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35章 会更好

第235章 会更好

作品:《大医凌然

    “凌医生,是你负责给我开刀吗?”躺在手术床上,何秀芳仰着头问凌然。

    扎着手第N次看磁共振片的凌然点点头,又想到何秀芳看不到,才道:“是我主刀,祝同益院士指导手术。”

    “那一会开刀的时候,你能不能给我把伤口弄小一点。”何秀芳声音放低了一点,道:“我退役了以后减减体重,肯定比现在好看,别到时候小腿后面一条疤。”

    “伤口不能小。”凌然回答的很生硬,接着又道:“你到时候可以做个纹身……”

    “不要纹身,我们老家,做纹身的比二婚的都难嫁。”何秀芳的声音都提高了。

    正在做准备的台下护士听的不乐意了:“纹身怎么了,我还不乐意嫁这种男人呢,正好把这种人给筛选了。”

    “我不要纹身!”何秀芳的态度很坚定。

    “手术结束以后,我给你做缝合,预后好的话,不会太明显。”凌然看好了片子,闭上眼睛,稍稍记忆了一番,再回身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何秀芳想了想,道:“你们手术台好小,能不能换个大的?我怕我睡着了,一个翻身掉下去了,我睡觉可不安稳了,还打呼……”

    “麻掉吧。”凌然觉得准备活动完成了。

    昨天特意睡饱了的麻醉医生笑嘻嘻的过来,举着喉罩,道:“再说一遍名字哈。”

    “何秀芳。”

    “铁饼运动员?”

    “是。”

    “来,吃个饼哈。”

    “啊?哈……”

    一个手术室的人,加上一个示教室的医生,默默的看着麻醉医生的表演。

    “昨晚想了我一宿。”麻醉医生得意的恨不得仰天长啸。

    纪天禄和祝同益互相看看,甚至没有想要了解的欲望。

    凌然等了一下,再要了笔,从何秀芳的脚踝划线到小腿,足足拉了十六七厘米长。

    台下护士忍不住“呀”的一声,又赶紧低头。

    纪天禄皱皱眉,问:“要这么长?”

    “跟腱边缘有点毛,拉长一点安全。”凌然说的磁共振片的信息。

    “恩,你决定。”纪天禄停顿一下,有些可惜的对已经麻翻的何秀芳道:“疤长了点,也没办法,治伤要紧。”

    凌然不发一言,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开小刀口的医生,读书的时候,他就看过听过太多太多开小刀口而出事的案例了,如今积累的知识更多了,他对手术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反而更加畏惧。

    就像是磁共振的跟腱边缘不清晰,就有很多可能性,严重的可能会是恶性肿瘤,较轻的结论也可能是损伤了,作为主刀医生,凌然既然已经打开了,更愿意去看一眼。

    “跟腱是不完全离断。”S形的刀口划开,手术室里的医生们松了一口气,示教室里的医生们也是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完全离断或者不完全离断的跟腱,关键不在于跟腱受伤的多少,主要是不完全离断的跟腱不会萎缩的太厉害。

    这是跟腱断裂中遇到的一个麻烦问题。断开的跟腱是会向内回缩的,厉害的,到打开腿部,能回缩六七厘米甚至更多。

    作为肌腱的一种,萎缩到这个程度的跟腱,再想缝合都很困难了,甚至拉都不一定能拉到一起,只能采取肌腱移植的方式,从身体的其他位置先取一块肌腱,弥合起来。

    可以想见,这样的移植跟腱,对应的强度是决然不够的,只能应对日常性的生活,甚至都要小心再小心,参与高强度的竞技体育是不太可能的。

    从何秀芳的磁共振片里,是能看到不完全断裂的跟腱的,但只有彻底打开了,才能确认断裂的具体情况。

    如今看来,没有太严重的验证,也没有太过于参差不齐的惨状,算是凌然见到的伤情较好的跟腱了。

    如果他是给普通人采用普通方案来缝合,这样的跟腱至少能缝到80分的水平,也就是很有可能进行高强度训练的水准,总共耗时不超过半个小时。

    很多运动员接受的都是类似的手术,术后全凭自己复健努力,才有可能在赛场上重新见到其人。

    采用祝同益设计的方案A的话,凌然的信心要更足一点,虽然不一定就可以重现刘威晨的恢复程度,但是针对不完全离断的跟腱,成功率必然会增高。

    “先剥离跟腱,恩,我自己来做。”凌然没有让纪天禄动手,选择自己来做。

    祝同益皱眉问:“凌然,自己做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记下了血管的位置,准备尽可能的避开血管剥跟腱。”凌然偏了一下头,道:“我剥出来以后,再按照上次的流程来。”

    这是凌然上次给刘威晨做了方案A之后,回头再剖析后,涌出的想法。

    从凌然的角度来看,上一次割断的许多血管都是可以避免的,换句话说,就是可以通过避开细小的血管的方式,来降低重建血管网的复杂程度,或者,也可以是相同的复杂程度的血管网络,但是有更多的血管在提供血运。

    不过,这样的操作难度就更高了,尤其是对核磁共振的理解,非得是相当纯熟才行,否则,说是说不清楚的。

    纪天禄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凌然的意思,心下骇然:“你总不能记下所有的血管位置吧?”

    “那怎么可能……”凌然笑了。

    “我就说……”

    “我只是记下了跟腱周围的。”凌然微笑。

    纪天禄呵呵呵的笑了两声,懒得说话。

    祝同益也是咳咳两声,努力的调节着气氛,道:“纪主任,你别看凌然年轻,他的专业课成绩在云华大学是排前三的,记性不好,是做不到的,对不对?”

    医生与其他行业不一样,即使是离开了学校多年,医生的学历依旧具有着相当的含金量,尤其是知名大学的医学生,不仅是找工作的时候容易,晋升的时候顺利,时隔多年,所谓协和出身,湘雅出身,海归派等等,还是很受到医院的关注。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不一定是为了学历,而可能是因为派系了。

    祝同益是才看了凌然的档案,记的很清楚,此时就趁机用来扯闲话了。

    纪天禄被打断了,也就不再纠结,盯着凌然的操作,默默的思考着。

    凌然迟缓的下刀,动作很慢,但下刀很准,绕着边儿,慢慢的将肌腱断裂的部分给剥开了。

    做到这一步,凌然就耗费了30分钟。

    但是,当这一步完成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是众人已经做过一遍的方案A了,而且还要更简单一些,与凌然刚才的操作相比,反而更让人感觉轻松了。

    凌然甩开膀子,缝的飞快。

    他这些天缝合过的跟腱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个了,在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的加成下,他积累的案例所获得的信息是极多的。

    别的不说,对于人体跟腱周围的组织器官的熟悉程度,韧性和硬度等等,凌然都有了更多的经验。

    同样是穿针引线,具有不同经验的人的处理方式就是不同的。这就好像是书法作品在不同品种的宣纸上,呈现的姿态是不同的。

    凌然稍微熟悉了一下手术区域内的组织情况,剩下的手术工作,就变成了稳稳当当的再建设了。

    依旧是血管吻合术。

    依旧是出色的吻合手法。

    但是,凌然再没有拿出什么特别的出彩的东西,就是稳稳当当的将所有的工序,一步步的完成。

    到了层层缝合的时候,许多示教室里的小医生,都没有醒悟过来,凌然的手术已是完成了。

    “完成了。”凌然丢下了器械,让出了位置。

    “感觉怎么样?”祝同益心情好的不得了,一连两个案例都成功了,令方案A的价值大增。

    凌然只当他在问手术内容,略作思考,道:“应该会被刘威晨恢复的更好。”

    “太好了。”吕文斌和护士小姐姐都握起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