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道朝天 第一百零六章风雪故人来

第一百零六章风雪故人来

作品:《大道朝天

    圣旨一出,顿时引来无数议论。

    靖王世子入京,想必便再难离开,这就是要他来当人质的意思?

    问题在于沧州方面怎么可能答应,如果拒旨,难道楚国便要开始内战?

    皇帝究竟在想什么,还是说这是张大学士与朝廷大臣们的意思,不然这份旨意如何能够出宫?有很多持阴谋论的人甚至想到了另外的可能,那个白痴皇帝难道是真的清醒过来,不愿意再做傀儡,想外引强援,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无数猜测在都城上空飘舞,就像树上落下的黄叶。

    随着时间推移,寒意渐盛,沧州方面始终没有动静,人们越来越不安。

    怎么看靖王世子都没有领旨的道理,难得的繁华盛世,便要因为那道圣旨而终结?

    想到这种可能,无论官员还是百姓都对宫里那位白痴皇帝生出了恨意,心想这哪里是什么圣旨,完全就是糊涂至极的乱命!就连允许陛下颁旨的张大学士也受到了无数腹诽……

    初雪落下,楚国都城气氛异常寒冷。

    守城的士兵搓着手,祈祷着宫里那个白痴皇帝赶紧暴毙,大家赶紧忘了那道圣旨。

    忽然,他看见城外的原野上远远行来了一支队伍。

    风雪里,靖王世子来到了都城。

    ……

    ……

    都城里的寒风被暖意取代,差不多所有的百姓都涌到了街道两边。

    无数道热烈或好奇的视线,落在最前面的那辆车上。都城的寒冷远远不如沧州,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靖王世子虽然身子弱,依然开着窗,斜倚在窗畔,微笑与街边的人们对视,挥手。

    靖王世子在楚国非常出名,所有人都知道他貌美如花,性情温和,天生宿慧,完美至极。

    他唯一的遗憾便是身有残疾,不良于行,却因此得到了更多怜爱。

    看着窗中的世子,街上的百姓激动异常,那些女子看着他唇角的笑意,更是如痴如醉,双腿微软。

    有人说道:“听闻陛下也生得极美,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

    这话引来无数嘲讽与贬斥。

    靖王世子为了楚国的和平,为了百姓远离战火,不惜以身冒险来到都城,如此大仁大勇,岂是那个白痴皇帝能比?

    接着很多人想到了某件可怕的事情,皇帝陛下既然是个白痴,必然糊涂,而且可能易怒,联想到让靖王世子入京的那道圣旨,万一他真让人把世子杀了怎么办?这个猜测很快便传开,街道两边的人群骚动起来,有些书生振臂一呼,带着民众如潮般卷向皇宫,要求面见大学士,为了楚国,务必要保住世子的性命。

    ……

    ……

    雪亭里,靖王世子见到了那位著名的白痴皇帝。

    童颜终于见到井九。

    时隔二十年,哪怕冷静聪慧如他,也不免生出些感慨,说道:“以此处推及彼处,果成寺的蹈红尘果然有道理。”

    井九说道:“你以前没进来过?”

    童颜说道:“嗯。”

    井九说道:“白早应该来过。”

    童颜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前不是一个愿意挑拨的人。”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确实不很擅长。”

    童颜说道:“我们终究都只能是我们,哪怕来到幻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我们还是我们。”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问道者来到幻境会转生成什么样的人,与青天鉴没有关系,只与他们自己有关。他们会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那种人、最深层记忆里的自己、然后按照自己的眼光与格局以及最重要的意愿成长,直至成功或者死去。比如白早一直视自己为未来的正道领袖,所以她出生便是公主,却要承受无数考验与艰难,其余人也一样。

    “白师兄杀伐果断,本就极得师尊的欣赏,但我没想到,他的意志竟是如此强大,在这里展现的更加充分。卓如岁就是想要战斗,所以他才会变成刺客,虽说在这里的修行所得无法保留,但我想他在这里得到的好处肯定最多。”

    童颜说道:“何霑厌恶自己在现实里的好运,所以在这里他的运气很差,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朋友的背叛,所以在这里他会继续遇到朋友,经历背叛,直到他也学会这些,或者战胜这些。”

    井九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雀娘想下棋,所以转生成棋馆老板的儿子,这也说明当初她一个女子修道,应该在镜宗里吃过不少苦。”

    白早没有转生为男子,只是因为她在云梦山里备受宠爱,没吃过什么苦?

    童颜不愿意去想那个最深层的原因。

    井九说道:“你呢?”

    童颜说道:“据我推算,我将来可能会成为一名良相,或者军师。”

    无论良相还是军师,都是辅佐的角色。

    他要辅佐的是谁,非常明确。

    井九的视线落在轮椅上。

    童颜的腿上盖着一张羊毛毯。

    他在现实里是中州派年轻强者,真正的仙家公子,为何会在幻境转生为一个瘸子?

    因为白早先天不足,柔弱多病,他怜惜极深,日夜想以身换之。

    情之一字,真是害人。

    井九默然想着。

    连这么聪明的人都避不开。

    童颜知道他猜到了些什么,把毛毯向上拉了拉,看着他说道:“我唯一想不明白的是你为何会转生成为楚国的皇子?以你的性情意愿,此事绝不可能发生,所以我真的很好奇你在现实里的真实身份,朝歌井家养不出来像你这样的儿子。”

    井九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说道:“没有人能算清楚发生在他人身上的所有事情,包括你我。”

    “二十六名问道者,被卓如岁杀了七人,我杀了两人,还剩下十七人,其中有九人在我控制之中,随时可以除掉,还剩下七个人便是奚一云、何霑、卓如岁、白千军、师妹,你……还有他。”

    童颜看了眼雪亭外的那名侍卫,然后继续说道。

    “奚一云始终没有出现,有些诡异,卓如岁行踪不定,很难抓住,我只能先尝试控制你们五人。”

    井九说道:“不能控制,便要试图杀死,这些年你派了七批人来,确实有些烦人。”

    十五岁后,他便没有吃过东西,至于如何瞒过那些太监宫女,自然有柳十岁处理。

    而且他深在皇宫,从来没离开宫门一步,想要杀他确实非常不容易。

    但童颜没有放弃努力,只是没能成功。

    他再次望向亭外那名侍卫,说道:“我没想到他这么强,而且这么有耐心。”

    井九说道:“知道你要做什么,应对起来自然不难。”

    童颜说道:“问题是你怎么确定那些人都是我派的?为什么不能是张大学士?你对他的信任究竟从何而来?”

    井九说道:“与信任无关,只是他想杀我,必然会调集大军来攻,不会用刺客这样小气的手段。”

    童颜说道:“你对他评价很高。”

    井九说道:“他帮我处理了很多事。”

    童颜问道:“那为何不能是别的问道者?比如白千军,又或者何霑?”

    井九说道:“我是一个白痴皇帝,对他们没有威胁。”

    童颜说道:“没有人会认为青山井九是白痴。”

    井九说道:“白痴是白痴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我的选择或者说道路是错误的,那么我就是白痴。”

    童颜说道:“我不这样认为,虽然到此刻为止,我依然算不到你选择的道路是什么。”

    井九说道:“你觉得我才是对的,所以想要杀我。”

    童颜说道:“我一直认为你才是师妹最大的竞争者,其余人不足为惧,所以只有杀死你我才能放心。”

    井九说道:“你想的没有错。”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证明我是错的。”

    ……

    ……

    青天鉴边,向晚书与雀娘先后醒来,确认发生何事后,脸上不禁露出遗憾的神色,然后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雀娘微笑说道:“多谢。”

    向晚书说道:“不必客气。”

    没有更多的言语,二人闭上眼睛,开始消化在幻境里的感悟。

    两天后他们睁开眼睛,对视一笑,向晚书准备说些什么,忽然听着远方传来了些声音。

    要知道这里是回音谷深处,最近的观战者也离得极远,居然能够听到声音,可以想象那边必然是一片哗然。

    雀娘心头微动,起身掠向谷外,其余的问道者不舍离开,只有向晚书想了想,驭起天地遁法追了上去。

    来到回音谷外,看着那些高台上的修道者,尤其是某些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雀娘与向晚书不禁有些恍惚。

    但他们还来不及化解这种怅然,便被天上的画面吸引了注意力。

    还天珠嵌在青天鉴里,便是幻境里的太阳。

    它投射在天空里的画面便是那个世界。

    那个画面是圆的,就像是某处尼姑庵里的窗。

    圆窗里有一道寒枝,枝头栖着一只青鸟。

    远处是楚国的皇宫,在风雪里若隐若现。

    一名侍卫站在亭外,衣服上都是雪。

    雪亭里,井九与童颜静静对坐,中间的棋盘上已经落了一颗黑子。

    看着这幕画面,雀娘用手捂住嘴巴,才没叫出声来,眼睛却已经湿了。

    ……

    ……

    (开始休假啦,主要是大学同学二十年聚会,肯定要不停喝,刚好遇着国庆节,就偷个懒吧。

    祝大家节日愉快,身体健康,十月八号再见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