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1章 织网

第221章 织网

作品:《大医凌然

    缝合血管对凌然来说,是一件很熟悉的工作了。

    他刚到云华的时候,医政科就用缝合大鼠的尾巴做下马威了。

    如今想来,那就相当于让新兵与特种兵比赛狙击打靶,难度已经在的行业顶尖了。

    不过,缝合血管网,依旧是超脱了正常水平的高难度挑战。

    脚部的血管比手部的血管粗,那是指主要的动静脉,胫后动脉或腓动脉分流出来的穿支动脉就没有那么狂放了,它们中的许多比手指的动脉还要细。

    而断指缝合所要做的血管缝合,也不过是两三根,三四根罢了。

    当然,实际上的难度,还是断指缝合的难度较高。因为断指缝合对血管的缝合质量是有超高要求的,对低质量缝合的容忍度很低,一个不好就是血栓坏死的。

    跟腱周围的血管网,倒是没有这么高的要求。祝同益院士的A方案,也就是要求重建血管网罢了。跟腱内侧有三四条穿支动脉,跟腱外侧有三四条穿支动脉,祝同益院士希望每边得到两条穿支动脉,最低一条穿支动脉,再保证一定的小血管的存在,就算是达到了基本要求。

    最重要的是,就算凌然缝合失败一两条血管,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影响,至少不会造成跟腱缝合的失败。

    至于原定方案的失败,对于这样的实验性手术来说,成功了会有很多的说法,失败了,就无从解释了。

    祝同益静静的盯着凌然的动作,似乎比凌然还要紧张。

    凌然的操作却是越来越放松。

    只见他的手腕柔和,手指轻盈的在显微镜下滑来滑去,寥寥几下,就缝合一个血管,再揪出另一根血管,刷刷几下,又给缝合了起来。

    纪天禄忙忙的配合着,就连二助吕文斌,也是一个劲的围着手术台转圈儿,一会儿浇盐水湿润血管,一会儿弄纱布,一会儿抽吸,一会儿拉钩,其辛苦程度比得上自助烤肉时的状态了。

    所有人都是眉头紧蹙,带着一股血战沙场,熬夜补作业的痛苦。

    唯有凌然,表面上一成不变,心里爽的飞起。

    这可是给大活人缝血管呐,而且能一缝一网,这得是有多爽?

    要是断指再植,凌然得先小心翼翼的做清创,然后再固定骨头,再是做好肌腱缝合,接着才有机会玩弄最关键的两三根血管。玩好了,再将神经缝合起来,再将缝皮丢给其他动物。

    以凌然的感觉来说,清创已经不是那么有趣了,内固定骨头更像是木匠活,肌腱缝合的话,屈肌腱还算是好玩,普通的肌腱就乏善可陈了,剩下的血管和神经,算是断指再植中最有意思的部分。

    而在今天,凌然遇到的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大片的血管网,且是又细又小有困难的血管缝合。

    等于说,是将断指再植中最精华的部分拿出来给凌然玩了。

    凌然的心情,别说有多高兴了。

    这可不是练功房里的大鼠尾巴。或许对新人来说,能缝一次大鼠已经是很开心的事了,然而,凌然早就度过了那个新人阶段了。

    有大活人可以缝合,而且是有一助二助的配合,有器械护士递东西,有巡回护士帮忙的缝合,那比一个人寂寞的坐在练功房里,得舒服到哪里去了。

    “再换细一点的缝线。”凌然玩高兴了,一口气缝合了三根穿动脉,面对更细的第四根,干脆又换了线。

    祝同益院士不得不提醒他道:“你的关键是注意动态平衡。”

    言下之意,他不可能将整个血管网给重新缝合起来的,只能挑选重要的血管,来组成一个勉强可用的血管网。

    这就好像是一场战争之后,原本细致而有序的后勤线路,被摧毁了大部,负责重建工作的将军的任务,不是一点点的恢复每一条原有的后勤路线,而是着重恢复一条供应链,以保障最主要的物资供应,剩下的供应链的恢复,完全可以交给其他人,用更长的时间慢慢进行。

    凌然很理解祝同益的命令,他点了点头,解释道:“我想多做一条备用通路出来。”

    与普通的“将军”不同,状态正佳的凌然,不仅仅想要恢复一条供应链,他还想再多做一条出来。

    “来得及吗?”祝同益抬头看了看表,神色稍放的轻松了一些。

    普通的跟腱手术,大约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样子,手术台上的时间长则两小时,短则三四十分钟。

    祝同益的A方案就复杂的多了,他计划给予主刀医生四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这个时间不是随便说出来的,而是根据跟腱暴露的程度等等,做出的“动态平衡”。

    时间太短,主刀无法完成手术,时间太长,手术的效果可能要打折扣。

    现在,看着手术进展顺利,祝同益更希望能在三小时内结束手术,从而保证更有效率的恢复。

    瞅着凌然的进度,祝同益倒觉得很有希望,即使再做一条备用通路出来,若是能维持目前的速度,也是有可能的。

    考虑到手术太早结束也不会有收益,祝同益还不如同意凌然多缝几条血管呢。

    凌然也很熟悉祝同益的方案了,他的眼睛盯着显微镜,爽的根本不想离开,口中道:“我们切断的小血管不多,有希望恢复三四成的血管网,多恢复一些是有好处的对吗?”

    “当然,但要尽可能的保证质量。”祝同益提醒了一句:“痉挛的危险依旧存在的,打通的血管才是有用的血管。”

    恢复的血管越多,跟腱恢复过程中,得到的滋养就越多。

    微创跟腱手术为什么很快就能出院并尝试复健,就是因为跟腱周围的血管网依旧在,只要缝合好了跟腱,处理好了黏连,就能恢复如初了。

    为了保证跟腱强度而做的大开放式手术就没有这样的优势了,尤其是一些特别的入路,像是跟腱后正中切口的跟腱修补术,并发症就明显的要高于跟腱正中部位切口。究其原因,还是后者的血供较少,切口破坏的血管就少。

    而在祝同益的方案中,缝合后的血管要有一定的质量,才能发挥作用。

    不用像是断指再植的血管质量那么高,但也得是有一定的质量的。

    事实上,祝同益的A方案,根本就是把刘威晨的跟腱缝合,做成了跟腱缝合并血管再植,难度增加了十倍都不止。要保质保量就更加困难了。

    祝同益看着年轻的凌然,生怕他耐不住性子,或者丧失专注度。

    这是年轻人最容易出现的毛病。

    所谓毛糙、浮躁之类的词语,一旦出现在血管缝合中,问题就要出现了。

    凌然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祝同益的叮嘱,稳稳的缝合着血管,口中道:“保证质量。”

    纪天禄这时候忍不住抬起头来,道:“凌医生没问题的。”

    祝同益醒悟过来,连忙道:“关心则乱。我是有点太在乎咱们的方案了。”

    示教室内。

    听着研究中心的老大,绝对的旗帜祝同益院士说出这样的话,众医已是一片哗然。

    曲医生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愤愤然的道:“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主任也太好说话了。”

    “就是说,语气都不对了。”

    “喂喂喂,别上纲上线的,咱们祝院士也没说什么不是?”

    “你要祝院士说什么?说的已经够可以了。你要弄明白,方案是咱们祝院士的,这是指导手术,凌然只是主刀而已。”

    203斤重的住院医抱着矿泉水傻笑:“凌然只是主刀而已吗?只是而已?”

    刚才还慷慨激昂的几名医生,都明智的闭嘴了。

    同行间炫耀是很困难的,一个科室一个专业的医生就更不用说了。

    若是面对外人,大家或许还有些话可讲,面对自己人的时候,大家对于各自的定位就相对清晰了。

    凌然的这个主刀,可以说是研究中心让出来的,也可以说是研究中心实在拿不出人来,被支援的。

    但不管是怎么看,凌然目前是占据着最强的位置的。

    203斤的住院医不愿意贬低对手。

    他同样畏惧对手的强大,但他愿意正视自己与凌然的差距:凌然的技术是强,天赋是好,或许是国内一流的外科医生,但是……医生是会不断成长的!

    203斤的住院医,已经为自己制定了详尽的目标,只等此间事了,他就会闭关修炼,用最短的时间追上凌然的技术。

    到了那个时候,他一定会再找机会,战胜凌然,再带一对纯种的法国垂耳兔,去找晓云。

    203斤的住院医想到此处,兴奋的灌下了满满一瓶的农夫山泉,舒服的打出了一个204斤的胖子才能打出的饱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