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79章 期待

第279章 期待

作品:《大医凌然

    “我去执勤了。凌医生,回头见。”秦敏是个很果断的人,在制服攻势和萌狗攻势都没有起作用的情况下,她并不纠结一城一地的得失,连微信都没留,就招招手走人了。

    拉布拉多依依不舍的蹭了蹭凌然的裤子,喵呜一声,亦步亦趋的跟上了秦敏,还回头再看看凌然,摆出一副萌萌哒的表情。

    狗子卖萌,自带圣光,凌然也不由的摆摆手送别。

    拉布拉多吐吐舌头,颠颠的跑快了一些。

    “养条狗也蛮好玩的。”凌然向余媛笑笑,又掏出了手机。

    “遇到有食粪症的狗才有趣呢。”余媛厌恶的皱皱鼻子,大约是对这种行为表示愤慨。

    凌然这么一想,也觉得有点不能接受,于是叹口气道:“果然是别人的狗最好玩。”

    余媛点点头:“遇到自食粪症的还算好,异食粪症就麻烦了,有的甚至会去舔别人家狗的屁股,最可怕的是异种食粪症……”

    余媛想到此处,眉头紧蹙:“我就见过喜欢吃大象粪的狗。你知道大象的粪便里含量最高的是纤维素,那只狗如果喜欢吃纤维素,为什么不去吃草,一定要浪费大象粪呢?愚蠢的动物。”

    凌然呵呵笑了:“你在动物园见到的?动物园是会有奇怪的动物的。”

    余媛沉默了几秒钟,沉重的总结:“总之,狗是很危险的。”

    凌然笑一笑,没往心里去,只是继续打游戏。

    今天反正是没手术做了,病房区也乱的很,甚至有医生开始给病人普及会议知识,搞短期科普的。

    凌然对于这种麻烦事向来敬谢不敏。他喜欢的是有秩序的医学,不是混沌的会议,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应邀前来。太浪费时间了。

    虽然说,参加各种会议,是外科医生成长的必由之路,但会议本身只能提供加成,依旧要靠医生本身的基础的。

    若是要浪费一周甚至更久的时间来参加会议,凌然宁愿回云医去——之所以是一周,也是因为一周的时间,云医的病床又能清空一批出来。、

    另一方面,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此次腾出的病床也确实是多。

    他们目前的住院人数还不到50人,等于还有130张床的余量。当然,会议期间是没有这么多的,但是,若是能挨到会议结束,目前的单人病房重新变形成双人、三人甚至四人病房,那就好像汽车人化身变形金刚,强的不行。

    凌然上一次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做手术,加床加了百多张,若是算上这个数字,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还是大有可为的……

    翌日。

    凌然循着手术时间表,来到手术室里。

    手术区挂着的打印纸上写的明白,今天有一台纪天禄的髋关节置换。

    纪天禄是一周三天手术日的模式。剩下四天时间,他有一天在门诊,两天开会,剩下一天时间,或者开飞刀,或者做一些推拖不过的手术,或者继续开飞刀,实在没事做的话,就拉一票小弟搞教育查房,也是做的有声有色,一周能回家睡四五天觉,算是年轻有为的中年医生中兼顾家庭与事业的典范了。

    不过,最近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开会,纪天禄也只是隔天做一场手术,稍稍缓解手痒的情绪。

    所以,他这种医生,最是知道凌然的状态,看凌然穿着洗手服,来到手术室装作学习的样子,就直接问:“要不要上手?”

    “要!”凌然一点演戏的天分都没有,转身就道:“等我洗手。”

    认认真真的洗手回来,凌然就在护士的配合下穿上了手术服。

    手术服是全灭菌的,洗手服虽然在穿的时候是灭菌后的状态,但要求并不严格,哪怕是穿衣服洗手这个过程,它也肯定是沾染了细菌的。

    纯粹的无菌环境是非常难以达成的,哪怕是在医院里,要得到纯无菌的手术室、医生和护士,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普通的手术,在洁净手术室里做一做就可以了,有些甚至都混不到洁净手术室,比如肛肠科和普外科的手术,用一次超净手术室,清洗两天算是响应迅速了。

    当然,特权阶级总是能够享受到更好的待遇,有的人割痔疮在特别洁净手术室中的百级手术室中,也是有可能的,只看特权的程度罢了。

    关节置换手术是在1级手术室中进行,纪天禄等凌然来了,才正式开刀。

    至于已经换好了衣服,复习了一晚上的无名主治,就只能去顶替住院医的二助位置了。

    天赋好,技术好,受重视的医生就是更容易获得手术机会,这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能上髋关节置换术的主治,也是不断的挤走其他同龄人的情况下,才找到了这样的位置上。但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这样的地方,成为主治以后,就是会面对更强的竞争。

    成功突出重围的,就会成为纪天禄这样,在中国顶级医院中的40多岁的年轻有为的主任医师。终于忍受不下去的,也可以转去其他医院,自然会在50岁左右,成为受人重视的副主任或主任医师。

    纪天禄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所以,他对手下的医生分外没有同情。

    医生是用病人的寿命为资源成长起来的,普普通通的天赋的医生,就去做普普通通的事,没有顶尖的天赋却想做顶尖的医生,那就看命运的安排吧。

    他是不会特意的提供方便的。

    凌然站在手术台上,却是一点其他的心思都没有,一边听着纪天禄的命令做事,一边拼命的回忆髋关节置换的各种细节。

    自从上一次做过髋关节置换以后,凌然就了大量的文献,在看了纪天禄的手术值班表以后,凌然更是给自己做了加强训练。游戏角色死亡的时间,都是他思考的时间,游戏被禁赛以后就更不用说了,他只能资料了。

    纪天禄是在梅奥学的髋关节置换,回国以后历练的机会更多,颇为娴熟。

    凌然虽然从未做过这样的手术,但他能做神经吻合,能做血管吻合,肌腱缝的好,皮也缝的好,无非就是对术式本身不了解,也缺少相应的解剖学知识——但是,如果以地方医院的标准来看的话,他现在直接上手承担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任务,都毫无问题,比起普通主治是强到天上去了。

    简单来说,现如今,没有一手绝活的医生,和凌然比较是毫无价值的。

    换一个人,或许已经不耐心给人做助手了,但凌然就乖乖的跟着纪天禄做,像是普通住院医那样积累经验,也不觉得烦躁。

    纪天禄做的顺手,心情也挺不错的,再看凌然标准的新人住院医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这两天没手术做,是不是特着急?”

    “是。”凌然低头牵线,依旧是动作熟练。术式他是不懂,可缝合什么的,他看一眼就知道情况了。再者,髋关节置换术的视频他也看了一些,并不是完全没概念的。

    纪天禄舒舒服服的操作着,道:“等祝院士回来就好了,他要你做嘉宾,肯定给你找好了跟腱断裂的患者,十有八九还是运动员。”

    “会吗?”凌然的语气里都带着期待感,手里的动作愈发轻快起来,鼻腔里甚至轻轻的哼了一组小调。

    站在他侧面的巡回护士看的心痒难耐,悄悄的掏出手机,在死角位置,偷偷的拍了一张照片,并配图发出:“凌医生太可爱了,刚才哼歌了呢。”

    “哼的什么?”

    “哇,哼歌杀。”

    “从哪个角度看都帅疯了。”

    “好像一只可爱的小狮子啊。”

    “是可爱的雄狮,你看凌医生的肌肉,那种力量感,哇……”

    “眼神也好深邃哦,好像看到一整个宇宙的感觉……”

    巡回护士得意的将手机塞回了兜里,让其他小婊砸闻一下味就行了,凌医生是属于手术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