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37章 吸溜吸溜

第237章 吸溜吸溜

作品:《大医凌然

    “王佳姐,忙着呢……”王壮勇穿着洗手服在手术区到处自拍,看到王佳等人在无菌器械室里清点手术器械,就笑眯眯的打起了招呼。

    穿着墨绿色洗手服的王佳瞬间炸毛:“叫谁姐呢?”

    小小的实习生王壮勇愣了一下:“不是你上次让我叫王佳姐的吗?”

    “有吗?”王佳颇感迟疑。

    王壮勇肯定的道:“上次你就说小姐姐什么的……”

    “小姐姐和姐能一样吗?你还不如直接叫我小姐呢!”王佳气呼呼的转身,又恼道:“点数都点错了,又得重新来,二、四、六、八……十二……”

    “那您先忙,我先走了,王佳小……”

    王佳脑袋扭转180度,用吃人的眼神望着王壮勇。

    “王佳小……姐姐……再见……”王壮勇艰难的挥手。

    “恩。”王佳这才放下手里的肠镜用管,转头回去,再次点数:“二、四、六、八……十四……”

    “那个……”王壮勇站在门口,又道:“你们为什么都在大扫除似的,复健室大扫除,手术室也大扫除?”

    “十六,十八,二十。”王佳坚强的点完了数,再道:“因为凌医生要回来了。”

    王壮勇分明感觉到王佳的语气都变的温柔了。

    当然,作为凌然的宿舍同学,王壮勇对此并不陌生。

    曾经,王壮勇的微信里,加满了全校各个年级各个专业的女生——其主要原因,在于凌然的两名室友中,陈万豪家里有钱长相尚可,女生们担心产生误会,所以想要了解凌然的,都来加王壮勇的微信。

    王壮勇的兰花指,总是让女生们倍感安心。

    他的长相也是相对安全的。

    不过,医院里的气氛,还是令王壮勇很难理解。

    王壮勇不明白的道:“就算是凌然回来了,也用不着大扫除吧,你们这样搞,就算护士长没意见,主任们也会有意见吧。”

    “就是霍主任下令的。”王佳骄傲的抬抬下巴。

    “为什么?”王壮勇这下子震惊了,果然是社会比学校要复杂吗?连霍主任……

    “凌然回来要做手术的,而且经常一开就是两三个手术室,到时候手术室高负荷运转了,再想做大扫除就来不及了,复健室也是一样的道理。你们复健室里的人少多了吧,那些出院的病人可都是凌医生的病人,等他回来了,复健室肯定也要塞满人了。”王佳用过来人的语气道:“趁着能休息就好好休息吧,我听说最忙的时候,复健室都是凌晨5点开始复健的。”

    “凌晨五点……”王壮勇想起凌然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凌晨4点去解剖楼和大体老师玩的事情,瞬间就相信了,转而有些不解道:“手术室是咱们急诊科的,复健室都是借的手外科的,他们愿意凌晨5点开门啊。”

    “又不是凌医生一个人喜欢凌晨5点钟用复健室,手外科的大主任,锦西主任就最喜欢凌晨5点钟用复健室,他以前专门开了一个复健班,凌晨5点半开始,6点半结束,让给正常人。”王佳撇撇嘴,又道:“手外科的要求,出去开会之前,必须做了手术看了复健才能走,9点钟开会的人,5点钟不去复健室,什么时候去?”

    说起这个话题来,正在点数的护士们来了兴趣,年纪最大的牛护士就拍着手笑了起来:“他们那个主任医师,姓包的,就是秃顶的那个,以前还喜欢凌晨5点钟查房呢,有次遇见两夫妻在床上啪啪啪,愣是在门口等了10分钟。”

    “对对对,我记得,他那时候就喜欢做一晚上的手术,然后去查房,说清静,后来遇到事情才不去的。”

    王壮勇听八卦听的热血沸腾:“是遇到夫妻啪啪啪被投诉了?”

    “因为秃了吧,据说熬夜秃的快。”牛护士说着摆摆手,道:“反正挺丑一个主任,见到你就能认出来。”

    王壮勇摸摸自己的脑袋,只觉得脊背上一股子凉气飘起。

    ……

    凌然下了飞机,打车回家,顺便载了吕文斌一路。

    “有钱,节省时间。”凌然拍拍包,向准备坐巴士的吕文斌解释了一句。

    吕文斌欲言又止,看着凌然进了车里,才跟进去。

    出租车先将凌然送到,再送吕文斌。

    凌然提前付了车费。

    祝同益院士很大气的给凌然的手术费取了整,总共开了31550元,现金装给凌然,三叠有余,非常霸气。相比之下,吕文斌的手术费只有5000元,是按照最低标准给的。

    凌然没有纠正此分配比例的意思,只是临下车对吕文斌道:“有时间就动手术,把手术台数积累起来。”

    不像是其他的上级医生,凌然很少做这种虚对虚的发言,也是他最近的自我感受比较深,才会这么说。

    这次前往沪市,祝同益设计的方案A的难度是非常高的,给刘威晨做手术的时候,凌然已经是尽可能的采用了最佳手段来进行了,但是,给铁饼少女何秀芳做手术的时候,凌然的手段明显更高了。

    究其原因,还是给刘威晨做的手术,让凌然积累了经验。

    可以说,给刘威晨的手术,推动了凌然的技术进步,如果不是他的话,祝同益院士也不会费尽心力的去做方案A,并为之做全方位的分析。

    不经过这些分析和实地操作,凌然也不能在给何秀芳做手术的时候,想到采用新的操作技法。

    而在此之后的三台方案A手术,进一步巩固了凌然的技术。

    可以说,5台手术做下来,再给凌然一个刘威晨,他能当场提高一到两个百分点的恢复。

    这也是因为方案A确实足够复杂,所以能够让凌然明显的感受到提高,换成普通的跟腱断裂修补术,凌然获得的经验就不会那么多了。

    但是,总的说来,手术台数就是经验值,技术越高,量变产生质变的积累数,要求就越高,可是,不去积累是不行的。

    对吕文斌这样的住院医来说,做一两百场手术助手,或许就能产生质变了。

    吕文斌想到自己跟着凌然做了那么多的手术,再听他说积累手术台数的话,只觉得心中一阵暖意升起,不由道:“我向您学习,时间最重要。恩,我以后都打车去医院。”

    “也好,没钱就多做手术。”凌然站在充满生活气息的下沟的巷子前,很吕文斌考虑了一番。

    吕文斌捏捏自己的手机,强行忍耐着,才没有向凌然展现上面的数字。

    第二天。

    凌然睡到了7点钟,起来浇了花,再去菜市场买了点小海鲜等食材回来,煮了一锅的海鲜粥,才去喊父母起床。

    凌结粥有些不习惯的伸伸懒腰,才在房内,惊讶的喊了起来:“儿子回来了?”

    “我昨天发了信息。”凌然隔门回答。

    凌结粥这才“哦”的一声,道:“忘了,昨天早睡了。”

    “我做了早饭。”凌然道。

    “啊,我还想睡个懒觉呢。”凌结粥停顿了一下,问:“做了什么早饭?”

    “海鲜粥,街口的油饼,一点酱牛肉。”

    “恩……海鲜粥放的什么海鲜?”

    “花贝,虾,排骨,鲷鱼片,香菇,芹菜……”

    “三分钟。”凌结粥给出肯定的答复。

    凌然回一楼,将海鲜粥的火转大,差不多再熬开的时候,就见到了老爹凌结粥。

    “没买到花蟹吗?”凌结粥穿着拖鞋,打开海鲜粥的盖子,闻了闻,点头道:“味道挺正的,你这个海鲜粥的技术,算是被培养出来了,以后饿不死了。”

    凌然舀了两碗出来,道:“今早没有花蟹。”

    “海鲜粥没有花蟹,只能算五星级的,不能称之为奢华了……”凌结粥的声音带着懒散,再抬头,正好看见陶萍下楼,连忙端起一碗海鲜粥,喊道:“老婆,海鲜粥弄好了,快来吃。”

    转头,凌结粥又拍拍脑门,道:“差点忘记了,小然,前些天约推拿的街坊,我是给安排到早上还是晚上?”

    “早上吧。”凌然默默的吃着自己煮的海鲜粥。

    “不急着去医院了?”

    “下午再去。”说过,凌然对袅袅而来的陶萍道:“妈,我想吃糟肉。”

    “好啊。”陶萍提着裙子坐下来,温柔的笑道:“一会就让你爸去市场买肉。”

    凌结粥的眉毛都在颤:“糟肉要做两天的,明天都吃不到。”

    “我明天在医院加班,后天回来吃。”凌然道。

    “那就先定下来,后天吃,外面的饭比不上家里吧。”陶萍女士一锤定音。

    “比不上。”凌然回答了一声,再低头喝海鲜粥,吸溜吸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