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9章 不怕不怕累

第229章 不怕不怕累

作品:《大医凌然

    “你去联系一下其他医院,再找一点跟腱断裂的病人给凌然。”祝同益坐在办公室里,向纪天禄安排着。

    纪天禄揉着太阳穴,问:“找多少?”

    “有几个找几个吧,病人又不是大白菜,从土里挖出来就行了。”祝同益说着叹口气,道:“我明天就要去京城开会了,你得把凌然给我稳住了,不要等受伤的运动员来了,凌然人找不到了。”

    纪天禄看着祝同益,半开玩笑的道:“受伤的运动员就是大白菜了?”

    “我知道国家羽毛球队有一个跟腱断裂的,我去看看他愿不愿意来咱们这里。其他各地的省队、市队的,薛浩初在联系呢,有跟腱断裂的,应该能找过来。实在不行,就找陈旧性跟腱断裂的退役运动员。”祝同益稍微也有些头痛。

    方案A是他为刘威晨专门设计的方案,但祝同益没有想到,这个方案的效果竟是相当的不错,从最近几天的检查结果来看,刘威晨的跟腱恢复是远超预期的。

    如此一来,祝同益对于方案A也就上心了,想要抓紧时间多做一点案例,好好的研究一番。

    到时候,若是真的做成了该术式,命名一个同益跟腱修补术,或者tong-跟腱修补术之类的,岂不是美滋滋?

    以后有必要,甚至可以直接写一本《同益跟腱修补术围手术期治疗策略与方案选择》之类的书,找几个大学开门课,也是一番乐事。

    然而,找病例向来是开发新的术式最麻烦的地方了,尤其是对他这种级别的医生来说,经费、器材乃至于进口设备都不是问题,若有必要的话,他随便能从某个医院里找到几千万上亿的经费出来。

    但是,病人不能自己生产,这是外科医生所遇到的最大的难题了。越是复杂罕见的病症,这方面的麻烦就越多。

    祝同益做的运动医学还稍微好一点,等一段时间,总归会有运动员会跟腱断裂的,尤其是羽毛球和篮球运动员,跟腱断裂的比例相当不低。

    但是,运动员的总人数是个问题,再高比例的发生率,架不住运动员的人数少,尤其是高水平的运动员,要坐等他们的跟腱断裂,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多久。

    这也是方案A的限制所决定的,因为不确信并发症和后续的恢复情况,祝同益就不能将试验范围随意的扩展。在没有提前准备的情况下,寻找合适的患者,就变成了一个困难的工作。

    祝同益看着纪天禄,又道:“我这一趟出去,估计最少能找两个对症的病人回来。所以啊,你近段时间要把凌然给看好了,不要让他动不动的就跑回云华去了。另外,得把他的状态给维持住了,要有手术做,但也不要做的太多。年轻医生不知道节制,你要把好关。”

    “他还想做断指再植的手术,那我再加一点断指再植的手术给他?”纪天禄试探着问。比起跟腱断裂来说,断指再植的病人的耐做程度就更高了,断的够多的,一个顶5个跟腱断裂,顶10个跟腱断裂的工作量。

    纪天禄现在窥到一丝凌然手术狂魔的模样了,但是,了解的终究不够多,就想先给他提供一定量的手术安抚一番再说。

    祝同益清清皱眉,缓缓摇头,道:“尽量还是拿跟腱断裂的病人给他。凌然对跟腱断裂明显是有天赋的,断指再植做的……虽然也是挺好的,但咱们私下里说,是不是还是跟腱断裂的发展前景更好?”

    如果方案A能做起来,证明是一种有效的医治运动员跟腱断裂的方法的话,那凌然光是做跟腱修补术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了。

    不过,要想打出全球水平的名气,对于任何一名医生来说,都不是仅仅努力就可以的。

    大部分的全球知名级的医生,都得有二十年以上的从医经验,这段时间,与其说是锻炼医术的时间,不如说是建立名声的宣传期。

    同时,也可以被认为是熬走前辈医生的等待期。

    纪天禄并不想画饼给凌然,那显的太没有诚意了。

    纪天禄没有直接回应祝同益的话,转而道:“现在还有一些媒体想要采访凌然,有些都是合作多年的媒体了,凌然见了两家以后,就不想再见了……”

    “不想见媒体?现在的年轻人不是恨不得拉屎都发朋友圈的吗?”

    “他说曝光太多影响生活。”纪天禄接着又小声道:“现在的年轻人一般都玩抖音。”

    “别人给抖不是比自己抖舒服?”

    “这个我没什么研究……”

    “媒体得多见,而且要乘热打铁的见。”祝同益用过来人的语气道:“他不是想要做手术吗?你和他打打商量什么的。恩,媒体的宣传要是打出去了,咱们找合适的病人不是也容易了?”

    “是。看凌然的样子,这个办法应该可行。”纪天禄想到此处,觉得麻烦解除,顿感轻松。

    ……

    第二天,纪天禄再次陈述了曝光对医院和医生的好处,并适时向凌然提出了采访换手术的想法,又道:“凌然,我们做医生的呢,的确是希望清爽一点,不要有那么多手术室外的事,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后来……”

    “一次采访换几次手术?”凌然也不想打断纪天禄的话,奈何纪天禄说话太啰嗦了一些,完全没有抓住重点。

    纪天禄甚至没有仔细的考虑过手术和采访的兑换关系。当然,正常人都不会思考这种个问题的。

    纪天禄有些随意的回答道:“五次好了,你接受一次采访,我给你找五台手术,手术费也按照你在云医那样,走主任的标准,从我这里过。”

    相比前者,后一句话,纪天禄给出的信任度要大的多,一般的医生是不敢在别人做的手术单上面签字的。

    当然,大型综合医院的主任们也是没办法,他们是要经常在别人的手术单上签字的,尤其是常做飞刀的医院,总得找人来签手术单。凌然作为云华的医生,甭管有没有执业医师证,都需要研究所方面给开单。

    纪天禄愿意给签字,本身就代表着相当的信任关系了。

    凌然之前没有多想,此时听到,立即表达感谢,并道:“我多送一次好了,接受一次采访,做4台手术……”

    “一言为定。”纪天禄很是高兴的道:“那我现在就安排两台采访,你稍微准备一下。”

    “好的。你也准备好。”凌然关心的道:“8台手术的话,中间必须要衔接好,麻醉医生可以要一名,但是中间要有替换的。护士最少要两组,或者是五人轮换,得要专门的护士组,不能混用,否则太浪费时间了。助手也是,吕文斌算一个,另一位最好能够熟练的缝皮,懂术前术后准备。”

    纪天禄愣愣的看着凌然,笑道:“这是我见你说话最多的一次。”

    “是提高效率的一些经验。”凌然腼腆的回答。

    “好吧,这样的话,8台手术是安排到两天时间里?”纪天禄觉得,如果要安排两队专职护士的话,一天做4台手术才是合理的。

    凌然却是怀疑的瞅着纪天禄,道:“纪主任,我接受采访换来的手术,应该就是归我的吧。”

    “这个……算是吧。”

    “那请安排到一天吧。”

    纪天禄笑了:“从早到晚,8台手术?你要累死自己吗?”

    “我不累,真的。”凌然无比诚恳的回答。

    纪天禄认真的看着凌然,道:“就算你不累,我也不能安排8台手术在一天的,这样是对病人不负责,对你也不负责,对研究中心也不负责。”

    凌然不得不承认,纪天禄说的是很有逻辑的,对于有逻辑的人,凌然是会给予基本的尊重的。

    “那我现在去接受采访,请你安排手术吧。”凌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向来不是个擅长使用话术的人。

    纪天禄满意的点点头,心道:凌然这样子倒还蛮可爱的。

    纪天禄主动起身,将凌然送出了办公室,又打电话给薛浩初,让他通知媒体给凌然采访,接着,他才慢悠悠的打开微信,在群里收购起跟腱断裂的病人来。

    总的来说,纪天禄对自己上半天的工作还算是满意,干成的事情不少,效率很高,做的又很顺利,纪天禄已经开始考虑提前下班,去嗨皮嗨皮了。

    做医生的,一天到晚都是忙碌,晋级到主任医师,才能稍稍有些自己的时间。

    纪天禄最近些天,每天都在加班,今天总算是放松下来了,就决定轻松一下:到科室里绕了一圈,给手底下人打了声招呼,又看了几名重点病人的状况,检查了一遍住院医们开的病历,又在病区小绕了一圈,解决了几个病人的诉求,指点了几名小医生的工作,骂了一名主治五分钟,再到手术区转了一轮,抽空看了几位老友送来的病人的病历,婉拒了几名医药代表的邀约……

    不到下午5点钟,纪天禄就收拾起东西,准备离开医院了。

    “纪主任。”凌然带着温润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外。

    “凌然啊……采访做好了?”纪天禄微笑。

    凌然微笑:“做好了。做了4个单位的采访,薛浩初给安排的。”

    纪天禄乐了:“这么乖?”

    “薛浩初说一起安排很方便。”

    纪天禄满意的点头,投桃报李的道:“你要的跟腱断裂的病人应该到了两个了,我之前看,三院转过来一个,急诊中心……”

    “做完了。”凌然继续微笑。

    纪天禄僵硬微笑:“是三院的先送到吗?”

    “总共送来了三名跟腱断裂的病人。”凌然停顿了一下,道:“哪里来的不知道,都做完了。”

    不用祝同益院士的方案A,普通的跟腱断裂病人在普通医生手里都用不了2个小时,落在凌然手里,毛时都不会超过1个小时,一个下午的时间,根本捱不过去。

    纪天禄看着凌然的脸色,说话很小心的道:“所以你是……”

    凌然盯着纪天禄主任的脚踝和小腿的交界处,道:“我觉得自己状态还好,可以再做几台手术……”

    纪天禄左右眼一起跳。

    “我证明给你看。”凌然掏出纸笔来,当面开,却是一套数独的题目。

    凌然就当着纪天禄的面,随口翻开数独的一页,当着纪天禄的面给生做掉了,接着再道:“我再做5台手术都不会有问题的。”

    “稍等,我问问看。”纪天禄能说什么呢,看凌然生吞数独的模样,纪天禄真担心过会儿,凌然带一条腿过来,给自己表演徒手抓肌腱。

    凌然很礼貌的退到了一边,避免听到纪天禄打电话的声音。

    纪天禄打了几个电话,再看凌然道:“估计还要等一阵子,不如我请你吃饭。”

    “我请你吧。”凌然说着也掏出手机,道:“吕文斌吕医生从云华寄了老汤过来,卤了猪蹄、肘子、蘑菇和玉米,还有一块牛腱子。”

    “老汤……还可以邮寄?”

    “恩,冻成块状以后吸真空,装入隔热袋,内外放冰块。顺丰当日达。很简单的。”

    纪天禄望着凌然认真讨论老汤和卤味的表情,郑重的拿起手机,道:“吃饭可以再等一下,我再帮你催一下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