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邻居是皇帝 第208章 这么表面的夫妻

第208章 这么表面的夫妻

作品:《我的邻居是皇帝

    手下人发现了姑姑,叶华急急忙忙就赶了过来,没有丝毫的怠慢。

    等见到姑姑之后,叶华发现她比以前胖了一些,身上的衣料很是讲究,碎花刺绣工艺很是不错,从穿着上看,她是比以前过得好了很多。

    脸上的肉多了,原本突出的颧骨和下巴收敛了不少,看起来不像以前那么刻薄尖酸,反而变得越发漂亮。如果不考虑过分苍白的面孔,姑姑倒真是个大美人!

    叶华深深吸口气,冲着她躬身道:“姑姑,这么长时间不见,让侄儿好生想念。”

    叶华打量姑姑,姑姑也在看着他。

    小家伙高了,壮了,和大人几乎没有差别。

    当初畏畏缩缩,胆小怕事的小孩子,变成了名满天下的冠军侯,身为姑姑的,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可,可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欣慰,反而是忧心忡忡,惴惴不安,不停往后退步,眼神飘忽,时不时露出惶恐的神色。

    叶华低声道:“姑姑,这两年多,你可好?”

    “好,好!”她的声音越发慌乱了。

    “姑姑,小侄斗胆请问,你是不是改嫁了?”

    “啊!”

    姑姑惊得手足无措,脸上写满了惶恐和不安,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大妈妈看到你了,还抱着一个孩子。”叶华道:“是他老人家吩咐,小侄才费尽心思,撒下人手,寻找姑姑的。”

    “哦!”

    姑姑双手环着胸脯,泪水一滴一滴落下来。

    她没有看错,的确是母亲,母亲也看到了她……快三年了,她受了多少罪啊,母亲也一定不好过吧?

    真想立刻见到母亲,和她好好说说……可,可自己现在的情况,又怎么能见人,尤其是朝廷的人!

    她越发委屈,止不住抽噎起来,没有多大一会儿,泪水就湿透了衣襟。

    “姑姑,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确定你是改嫁的?”

    正在伏身哭泣的姑姑突然愣住了,对啊,就算抱着孩子又能怎么样,也可能是以前丈夫的——叶华他怎么知道的?

    姑姑的瞪大无神的眼睛,茫然盯着叶华。

    “姑姑,有没有兴趣,去见一个人!”

    “谁?”姑姑下意识问。

    “你见到就知道了!”

    叶华让人搀扶姑姑,上了马车,直接出城。

    这一路上,姑姑因为眼睛的问题,看多了就会流眼泪,可又舍不得不看。真是繁荣富庶,到处都是店铺,到处都是行人,街边满是摊位,上面有琳琅满目的货物。大人孩子,携着手,在街上穿行,欢声笑语,这才是人间的感觉。

    她回想起来,自己过的日子,虽然不错,可终究见不得阳光,眼泪就流淌下来,滴滴答答,湿透了衣襟。

    直到庄园,马车停下,叶华在前面带路,请姑姑进了庄园之内,直接到了后面的地牢。

    把牢门打开,他们钻了进去。

    阴暗潮湿,腐臭味道迎面扑来,姑姑反而比叶华更适应里面的环境,十分轻松,她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走到了里面的一间。

    有个人正捆绑在十字架上,他的身上破衣烂衫,肮脏无比,有一只脚还满是血污,脓水散发着腐烂的臭气,整个人都仿佛要烂掉相仿。

    或许别人没法一眼认出来,但是姑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可是跟她生活了差不多十年的枕边人!

    “你,你!”

    姑姑突然疯了一样,扑在木门上,喉咙里发出近乎野兽的声音,恨不得把他给生吞了。

    迷迷糊糊的姑父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他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姑姑的一刹那,他惊叫起来。

    “鬼,鬼啊!你是鬼!”

    “我是鬼,我是要你命的鬼!”姑姑嗜血地嚎叫,“快开门,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叶华没有照着姑姑吩咐的办,这两口子身上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可不能随便死了。

    “姑姑,你先冷静一下。”

    叶华用简短的话,把姑父招认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询问姑姑,是否属实。姑姑咬了咬牙,“是真的,都是真的!他不是人,他是个畜生!”

    见到自己妻子遭遇不幸,他是个懦夫,不敢站出来。事后又恼羞成怒,痛下杀手,险些要了妻子的命!

    姑姑觉得那一天,是她人生当中,最黑暗的日子,什么不幸都遇上了。

    女人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所托非人,她瞎了眼睛,嫁给了一条白眼狼!说着说着,姑姑又怒了起来,要亲手杀了姑父报仇。

    姑父也傻了,妻子还活着,就算老天爷都保佑不了他了!

    完了,彻底死路一条了。

    他也发了疯,用力挣扎,挺起满是骨头的胸膛,恶狠狠咒骂。

    “贱婢,别总是说你的理儿,自己什么德行,难道我不知道?”姑父开启了疯狂吐槽模式,他厉声咒骂,说姑姑仗着家室比他好,就瞧不起他,自从成亲后,冷嘲热讽不说,还每天花枝招展,跑到外面,去勾引野男人。

    后来叶家完蛋了,才不得已老实下来。

    他不计前嫌,没有追究她的过错,还帮着她一起养叶老太太和叶华!

    扪心自问,他没有对不起姑姑的地方!

    而且嫁给他十年,连个孩子都没有,一个不生蛋的母鸡,装什么委屈!

    当听到这里,姑姑炸了,她骄傲地挺起胸膛,用力啐骂:“你放屁!生不出孩子,是你不行!老娘嫁给了别人,早就有孩子了!”她情急之下,把这话都说了出来,却全然没有察觉不妥之处。

    姑父像是暴怒的癞皮狗,一阵狂笑,又恶狠狠咒骂。

    “贱婢,果然是贱婢!勾引野男人,你该浸猪笼,淹死你个不守妇道的!”

    姑姑才不怕呢,回敬道:“我是勾引野男人,你能把我怎么样?他对我好,给我穿好的,吃好的,我们还有了孩子,过得不知道多快活,哪像你,一条要死的臭狗!死了都没有地方埋……哈哈哈!”

    这两口子越骂越是过分,什么污言秽语都说了出来。

    叶华以前还对姑姑有些同情,但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他们俩凑在一起,真是般配!

    这么表面的夫妻,难得,难得!

    叶华已经听到了他想要的,就让人带着姑姑,从地牢里出来。姑姑还不依不饶,要杀了姑父泄愤。

    叶华翘着二郎腿道:“他当然该死,姑姑也可以随时取了他的性命报仇。只是小侄有一件事请教,我想知道,姑姑嫁给了什么人?他真的对姑姑这么好?”

    姑姑的脸色顿时变了,结结巴巴道:“我,我是气那个不要脸的!你别多想!”

    叶华呵呵一笑,“姑姑,连孩子都有了,你又何必藏着掖着,还是说出来吧!”

    姑姑从叶华的眼神之中,读到了一丝别样的东西,她身体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没,没什么好说的……你不要问了,不要问!”

    叶华可不想轻轻放过!

    他向前迈步,浑身气势惊人!

    一双锐利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一切相仿!

    “姑姑!”叶华声音低沉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嫁给了捣子是吧?”

    “不,不是!”姑姑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呼道:“他不是捣子,不是!他是个好人,好人……”

    “好人会住在地下吗?”叶华不客气道。

    “他,他是被逼无奈的!都怪朝廷,是朝廷不对,官逼民反,官逼民反啊!”

    姑姑竭力辩护,她甚至举起胳膊,让叶华看她的衣料,那个人对她真的很好,什么都顺着她,依着她,跟着那个人,她才觉得自己像个女人,甚至说像个人!

    “那你为什么要爬出来?”

    “我,我想看看娘。”

    “仅仅是看看?”

    “我,我没脸见她了,能看一眼我就安心了,我有了自己的家,有丈夫,有孩子,我要相夫教子,跟他厮守终生,白头到老。我求你了,不要破坏我的家,不要了……”

    姑姑又蹲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

    叶华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姑姑的脑袋里都是浆糊!

    你难道连好坏都分不清吗?

    还想着跟捣子白头偕老,有些梦是不能乱做的。地下的捣子涉及到弑君的案子,身为天子,郭威不会放过他们。

    而叶华更不会手下容情,捣子必须清楚干净,就算为了他自己,也要让郭威活得长寿一些,姑姑最好的选择,就是赶快弃暗投明,改过自新!

    “姑姑……我还叫你一声姑姑,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你可以给那个人写信,让他弃暗投明,争取立功受赏。如果能反戈一击,剿灭地下的耗子!他或许可以活命,你们或许还能延续下去,否则,覆巢之下无完卵啊!陛下的雷霆之怒,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叶华已经是给了姑姑最好的一条路,可谁知道姑姑彻底疯了,比见到姑父的时候还要疯。对着叶华又吼又叫,还试图动手打他!

    她才不会写信,地下的都是英雄好汉,他们本事通天彻地,敢和他们作对,全都是死路一条,谁也不例外!

    姑姑还煞有介事,劝说叶华,让他赶快投降,或许还能保住叶家的一根独苗,不然他就会死,而且死得很惨!

    “你跑不掉的,谁也跑不掉!”姑姑阴森森,鬼兮兮叫嚷,“他们会砍下你的头,挖出你的心,剥下你的皮,用你身上的油,点燃供奉殿的长明灯……”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