲医生摸着自己普普通通但寸草不生的头顶,就直奔解剖室而来。

    再一次敲响解剖室的大门的时候,曲医生满脑子都是想好的词:凌医生,我是老曲,我不是为了解剖来的,我是有一个好消息来通知……

    他一边想着,一边就笑了。

    咚咚。

    曲医生敲响了门,微笑着喊:“凌医生,我是老曲……”

    “正好!”凌然啪的就将门给打开了。

    曲医生诧异的抬头,就见凌然戴着口罩,穿着白色防护服,防护服上还满是血迹……

    接着,凌然一把就将曲医生给拉了进来,道:“劳驾,借你身体用一下。”

    解剖室内,正在解剖台前忙活的余媛也笑着抬起了头,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顺便举起解剖刀来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