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0章 血管网

第220章 血管网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一旦开始了手术,就极其专注。

    跟腱修补术的平均手术时间很短,如他昨晚做的五台,外加今天凌晨做的两台手术,总计7台手术,花费的时间都没有7个小时。

    当然,单论每台手术的时间是要长一点的,毕竟有术前准备,术后的缝合,只是都不一定要凌然的参与。也就是到喂药的时候,凌然才开始出现在手术室。

    而他的工作,主要就是从切口打开的一刻开始的。

    “拉开吧。”凌然丢下手术刀,与纪天禄一起,将刘威晨外面的皮肤给拉开了。

    “我们老家宰羊的时候也是这样。”纪天禄突然来了一句,算是开启了手术室里的段子时刻。

    凌然莫不言声的操作,如他之前那样。

    吕文斌迅速加入其中,好奇的问:“羊的跟腱有多长?”

    “不知道,反正不好吃。”纪天禄撇撇嘴,道:“羊蹄最难吃了。呦,跟腱蛮长的。”

    却是凌然将暴露出来的跟腱用镊子夹起来了。

    “断端是马尾状了。”祝同益意料之中的皱皱眉。

    在肌腱断裂中,这是较为糟糕的类型了。

    “剪掉了。”凌然将已经变成马尾状的肌腱断裂部分架起来,翻看了两下,就用剪刀,将之平直的剪了下来。

    “剪掉吧。”祝同益依旧抱着胸,看着凌然的操作。

    若是普通人的肌腱缝合,是不用将马尾状的肌腱断裂剪掉的,一些外科医生习惯将之利用起来,做加强缝合的材料一样使用。

    但是,运动员对肌腱的要求是不同的,像是这样散落状的肌腱,并不足以支持高强度的训练,也就是无益于竞技运动的部分,只能剪掉。

    “大郎的肌腱少了得有三厘米吧。”麻醉医生做好了自己的事,伸头看了看,同样有些好奇。

    吕文斌将托盘转了一下,道:“差不多,或许都不止。”

    “这样还能继续跑起来吗?”

    “如果缝合的好,就不成问题。”祝同益的回答本身很肯定,内容却充满了不确定因素。

    对于最后的问答,手术室里的人们关心,示教室里的观众们更加关心。

    祝同益的方案,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并不是机密,许多资深住院医都有接触过。所以,当祝同益说起“缝合的好”,许多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看来是要用A方案了。”

    “有点变态哦。”

    “能行吗?”

    几名医生忍不住小声讨论。

    “A方案怎么变态了?”一名小护士坐在示教室的桌子上,很担心的问旁边的主治医生。

    青春活泼的小姑娘的要求,是30岁的老男人无法拒绝的。主治露出单身了30年的微笑,道:“祝院士的A方案是要保血供的。这样能够保证牵拉以后的肌腱的强度。”

    “然后呢?”

    “然后?”主治露出呵呵的笑容,道:“然后就束手束脚了呗。”

    “为什么?”

    “因为……”主治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道:“这么说吧,跟腱内侧的血供是从胫后动脉来的,又分了三到四个的穿动脉,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跟腱外侧的血管区也差不多,只是来源是腓动脉,你得把它们都绕过去。”

    “总共要绕开8个小血管?”

    “还有无数的小动脉的小分支,祝院士也希望能绕过去,保住跟腱周边的血管网。血管是给跟腱供应营养的,血管网保住了,跟腱的营养供应量大,就能更快的恢复,有点开放性的外科手术,然后得到微创手术的效果的意思。想法是挺好的,可要实现,基本是不可能的。”主治呵呵的笑出了声。

    “岂止是想法好,简直是理想主义。”又一只住院医感同身受。

    202斤的住院医咕嘟咕嘟的喝着矿泉水,面带忧伤的道:“有理想总是好的嘛,祝院士把方案做出来的时候,也知道难度的,所以才推到现在。”

    “推到10年后都没用,避开全部的血管网这种事你能信?不可能的。就算是现在的达芬奇之类的机器,把血管网全部标记出来,该切断的还是会切断的,每个人的血管位置都不一样,哪里是那么好避开的。”

    “所以,方案A里面,我记得说,最后要恢复血管网的,如果不慎切开的小血管太多的话,就要做血管缝合?”

    “神经病!”主治嗤之以鼻。他倒不是对方案本身有什么看法,相反,主治对于方案的可怕和作用,是有相当的认识。

    所谓的血管网,那真的是细细密密的网状结构。

    理论上,小血管都是有代偿能力的,也就是切开了,过一段时间,身体会自己配置血管,重新做连接的。

    偏偏祝院士认为,这种代偿太慢了,既影响运动员的恢复速度,也影响恢复的质量。

    阿喀琉斯之踵的位置,恰恰是人体血供最差的位置,在这里进行破坏性的开放手术,结果却想要快速恢复,高质量的恢复,那就是缘木求鱼。

    从普通人常做的跟腱微创手术的效果就可以看出,微创手术因为尽可能的保留了跟腱周围的组织,所以恢复的不仅快,而且质量也很不错。

    然而,微创手术是不能达到高强度缝合跟腱的效果的,所以,祝同益院士的方案,干脆就等于是一个开放性的微创手术。

    在理论基础不完备,设备器械不完善的情况下,寄希望于外科医生本身的技术水平来达成目的。

    这种思维模式,也是祝同益多年前就尝试过的,一些时候失败了,一些时候成功了。

    但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方案的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主治等人的嗤之以鼻其实也是因为,他们对方案的难度有着极大的理解。

    研究中心的外科医生们,就好像一名平日里学习成绩很不错的学生,信心满满的参加了一次奥数水平的摸底考试,被打的体无完肤以后,发现有转校生窝在教室后面刷奥数。

    就算不是专业做跟腱修补术的,就算以后也不准备靠奥数吃饭,但是,对于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们来说,基本的羞耻心和好胜心,都是必不可少的。

    就算是202斤的住院医,也是实力与毅力兼具的男人,他除了喝水都长胖,再没有什么弱点。

    被打的体无完肤的体验,是这里的许多外科医生从未体现过的。

    可以说,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没有一个是弱者,可是,也没有一个是能制造奇迹的外科医生。

    那样的外科医生,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多少。

    而大部分的医生,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这种事。

    “显微镜。”凌然严格遵循方案,开始更加细致的游离跟腱,以免一会的缝合,拉断更多的血管。

    这是份认真细致,而且不知道是否会有效果的工作。

    但是,凌然既然相信了祝同益的方案,就尽可能的尽善尽美的完成它。

    琐碎的工作,看起来漫漫无期的样子,让人看的都烦闷。

    凌然却是一声不吭的默默操作。

    一次一点,一次一点,慢慢的,就将工作量给积累了起来。

    当凌然真的开始缝合跟腱的时候,许多观看的吃瓜医生,甚至都没有醒悟过来。

    “跟腱加强缝合完毕。”凌然的动作熟练无比,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其他人要玩弄许久的跟腱给拉到了一起。

    只是,对这台手术来说,手术的核心虽然是跟腱缝合,手术的难点却是血管网的重建。

    “真的很复杂了。”纪天禄看着显微镜内,一片破碎,却看不清楚的血管网,一脑门子的官司。

    因为跟腱断裂而受伤的血管,因为开放性伤口而被切开的血管,因为拉扯跟腱而撕裂的血管等等,只是弥漫出一片的血色术野,就像是一组复杂的多米诺骨牌,因为意外而毁于一旦似的。

    恢复血管网,就是希望以最小的工作量,能够重整出一副能用的多米诺骨牌出来。

    这项工作,比起断指再植的工作量都要大,而且,是否能够成功,都是两说。

    “开始了。”凌然依旧是一言不发的样子,摆正了显微镜就开始忙碌起来。

    纪天禄抬头看看时间,默默的低下头来,决定配合凌然,做好一助的工作。

    示教室内,看了一个多小时的医生们,有的忍不住打起了哈欠,可是,他们看向凌然的表情,却是不其然间的发生了变化,别说真的上手缝补血管网了,光是看到那复杂的情景,就足够令人眩晕了,更不要说,凌然并不是简单的恢复血管网。

    他必须要重建它,既要让它发挥即时战力,又要让它有自愈和延展的空间。

    实地参观的外科医们突然意识到,大家看到的奥数卷,或许也是分等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