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4章 家学渊源(三更求月票)

第244章 家学渊源(三更求月票)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将自己的小捷达停好,就闻到了糟肉的味道,立即关门下车,直奔厨房。

    足有一个205斤重的胖子腰粗的大锅里,正突突的冒着蒸汽,能够嗅到豆腐乳和肉的香气。

    糟肉与扣肉的不同,就在于豆腐乳的存在。

    一方面,腐乳可以中和猪肉自身的油腻,另一方面,腐乳能够带来浓郁而持久的芳香物质。

    芳香物质是一切香气的来源,茶叶、咖啡、红酒、火腿、白酒、糟肉皆是如此。

    闻着熟悉的诱人的味道,凌然也不禁舔舔舌头。

    对于家里的食物,他印象最深的就包括糟肉了。相比陶萍女士抽风式的厨艺大赏,父亲凌结粥做的糟肉堪称是质量稳定。

    每碗重一斤的糟肉,切成厚片,总数永远是24片,剩余重量归于腐乳,完美的解决了重量不均衡的问题。

    糟肉皆以五花肉来制作,有肥有瘦,要么是全四层的花肉,要么是全五层的花肉,绝不混搭。

    糟肉亦很纯粹,腐乳是街头曹家自制的,老店经营了六七十年,是与下沟诊所同时代的店面,制作精良,制作稳定。

    蒸肉的时间,锅内的水量,亦有一定之规,是能够不用怀疑就期待的美味。

    沪市的食物虽然丰富,但口味毕竟不同,在外面呆了一个月的时间,凌然的肠胃还真的是有些承受不住了。要说起来,他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离开云华的时间还真不多。

    就算是上大学,凌然就在云华,都会经常回家。

    尤其是大一时节,新入学的年轻人们都纷纷以独立为骄傲的源泉的时候,凌然依旧频繁回家,丝毫不以为耻,当然,那时候的女同学们都盛赞他是“孝道”表率,也是鼓励了凌然。

    凌然找了一块湿抹布,抓起蒸锅盖子,瞅了一眼。

    红通通,肥嘟嘟的糟肉们,一边在蒸汽的作用下颤动着,一边坚强的挺胸抬头,依旧保持着一定的硬度。

    “还没熟啊。”凌然叹了口气。

    “快熟了。”凌结粥走出门来,看着凌然就笑:“我听见车响,就猜你要先到厨房,怎么的,你爸没有糟肉重要?”

    “一样重要。”凌然头也不回的回答,这都是套路了。

    凌结粥哼哼两声,转瞬一笑,道:“已经有一锅好了,我正晾着呢,你想怎么吃?”

    “啊……有做好的。”凌然的心情一下子都蒸腾了起来,立即道:“米饭,泡汤。”

    蒸出来的糟肉,荤油与腐乳混合了落在底部,用来泡米饭,就是加强版的猪油饭,在古代大约是无敌美味,在现代,依旧是。

    凌结粥呵呵的笑两声:“猜你就是,米饭在电饭煲里呢,自己舀。还有,少吃一点啊,不健康。”

    凌然“恩”了一声,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饿,就好像之前一个月,都没有吃过饱饭似的。

    凌结粥看着凌然在厨房内忙碌,面带微笑,等他吃到第一口的时候,问:“儿子,我听说你现在都能做好大的手术了,还给刘威晨做了手术?”

    “是。”凌然眯着眼,直接用筷子拨拉起一块被油浸润的米饭。米饭颗粒分明,周身涂满了油,闪闪发光。煮出来放了一会的米粒,稍微有些僵硬,就像是米粒长了肌肉似的,再浸润荤油,就好像一位位勇敢的斯巴达克勇士,它们紧贴着不锈钢的汤勺,就像是披上了铠甲。

    凌然一口就将之吞了下去。

    丰富的油脂和半硬半软的碳水化合物,充满罪恶的味道。

    “好吃吗?”凌结粥问。

    凌然点点头。

    “还想吃吗?”凌结粥又问。

    凌然警惕的看了凌结粥一眼,再想了想,道:“我做的手术,下沟诊所是做不了的,也不会有明星来下沟诊所做手术的。”

    “我知道,我知道,明星来咱们诊所,我也不敢给做啊。”凌结粥笑了两声,道:“起码得让我装修一下,然后才有那个气氛嘛,对了,上次那个……山雨哥,不是有来过?”

    凌结粥后面一句,声音小小的,免得隔墙有耳。

    住在老巷子里,街坊邻居可以很亲切,也可以很烦人。

    凌然抬头看了眼老爹:“她只是来推拿的,我不认识。”

    “没事,她认识你就行了,不过,今天不说她。”凌结粥说着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是想这么一件事……你说,你都能做断指再植了,那个手术的精度是很高的吧?”

    凌结粥本人的医学水平做赤脚医生都害怕弄死人,但他看着父亲和爷爷开诊所,又是在诊所里长大的,对医学本身的了解却是有的。

    凌然微微点头:“显微镜下的手术,血管吻合的精度是比较高。”

    “4倍以上的显微镜吧。”

    “现在都用8倍镜了。”凌然道。

    “技术发展的还真快,以前的时候……算了,不说这个,你应该也能缝美容针吧。”凌结粥走近一些,夹了一块又红又肥又嫩的糟肉,到凌然碗里,笑道:“你要不要来咱们诊所,缝一点美容针?你如果要用显微镜的话,我也能想办法给你借一个……”

    “好。”凌然一筷子就夹了整片的糟肉,嚼了两口,再拨拉一口米饭,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要通透了。

    凌结粥脑袋里还思索着说服儿子的八种方式,从小到大,凌然都不是乖乖听话的类型,凌结粥也早就放弃了要他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的想法了。

    但是,听到凌然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凌结粥还是颇感意外:“你说好?”

    “恩。”

    “为什么?”

    “因为我确实会美容针。”凌然三两口就吃光了一碗米饭,想了想,没有继续添饭,而是抹了一把嘴,问:“你有几个病人?”

    凌结粥疑惑的看看儿子,再道:“一会就会有一名病人送到,金鹿公司的客户,他们抽一成五,你要是能做,剩下的就全是咱家的。你要是再能做的话,我就再让他们送病人,晚上是旺季来着。”

    “可以。”凌然答应了一声,又问:“苗医生怎么办?”

    “有普通的病人给他做的,而且,你又不会天天做,剩下的时间让他做就行了。”凌结粥算的很明白。他的诊所来来去去也很多人了,四六分或者六四分,都是有的谈的,但他得先把自己的诊所给立住了,否则,一旦断了金鹿公司的线,再要接起来就麻烦了。

    凌然并没有多想,先去洗澡换衣服,再下楼来,已经是穿上了白大褂。

    “小然回来了。”

    “正好,凌医生,给我推拿一个。”

    “小然,医院有没有碰上合适的?”

    街坊邻居们打着招呼,态度很是自然。

    凌然给要求推拿的老大妈做了肩颈推拿,再给老大爷揉了腿,金鹿公司的高端客户就到位了。

    是个眼角被打伤的女孩子,画了浓妆,穿短裙,挑剔的看着下沟诊所的旧楼,道:“我做过眼综合,你们能不能做?不能做的话,我就……”

    “可以。”凌然打断了她的话,问:“有什么过敏症吗?”

    “啊……没有。”女孩子回答的有些迟疑。

    “我先给你做个检查。”凌然说着给她做了头部的体格检查,先是视诊,再是触诊。

    女孩子先是被凌然看的脸红,然后就被压的“啊……啊……”的叫了起来。

    苗坦生医生安静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他看得出凌结粥的意思,但他并不想介入。

    他知道凌然是在云华医院实习的医学生,也从凌结粥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其子的吹捧,但是,同为医生,苗坦生太知道实习生的水平了。

    就让凌结粥碰碰壁,理解一下美容针的难度,再说吧——苗坦生是这么想的,也就安稳的坐在椅子上。

    美容针不是什么高端的技能,很多美容医院或医院的医美科有的人会做,若是单独培训的话,要训练一个会缝美容针的医生甚至非医生,也就是一两年,两三年的光阴,无非是缝的好不好的区别罢了。

    要求最低的美容医院,三个月出师的也大把人在。

    但是,苗坦生自信,他的手法在云华市里,都算是不错的。

    比他差的且不说,比他好的,恐怕凌结粥更请不起了。

    苗坦生面带微笑的看着凌然为那浓妆女生卸妆,再看他清创以后,装模作样的挑选缝线。

    苗坦生心里不断的念叨着:太业余了,太业余了,你得谈价格啊,让对方挑缝线,太业余了啊……我了个去!

    只见已经做了一个下午减张缝合的凌然,一组4针,只用了几秒钟就完成了。

    接下来,就见他慢吞吞的又开始找缝线,再做皮内缝合……

    苗坦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靠近凌然,细看他操作,再靠近一些,细看他操作……

    “苗医生,我儿子做的还行吧?”凌结粥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苗坦生身边,笑眯眯的望着他。

    “行,挺行的……”苗坦生添了添嘴唇,不自在的笑道:“凌医生真是家学渊源。”

    “苗医生最近也是辛苦了,以后我看这样,我儿子回来的时间,就让他做一些,苗医生你也可以早点下班,好好休息一下,我尽量让凌然多回家,您看怎么样?”

    苗坦生犹豫了几秒钟,然后看着凌然的皮内缝合,陷入了沉思:这个技术,这个不是一般的技术了……我要是能学到他这个操作手法……

    “凌医生愿意做的话,就让凌医生做,我也不着急回去,万一有用得上的地方。”苗医生说着笑笑,道:“凌所长你别担心,我之前说累,也就是喊喊而已,就诊所的加班强度,我挨得住。”

    苗医生说着,趁势站到了凌然身边,正大光明的偷师起来。

    凌然也无所谓。有些技术,点透了一文不值,可是窗户纸不捅破,靠悟性是难上天的,更不要说,减张隐性缝合与皮内缝合都是有多年流传有多个流派的成熟技术,苗坦生现在看到的,他要是费费心,在别的地方,总归是能看到的。

    至于讲解,凌然就没有兴趣了。

    崇拜的眼神他见的多了,多一个两个的,凌然是懒得理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