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32章 去查房

第232章 去查房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又是从晚上做到了白天。

    吕文斌到了凌晨5点钟才来,算是挽救了值班的住院医们。或者说,抢了住院医们的活计。

    凌然的手法如何,住院医们都从示教室里见过了,大家嘴里不说,但心里面,还是愿意跟着凌然学两招的。尤其是凌然的态度平和,不骂人甚至不说话,深受住院医们的好评。

    手术室里的聊天,很多时候就像是与领导吃饭一样,要想方设法的让上级医生聊的爽,不仅费时费力,而且鲜有快乐可言。那些能在自己爽之余,还能让下级爽的医生,还是蛮稀罕的,大部分都只是会问下级医生“你爽不爽”的。

    睡了半天,又煮了两轮猪蹄的吕文斌精神饱满,跟着凌然做了一例跟腱修补术,又做了一例断指再植,只觉得神清气爽,再看同样是精神矍铄的凌然,吕文斌悚然一惊:我莫非是中邪了?

    “去查房吧,没病人了。”凌然撇撇嘴,像是吃涮羊肉刚吃了四成饱的感觉。

    吕文斌大约只有三成饱,皱眉道:“这才是早上,怎么就没病人了?专科医院也太不给力了。”

    比起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收治病人的能力要弱的多。

    哪怕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这样的单位,获得病人的能力,也不能与云医相提并论,与华山医院之类的存在,差距就更大了。

    巡回护士原本就有些困倦了,全靠看凌然提神,此时听到吕文斌说自家医院,一阵不舒服的反驳道:“病人又不是早餐,你当是早上刷新的吗?”

    吕文斌呵呵的笑:“真要是刷新的,我现在就氪金你信不信?”

    巡回护士不屑的道:“你有钱吗?”

    “你知道我三十九块九一个的猪蹄卖了多少个吗?”吕文斌挺胸抬头。

    巡回护士有些迟疑:“卖猪蹄能赚几个钱的……”

    吕文斌有些想说,摇摇头算了。

    巡回护士又道:“你就算再卖一份工资钱,也没什么稀奇的,照样氪不出一个大号来。”

    “工资?工资算什么……”吕文斌傲然看向对方。

    “别吹了,你要是卖猪蹄赚的比医生多,你读医学院还有什么意义?”护士放出一个两难题给吕文斌,等着看对方露出哪边的破绽。

    吕文斌不觉有些发愣。

    “去查房了。”凌然脱掉了手套和手术服,一只手给自己抓颈椎,顺手给吕文斌抓了抓颈椎。

    吕文斌被抓的一声叫,大脑像是断电了似的,脑抽抽的问:“凌医生,你是怎么平衡赚钱和事业的关系的。”

    凌然看傻子似的看了吕文斌一眼,道:“既赚钱又做事业不好吗?”

    “做医生才能赚几个钱,国内的医生能有多少钱工资,就算是做飞刀……”吕文斌想到自己下午卖掉的几锅猪蹄,整个人都膨胀了。

    “我每个月的工资都花不完,不需要赚更多了。”凌然不解的看向吕文斌:“你想赚钱做什么?”

    “只有赚不到的钱,哪里有花不出去的钱。”吕文斌摇摇头,道:“不说别的,就说现在的房子,那是赚工资能赚得到的吗?没有房子,找对象都找不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娶老婆……”

    吕文斌说的慷慨激昂,突然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向自己。

    凌然在给自己捏脖子,脑袋里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两名小护士都在看凌然,麻醉医生在看病人……

    吕文斌突然一阵悲哀:我给凌然说这些做什么!

    ……

    凌然出了手术室,约纪天禄主任医师一起查房,并没有约到。

    纪天禄主任百般推脱,并派出了一名住院医,陪着两人,让他们不至于迷路。

    205斤的住院医,手里攥着记录本,口袋里插着一排六根水笔,并不与凌然和吕文斌打招呼,当先带头就走,首选的病房,病人和家属给他的印象就是脾气暴躁。

    “我们来看一下。”205斤的住院医态度亲切的打声招呼,却没有介绍凌然的意思。

    他愿意与凌然堂堂正正一战,当然,是在几年以后,但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帮凌然这个一生之敌解围,更不会为凌然这个一生之敌行所谓的方便。

    205斤的住院医站到了病房的角落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拧开来,小口的啜着,有些恶趣味的看向凌然,心想:别以为有天赋就能玩转医院,医院远比你想象的复杂,比手术室的环境要复杂的多,少年!

    “你好,伤口疼吗?”凌然出乎205斤住院医的意料,脸上虽无笑容,气势却是十足。

    “疼。”刚刚做过手术的一天是最难受的,病人身上的止痛泵刚去了,大小便都不能离开床,难受的要命。

    “我看一下,有什么不舒服吗?”凌然掏出随身携带的酒精凝胶,在手上抹了抹,搓开了,再用指头稍稍牵动患者的足部以观察。

    患者呲牙咧嘴的道:“疼。”

    “除了疼呢?”

    “涨。”

    “那就是涨疼。”

    病人无言以对。

    “再呢?”凌然又问。

    “没了。”病人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心里的不安倒是少了些。

    凌然点点头,道:“水肿控制的还行,足背动脉有力,颜色正常,皮肤也没有坏死和感染,踝关节僵硬吗?”

    病人被一连串的名词震慑,连忙道:“不僵硬,就是不好动。”

    “不要动。”凌然停顿了一下,问:“家属呢?”

    家属站了出来。

    凌然向吕文斌呶呶嘴。

    吕文斌太熟悉这个流程了,同样是踏前一步,咬字清晰的道:“清淡饮食,高蛋白,高维生素,高纤维食物,明白吗?”

    “明白。”家属也是希望病人能好起来的。

    凌然点点头,问:“还有其他问题吗?”

    “那个,我老公多久能好过来?”家属中间的中年女性,急切的询问。

    凌然皱皱眉:“现在不是好了吗?”

    “还不能下地走路呢。”

    “过阵子就能走了。”凌然对此类问题并无耐心。

    家属哑然之余,都觉得有些好笑。

    与此同时,一只“衷心感谢”的宝箱,就落在了凌然面前。

    凌然点点头,知道这波病人是没问题了,转身出门。

    205斤的住院医看的神色迷离,对如此雷厉风行的查房还有些没醒悟过来。

    凌然一路走,一路收宝箱,随着吕文斌对跟腱修补术的熟练,凌然慢慢的只只负责做体格检查了,说话的工作都交给了吕文斌。

    刚做过跟腱修补术的病人,主要看是否有并发症。如跟腱再断裂、伤口感染或皮肤坏死都是较为严重的,剩下的水肿、血运、温度等等,都由手术本身的好坏来决定。

    凌然以完美级跟腱修补术做下来的手术,面对普通患者,出错的概率低无可低,一串子检查下来,效果基本令人满意,“衷心感谢”的宝箱都收了八只,超过了云医的比例。

    “沪市人民的素质蛮高的。”凌然忍着不开宝箱,但对知恩图报的病人还是很满意。

    吕文斌不知道凌然为何会有这样的判断,也没兴趣询问了,反而是不停的握拳搓手,又小声道:“接下来是不是该去给刘威晨查房了?”

    “是。”凌然说着看看吕文斌,道:“你如果累了可以先去休息,纪主任已经看过刘威晨了……”

    “我不累。”吕文斌声音大了些,又连忙降低下来,道:“我也是二助,我想看看方案A做下来的结果怎么样了。”

    这个理由是很充分的,凌然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进了电梯,就按了最顶层。

    刘威晨依旧住在他的顶层套房内。

    刚入内,就听见鼎沸的人声。

    再看客厅内,已是摆满了啤酒饮料和各色临时,沙发上,地板上,窗台上坐满了人不说,电视柜的两边也都有人坐着喝酒,更有人站在四周,大声的聊天。

    刘威晨依旧住在里面的大房间内,脚高高的架起,手边无酒,但有一堆的水果、饮料和垃圾食品,房间内也有多名运动员模样的男男女女在说笑。

    凌然和吕文斌的白大褂入内,反而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吕文斌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他从毕业就进入云医,只在特需病房里轮转过月余,并没有真正接触过特需病人,看着眼前群魔乱舞恨不得开party,甚至就是破party的套房,完全陷入了沉默。

    “查房。”凌然眼都不眨的穿过了客厅,来到了刘威晨的面前。

    看到自己的主刀医生,刘威晨稍微有些不好意思,讪笑道:“朋友来看我,闹的晚了一点,大家好久没有一起聚了。”

    “恩。”凌然一无所谓,照旧是掏出酒精凝胶,翻看了他的脚部。

    比起给其他人查房,给刘威晨查房,对凌然来说其实更简单,因为他的任务栏里,分明记录着刘威晨的恢复状况:92%。

    时隔数日,恢复程度只增加了1%,如今看来,似乎并不仅仅是手术或护理的问题。

    凌然在记录本上,默默的写了一行字,想了想,道:“给你再开一组核磁共振,做来看看。”

    “我听纪主任说,恢复的还好。”刘威晨此时有些紧张起来。比起主任医师纪天禄,他面对凌然反而更发憷。

    凌然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给了刘威晨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道:“你的恢复远远超过了采用普通跟腱修补术的患者,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并参加比赛。”

    跟腱恢复到85%左右,就可以冒险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了,刘威晨的跟腱恢复程度有92%,就算是衰退也不会衰退到哪里去,预期能够进行高强度的训练,是很合理的推测。

    刘威晨的笑容瞬间起来了,高兴的道:“谢谢凌医生,小王。”

    他的经纪人心领神会,就要过来挽着凌然的胳膊。

    凌然自然而然的躲开了。

    经纪人哈哈一笑,道:“凌医生,咱们出去说,对了,你说还要做核磁共振,是为什么?”

    凌然点头:“我预期恢复的应该会更好一点,想再做一个核磁共振看看情况,等结果出来……”

    “等一下!”刘威晨大喊了一声,问:“凌医生,你刚才不是说恢复的很好?”

    “恢复的很好,只是没有达到预期,等核磁共振的结果出来……”

    “是因为这两天我没好好休息吧。”刘威晨再次打断凌然的话。

    凌然想了想,道:“有可能。”

    经纪人不高兴了,道:“凌医生,你有什么说什么,你不喜欢我们开庆祝party,你就直接说,别这么拐弯抹角的。”

    凌然奇怪的看他一眼:“我不会干涉病人的私生活的。”

    “你现在不就是变着法子干涉?”

    凌然摇头:“我只是希望帮助恢复,术后指南应该都发给你们了,病人和家属应该知道最佳护理方式,包括清淡饮食,高蛋白高膳食纤维高维生素,但是,如果你们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比如出于宗教原因吃素或者其他,我们医生也会尽可能的给予医疗帮助的。总之,先拍了核磁共振看看。”

    凌然说完,又对众人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比一众运动员还帅气的背影,刘威晨呆了几秒钟,颓然道:“把音乐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