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55章 传奇级

第255章 传奇级

作品:《大医凌然

    “动脉气体分析做了没?结果出来没?。”

    “血压心律控制住。”

    “CT报告呢?出来了通知我。”

    “看看能不能用血液回收机了。”

    霍从军是急救的总负责人,并不去解决具体的用药和用量的问题,当然,他在注意听其他医生开出的用药方案和方式,但在没有错误的情况下,他就不去发表意见。

    霍从军关注的主要是抢救进度和总体方案。

    抢救是有进度的。

    像是动脉气体分析和CT等检查,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如果不提前安排,后面就衔接不上了,医生的透视眼就是影像,好的医生看CT片都能看出个七七八八来,像是出血伤,在CT等设备下更是无所遁形。

    只是需要安排好时间。

    同时,要做自体输血,也就要安排好血液回收机介入的时间。

    霍从军是云华乃至昌西省里,关于自体输血的倡导者。这种称谓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它还代表着霍从军熟悉自体输血,并且代表着云医急诊科有完备的相关设备。

    病人在救护车和直升飞机上的时候,没有条件采用自体输血,来到医院以后,再用上百袋乃至更多的血液制品输入其体内,预后必然是一堆的麻烦。当然,自体输血也不会减少太多的麻烦,但最起码,不用担心血液制品用完。

    不过,自体输血有着更多的限定要求。设备是其中之一,血液回收机采集血液,再通过单纯过滤或洗涤处理血液,然后回输到病人体内时,血液的受污染情况需要得到相当的控制。

    霍从军忙碌的做着这些工作,同时不断的给出了授权。

    赵乐意在腹部探查的过程中,清理出了大量的血凝块。

    杜主任亲自上阵,逐步分离了脾脏的各个韧带,显露出脾蒂,双重结扎后,切除了脾脏。

    周医生对左侧肝脏隔面的2厘米规则裂口做缝合,再用大纱垫将膈肌破口压迫。

    主治左良才单独处理了股静脉。

    做到这一步,黄金时刻早已过去,周围的医生更是累的够呛。

    单说时间的话,医生们在手术室里能坚持的时间要长的多,但在抢救过程中,众人的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

    像是凌然,就不得不骑在平床上,单腿半跪,另一条腿翘着,双手或者做徒手止血,或者兼职做助手。赵乐意自踩上踏脚凳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离开过踏脚凳,霍从军都只有半个身子侧过来,权做指挥。也就是周医生上阵的早,右边是机臂,让他的空间能大一些。

    但不管是大一点,还是小一点,所有人全都像是罚站一样。

    被罚站一个小时,还能坚持,可疲劳已是显露了出来。

    霍从军却不能给众人休息的时间,吁了一口气,再对凌然道:“你用手探查一下肺部,看看有没有破裂。没有的话,我们就鼓肺缝膈肌。”

    后一句,他是对麻醉医生说的。

    麻醉医生答应了一声,赶紧动了起来。

    周医生要了七号丝线,默默地等着凌然的答案。

    用手探查是外科医生的常用操作,在霍从军年轻的时候,更可以说是基本操作,在场的医生基本都会,周医生也不例外。

    但是,霍从军现在更信任凌然的徒手操作。

    其他医生也都没有表达反对意见。让他们找一找破口是没问题的,可要确认没有破裂,花费的时间就长了,也没有人自信能比得过凌然。

    凌然来到云医的时间不长,懂得的技术也不多,可单论某个技术的使用,众人还是看在眼里的。

    像是徒手止血这种事,一般医生也都是会一些的,但真的让他们像凌然一样做徒手止血,尤其是无术野下的徒手止血,没人真的有信心。

    徒手探查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人的肺部并不是彻底光滑的,不同的肺部表面会有不同的表现,用手探查肺部的破裂,就像是用手去摸麻将牌的表面,得专门训练,才能摸得出上面是什么。

    要保证准确率,更得相当的技术。

    不过,凌然做得了徒手止血,对组织破裂的认识就非常清晰了。

    他用极快的速度查了一遍,接着又复查了一遍,才道:“没有破裂。”

    霍从军毫不怀疑的下命令:“放引流管,鼓肺。”

    患者肺部膨胀以后,刚才压迫止血状态下的膈肌被充分的暴露了出来,周医生再次上阵,用7号丝线间断缝合关膈。

    霍从军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肝脾和胸部的出血就控制住了,这是人体内除了心脏之外,血供最丰富的几个器官了。

    霍从军接着想了想,待胸腔引流完成,道:“9-10肋骨给缝起来,闭式引流,凌然再查胃。”

    在这种规模的抢救中,肋骨缝合就像是迪士尼公园里的滑滑梯一样,赵乐意随便给缝了缝,就将术野给让了出来。

    凌然徒手探查,道:“有一厘米长的创口。”

    这次是杜医生上阵,给做了内翻缝合,然后放止血纱布,喷蛋白胶,放引流管,再用盐水冲洗……

    霍从军再转头,问:“出血怎么样?”

    同步做监控的麻醉医生轻轻摇头。

    “还有出血点,继续找。”霍从军外表冷静,内心骂娘。

    这种全身多处刀伤的病例,麻烦就麻烦在多处,有时候刀向前刺一点,就会割伤一处内脏,如果只是很薄的刀尖的话,想找到出血点都是麻烦。

    输血维持是不能持久的,尤其是内脏大出血的情况下,不能手术止血的话,病人很快就会多器官功能不全,然后陷入越来越严重的休克,继而让所有的抢救都失去意义。

    霍从军只能从好处想,至少不是关腹以后,才发现有遗漏的,否则,二次剖腹探查就更麻烦了。

    “找的到吗?”霍从军还是首先询问凌然。

    “右下腹部有个破洞,但应该不是。”凌然翻找着,同样是一头大汗。

    完美级的徒手止血,也不是真能完美的解决一切出血问题。

    “还要多久?”霍从军一脑门的汗水,都顾不上让人擦。

    “不知道。”凌然轻声回答。

    “那先缝合刚刚发现的。”霍从军迅速做出决定,再扭头道:“请影像科的人过来看片,找找可能的位置。”

    巡回护士答应了一声,向外走了进步,就将一直在看片的影像科医生找来了。

    然而,他也不能提供大量出血的血管位置。

    “我再找找。”凌然不会看CT,依旧只能依靠徒手止血。

    霍从军皱着眉点点头,从头思考起来。

    “姜叔叔,加油!”

    “警察叔叔,加油!”

    “姜叔叔,姜叔叔!”

    几声稚嫩的童声,从身后传来,却是不知什么时间,救护车已是将轻伤的学生老师给送了过来。

    学生们多是因为车辆非正常行驶而受的伤,伤的重的,缝了六七八针,伤的轻的只是擦破皮,留下了青肿。

    尽管如此,一群二三年级的小学生,头裹着纱布,手扎着绷带,依旧显的可怜兮兮。

    平日里,这些小孩子若是受到这样的伤,怕是早已哭海了,今天却不知是哭够了,还是怎的,一个个都绷着小脸,在老师的约束下,踮着脚,望着抢救室的方向。

    不知是谁起头,一个孩子突然唱起了国歌,然后,所有的孩子,都跟着唱了起来: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孩子们的童音,平日里总是让人觉得心情愉快,但在此时此刻,却令在场众人心情沉重。

    姜力的家属和同事本就紧张的要命,此时也不由起身,跟着哼唱了起来。

    原本就极严肃的抢救室,此时更是遮上了一股厚重之气。

    大家都不懂医学,但是,从医生们郑重的表情,以及漫长的时间里,众人都能看出点什么。

    地面上的血迹已变成了腻滑的液体,散落的破碎的衣物被提到了一边,密集如林的输液管,在医生们的臂弯中荡来荡去。

    唯独监视器,不停的发出单调的叫声。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歌声唱了一遍,又是一遍,孩子们的声音略显低沉,小脸涨的越来越红。

    护士们为难的看向护士长,不知道是否应该阻止众人。

    “帮我擦汗。”凌然将头偏了偏,以方便护士。

    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孩子们散乱的队伍,认真的表情,晶莹的泪水。

    姜力的未婚妻王怡已哭成了泪人。

    持续两个小时的抢救,一包包的血袋,结果近乎昭然。

    “我要换个手套。”凌然突然改变了姿势,从平床上跳了下来,不顾众人的目光,脱下满是血污的手套丢掉,转身出门,重新洗手。

    再将整条胳膊都刷的干干净净之后,凌然掏出存了许久的蓝色小瓶,一口灌入口中——技能药剂:所有技能+1,持续两小时。

    凌然的眼前,展示出密密麻麻的技能列表,最显眼的依旧是已掌握的技能:

    对接缝合:完美级。

    神经外膜吻合术:完美级。

    神经内膜吻合术:完美级

    体格检查:大师级

    徒手止血的后面,则是挂上了凌然从未见过的浅紫色:传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