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1章 减张缝合

第241章 减张缝合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完成了今日的两台断指再植手术,就换了洗手服,出了手术区。

    吕文斌有些慌乱的跟着换了衣服,再回到办公室,实在忍不住了,问凌然:“是手术不好玩了?还是哪里不合适了?今天真的就做两台手术?”

    他看着凌然选了两例手术,只当凌然是想再等等后面的,哪料到凌然连洗手服都给换了。在此之前,凌然什么时候会脱洗手服?

    “咱们自己的病房,省着点用。”凌然看着吕文斌,用过来人的语气,道:“现在空出来的病床只有三十多张,加床最多也只有80张吧,不能再一口气弄完了。”

    霍从军正好背着手,从外面进办公室,听到凌然说“咱们自己的病房”,激动的左手都抓不住右手了。

    “现在是艰苦了一点,我最近正在申请增加病床,很快应该就有消息了。”霍从军忍不住泄露了一点信息。引的办公室里的医生们议论纷纷。

    病床的控制在科室、医院和卫生系统内的控制是极严格的,而且层层加码。

    如霍从军现在增加的病床,严格来说都是加床,只是急诊科的地盘大,自建了病房,将加床做的像是正常床位一样,只要在院务委员会说明一番,医院认可以后,检查的时候也将之当做正常的床位来检查,只要求急诊科限制走廊和病房多余的加床数量。

    但是,等到省卫生厅等卫生系统检查的时候,这些加出来的床位都是要清空的,尤其是卫健委派员检查的时候,所有加床都是不认的,或者就要将之算入基础床位之中,从而对医生和护士的数量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不过,霍从军推动急诊中心,肯定是要加人加床的,否则,基础条件就不符合,如何称之为“中心”。

    凌然点头同意,道:“骨科学与运动医学中心有180张床,这次加床了五六十张,也不够循环的,我们科室还有发展空间。”

    旁边周医生听的骇然,他每个月5张床都用不了,病人们五天七天一换的,已经让周医生感到疲倦了。

    杜主任同样感到不适,笑道:“凌然,咱们医院的科室,能到100张床的就算是大的了。”

    “我们现在已经有快100张床了。”

    “我是说不算加床。”

    “那就是总共200张床?”

    “怎么能加床加到一倍呢。”杜主任无奈的道:“凌然,你想想看,你今天就用了两张床,做的是断肢再植吧,40天最多就能把他们送出去了……”

    霍从军咳咳两声,打断了杜主任的弱智数学,道:“凌然想要多一点的床位,这个是要鼓励的,年轻医生愿意做事,我们不能拉后腿,凌然,你就做好你的手术,别的不要操心了。对了,论文搞的挺不错的,继续努力,完了去财务领钱。”

    “好。”凌然答应了一声,喝了两口水,起身道:“吕医生,咱们去处置室好了。”

    “哦。”吕文斌连忙跟上。

    霍从军面带微笑的看着凌然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杜副主任看着他的表情,轻声:“刚才肝儿颤了吧。”

    “哈……没有……恩,稍微有点。”霍从军嘘了一口气。

    杜副主任同样心有余悸的道:“咱们可都是见过凌然一天做六七台断指再植手术的,你还敢给他无限病床?咱们科室还没有谁拿过无限病床呢……”

    “你刚才没听凌然说话?”霍从军反问。

    杜副主任疑惑的问:“哪句?”

    霍从军叹口气:“他一口一个我们我们的,咱们咱们的,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凌然会语法?”

    “说明了凌然是以咱们科室为家,以科室为荣的。”霍从军纠正了杜副主任的话以后,再道:“你说无限病床,咱们是急诊科,你以前需要无限病床吗?我需要无限病床吗?”

    杜副主任沉默了下来。

    急诊科有一个好处,是可以将病人转到其他科室去的。

    当然,要其他科室愿意收留。

    通常情况下,如霍从军等人抢救过的病人,都会归类到某个科室,使其自己带走即可。只有少数患者,如不确诊的腹泻腹痛患者,头痛呕吐患者,才会留在急诊科的留观室里,以做观察。

    然而,当凌然开始做起手外科的活计之后,再想让手外科收留凌然的病人,那就是不可能事件了,除非霍从军将所有的计费都转入手外科才有可能。

    换言之,大急诊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病床的,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杜副主任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凌然要是再猛做起来,咱们再多的病床也熬不住。”

    “熬不住了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霍从军发现周围其他医生也在注意自己说话,于是加重语气,道:“没有医院怕病人多的。一个断指再植的病人,算上医保支付,2万块钱不止的,你们以为我去院务会议,是拿什么吵的?”

    杜副主任立即低头了。

    科室要想硬气的起来,就不能纯靠喷。喷子也得有子弹才能行的,云医急诊科以前的时候,依靠的就是烧伤外科打出去的名气,以及云医自带的光环,加上霍从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喷力从120急救中心砍来的份额,今年多了断指再植和tang法缝合的项目,副主任一级的医生都能感觉到日子好过了,此时再多说下去,明显就不合时宜了。

    再要想一想,医院想尽办法的招聘成熟的医生,不就是为了多做手术,多占份额,多提升影响力吗?

    普通的主治医生平均每月做二三十台手术就叫苦叫累了,凌然一周就能做三四十台大型显微手术,这样的效率,只要求病床,还真的只能给无限病床的权力了。

    否则,没有病床就不是留不住人,而是故意赶人走了。

    且不说办公室里的纠结,吕文斌跟着凌然到了处置室以后,发现凌然的目标竟然还是清创缝合,也是一阵的无奈。

    “凌医生,咱们现在还抢实习生的口粮,说不出去不好听啊。”吕文斌瞅着四周虎视眈眈的目光,真有脸上发烧的感觉,他都是住院医了,到明年的话,都不是资历最浅的住院医了,等于说,他在医院里已经呆了有四年到五年的时间了,他还是做过tang法缝合一助,做过断指再植一助,做过跟腱缝合修补术一助的住院医,属于新人中受人敬仰的冉冉升起的新星。

    吕文斌再站到实习生们和规培生们面前的时候,再站到同样年轻,却从未在手术室里拉过屎的住院医同事们面前的时候,他是有着极强的心理优势的。

    尤其是远赴沪市,接受了院士的熏陶,见识了中国一流骨科技术,参与了体育明星的手术之后,再让吕文斌在处置室里,抢清创缝合,抢小医生们的工作,吕文斌真觉得自己下不了手。

    凌然只是奇怪的望了吕文斌一眼:“我也是实习生啊。”

    “你……”吕文斌望着凌然的帅脸,说不出话来。

    “我们坐二号格挡,麻烦找个伤口大的。”凌然给处置室里值班的护士打了声招呼,就坐进了暂时空闲的小隔间内,并拉上了帘子。

    吕文斌踟蹰的钻了进去。

    他是住院医,今天的清创缝合还要签他的名字。

    吕文斌对此深感惭愧。

    不一会儿,一名大腿受伤的病人,就被用轮椅推入了隔间。

    “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吕文斌习惯性的拿起了纸笔,开始写病历。

    凌然让吕文斌问着,同时让家属帮忙,一起将病人放上了诊疗床,接着,凌然就看着病人的伤口,默默思量起来。

    “喊个护士过来。”凌然看着吕文斌写好了病历,又说了一声。

    吕文斌不解的看了眼凌然,出去喊人了。

    正常的清创缝合可以是一名医生一名护士,也可以是单独的医生苦逼的自己一个人做,目前有两名医生在场,吕文斌就不明白叫护士的目的了。

    不过,给凌然叫护士,是一叫就来的,倒不用吕文斌麻烦什么。

    一会儿,就有两名护士联袂而来。

    吕文斌心里念叨着“分赃不均”之类难懂的话,将位置给让了出来。

    “伤口范围比较大,有少量的皮肤缺损,我准备做皮下的隐性减张缝合,愈合后的伤疤会小一些,我想用0号的强生的可吸收线,可以吗?”凌然依照急诊的手册指南,向病人和家属说明的同时提出问题。

    病人和家属互相看看,问明了价格,勉强同意了。

    两名护士面带异色的去取了缝线,穿好递给凌然,就见刚刚做完清创,又缝合了深层伤口的凌然,对着切口一侧的皮肤就进针……

    吕文斌大为惊讶,不由道:“凌医生,伤口有8厘米了,用皮下缝合吗?”

    病人伤在腿上,用皮下缝合固然是好看,但是,皮下缝合的缝合强度是低于其他缝合法的,8厘米的口子缝下来,弄不好几天就崩断了,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凌然猜得到吕文斌的想法,就道:“减张缝合。”

    减张是减少张力,而张力是让皮肤迸裂的元凶。

    说话间,凌然的缝线已经穿入了真皮内,连续四针后,在第一针进针的皮肤外打结,接着再重新来过,连续三次以后,丢下0号线,对护士道:“5-0的常规线。”

    吕文斌猛然意识到,减张已经完成了。等于说,凌然刚才用12针,已经将迸裂的皮肤给拉起来了。

    “皮肤张力分散到了真皮及皮下筋膜层了?”吕文斌半是询问的问。

    “恩,虽然是8厘米长的伤口,但是处理了张力以后,就可以做无张力缝合了。”凌然给解释了一句,就继续干活。

    两名小护士似懂非懂,异口同声的赞叹:“凌医生好厉害!”

    吕文斌的心态稍感平衡,虽然是清创缝合,但是,清创缝合的如此高端,似乎也没有那么羞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