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6章 凌然的安慰

第226章 凌然的安慰

作品:《大医凌然

    在技术行业,任何能够被称为专家的人,都是一路鄙视着别人杀上来的。

    专家,就是爬上了鄙视链上层的高级掠13者。

    体育局的康复专家韩文林,每天都在接触各种各样受伤的运动员,审核各家医院递送过来的手术方案,评估运动员的伤情,手里掌握着给不给钱,给多少钱,要不要继续给钱等各方面的权力,加上本身的医学声望,心理优势是极大的。

    他见到祝同益这样的院士,自然是乖巧如鸡,不会傻乎乎的找什么麻烦。但是,对于凌然这样的小小外科医生,韩文林就用不着客气了。

    “是你给刘威晨做的手术?”韩文林抢在其他人之前说话,有点想要打一个下马威的意思。

    凌然奇怪的看看对方,再看看祝同益和纪天禄。

    他本来就是不爱说话的性子,对于不熟悉的人的话就更少了,更没有兴趣回答这样没头没尾的问题。

    如果是个人问问题,凌然就必须回答的话,他小学三年级听到的问题,到今天都回答不完呢。如果加上送给自己的书信里的问题,他这辈子都不用做别的事了。

    祝同益呵呵呵的笑了两声,介绍道:“这里是咱们体育局的几位领导,王局长、苏主任、马主任,还有韩文林专家,还有魏记者和李记者……”

    “凌医生,您好。”魏记者主动上前打招呼,他看着凌然,就像是看到了一张头版头条的照片似的。

    韩文林咳咳的两声,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体育局专门复核和评估医疗成果的专家,凌医生很年轻啊。”

    凌然微笑点点头,对官员和专家们并不感兴趣的样子。

    “凌医生,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手术的情况?”韩文林表面上客气,心里已经开始给凌然减分了。

    身为体育局的康复专家,韩文林非常善于使用手中的权力,经常“教育”不尊重自己的医生和运动员,尤其是那些身材好的,长的帅的,更是韩文林不喜欢的类型。

    凌然却不像是韩文林熟悉的医生那样,顺口说一些四平八稳的解释,就像是给家属的解释那样。

    凌然令韩文林意外的道:“有必要吗?”

    韩文林的王之藐视,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只见他眉毛攥起,厉声道:“当然有必要,我们得要全面的评估你做的手术的情况,你要知道,刘威晨是我们体育局最重要的运动员之一,是全国人民关心的体育明星,他的身体状况,必须时时刻刻的在我们的掌握中……”

    “术后情况,你询问祝同益院士吧。”凌然根本是懒得说话的样子。

    祝同益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他与普通的医生可不同了,也不是韩文林王之藐视能够攻击的对象。

    韩文林的气势瞬间受阻,但是,他的身后有体育局领导,韩文林稍微喘息了两声,再次挤出一个笑脸,道:“凌医生,我们想问祝同益院士的话,自然会问祝同益院士的,现在我们有些术中的问题是想要问你的……”

    “合适吗?”凌然没有回答韩文林,而是看向了祝同益。

    祝同益与体育局的合作不少,虽然有些烦,也不想闹的太僵,就笑笑道:“韩专家想知道情况,你就给说明一下。”

    韩文林终于舒服一些了,看看,院士也是要支持我的。

    深吸了一口气,韩文林知道领导们想要知道什么,于是,首先问道:“刘威晨为什么突然决定做手术?”

    凌然疑惑的反问:“这个问题为什么问我?”

    “你是主刀医生,不知道刘威晨为什么做手术吗?”韩文林有些不耐烦了。

    凌然更加的不耐烦,如果说他讨厌哪种人的话,逻辑不通的人毫无疑问是要名列其中的。

    考虑到在场的人比较多,又有祝同益院士等人在内,凌然于是认真的道:“我认为刘威晨做手术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跟腱断裂了,而你想知道刘威晨为什么突然决定做手术,你必须得询问当事人才行,这不是一个临床问题。”

    两名记者都听出来了,不由的轻笑。

    韩文林有些不高兴的道:“凌医生,你掩护刘威晨也是没意义的。你这样包庇他,最后只会失去体育局上下的信任,最后导致合作无法进行下去。”

    韩文林的语气带着失望,更是威胁。

    韩文林接触过很多医生,尤其是年轻医生,其实都很希望通过给运动员做手术,来提高自己的声望和名望,从而得到更多的手术机会,甚至增加曝光率。

    现在的医生集团是很赚钱的,而要进入医生集团,或者自己出去飞刀,名声等等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

    凌然却是有些不明所以,看着韩文林没说话。

    别说他本人就不在沪上,就是在本地里,他也没有兴趣与体育局合作。

    跟腱修补术的高端应用固然是运动员,但它的主要服务对象仍然是普通人,毕竟,普通人群体的基数足够大,每年总能诞生出足够多的跟腱断裂的倒霉鬼。反而是运动员群体,虽然对跟腱修补术的需求很强烈,总人数却是不足,在没有全球性的名声之前,给运动员做手术,是不可能满负荷工作的。

    对于一个不能提供满负荷患者的机构,凌然很难想象合作的意义。

    事实上,如果祝同益院士的方案再行改良,最终也是能够在普通人身上使用的,到那个时候,凌然更是不需要运动员的配合了,同样的手术,他照样可以为普通人来做。

    如果采用新的跟腱修补术,让做出来的跟腱更坚固,恢复的更快,更能适应高强度的运动——这样的特性,对于普通人来说,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外科手术都是这样慢慢发展起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手术的并发症很多,所以往往只适合一部分人群,慢慢的,不断改良的手术出现,就可以扩展到更大范围里去了。

    凌然更喜欢有趣的手术,而不是无趣的人。

    对于韩文林的威胁,只能是敬谢不敏了。

    纪天禄笑着打圆场道:“我们和体育局的合作一向很好的,这一次,刘威晨的手术也是蛮顺利的。”

    韩文林的敏感性要更高一些,重新换了个语气,道:“那么这样,我们就说说手术的情况吧,凌医生,你是怎么进行手术的?”

    “采用祝同益院士的方案A。”凌然这次回答的爽快多了。

    韩文林愣了一下,问:“方案A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跟腱修补术,采用正中旁侧切口,首先建立一个键旁-皮下皮瓣……”

    韩文林摇摇头:“我知道跟腱修补术,我是说,这个方案A和普通的跟腱修补术的区别。”

    凌然对于这种问题倒是稍稍有些兴趣的,想了想,斩钉截铁的道:“血供!”

    说到这里,凌然干脆要了刘威晨的核磁共振的片子过来,直接插在墙上,道:“我们重新构建了刘威晨跟腱的血管网络,这里,这里,这里,给他做了一个搭桥……”

    韩文林看的头晕,听的更是一脑门的震惊。

    老实说,他是审议过祝同益院士的方案,却没想到这个激进的方案最终实施了。

    “太冒险了!”韩文林再也忍耐不住:“你们怎么能够采用这么冒险的方案?”

    听见专家发怒了,体育局的领导们也都紧张起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很危险吗?”

    “有补救的措施吗?”

    “这些运动员啊,就是不懂事,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爱惜的……”

    纪天禄连忙劝慰道:“方案的确是冒险了一点,但是效果还是非常好的,我们目前的手术做的是很成功的……”

    韩文林根本不听,一个王之藐视扫过来:“手术成功,你们也不能保证刘威晨就能好起来吧,从我的角度来看,首先,你们就不应该采用这么冒险的手术……”

    “对你来说的确是很冒险的手术,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手术的风险是可接受的。”凌然打断了韩文林的话,回以一瞥。他在手术过程中,的确因为系统提示而多次担忧,但是,作为有必要的实验性的手术,担心个七八次什么的,实属平常。

    最重要的是,整个手术的操作过程中,凌然其实没有遇到什么实质性的挑战。手术本身一路都是很顺利的,刘威晨的体征平稳,跟腱的缝合顺利,血管网的搭建成功,而且搭建了两套,每套都有足够的余量,可以说,整套手术都是在安全范围内进行的,如果不是实验性的手术,而是第10次,第20次进行这样的手术,凌然完全可以用波澜不惊来形容它。

    事实上,对于纪天禄和祝同益等人来说,除了术中的一些判断有疑惑之外,整个手术也就是波澜不惊的。

    他们可看不到系统的提示和任务完成度。

    韩文林却是完全不信凌然的话:“什么叫做手术的风险是可接受的?你们整套方案本身,就是充满风险的。”

    “你并不是跟腱修补术的专家吧。”凌然突然问了一句。

    韩文林瞬间警觉的看向凌然:“什么意思?”

    凌然撇撇嘴:“如果你是跟腱修补术的专家的话,你应该会觉得有意思的。”

    这一瞬间,韩文林似乎感受鄙视链在被抽动。

    韩文林摇摇欲坠:“什么叫有意思?这是做手术……”

    “有难度有风险但是能够顺利完成的手术,就是有意思的手术。”凌然停顿了一下,再看看韩文林,道:“对你来说充满风险的手术方案,主要是因为你不懂做,所以觉得高不可攀,这是很正常的心理状态。”

    凌然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已经很缓和了,毕竟,他是在安慰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