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72章 小任务

第272章 小任务

作品:《大医凌然

    t手术室内,吕文斌眉飞色舞的挥舞着持针钳和镊子。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陆陆续续的完成了多项分解动作之后,吕文斌今天终于站上了主刀的位置,开始对手部肌腱,做起了标准的tang法缝合。

    虽然凌然就在旁边盯着,虽然还有马砚麟的窥视,但吕文斌还是爽利的像是冰天雪地里大吃了一顿火锅后吃冰棍。

    “进针稍向内。”凌然同样戴着显微眼镜,以一助的身份,给吕文斌做辅助。

    马砚麟羡慕不已的做着二助,以拉钩为己任。

    吕文斌能有戳针的机会就满足的不行了,听着凌然的命令,就向里入针。

    “多了。”凌然立即呵止吕文斌,再道“向后两个针头。”

    “是。”

    “还是稍微有点多,下一针要入深一点,弥补前面的失误,手不要抖,做慢一点没关系。”凌然自己做手术的时候是分毫计较,压着吕文斌做手术,依旧是没有丝毫放松。

    吕文斌大声的应了一声是,满脸的兴奋。丝毫没有因为凌然的远程操纵而有丝毫的不满。事实上,他现在是满心的欢喜。

    都说手把手的教,如果医生们能得到手把手的教育的话,也不至于有那么多的弱鸡医生了。

    大部分的医生,一方面是没有手把手的教育的耐心,但更多的,其实是没有手把手的教育的能力。

    上一阵入多了,下一阵该如何消弭前者带来的不良张力

    没有大师级的水平,对此是无解的。

    普通医生缝合肌腱,就是按照既定的方式来缝合,左偏一阵右偏一阵,都是偏离了,结果如何了,只能听天由命。

    大师级的缝合术却不是这样。

    大师级的缝合是要因地制宜的发生改变的。每个人的组织状态都不尽相同,肥宅的肉松,特种兵的肉紧,缝起来的强度都不同,若是用针对普通人的标准方式来缝,肥宅和特种兵都不会得到最佳治疗。

    更遭的情况,是针对普通人的标准方式都缝呲了,结果就更加难料了。

    但是,拥有多种大师级缝合术的凌然,不止是自己缝合,就是看着吕文斌缝合,都已经可以做到因人而异,甚至是因针而异了。

    这样教出来,才是真正的手把手的教。

    当然,凌然现在要是离开了,吕文斌肯定是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缝了。

    但是,等凌然再教一段时间,吕文斌再照猫画虎的玩一阵子,他慢慢的也就有了感性的认识了。

    吕文斌也知道此点,所以心情激动的浑身都是劲,即使凌然要求他凌晨两点起床,他也能坚持下来。

    吕文斌其实也知道,这是云医急诊科病床的回光返照了。

    凌然已经订购了明日的机票,飞往沪市参加“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所以,剩下的病床才有吕文斌的份儿,甚至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再加床。

    但是,吕文斌如果不能用这么几张病床证明自己,接下来再想获得机会,可就难了。

    吕文斌抬起脖子,稍微活动了一下,再斜瞥了一眼拉钩的马砚麟,浑身都长满了警惕。

    马砚麟主攻跟腱修补术,这个倒没什么,关键在于,他也是会抢病床的。

    吕文斌的目光变的深邃起来,动作更加轻盈,一定要赶在马砚麟之前,掌握tang法啊

    吕文斌相信,只要自己掌握了tang法,那在云华就是能争取到床位的。跟腱修补术呵呵,要是能做的像是凌然那样也就罢了,普通的跟腱修补术,不过是初级主治级别的手术罢了。想争取床位太小看凌晨三点钟起床的凌然了。

    正在拉钩的马砚麟,同样是心潮澎湃。

    他不羡慕吕文斌的tang法,对于规培医马砚麟来说,tang法学起来太慢了,全云华市能用tang法的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骨科跟着潘主任学tang法的主治,学了三年都没出师,他才不信吕文斌能快到哪里去。

    照马砚麟估计,吕文斌做了半年助手,就算是手术做的比别人一两年都多,也就是助手而已,再要学会tang法,哪怕是凌然手把手的教,也还得一年半载的。

    但他学习跟腱修补术,绝对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先做主刀的,一定会有巨大的优势。

    马砚麟看着手术视野内,吕文斌慢吞吞又迟疑又自我怀疑又疑神疑鬼的动作就想笑。

    tang法岂是那么容易掌握的,你怎么不去学心脏移植

    “做的不错哦。”沉稳的声音,自带风声。

    马砚麟悚然一惊,这是大喷子不对,这是大主任霍从军来了

    他的工作是最轻松的,向后一看,果然是嘴有些前凸的霍从军,正穿着洗手服,双手环抱,面带微笑。

    “主任。”吕文斌乖巧的叫了一声。

    凌然也喊了一声霍主任。

    “好,好,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非常好。”霍从军的表扬从天上飞下来,极其难得。

    吕文斌怀疑的停下来,不知道霍从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继续搞嘛,不要停。”霍从军的语气很亲切,热气腾腾的样子。

    吕文斌只能再低下头,循着线头的方向,又是一针戳下去。

    “再左偏一点比较好,也不影响,下一针戳直了。”凌然是一阵一阵的给吕文斌做调整的,这样调整一个手术下来,吕文斌至少知道标准水平的操作是什么样的了。

    之后他再多做一些手术,差不多就能独立做到专精水平了。

    当然,他现在是入门都不够的,凌然也不着急,就慢悠悠的教着,对他来说,教人肯定没有自己做手术舒服,但也算是不错的调节了。

    吕文斌稍微有些紧张,下一针又戳的偏了些,不由的更加紧张了。

    从显微镜里看下去,很大的一篇区域,但在医生操作的时候,手指的用力稍微不均匀一些,就会偏移很远的距离,这也是显微外科手术里最困难的部分。

    精细化的要求太高了。

    吕文斌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霍从军一看,自己的出现是影响到手术了,忙道“我其实是来通知一下,凌然,你之后带着余媛一起参加会议啊,就祝同益院士搞的会议。”

    凌然还没说话,吕文斌先是叫了出来“不是应该我跟着吗”

    “上一次,你不是就去了”霍从军的语气好像更奇怪似的。

    “这是平均分配的吗”吕文斌忙道“我跟的凌医生最久,最熟悉凌医生的手术操作的习惯,到时候要是有现场手术什么的,不是我去最合适吗”

    霍从军摇摇头“你上次去了一个月了,这次的机会让给别的同事嘛。”

    他故意从非医学的角度来说这件事,反而让吕文斌哑口无言。

    如果将参会看做是一项福利待遇的话,那当然是该轮着来的。

    余媛和吕文斌都是住院医,那让余媛先去参加会议,显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有吕文斌在心里不爽,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穷疯了的小伙子了,他是攒够了首付的年轻人啊,哪里还在乎去沪市的旅游或美食

    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参与到国际会议中去的。

    霍从军却不给吕文斌选择的机会,转头问凌然道“你和余媛没问题吧”

    “我没有问题,但邀请函上”

    “余媛的费用,科里报销了,你一个人去不行,太不安全了。”霍从军摇摇头,心有戚戚的样子。

    凌然自无不可,对他来说,有一个熟悉的助手固然好用,助手不熟悉也是能用的。就像是在益源县开飞刀的时候,不仅助手不熟悉,仪器设备也要再了解,但还是将断指再植的手术完美的做了下来。

    相比之下,跟腱修补术什么的,难度比断指再植还是要低得多的。

    只有吕文斌哀鸣一声,整个人都变的有气无力起来。

    霍从军微微一笑,又叮嘱了两句,转身离开了手术室,又让人喊来了余媛。

    白大褂及膝的余媛,戴着大黑框眼镜,让人感觉像是ospa的造型,两眼茫然的看着霍主任,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

    “余媛,你是硕士毕业,到咱们科三年了吧,该评主治了”霍从军态度很和蔼的样子。

    “我还没做过住院总。”余媛的语气比较疏远。按照云医的规矩,外科医生要评主治,是必须做一轮住院总医师的。

    住院总医师是非常之类的,24小时待命是最基本的,根据科室不同,每天工作18个小时或者24小时都很正常,虽然持续时间只有8个月或10个月,但耗命程度,绝对是超过高考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住院总医师,在医院里也不是大白菜,需要经过科室的招聘流程,方能就任。

    余媛三年换了三个治疗组,竟是没有一个治疗组愿意要她做住院总医师,那评主治也就更加遥遥无期了。就此点来说,余媛的事业是相当不顺利的,人家连剥削她都不愿意剥削。

    霍从军看着余媛,却不能从她的脸上,读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余媛啊。”霍从军又喊了一声。

    “是。”

    “住院总这个事情,我记下了,从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我觉得聘任是不成问题的。”霍从军做了20年的科室领导,画饼还是一流的。

    余媛这下子有些惊讶了,她知道自己的外科技巧有待完善,却没想到现在又有了机会。

    霍从军微微一笑,道“在此之前呢,我要先给你安排个任务,后天,我准备让你跟着凌然去参加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你的任务呢,很简单,你要好好的跟着凌然去,再把凌然给我好好的带回来。”

    “啊”余媛完全没听懂的样子。

    “任何人啊,我是说任何人啊,都不许靠近凌然,明白吗”霍从军的语气变的严厉起来“吕文斌就是太圆滑了,性格也太随意了,让凌然跟对方接触太多,这一次,你可不能犯相同的错了。”

    余媛不明所以的道“您说的对方是指”

    “任何人都不行”霍从军看着余媛,道“你给我把凌然好好的带回来,你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凌然要是回不来了,你也不用回来了,明白吗”

    霍从军的军人气质瞬间爆发了,慑的1475米的余媛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