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10章 顺毛驴

第210章 顺毛驴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洗了澡换了衣服之后,再慢悠悠的到研究中心,时间刚刚好。

    同样收到消息的吕文斌激动的不行,穿着T恤就来了,搓着手等在门口,对凌然笑道:“凌医生,听说你可以做主刀了?”

    “薛浩初是这么说。”凌然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吕文斌啪的一巴掌打在自己大腿上,笑道:“太好了,咱们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凌然瞄了吕文斌一眼:“咱们什么时候苦了?”

    “从云华到沪上,千里迢迢。中间还要蒙受不知名医生的刁难,酒店里连个烧水的灶都没有,我家里的老汤好几天没煮了,云医那边听说把我煮的毛豆都给吃完了……”吕文斌念叨着,似乎真的是好苦的样子。

    凌然呵呵一笑,继续往里走。

    吕文斌又赶忙道:“凌医生,我出来的急了,您帮我拿个衣服呗。”

    “恩?”

    “白大褂,您帮我跟护士站借一个呗。”

    “你为什么不借?”

    “我借他们不给啊,说没有合适我尺码的,说现在没有合适的白大褂,让我跟科室里去领……”

    凌然摆摆手,懒得听吕文斌的抱怨,一边走一边看看两边,路过某个办公室的时候,就探头问:“你好,你们有剩下的白大褂吗?”

    医院里的科室,或者说任何单位,都有源源不断的多余的白大褂的供应。

    有的科室是放在走廊里随人取用的,有的科室细致一些,就会将白大褂放起来,但总的来说,白大褂在医院的获取难度,是低于水笔的。

    听到凌然的声音的医生,有转头过来的,立即认出了凌然。

    “那……有!”一名女医生抢着道:“您是凌医生吧,云医来的外科医生。”

    “是我。”凌然微笑,又道:“我的同事没带白大褂,想给他借一件。”

    “我用完了就回来还。”吕文斌连忙道。

    女医生撇撇嘴,道:“你就不用来还了。”

    说着,女医生找了个大号的白大褂递给吕文斌,道:“这个你拿去用吧。”

    吕文斌感恩戴德。

    女医生也不怎么理会,却是掏出手机来,道:“凌医生,我们来加个微信呗。我叫李珊,是做康复治疗的,以后也许有机会合作。”

    凌然于是掏出手机加了微信,再与李珊等医生道谢道别。

    吕文斌有些志得意满,穿好了白大褂,跟在凌然身后,踱着步子,像是只吃饱喝足的大鹅。

    会诊室。

    祝同益像是只饥饿的大鹅似的,在房间里转着圈儿。

    他的社会活动太多了,若是不加筛选的话,几乎每天都不会有闲工夫的。就算是现在尽可能的筛选,依旧少不了有些不得不去参加的活动。

    但是,祝同益知道自己的基础是什么。

    他是在40年骨科医师的基础上,才有了评选工程院院士的可能。后者是荣誉而非职位……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将院士当成了职位,可是,身处其间,祝同益反而更有事业上的压力了。

    他比较的对象,不再是同期的新人,不再是一个医院里的同事,甚至不再是一个行业内的同业者了。他需要做出令社会承认的成绩。

    例如,治好刘威晨,让他能重临赛场。

    刘威晨拿过全运会的百米冠军,拿过全运会的200米冠军,还拿过世界室内运动会的冠军,在亚运会和奥运会的表现亦不俗。当然,没有拿过亚运会和奥运会的冠军就是了。

    尽管如此,但就国内的田径水平来说,刘威晨亦是数一数二的,加上外形不俗,运气不错,使得刘威晨的名气节节攀升,如今已是体育新贵中较显眼的一员。

    原本,像是他这个级别的体育明星,要治疗运动损伤的话,多数会前往国外就医。

    在尖端医疗,尤其是运动医学方面,国外的经验和水平都要比国内更高。

    但是,刘威晨此前多次在祝同益的研究中心就医,对祝同益院士和他的研究中心的认同感,却是相当强的。

    在某种程度上,刘威晨是将祝同益当做全科医生来看的。

    每当他有任何不适的时候,他都会找到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来。祝同益或者是其他的医生,都会帮助刘威晨安排简单的初诊,再指导他前往合适的地点就医,或者直接安排医生前来看病。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是相当于特需门诊的独立科室,收费颇为昂贵,但自由度也大,是刘威晨征战赛场多年的有力保障。

    这一次,祝同益也有与国外的运动医学研究中心联络,只是刘威晨伤的位置较差,始终不能得到满意的手术方案。

    其实,跟腱断裂的可选方案,在大的方面,就是那么几种,要么切开了端端缝合,要么加强缝合,要么再植,要么就是保守的打石膏等愈合。

    作为运动员,保守方案肯定是不能用的。普通人打石膏自愈都有很大的几率再断裂,运动员就更不用说了。

    手术方案不断细化的结果,就只能是提升难度,提升风险,然后……

    就算是国外的医学中心,也不是很愿意承担这样的手术了。

    简化手术以降低难度,还是承担风险冒运气,这样的权衡,不止是祝同益要做,刘威晨也在不停的做。

    当然,最好的方案是找到水平极高的医生,从而在医疗方案能够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降低方案,但是,祝同益都要求的“水平极高”的医生,那水平就得真的很高才行。

    “这位凌然凌医生只有20多岁,真的可以吗?”刘威晨坐着轮椅,看着祝同益院士。他的脚伤不能再拖下去了,偏偏医生和方案始终不能确定,刘威晨自己也是颇为焦虑,甚至一度咨询了国外医疗机构。

    然而,国外的医疗机构除了能够保证提供较好的医生之外,刘威晨所期望的治疗方案,却是不会得到首肯的。

    祝同益又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叹口气,道:“威晨,方案的情况,咱们都已经碰过好几次了,你也都是了解的。现在,咱们是找一个技术高超的外科医生,对吧?”

    “是。”刘威晨点头。

    “咱们要找的技术高超的外科医生啊,那是医学院里练不出来的,非得是天赋非常非常好,才有可能的。”祝同益停顿了一下,面带微笑,道:“就像是你们练体育的,练到最后,拼的还不是天赋?”

    刘威晨勉强笑笑,问:“我就属于天赋不够好的。”

    “你在中国人里,已经是足够好的了,接下来,也要看我们支持单位的力量了。”祝同益安慰了他一句,转头又道:“经验其实也很重要,我先啊,是把目标放在30多岁的外科医生身上,甚至还想过,是不是能请一些神经外科或者胸外科的知名主刀,来试试咱们手足外科的手术的,没有想到,能在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身上,见到这样的技术。”

    祝同益啧啧了两声,很是赞叹。

    不像是很多医生,看到的是凌然的速度快,看到的是凌然的手稳,或者单单看到凌然的操作熟练。

    祝同益看到的不仅于此。光是懂得核磁共振,就能为凌然加分无数了,更不要说,他当日做断指再植的操作时,那种自信和娴熟。

    最后,病人的恢复快是超级闪光点。人类对于手术的流程控制,会有各种各样的思路,会有不同的认识,但最终,一切都要体现在病人的恢复中去。

    这一点在运动医学中体现的最为清晰。同样的手术,普通人恢复六个月或许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但职业体育运动员,有几个能耐得住一个赛季的损失?

    最重要的是,职业体育运动员对身体的恢复的要求,也与常人是完全不同的。

    祝同益又想起了薛浩初送给自己看的视频,咳咳两声,道:“威晨,咱们接下来一起看看他的手术,行不行,看一下他的实地操作。在此之前,咱们暂时不做决定,但是,一定对人家客客气气的,好吧。”

    刘威晨连忙点头:“那肯定的。”

    “恩,有天赋的年轻人,都是顺毛驴。得顺着毛捋。”祝同益说到这里,就见有人推门进来,于是将笑容收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