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64章 程买房

第264章 程买房

作品:《大医凌然

    单医生看好了病历,再进入病房内,找到52床,看看对方,又看看病历,道:“李璐,我是咱们云医肝胆科的主治单明,你叫我单医生就行了,我来给你做个检查吧。”

    李璐是个瓜子脸的小女生,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听了单医生的话还没什么感觉,她病床边的母亲首先着急了:“李璐有什么病了?”

    “现在还不能确诊,我来给做几个检查啊。”单医生的态度还很友好。

    在医院里面,医生对于真正的病人的态度都是相对友好的,尤其是对于适应症符合自己主力术式的病人,医生还是比较有耐心的。

    像是单明这样的主治医生,他一个月的手术量,大约是在20台到30台之间,平均每周两到三个手术日,就是每个手术日做两到三台手术,等于说,手术日前后,他需要想面对的就是两到三名患者,沟通压力并不会很大。

    看过李璐的病历以后,单明已经七成确定对方是急性胆囊炎了,但是,要不要手术,能不能手术,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而在得到结果前,单明是不会说死的。

    李璐的母亲有些焦急,也是无可奈何,口中念念的道:“流年不利啊,手刚受了伤,还没好,怎么又要肝胆科的医生来了。”

    单医生依旧是笑笑,道:“来,我给你做一下墨菲征。”

    李璐茫然的看着单医生。

    “你仰卧屈膝,我按压一下你的腹部。”单医生指导着姿势,并将病床四周的帘子给拉了起来。

    云医急诊科多是三人间和四人间的病房。

    房间内都是漆成浅蓝色,每张病床上方都镶嵌了轨道,深蓝色的帘子拉起来以后,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检查间。

    单医生也没有让家属离开,等着李璐的姿势摆好,再缓缓的以左手掌压住李璐的右肋下部,左手的拇指找到胆囊的位置,再道:“你缓缓的深呼吸。”

    “刚才凌医生给我做过这个检查了。好像。”李璐稍稍皱眉。

    “我再复查一下。”单医生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相同的检查做多遍,在医院里是常有的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医生们都不信任同行。因为每个医生都知道,同行是会犯错的。

    外科医生在这方面受到的教育最突出,哪怕是在医学院里,至今仍有教授不断的教导学生:一定要亲手做测试,一定不能信任病历上写的东西。

    外科医生,经常是谁都不信的。

    墨菲征的测试做一下也不用花钱,单医生肯定是要亲自做一下的。放到以前,墨菲征做出来有胆囊炎,就算是手术指标达到了。

    当然,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

    当发炎的胆囊触碰到了单医生下压的手指,李璐顿时因疼痛而抽了抽,与凌然测试时一般无二。

    这下子,李璐母女都知道情况不妙了。

    单医生则是点点头,道:“初步来看是急性胆囊炎,但是不太严重,可以先消炎看看情况,我再给你们开一个腹部CT,你们去做了吧。”

    “好。”李璐的母亲一口答应了下来,再问:“急性的话,不危险是吧?”

    “急性胆囊炎对我们来说是个小病了。”

    李璐的母亲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哎,流年不利啊,我一天三顿给喝的鸽子汤,老母鸡汤,还给弄了老鸭汤,鲫鱼汤,结果还是得了这个新病……”

    “就是因为你给吃的蛋白质太多了。”单医生无奈摇头。

    “是吃的太多了?”

    “恩,吃太多吃太好,就容易得胰腺炎和胆囊炎。”

    李璐的母亲呆了呆,突然气道:“都怪我老伴,让他种花他不种,偏要养鸽子养鸡养鸭子,好好的荷花池,人家弄的那么漂亮,他给养了鲫鱼,要不是弄的东西太多了,我至于着急的给炖汤吗?”

    单医生听的也呆住了,半晌才羡慕的道:“现在的乡村生活真好,不像我们,抬头望天,低头就是钢筋水泥,我在医院里,一口气上班就是20个小时,回家的时候,菜场都关门了。”

    “我家也一样。”李璐的母亲叹口气,道:“我家就住大关营,离医院几里路,当初买了四套别墅,刚好围起来几亩地,想着能自己终点东西,养点东西,但是和人家真正的乡村比不了的,首先空气水平就不一样……”

    单医生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蹦出云华的房价,以及大关营的别墅区的价格,再加上几亩地的配伍,令他自己的胆囊都颤动起来。

    单医生突然有了新想法,道:“这样,我再给你们测一下血压心跳……”

    5分钟,单医生默默的离开了病房,只对吕文斌道:“把病人转我们科室来就行了。”

    吕文斌自然照做。

    急诊科并不会因为急性胆囊炎带个“急”字,就要开展这种术式。至少到目前为止,云医急诊科都没有哪位医生有做胆囊炎的兴趣,而且,除了凌然这样的医生,一般的急诊医师也没有与专业科室抢手术的意愿。

    掌握一款新术式往往需要几百例手术,等于一名普通医生三四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一次较为重大的转型了。

    凌然看着吕文斌签了转科室的表格,自己在旁副署了,就盯着空床位发呆。

    “您不会是想从其他病人身上,再检查出什么病,然后把他们给转科室吧。”吕文斌阴沉着说话。

    凌然呵呵的笑了:“不可能的是吧。”

    “这是您得出的结论吧。”吕文斌嘴角抽搐着,认真的道:“凌医生,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就不应该这样想吧。”

    “我们帮自己的病人,检查出隐藏的疾病,难道还不应该?”凌然反问。

    吕文斌的大脑宕机几秒钟:“我差点都被您给说服了。”

    凌然道:“逻辑是不会出错的。”

    “所以,咱们还要兼职内科诊断吗?”吕文斌重重的叹了口气,拉着凌然的胳膊,一边往病区外走,一边道:“凌医生,不是我说,您除了做手术,就不想干点别的吗?”

    “比如说?”

    “买套自己的房子?”吕文斌说到此处,嘴角忍不住的翘起,道:“您的手术费其实赚的很不少了,稍微凑一凑,就够一套房的首付了,不是我说,现在的女孩子啊,到了结婚的时候,都要有车有房才行。相亲的时候更惨,你没车没房,人家都懒得给你介绍,反正成不了……”

    凌然听的“哦”的一声,并没有什么反应。

    “哎,凌医生,你别不当回事,房子的事是大事,就算你家现在有房了,到时候结婚,也不可能搬到家里去住吧。现在的女生挑剔着呢,都要求不和婆婆一起住的,既然归根结底都要买房,为啥不早点买。早点买,压力还没那么大,等过几年,贷款都还了不少了。”吕文斌眼光闪着光,看着凌然。

    凌然又是“哦”的一声,依旧没什么反应。

    吕文斌耐不住了,默默的走了一段路,道:“凌医生,我准备在咱们医院跟前,先首付买一套二手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看。”

    凌然总算有些醒悟过来了,问:“你要买房?”

    “是,刚攒够首付。”吕文斌裂开嘴笑,且道:“房子不止是居住功能的,像是结婚,以后小孩上学……”

    “凌医生好。”

    “凌医生,我们今天弄到了好大只的虾。你什么时间来食堂,我们喊厨师做给你啊。”

    “40厘米长的虎虾,可漂亮了。”

    迎面而来的小护士们娇笑着挥手,并伸出白生生的胳膊来,比划着虎虾的粗长。

    吕文斌望着她们的手势,不由的陷入了沉默。

    这时候,就听凌然道:“我中午想做手术,喝点牛奶就可以了,晚上再吃虾吧。”

    “没问题,那我们让师傅给虾慢慢解冻。”两名小护士挥挥手,雀跃的离开。

    “帮我送一箱松子到护士站啊。”凌然顺口叮嘱了吕文斌一声。

    吕文斌垂着头,喃喃自语:“我都要买房了,为什么要做你们这种交易的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