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七章 选人

第七章 选人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站在急诊科的门口,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扑面而来的急躁感。

    纷乱的病人与纷乱的病情,混乱的家属与混乱的信息,错乱的器械设备与错乱的位置,忙乱的护士与忙乱的医生。

    没有经验的实习生们,站在急诊室里,甚至无从下脚。

    “急诊科就是这样了。”雷北沙自走廊慢悠悠的走过来,几乎是急诊室半径内最悠闲的人了,口中介绍道:“人生病不分早晚,医院的急诊科也就没有早晚。”

    “咦?雷主任?”实习生们赶紧打招呼,然后羡慕的看向凌然。

    大家都知道,雷北沙只可能是为凌然而来的。

    昨天,有不少学生都排队尝试了白鼠的断尾续接,成功的一个都没有。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是这些失败,证明了凌然的与众不同。

    即使以雷北沙见过无数实习生的经验来看,凌然也是非常与众不同的。

    请手外科的优秀医生示范白鼠的断尾续接是云华医院针对实习生的传统项目。

    他们用实习生最了解的基础医术——缝合术,证明实习生的稚嫩。

    所谓用你最擅长的击败你,医院也是懂得的。

    实习生可称为掌握的医术,就是缝合术,因此,医院就安排白鼠的断尾续接来做下马威。

    此项目清新脱俗,效果出众,每次都虐的实习生哭爹喊娘,继而扶手贴面,从未有意外发生。

    直到凌然。

    正因为如此,雷主任虽然不满意凌然的“愚蠢”选择,可还是一大早赶到了急诊科。

    医院的实习生多如茅草,优秀医生却是任何一所医院的稀缺人才。

    隔了一个晚上,雷主任重新调整好了心情,对问候自己的实习生们点点头,再看向凌然,问道:“感觉急诊科怎么样?”

    “还好。”凌然言简意赅,他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说自己更在乎系统,不想鸟医教科主任吧。

    在雷主任眼里,凌然完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不过,能把缝合术练的这么好的实习生,就算是给他一张纸,说不定都能缝出一个棺材来。

    雷主任难得耐心的对凌然道:“我刚才已经给急诊科的霍主任介绍了你。不过,你也别指望能有什么特殊照顾,急诊科的事情多,一向都不喜欢实习生的。你们呢……腿脚勤快一点,嘴巴甜一点,不吃亏。”

    众实习生感激涕零,您总算是想到我们了,不过,都给科室主任打招呼了,还能没有特殊照顾吗?

    等雷主任离开了,实习生们依旧心潮起伏,对凌然又服气又不服气。

    “实习生跟我来。”一名护士风风火火的来到门口,点了点人头,就返身走的飞快。

    实习生是医院生态链的最底层,比护工的地位都不如,立即乖乖的跟上。

    路过分诊台,穿过输液室,经过留观室,十几名实习生就被送进了抢救室旁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赫然坐着七八名白大褂,听到门响,齐齐的望过来。

    “李姐,又送人来了。”

    “新人呐。”

    “李姐,要不要帮忙?”

    白大褂们对护士的热情,更是令实习生们惊讶不已。

    小护士对白大褂们却不假颜色,转身对实习生们道:“你们呆在这里,没人叫你们,不许擅自离开,更不允许接触病人,也不允许回答病人和病人家属的问题……”

    说完,护士才回了一句“现在没活”,转身就走。

    留下一房间的哀嚎。

    “你们也是实习生?”先进门的医学生,很是诧异的观察着办公室。

    大部分白大褂都不屑于回答新人的问题,只有位面相老成的,淡淡的解释了一句:“我们都是住院医师,过来帮忙的。”

    “啊,你们是来蹭手术的。”有比较了解情况的,一语道破天机。

    面相老成的医生脸色一变,不理他了。

    实习生们也觉得没趣,聚拢到一堆,小声说起话来。

    “蹭手术的目的是什么?”凌然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办公室里的冷空气,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以后,很认真的问了起来。

    满屋子的人的目光聚集,也没有让凌然的表情有丝毫变化。

    “等你们规培的时候就知道了,手术量是很难积累的。”面相老成的住院医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又道:“不过,你们要是去了垃圾医院,有没有手术量也无所谓。”

    早就为找工作而苦的实习生们立即怒目而视。

    住院医们不甘示弱。

    这间办公室里的低年资医生,与实习生们的目的一致,都是来急诊混手术的。

    手术量就是外科医生升级的经验值。新人阶段的小医生们没资格去手术室里打BOSS,就只能来急诊室里碰运气了。

    竞争原本就很激烈了,实习生们的进入,更像是火上浇油。

    唯独坐在中间的凌然一无所觉的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敌军还有5秒到达战场,做好准备,全军出击……”

    游戏台词,一瞬间打碎了剑拔弩张的局面。

    双方都有些愕然的看了几秒钟凌然。

    发现人家根本不在意之后,才各自收回了目光。

    初来乍到的实习生们悄然缩了回去。

    他们的情绪都有些低落,适才说出“蹭手术”的实习生,更是垂头丧气道:“这下完蛋了,云华没有把咱们单独分出来。”

    “那也不至于完蛋吧。”实习生们的心气都很足,更不愿意听丧气话了。

    懂行的实习生小声道:“咱们要是被单独分出来,就可以跟着带班的医生做事,不说动手吧,至少能听听看看的。现在吧,你说人家护士凭什么选你,不选本院的医生,咱们估计要把休息室坐穿了。”

    “咦,为什么是护士选?”

    “要不然呢?让科室主任来这里点兵点将吗?都忙得要找人帮忙了,还想怎么样。”懂行的实习生有点不开心,翻出手机来,一边点开一边道:“得了,熬几天吧,等人家忙完了,总得给苦力安排工作吧。”

    “意思是,我们这几天就得白等着了?”

    “住院医师起码懂一点,总比还没入门的实习医生水平高吧。他们都没手术蹭,咱们不等着能怎么办。”

    “早知道去内科了,起码可以先学着写病历。”

    懂行的实习生心里也有怨气:“在医院里,时间最不值钱的就是实习生了。云华估计是那种不喜欢给实习生机会的医院……”

    嘭。

    说话间,办公室门就被撞开了,又一名风风火火的小护士,手里提着药品闯进来。

    几名医生连忙站起来招呼,“王护士”,“王美女”的一通乱叫。

    也有矜持点的,就坐直了身子露出微笑。

    一群年轻医生,为了实操一把,恨不得排队鞠躬致敬了。

    王护士扫了一圈,正要点人,却是一眼看到了帅湿级的凌然。

    王护士的目光明显顿了一下。

    “你会缝合的吧?”王护士向凌然问了一句。

    凌然愣了一下,点头道:“会的。”

    “那你跟我来。”

    王护士没有听回答,扭头就走的飞快,留下一地的失望——对她的选择,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