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6章 新客户

第246章 新客户

作品:《大医凌然

    冬生在下沟诊所门前探头探脑的,表情中充满了怀疑。

    “冬生,怎么不进去?”巷子里的街坊看到冬生黄色的沙弥服,就认出了他来,十二泉庙小是小了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名气的,早些年,老和尚还下山的时节,下沟的街坊们都是认识他的。

    冬生施礼后,疑惑的道:“飘出来的味道,闻着像是过节似的,担心是否打扰。”

    街坊愣了愣,也耸动鼻子闻了闻,不由好笑道:“什么过年过节,这是做糟肉炸土豆的味道吧。”

    冬生呆头呆脑的想了半天,恍然道:“人间烟火味,多谢施主解惑。”

    街坊笑出了声:“小小年纪就知道打禅锋了。”

    “是禅机,施主。”

    “冬生啊。”街坊突然伸手,摸摸小沙弥光滑的脑袋:“读书越多越反动,孩子越大越不可爱喽。”

    “施主……是在与我打机锋吗?”小沙弥糊涂了。

    再抬起头来,脑壳有些凉,适才的街坊已是走了。

    小沙弥再看看下沟诊所的门派,上前敲敲门,迈步入内。

    下沟诊所的大门都是半敞的,冬生入内,就见院内已是坐满了人,说说笑笑的,与平日无异。

    而在院子的正中间,放着一只直筒大钢筋锅,里面装满了过油土豆块,旁边放着一只大碗,内装红艳艳的调料,再旁边则是一叠小碗和几筒的牙签。

    冬生一看就明白了,这是敞开给人吃的意思。村子里有的人家搞布施,就是这么做的,来的人说不定还没这么多呢。

    “冬生呀,想着你也快来了。”凌结粥推着一只平板车过来,上面又是一锅的炸土豆。

    “凌施主……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凌结粥走近了,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来,使劲的摸摸冬生的脑瓜,道:“你怎么不长个儿啊。”

    “凌施主……”冬生露出我的脑袋在你的魔掌下因此而乖巧的表情,道:“我前些天量了身高,已经长高0.8厘米了。”

    凌结粥听的哈哈大笑:“是没穿鞋和穿鞋的差距吧。我家凌然在你这个年纪,长的可快了。”

    小沙弥冬生的表情微变,拼命的回忆两次丈量身高时,是否穿鞋了。

    “来碗土豆,旁边的干料你别看着红彤彤的,但吃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辣的,里面有十几种调味料呢,我们家祖传的秘料。”凌结粥热情的给冬生舀了一碗的土豆,再用勺子直接洒了秘料在上面,道:“热土豆配凉料,最好吃了,吃的时候吹两口啊,别烫到了。”

    “多谢凌施主。”

    “乖,过会儿要不要给人做推拿了?有不少街坊喜欢你的手法呢。”

    “真的吗?”小沙弥冬生颇感惊喜。

    在庙里,偶尔有来烧香的客人,都是找他的师父的,还从来没人点名找过他呢。

    凌结粥肯定的道:“当然是真的,很多街坊都是些老毛病了,你按的久,收费又合理,他们就很喜欢了。”凌结粥微笑着,问:“一会我把牌子给你挂出去?”

    “多谢凌施主了。”小沙弥利落的施礼。

    凌结粥放好了东西,立马去杂物间,将一块写着“推拿5分钟10元,随到随按”的牌匾挂在了门内廊下,再将“推拿2分钟25元,提前登记”的牌子给摘了下来。

    冬生吃过了过油土豆,一抹嘴就去找帮忙了。

    诊所里的日常工作极多,光是换吊瓶一项,就忙的娟子脚不点地,每天上班一趟都能瘦个七八两的。冬生就帮忙重新铺了床,扫地擦桌子,还将备品房里的枕头拿出来换上。

    基础活做一做,再有想要推拿的街坊坐一坐,冬生忙到了下午,才有空休息片刻,浑身舒坦的躺倒了走廊下的躺椅上。

    旁边,凌然刚好开始一局新游戏,手机里传来“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的声音。

    冬生茫然的看了凌然一眼,问:“凌医生,是不是我做了推拿,让你没事做了?”

    “不会。”凌然直言道:“咱们巷子里要推拿的人太少了,不集中,没意思。”

    “哦。”冬生不由的放心下来,继续靠着躺椅,看凌然玩游戏,大约等待了一分多钟,就见凌然双手离开了屏幕,冬生立即问道:“凌医生,我刚才用做旋转下提的时候有点问题,总感觉拿捏的不是位置……”

    “旋转下提对你有点难,你可以先用拔伸的方式,你来给我试。”冬生立即爬起来,给凌然的脖子做拔伸。

    凌然一边享受着,一边指点着:“对,就是这样,拔的力量还可以大一点,找准位置,紧跟着拇指就要上去……恩……稍等……”

    凌然游戏里的人物复活,他用两手抓紧手机,面带严肃,神情专注。

    冬生也坐了下来,稍事休息,再看着凌然的动作。

    还没两分钟,凌然的手机就被丢到了桌子上。

    冬生一跃而起,手搭在凌然脖子上,道:“凌医生,我刚才又感觉了一下,是这样吗?”

    “恩……”

    “还不错……”

    “继续……”

    凌然将冬生培训了一天,下午再到医院,将刚刚送到的一名三指离断的给做了,再到手外科给王海洋主任做了台跟腱修复术的助手。

    王海洋主任是听说了他在祝同益手下的战绩,因而产生了些想法,并做一番测试。

    凌然不管那么多,对他来说,有手术做就行了。

    要说起来,急诊科的床位比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的病床还紧张,后者怎么说都有180张床的,急诊科才有七十多张,里面还有一小半是院内加床,名不正言不顺的。

    真要是比加床的话,急诊科能动员出200张床算极限,到时候所有人走路都侧着身吧。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就不同了,他们30多名医生的大科室,占据那么大的一栋楼,到了需要的时候,轻松开辟出两百张乃至于三百张病床都有可能。医护人员不够了,以祝同益的声望,随便拉上百只医生过来帮帮忙,也就是几个电话的事。

    护士甚至可以从第三方公司雇佣,无非就是麻烦程度的问题。

    急诊科唯一的好处,是其他医生对病床的需求度低。

    放在专业科室里面,凡是到了主治一级,有做手术的需求的,都把病床看的和命根子似的。一些医院为了平衡医生间的关系,病床都是分配到人的,哪个医生有几张病床,都安排的清清楚楚。

    比较来说,急诊科的医生反而不太在乎这个。越是严重的病人,他们抢救过来,反而越是要送走。比如第一级的濒危病人,不管是脑梗的,心梗的还是失血过多休克的,急救过来以后,都是要往神经科,心脏科等专业科室送的。

    除非是霍从军这种,兼职烧伤科的医生,才会对病床有较高的要求,而就此点来说,他其实就是在做专业科室的工作。

    凌然为了节省病床,甚至放弃了凌晨做手术的好习惯,什么时候有三指离断的病人到,他就什么时候做手术,绝对不让病人等待片刻,完全做到宾至如归,医随患便。

    当然,两指离断的患者也不用在手外科排多长时间的队,云医手外科的规模大,竞争也就更激烈,看着凌然每天做断指再植做的开心,免不了有人有样学样。

    下午六点,凌然扫了一遍电子病历,检查了最近几天的病历和开药情况,然后重点表扬了余媛,道:“余媛写的最细致。”

    余媛骄傲的抬起头来,微笑的瞄一眼吕文斌和马砚麟,道:“他们的时间,都用去做吃的了。”

    吕文斌和马砚麟大惊失色。

    “冤枉啊。”二人异口同声的说过,愣了一下,又是同时开口:

    “我煮猪蹄的时候都在看论文。”

    “袋装的咸鱼很少人吃了。”

    两人互相看看,似乎有思维在碰撞,有才华在相拥,有追求在挤压……

    “余媛是打字特别快。”吕文斌缓了一口气,决定先夸奖余媛。

    马砚麟心领神会,也道:“我们打电脑都特别慢。”

    余媛傲娇的瞥了他们一眼:“我的最快打字速度是200字每分钟,一点都不快。”

    “一分钟200字啊,我们复制黏贴都没有这么快的。”吕文斌找到了突破口。

    马砚麟邪魅一笑:“不如把病历交给余媛来写吧,我们写论文又慢,质量又差,不如分配一下工作……”

    “不要……”这次轮到余媛大惊失色了。

    “都先别回家,等会接机。”霍从军在办公室里吼了一声,就让人去用喇叭做通知了。

    凌然等人不由站定,看向霍从军。

    医生加班是常态,这样子通知的反而不常见。

    “直升飞机送来的,好几个电话打到院长那里了,都留心一点。”霍从军说着点了凌然,道:“你跟我一起去接机,只做不说能做到吗?”

    “可以。”

    “院里几个领导也都去接机的,让你露个脸,之后工作也方便。”霍从军捡了一件皱巴巴的白大褂,又对凌然道:“你挑件新点的,展现咱们急诊科的风采……恩,也可以……”

    凌然的白大褂的折痕明显,但他穿上身,根本没有人去看那折痕。

    帅都看不完,谁会去看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