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道朝天 第三章暮色再至宝树居

第三章暮色再至宝树居

作品:《大道朝天

    青山宗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按道理来说应该不缺乏相关的丹药与灵材。但适越峰上真的没有赵腊月需要的东西,因为她修的是剑意焠体。加上九死剑诀除了景阳真人之外无人练过,根本没有相应的准备。

    当然,像这样的大事,青山宗肯定也会集全派之力帮赵腊月寻找,只是没有人教赵腊月九死剑诀,她只能靠自行参悟,在这种关键时刻继续苦修没有太大意义,借着寻药一事在世间游历一番,对她破境应该有所帮助。

    赵腊月与顾清离开神末峰后,在云集镇吃了顿火锅,去商州城稍作停留,当天夜里便赶到了南河州。

    和当年她与井九出行相比,这次的速度要快上无数倍,驭剑终究还是来得轻松很多。

    暮光照在宝树居的灰墙上,耀成有些奇怪的颜色,四周的街道上没有任何普通行人,安静的有些怪异。

    几名修行者站在墙外,脸色阴沉看着宝树居的管事,说道“明明已经说好今夜拍卖,为何忽然停止”

    宝树居管事连声道歉,说道“稍后会有礼物送上,还请几位仙师见谅,过些日子再来看过。”

    若是平时,想着宝树居的背景,这几名修行者必然会接过礼物离开,不会再多纠缠,只是这次他们对拍卖会里的一匣仙莲丹志在必得,而且要得很急,实在无法就此离开。

    “我派姜长老冲击无彰境,正在关键时刻,你要我们等到何时”

    一名修行者看着那位管事厉声喝道。

    那位管事神情平静,说道“抱歉,本店今夜清账,实在无法接待贵客。”

    那几名修行者很是生气,心想清账这等小事,怎么会让事先约好的拍卖会取消

    忽然,他们觉得有些怪异,宝树居虽然背景深厚,但极少做出这等不讲理的事情,而且这位管事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平静,仿佛是确定哪怕再荒唐的借口,也不担心被客人们指责。

    一位修行者想到某种可能性,微惊问道“难道是山里来了大人物”

    那位管事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修行者们下意识里抬头望向晚霞里的宝树居顶楼,又担心对方感知到自己的目光觉得不敬,赶紧低头。

    “那还等什么赶紧散吧。”

    “何时仙莲丹拍卖,还请管事通知一声。”

    宝树居的供奉、管事、护卫都留在下面两层楼,顶楼安静无声。

    这里是南河州的最高建筑,站在栏畔可以俯视夕阳下的整座朝南城,景物美不胜收。

    宝树居东家今天没有这样的心情,也不敢回头望去,躬着身子站在门前等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在南河州甚至是整个朝天大陆的世间,他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但这时候他就像个仆人。

    房门被推开,顾清从里面走了出来,递过去一张画像,说道“看看有没有谁见过。”

    宝树居东家神态恭谨两手接过,不敢耽搁,小跑下楼,推开二楼最深处的那个房间。

    房间很宽敞,二十余名穿着青衣的老者站在里面等着,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这些老者是宝树居里最资深的鉴宝供奉,还有几名眼力好的管事,甚至就连朝歌城的分店供奉也赶了回来。

    宝树居东家把那幅画像搁到桌上铺开,让开位置,说道“谁先查到线索,赏一幢楼。”

    供奉们都知道东家说的一幢楼自然不是朝南城里的普通民居,而是一家宝树居的分店,那得值多少钱

    当然,就算没有钱他们也肯定会用尽毕生所学把线索找出来,因为画里这东西可是宝树居的将来。

    老供奉们围到桌前,开始认真观看那幅画。

    宝树居东家退到窗边,觉得好生闷热,却不敢开窗透气,从袖子里取出真丝手帕,一面擦着额头上的汗,一面想着这件事情若办得不利,得想些什么方法弥补这几年已经往朝歌城赵府里送了太多金山银山,继续送只怕效果不会太好,往顾家族里送吗但大先生前些年在族里的待遇很糟糕,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领情。

    数年前,碧湖峰主走火入魔,被元骑鲸镇压,宝树居失去了最大的靠山,眼看着便要垮台。

    谁也没想到,井九与赵腊月第一次入世游历便在宝树居停留了一阵,还做了件事情。

    借着这个连由头都算不上的关系,宝树居的东家死缠烂打走进了朝歌城的赵府。

    其后数年,宝树居对赵府用心供奉,不懈努力终于得到了神末峰的认可。从那之后,宝树居便负责神末峰的一应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极大,但也保住了更重要的某些份额,算是摆脱了灭顶之灾。

    这些年,神末峰再次封禁,有何需要都是顾清通过族里发出要求。

    前些天宝树居收到了顾家的一封信,竟说峰主会亲自来此觅一件事物。

    东家震惊之余,自然极为重视,这次的事情要是办得不妥,宝树居还开得下去吗

    “应该是三叶草,仙师可能记错了一个字。”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供奉,翻着手里发黄的书籍,语气肯定说道“天南药藏里有记载。”

    “那种毫无价值的野药经里记载的东西如何能信”

    另外一位供奉说道“这些年经我们手过了多少宝贝你看看楼里这么多人有谁见过便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听着这些争吵声,宝树居东家的脸色有些难看,走到桌前望向那幅画说道“看着并不出奇,为何没印象”

    那幅画上是一株草,分作三道叶子,青嫩欲滴似翡翠一般。

    那位供奉苦着脸说道“正是因为看着太普通,才不好分辩,总不能真的就是一株三叶草。”

    宝树居东家神情严肃说道“我不管是什么东西,死活都要找到,不然就算还能活,我也想死。”

    听着这话,争论声立刻消失,供奉们再次开始翻阅古书,或者皱眉苦思,想要找到线索。

    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只能听到翻书的声音。

    时间缓缓流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名执事拿着本书,挤开人群来到桌边,直接摊开其中一页,说道“酉阳杂考里有记载”

    听着这本书的名字,众人神情微异,没有什么信心。

    酉阳杂考里的灵异神怪事太多,难以分辩真假,而且文字粗疏,描写无趣,很少人会仔细阅读。

    数十道视线落在那页纸上。

    书上记载得很清楚,数百年前,大泽畔曾经出现过一株异草,分作三叶,别无殊异,唯青色直入眼底,便是寒风烈火亦不能改。这株野草被果成寺医僧判为极其罕见的仙级灵草,命名为三清草,引来了无数宗派与散修强者的争夺。

    之所以修行界现在已经没人记得这件事情,是因为随后没有发生什么夺宝惨剧,也是因为在场的人被要求不得泄露此事,谁曾想到被好事的凡间文人记录了下来。

    “挺像的啊。”

    宝树居东家若有所思说道。

    其余的供奉们也纷纷点头。

    酉阳杂考不可信,文字很粗陋,偏偏对此事的描述很真实。

    谁能让如此珍贵的仙草就此消失、没有任何宗派敢提一句放眼天南大陆,就只有青山宗能够做到。

    谁能让青山宗为了区区一株药草就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放眼九峰,只有曾经的那位景阳真人能够做到。

    景阳真人修的当然也是九死剑诀,他破境入游野的时候当然需要这个。

    有位供奉想到一事,不解问道“景阳真人未入游野之时,在青山九峰里也有这般的威严”

    宝树居东家知道不少青山秘辛,说道“当然。”

    “那就好。”一名供奉心有余悸说道“只要确定是真的存在的东西,便有可能找到。”

    宝树居东家说道“把所有事情都停下来,全力寻找这株三清草。”

    像这样规模的拍卖行,加上整座大陆数十家分店,停一天会是多大的损失

    但无论是东家自己还是那些供奉管事都很平静,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有个问题。

    有人担心说道“三清草如果真的这般珍贵,就算找到了,只凭我们楼子可没法抢过那些宗派。”

    宝树居东家训斥道“白痴查到东西在哪里,山里自然会去要,哪里轮得到我们出面。青山九峰现在欠着井祖大人情,赵祖想要什么,谁敢不给关键是我们得找到线索,钱财什么的都好说,听到没有”

    顶楼阁间,暮色已尽,夜明珠散发着淡淡的光毫。

    赵腊月身前的桌上搁着一个匣子,同样散发着淡淡的光毫,应该是某种阵法,封住了里面的气息。

    匣子里有一株草,分作三叶,看着很普通,唯独青翠之色十分浓郁鲜嫩,仿佛随时会化作实质滴落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