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70章 人狗通吃

第270章 人狗通吃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没有给人做过气管切开术,但他是给狗做过的。

    在医学院里,动物实验是学生们学习外科操作的主要渠道,云华教授气管切开术,用的就是犬只。

    躺在手术台上的警犬“栗子”比它的同类要幸运的多,却也承受了更多。凌然用手摸摸它的头,年仅两岁的栗子只有力气望着凌然了,呼吸趋于困难。

    “有合适的麻醉剂吗”凌然问旁边的麻醉师。

    “宠物都用846合剂的。”麻醉师道“军需大学兽医研究所做出来的,叫个什么鬼名字来着速啥的”

    “速眠新。”一名家里有狗的麻醉师小跑着过来了,摸摸狗头,道“保安定,双氢埃托啡,氟哌啶醇之类的加起来配的,我来弄,你先给狗做个检查啥的,给氧”

    后来的有狗麻醉师跑去药柜翻找起来。

    凌然“恩”的一声,拿起听诊器,先做心脏听音,再做叩诊,接着,又做了肺功能检查,并数了呼吸数。虽然是给狗做的体格检查,但方式也就是人的方式。凌然也不知道是否有给狗专门设计的体格检查,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有的用就不错了。

    “一分钟14次。”凌然听完了呼吸,茫然的问“狗的呼吸应该是多少”

    有护士搜了百度,道“10到30次”

    “那14次算什么”凌然继续茫然。

    背着手晃悠过来的周医生,突然想笑的道“你这个问题才像是实习生的问题嘛。”

    周围的医护人员都忍俊不禁。

    有狗麻醉师此时跑了回来,听了凌然报的数字,举起手里的针管,道“我来做肌注。”

    说着,他靠近了拉布拉多,低头看看伤口处,再给狗打针。

    警犬“栗子”抽搐了一下,但力气已不足以挣扎了。

    很快,警犬的四肢就放松下来,呼吸声也变轻了。

    “给狗备皮,四肢能锁还是锁住了。”有狗麻醉师看着手机,开始指挥众人。

    护士为难的看着体重30斤以上的大狗,重复自语“给狗备皮”

    “对,给狗备皮,脖子一圈的毛都给剃了。快点吧,都呼吸困难了。”麻醉师催促着。

    “你以前做过宠物医生”周医生好奇的问有狗麻醉师。

    “我朋友做过。”有狗麻醉师表情很正经,顺便再看一眼手机,看上面的图像,明显是现场教学的状态。

    在场干活的小医生和护士的手都顿了顿,很快又重新启动了。

    要不然怎么样呢,有人指导算好了。

    到了危险的时候,人都要被指导做手术的。

    大部分医生都不在乎一条狗命,做医生的,谁手底下没有几条狗命。但是,警犬不一样,尤其是救过人命的警犬,大家还是愿意付出一半个小时的努力的。

    “可以了。”

    备皮完成,狗的呼吸极其困难了。

    凌然小心的选了手术刀,再顺着裸露出来的狗颈椎,纵向划了一刀下去,放下手术刀,再对肌肉层做钝性分离,并暴露出了气管。

    横向划了把气管,凌然准确的插管,接上氧气,警犬“栗子”的呼吸状况立即就改善了。

    整个过程,凌然并没有特别的追求速度。

    呼吸困难,快要窒息等等形容,固然是非常紧急的,但是,只要没紧急到完全窒息,就不一定要做紧急的气管切开术。

    气管切开术本来就是有后遗症的,紧急气管切开术就更甚了,相比之下,一时的呼吸困难,只要能够忍受,还是可以缓一缓的。

    当然,不要缓的太久就好。

    周医生在旁背着手,看着凌然。

    虽然他看起来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但在凌然身边,就是防着凌然操作失误。

    气管切开术在急诊科里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术了,喉管的部分切开四层,在两块颈椎骨中间,将气管划开一个小口,氧气管塞进去就行了,损伤可以说是极小,危险性也不大。

    但就是这样的手术,若是交给实习生去做,已然会有人不断的犯错。

    想象普通学生期间的手工课,或者某些成年人在家里自组家具的表现,就可以揣测失误的发生了。

    手工课和家具的模子至少还是规范的,是大小统一有迹可循有说明书的器具,设计之初就考虑方便安装,但第一次安装的人依旧生疏不已能做心脏手术的医生安装不好宜家的家具,早都不算是笑话了。

    这更能说明重复和经验的重要性。

    而在病人身上,扎针之类的练习也就罢了,气管切开术或心肺复苏之类,弄不好就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失误了,实习生或规培医想要上手,是需要经过长期的私下练习,并找到合适机会的。

    凌然也就是在给狗做气管切开术,才没有人多说话。

    就算这样,周医生还是要在旁边关心一番。

    “练过”周医生等伤口处理好了,才问凌然。

    “不算。刚会。”凌然回答的有些古怪,但是真实。

    确认狗命保住了,凌然接着开始给狗做缝合。

    作为一条警犬,“栗子”是穿着狗用的防刺服的,因此,胸部和腹部都没有外伤,四肢却是有多处划伤,耳后的危险区域也都开了口子。

    这样的伤落在人身上,那是必须要照ct或核磁共振,然后再进行手术的。

    狗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医生们都是纯凭经验判断,觉得问题不大,接着就给予抗生素注射,再由凌然做了全面缝合。

    对于医生来说,这样的工作其实是颇为轻松的,但在日常工作中,面对人命,即使是家属要求,他们也不能如此操作。

    大师级的对接缝合,只要针头扎的进去,外伤就是最轻松的。

    凌然依旧是粗线接细线的手法,尽量帮“栗子”保住外形的美观,尤其是有毛孔的位置,下针都要考虑一番的。

    就算是警犬,长的美一点也没什么坏处。

    “完成了。”凌然剪断了丝线,将剪刀丢到了盘子里。

    就算是给狗做缝合,凌然身边也是有护士帮忙的,包括后续的包扎,都不用他费心了。

    有狗的麻醉医生笑呵呵的看看仪器,道“完事了,狗算是救活了,不过你们的东西全得大清洗了。得,我先走了啊。”

    麻醉医生都是隶属于麻醉科的,但也都见识过霍主任的喷力了,狗麻醉看警犬没事了,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有护士不由的发出哀嚎“要被护士长骂死了。”

    “到时候给她看看狗,别扣工资就好。”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然后摸摸闭着眼睛的警犬,拿出手机,拍了个很有爱心的自拍,开始发朋友圈。

    小护士也没辙了,只好照样拍一张鼓腮的自拍,然后编辑朋友圈。

    凌然转身去洗手,洗完了,又发现身上有狗毛,干脆去手术区洗了澡,顺便换了条新内裤,这才浑身轻松的对着镜子道“系统系统,我的开刀技能排名多少了”

    “你的持笔式开刀目前排名云华市766名,持弓式开刀目前排名云华市558名。”系统回答。

    凌然皱皱眉“上次我问的时候是多少来着”

    “距离你上次询问,持弓式开刀的云华市排名未变,持笔式开刀的云华市排名滑落一名。”

    “还会跌的”

    “是的。”

    凌然呵呵呵的笑两声,也是,他的排名都会升的,那总会有人的排名在跌。

    全靠着新内裤带来的贴服感,凌然才没有气的再洗一个澡。

    他转着脑子,重新回到一楼,自然而然的掏出手机来。刚才等了三个小时,才等到一只需要切气管的狗,凌然也没什么信心能再等到人了。

    一楼倒是一片的欢腾。

    仔细去看,却是警犬清醒了过来,正在那里舔手卖萌呢。

    淡金色的拉布拉多,方头方脑的,黑漆漆的眼睛极为有神,偏着脑袋,舌头吐出来一点点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得有趣。

    同样做了小手术的女警躺在旁边,病号服下露出雪白的肌肤,不知道有没有化妆的瓜子脸颇为精致,大胸细腰,看着就让人觉得有意思。

    围在四周的男医生看女警,小护士玩狗,竟是男女通吃的局面。

    警犬“栗子”不知是否嗅到了凌然的味道,等他靠近了,立即呜咽的仰头,女警不得不命令道“栗子,卧下。”

    两岁的拉布拉多警犬,比大部分的22岁人类都要稳重,呜呜的哼唧两声,就乖乖的不动了。

    凌然都忍不住上前,揉了它两把。

    女警愣愣的望了凌然几秒钟,才自言自语的道“我以为我是起幻觉了。”

    “受外伤以后是有可能产生幻觉的。”凌然以医生的角度,回答了一句。

    女警的脸唰的就红了,小声道“我不是那个,我叫秦敏,谢谢你救了我的狗。”

    “客气。”凌然露出符合病人需求的微笑,这是他新练的技能。

    女警的脸更红了。

    “呜”警犬栗子声音很轻,怀疑的望向女警,觉得她现在的气味,就好像每次大行动前一样,于是整只狗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随时等待命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