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2章 备用通路

第222章 备用通路

作品:《大医凌然

    手术室渐渐的归于平静。

    凌然内心火热,面容冷静的勾着血管,一条条的牵拉缝合,脑海中想象着血管网的模样,并在手中构建实行。

    有种一个人建设一个城市的感觉。

    对于跟腱周围的血管网究竟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一定之规,现代医学研究的并不多——不像是许多人想象的,现代医学似乎已经将人体给研究透彻了,在临床医学内部,外科医生得到的大部分的信息都是混沌的。

    比如说,胫后动脉辐射出的究竟是三根还是四根穿动脉?解剖显示,有的人是三根,有的人是四根。为什么?有何规律而言?不是很清楚。位置在哪里,是否有规律?不是很清楚。它是否有其他的功能,与脚部和腿部的其他人体组织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不是很清楚。

    祝同益院士的方案,若是成功了,拿去发表论文,就是在用临床医学的方式,解释跟腱周围的血管网,说明血管网的重要性。

    如果失败了,那就不用多说了。

    参与了方案设计的纪天禄心头火热,给凌然牵线搭桥的送着血管,看着他一步步的将破碎的管线给联接起来,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来。

    方案要求维持一定水平的血管网,同时又希望缩短手术时间,这就要求主刀医生的速度够快,够准确。

    在此之前,纪天禄专门考察了一圈,能够符合他们要求的外科医生,几乎都有较大名气。这也不奇怪,他们所要求的快狠准,并不是地方医院里称大王的猴子型主刀,而起码是顶级医院的顶级水平。

    如今这个年代,年轻医生从二十几岁开始攀科技树,攀到40岁左右才敢说是崭露头角,有一技之长,能够主刀一系列较为重要的手术了。

    而在这些40岁左右年富力强的高技术医生中,还属于快狠准的医生,名气总是小不了的。

    外国医院也是差不多,甚至比国内还厉害。他们的医院生态系统是完全的市场化的,没有人会催逼着某个医生去学基本功,或者进修改造,能够在这方面闯出来的,要么凌晨两点从夜店回家自己练习,要么就是超卓天赋的天才。

    纪天禄借着国际会议的机会,也确实在国际知名的医院里见到天才级的外科医生。但是,面对这些功成名就的外科医生,祝同益院士的方案根本就没有吸引力。

    国际级的外科医生,还是运动医学的外科医生,一年四季都是在全世界各国做手术,他们对于到中国来是没有心理障碍的,但是,对方的日程排的那么满,赚的那么多,对于参与指导手术就兴趣缺缺了。

    给钱都不行。

    事实上,就是正常的给钱排日程,刘威晨都不一定要排到几周以后去,他的高要求,更是高阶外科医生无法认同的。

    这就好像是王海洋去益源县医院做飞刀,他首先询问的就是对方的意愿。如果患者有一个超常规的要求,比如想要断指再植后的手指完全恢复功能,那王海洋肯定是啥也不说的扭头就走。

    不需要说现代医学的极限是什么,外科医生只需要关注自己能不能达到患者的需求就可以了。如果达不到而强行去做手术,又意义何在呢。

    纪天禄原本已经准备劝说祝同益院士修改方案了。

    他们也确实是做了B方案和C方案,但是,A方案的价值,始终是最大的。

    纪天禄盯着凌然的动作,突然有些羡慕,虽然说医学研究是医学发展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医学研究还是临床医学,最终都要落实在实施者的身上。

    一名技术高超的外科医生,要比单纯的医学研究者幸福的多。

    “这里接起来的话,一个通路就完成过来。”凌然说话的声音,打断了纪天禄的遐想。

    “完成了吗?”纪天禄有些惊讶。

    “两个通路中的第一个,再缝合一段……”凌然依旧是贴着显微镜的状态,一边看一边操作,同时声音平和的要了镊子,稳稳的将缝合的血管轻轻的夹住。

    人的血管是非常脆弱的,能够肆意玩弄的血管,基本只有心脏部分的几根主动脉,也就是牛体内用来做黄喉的部分。

    而在手足外科中,练习夹血管始终是一个课题。

    夹稳是第一位的,不伤血管也是必须的,面对不同粗细不同人的血管,应该用何种的力度去夹,正如凌然之前所做的那样,还是只能凭感觉。

    “感觉”一部分是来自于经验的,一部分是来自于理论的。例如肉眼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的血管,若是有一个人是动脉硬化的话,显然就可以夹的大力一点,而且必须要夹的大力一些,否则针戳上去,会有戳不破的情况。

    总的来说,正常医生做手术,都是小心翼翼,试了再试的,只有到了相当的水平的医生,才敢抓起来就做的。

    其背后的积累,很可能是数百台乃至上千台的手术,才能得到的。

    凌然重复着之前的操作,小心的两条小血管缝合在了一起。

    完成了这个步骤之后,凌然丢下器械,直接站了起来。

    “咦?”纪天禄愣了一下。

    “休息一下,你先检查一遍通路。”凌然说的很是随意。

    纪天禄有些日子没有做一助了,被凌然理所当然的用的人都糊涂起来了,低头检查血管的时候,突然想:难道我就不用休息的吗?

    凌然去了手术服和手套,一边给自己推拿脖颈,一边转身出门,去重新洗手了。

    手术手套并不是什么耐用品,通常来说,3个多小时的手术进行下来,手套的物理性质就会发生变化,通俗的讲,就是没那么贴手了,而且还有破损的风险。有研究称,心脏手术做到3个小时的时候,手套的穿孔率是30%,进行到5个小时的时候,穿孔率高达65%。

    除此以外,医生手上的细菌也在不断的积累,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延长。

    所以,一些医院是建议医生和助手在手术超过4个小时的情况下换手套,而在学界,则有人呼吁1.5个小时就更换手套。

    凌然以前并没有关注这方面的信息,简而言之,就是不知道。也是最近比较闲,的论文较多了,他才注意到这方面的东西。

    考虑到今天的手术总长度,凌然决定现在就更换手套,顺便好好的休息一下。

    缝血管固然是爽,体力和注意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纪天禄一条血管一条血管的认真检查。

    一助就是给主刀查遗补缺的,或者说,有资格给主刀查遗补缺的一助,已经是受到重视的一助了,应当感到开心才对。

    纪天禄没有开心的想法,佩服却是有一些了。

    检查起来都这么累的血管,缝合起来有多累?

    他本人以前是做骨关节的,其实并没有大量缝合血管的经验,这边查索的过程,才渐渐的意识到里面的复杂。

    凌然建立的通路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环路,而是考虑到了有血管缝合不完美的情况——即使几率很低,可是,考虑到缝合的断点如此之多,若是只有一条环路的话,那只要一个断点出现问题,缝合的整套通路就毫无意义了,等于是将困难提升到了断指再植的水平。

    做多了断指再植的凌然深知这样的通路所受到的限制,因此,他做出来的通路更像是一套立交系统。单纯的为建立备用血管是没用的,因为有时候可能是系统性的损伤,例如恢复期跌伤或撞上或扭伤,都有可能造成备用系统同时损坏。

    所以,纵横交错又能互相取代的血管通路,是凌然设计的重点。

    这让缝合的更加艰难了,但是,也展现出了方案所不具备的安全性。

    等凌然回来,已经检查到脖子发疼的纪天禄连忙道:“血管缝合没问题了,我觉得这一条通路的安全性就足够了。”

    言下之意,不用再做备用通路了。

    凌然不置可否,重新穿戴整齐,换上了新的手套,道:“放开来看看。”

    两人重新坐回到显微镜下,凌然轻轻的松开了卡住胫后动脉的夹子。

    血流涌过,通畅,且并无渗血。

    “没问题了?”吕文斌亦是相当的紧张。

    凌然的眼前,却是展出了任务提示:

    任务“崭露头角”:完成度75%。

    75%的完成度,意味着刘威晨的跟腱功能,可以恢复大约75%,以侵入性手术来说,这个恢复比例是很不错了,而且,后期的复健和锻炼,若是做的好的话,还会有一定程度上的提升。

    但是,以七成五的跟腱去参与世界级的竞赛,那肯定还是不够的。

    只能说,目前的手术做的不错,但并未发生奇迹。

    “再建备用通路。”凌然不再有丝毫的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