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三章 青云之梯

第三章 青云之梯

作品:《大医凌然

    云华医院。

    全玻璃外墙的门诊楼下,一群实习生仰着脖子列队。几名老师穿着印有云华大学,云华医科大,云华中医学院的白大褂,与医院的行政人员小声接洽。

    对于医学生们来说,实习就是成为医生的开端了。

    有种多年垦荒,即将结果的兴奋。

    “你别说,以前也来过云华医院哎,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王壮勇用白手套捋两下头发,望着医院的标志,一脸的向往。

    “你上次来是做包皮手术的,感觉当然不一样了。”陈万豪穿着笔挺的白大褂,脖子前带着大红色的听诊器,胸前还插了两杆笔,像是在角色扮演医生似的,说话更是锋利十足。

    王壮勇被呛的习惯了,也不恼,淡定的道:“大鸟就要在大医院里做。”

    说完,王壮勇用嫌弃的目光瞥了陈万豪一眼。

    陈万豪同志当时就受不了了,怒道:“你什么意思!”

    “老陈别激动。”旁边的同学劝道:“咱们都在公共浴室洗澡来着,谁没见过谁啊。”

    陈万豪的火气压都压不住了,道:“今天谁都别劝我……”

    “都静一静啊。”带队老师拿着扩音喇叭,道:“接下来,咱们先集体开个小会,说一说实习注意事项,参观一下医院,然后就分组到各科室轮转了。大家都集中注意力了啊,接下来的每个环节,都会影响到你们的实习评分的。”

    有几位同学担心的看向陈万豪,只见适才暴跳如雷的陈万豪同志,已经安静的如同一只麻醉后的兔子了。

    例行公事的讲话和参观后,实习生们就乱哄哄的被赶进了云华医院的练功室。

    这时候,各学校的老师已经各回各家了,负责人则换成了云华医院的医教科主任雷北沙。

    作为云华最好的医院,雷北沙每年都能看到一群群的实习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面对年轻而兴奋的新面孔们,雷北沙开腔就是一个下马威,声音低沉的道:“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以后都是要去小医院的!在小医院蹉跎,给人打针开药输液,切个阑尾就和过年一样。”

    “国内的三甲医院缺人吗?当然缺。像是我们云华这样的地区顶级综合性医院缺人吗?缺死了,我们做梦都想招人。但是……”雷北沙一个重音丢下来,震耳欲聋的道:“我们要的是熟手,要的是成熟的医生。”

    “当然。”雷北沙转折又转折的道:“我们也会培养自己的医生,从我们云华走出来的名医有的是,但是!只有有天赋,有勤奋,有态度的医生,才值得我们培养。其实,不止我们云华,国内的医院,你们想去的大医院,都是一样的。”

    “那么,你们是有天赋,有勤奋,有态度的医生吗?”雷北沙站在练功房的讲台上,高高在上的俯视众人,缓缓的道:“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原本志气昂扬的医学生们,瞬间变的丧气起来。

    其实,道理大家都懂的,只是被人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令年轻人有些受不了罢了。

    凌然巍然不动。

    他家里就是开诊所的,自然知道小诊所小医院是什么模样。

    不管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国内的小诊所和小医院都只能看小病,解小痛,用来养家糊口倒是不错,却是不免令人觉得消磨。

    尤其是辛苦学习多年的医学生,更是不愿意当个量血压看感冒的医生。

    凌然也不愿意,但是,心想事成这种事,他从来都是不期待的。

    “我们医院,也是有青云之梯的。”雷北沙见下马威起了效果,脸上反而多了笑容,严肃稍去,带了一点和煦的道:“如果,你们的实习成绩排名靠前,我们医教科就会优先招录。其他医院招聘的时候,也一定会看你们的实习成绩。”

    见学生们的情绪有所恢复,雷北沙又笑一笑,说:“你们在云华有整整一年的实习期,在此期间的表现,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你们自己呢,也要努力提高。比如咱们目前所在的练功房,就是咱们医院斥资数百万建立起来,专门给你们练习用的。”

    雷北沙往后站了一步,介绍身边的另一名年轻医生,道:“这位是康医生,咱们云华手外科的知名主刀。接下来,让他给大家讲一讲缝合术。”

    康久亮今年35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也是手外科最能拿得出手的年轻医生。

    被雷北沙喊来站台,康久亮只当是休息了,介绍到了自己,也只是懒洋洋的道:“做外科医生需要掌握的技能很多,缝合呢,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你们在学校里,应该也都练过。”

    康久亮说到这里,笑了笑,道:“在我们手外科,新晋医生想上手术,基本要求呢,就是从练功房出关。”

    康久亮看了雷北沙一眼,再道:“练功房出关的标准,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做10只白鼠的尾部小血管吻合术。”

    说话间,康久亮就拉开了讲台旁,遮着一面墙的窗帘,露出后方的大玻璃,以及内里的小实验室。

    十多平米见方的实验室内,正中的实验桌上,固定着一只白鼠,再上方二三十公分处,架着一台双人双目显微镜。

    讲桌背后,投影幕布也吱吱嘎嘎的落了下来,待投影仪打亮,就能看到白鼠的尾巴。

    “我们手外科的实习生和医生,有空就会来练功房练习。感谢实验动物的牺牲,才有咱们那么多病人的痊愈。”康久亮说过,又道:“人的手指血管,细的直径只有0.3毫米,而白鼠的尾部血管呢,直径大约是0.5毫米,和普通人的中指血管粗细差不多。所以说,不能从练功房出关的,是上不了手外科手术台的。”

    “雷主任刚才说青云之梯,在我们手外科,青云之梯就是白鼠的断尾续接。哪位实习生,如果能在一年内,练成出关,我们手外科扫榻相迎。”

    说完,康久亮不易察觉的一笑,道:“我找一位同学和我一起来做,顺便尝试一下。”

    一群医学生各个眼神发亮的举手。

    要说给人做手术,他们有太多不懂的东西了,但缝合术,是医学生必练的招数。

    看看学校门口的香蕉和柚子卖的有多好就知道了,但凡是想要毕业后从医的,有空都会练习缝合打结的,许多学生也都练出了信心。

    “手都放下来,不用举手了,又不是在学校。”康久亮偏着脑袋,看向学生们,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帅的鹤立鸡群的凌然,毫不迟疑的点了点他,道:“就这位同学吧,你坐我对面,先看我做一环,你再做另一环。”

    接着,康久亮就推开另一边的小门,招呼凌然换衣服做手术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