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15章 我无所谓啊

第215章 我无所谓啊

作品:《大医凌然

    刘威晨秉承着“来都来了”的精神,又做了一通检查。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什么辐射、麻烦或者费用,都不在考虑的范围内,他只要能够治好跟腱,重返赛场,几乎一切都可以承受。

    若是能够健康的回到赛场,并坚持一两年的时间,就算让他重头再来,刘威晨都毫无怨言。

    因为对于现在的刘威晨来说,他一年赚的钱,获得的名望,得到的荣誉就可能是此前的总和,而在最赚钱的时间离开了赛场,不仅是刘威晨不乐意,他的经纪人、广告商和体育局的领导也不乐意。

    凌然回到会诊室的时候,就见祝同益、曲医生和刘威晨坐成一排,旁边还有另外三人,坐的稍开一些,一人面前一个大茶杯子,很办公室的样子。

    曲医生看看祝同益,见院士没有表示,心下一松,忙道:“凌医生,我们有个想法,想跟你探讨一下。”

    “恩。”凌然自寻了一个杯子,倒了水,咕嘟咕嘟的喝掉了,又倒了一杯,才自己端着来到会议桌的对面。

    面对曲医生故意摆出的气势逼人的架势,凌然并没有什么感觉,对他来说,这种精心准备的场景,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无论是兴师动众的表白,还是势在必得的示威,很多年轻人做的,都比曲医生做的要更有意思,更认真。

    相比之下,人届中年的曲医生,仍然只是学生会式的处男水平而已。

    “凌然!”曲医生的语气郑重起来。

    凌然依旧是“恩”的一声,再看向曲医生。

    曲医生再看看祝同益,发现后者依旧是没有表示的样子,不由的有些无奈,道:“凌然,你认真一些,我们要谈的是正事。”

    “好。”凌然坐直了一些,露出他练习多年的尊重脸,目视前方,眼睛微微睁大一点,嘴角有浅而不露的笑容,腰杆板正,好像随时都可以起立提问的样子。

    曲医生总算是满意了一些,再笑道:“凌然,你今天的手术看起来还是蛮不错的,恭喜你哈,在咱们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做的第一例手术,很可能收获成功。”

    “谢谢。”凌然很有社会性的说了一句。

    曲医生的面容稍霁,道:“我知道,祝院士,也是咱们祝主任邀请你来咱们研究中心,是想要你来主刀刘威晨的手术。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咱们主任的眼光还是非常好的,没有看错人。”

    凌然点点头,没说话。

    “我是刘威晨先生的主管医生。按道理来说,你今天表现出来的水平,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但是,刘威晨的手术确实很复杂,难度极高,我和刘威晨先生,都还是有些担心,所以,我们经过一番讨论,有一个建议,希望你能够考虑。”曲医生盯着凌然的脸看,想要看出他的态度来。

    凌然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且道:“你说吧。”

    “我们希望你能多做几例手术,相似和相近的跟腱手术,我们则会根据你的手术的客观因素进行评分,若是评分达标,那么,刘威晨的手术就很有可能交给你来做。如果评分不达标,那不好意思,我们就要再考虑考虑了。”曲医生瞅着凌然,问:“这个要求,你愿意接受吗?”

    曲医生稍微有些忐忑,生怕凌然暴起砍人的模样。

    给体育明星做手术是很明星医生的工作,一次成功,就能吹一辈子。对于外科医生来说,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患者涌上门来,不管在任何一个城市,当一名医生达到这个水平的时候,专家的称号,主任的职称,各种委员会的席位,就在向他招手了。

    即使做失败,也没有太多要担心的地方。手术失败是常有的事,只要不是医疗事故,就不会对医生造成致命打击,最多是名声有些损失,但在曲医生看来,凌然这样的医生原本就没有什么名气,损失名声又能损失多少呢。

    从这一点上来说,曲医生感觉自己是挡了凌然的路的。

    而在内心里,曲医生不断的安慰自己:刘威晨同样是我的一条路,在这条单行道上,总要有点先来后到吧。

    “几例手术?”凌然问。

    曲医生微笑起来。凌然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且是他所预计的较好的反应。

    “咳咳。”曲医生装模作样的咳咳,心道:既然你是只软柿子,就别怪我捏了。

    “我考虑,至少做5到6例吧……”见凌然的表情未变,曲医生立即加码,道:“较好的情况,我们还是期望你能够有一个较稳定的状态,所以,最好还是能够做七到……十例手术……”

    “十例可以。”凌然迅速的咬定了最大数字,问:“病人什么时候到?”

    曲医生这才发现情况有变,疑惑的皱皱眉道:“你需要病人的话,我们随时可以转人过来……”

    “现在……唔,现在不行,我得去吃个饭,一个半小时后,能把第一位病人送到吗?后面的病人可以跟上吗?”凌然问的很认真的样子。

    曲医生有些茫然的道:“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十个病人能做完固然好,但我们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十个可以,没问题。”凌然强调了一句,再次追问:“我一个半小时后,能在手术室里,看到病人吗?”

    曲医生被问的有些不高兴了:“现在并不是说,你做了10例跟腱修补术就完了,就可以给刘威晨做手术了……”

    “我知道。”凌然打断了曲医生的话,又重复问:“我现在要去吃饭,之后我是回酒店,还是回手术室来做手术?”

    “我会安排好的。”曲医生不高兴的哼了一声。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与很多医院都有合作,他们要相关的病案的话,总有些单位是愿意配合的。

    “我先去吃饭。”凌然兴冲冲的起身。

    “等一下。”坐在桌子不远处的,面前放着大茶杯子的男人叫住了凌然,面带玩味的微笑,道:“你就不想问问,允许你给刘威晨做手术的具体要求吗?”

    凌然愣了一下,实话实说道:“不想问。”

    “哦?为什么?”大茶杯男似乎来了兴致。

    “因为我无所谓的。”凌然看看刘威晨,又看看祝同益,道:“是祝院士请我来主刀做手术,如果病人不想做手术的话,我不会强求的。我也不是他的主管医生。”

    这样一个答案,不仅是大茶杯男,就是祝同益院士都没想到。

    刘威晨更是面露诧异,自从他的脚伤了以后,想要给他做手术的医生颇为不少,却从来没有一名外科医生,是持着无所谓的态度的。

    转瞬,刘威晨又陷入了沉思:相对于其他人对手术的想法,他本人显然是最有所谓的……

    曲医生只当凌然是以退为进,呵呵的笑了出来:“开什么玩笑,那你来研究中心,难道就是为了做10例跟腱手术?”

    “多做一些也可以。”凌然面带微笑。

    “所以说,你的目的就是做手术?”

    “也可以这样理解……”

    曲医生嗤笑起来:“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给刘威晨做了手术的消息传出去,请你做手术的人,瞬间能挤爆一家医院,你如果真的想做手术,就应该想方设法的给刘威晨做一场成功的手术才对……”

    凌然摇摇头,用过来人的语气,道:“没有用的。病床根本不够用的。”

    曲医生不解的皱皱眉:“病床不够是什么意思?”

    “我在云医,平均每天可以做三到五例断指再植,但是,除了开始阶段,我之后就很少再做五例断指再植了,因为一名病人要入院40天左右才能出院,我们科室的病床总数不到70,加床以后也只有100张左右,所以,病人是受到病床的限制,不是病源本身不足。”凌然对此问题是刻骨铭心,难得说的细致。

    曲医生整个人都听呆了:“五例断指再植是什么意思?”

    “凌然在云医,平均每天能做10到12根的断指。”祝同益声音沉稳的说明了一句。

    院士说的话,自然是有根据的,正因为如此,曲医生的三观就尤其受到冲击。他也是做显微手术的,一天做10例断指是什么概念,正常的医生,大概一天就累死了。而且,累死了也做不了这么多的断指。

    一名普通的显微外科医生精力充沛的情况下,2个小时做一根断指是标配,做的快一点,单算手术时间,也能压缩到一个半小时,但是,当医生做的手术越多,做的时间越长的时间,工作效率肯定是要下降的。就持续性来说,7根断指对显微外科的医生,已经是地狱难度级的挑战了。

    至于10根……

    “既然如此。”曲医生舔舔嘴唇,问凌然道:“你来我们研究中心的目的是什么?”

    “也不是单纯的节省病床。”凌然难得谦虚的道:“我也想看看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的发展,并了解一下你们是如何做手术的?”

    曲医生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好悬才没有吐出来:我们就是像正常人类一样做手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