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道朝天第一百零六章风雪故人来

第一百零六章风雪故人来(1/2)

作品:《大道朝天

    圣旨一出,顿时引来无数议论。

    靖王世子入京,想必便再难离开,这就是要他来当人质的意思?

    问题在于沧州方面怎么可能答应,如果拒旨,难道楚国便要开始内战?

    皇帝究竟在想什么,还是说这是张大学士与朝廷大臣们的意思,不然这份旨意如何能够出宫?有很多持阴谋论的人甚至想到了另外的可能,那个白痴皇帝难道是真的清醒过来,不愿意再做傀儡,想外引强援,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无数猜测在都城上空飘舞,就像树上落下的黄叶。

    随着时间推移,寒意渐盛,沧州方面始终没有动静,人们越来越不安。

    怎么看靖王世子都没有领旨的道理,难得的繁华盛世,便要因为那道圣旨而终结?

    想到这种可能,无论官员还是百姓都对宫里那位白痴皇帝生出了恨意,心想这哪里是什么圣旨,完全就是糊涂至极的乱命!就连允许陛下颁旨的张大学士也受到了无数腹诽……

    初雪落下,楚国都城气氛异常寒冷。

    守城的士兵搓着手,祈祷着宫里那个白痴皇帝赶紧暴毙,大家赶紧忘了那道圣旨。

    忽然,他看见城外的原野上远远行来了一支队伍。

    风雪里,靖王世子来到了都城。

    ……

    ……

    都城里的寒风被暖意取代,差不多所有的百姓都涌到了街道两边。

    无数道热烈或好奇的视线,落在最前面的那辆车上。都城的寒冷远远不如沧州,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靖王世子虽然身子弱,依然开着窗,斜倚在窗畔,微笑与街边的人们对视,挥手。

    靖王世子在楚国非常出名,所有人都知道他貌美如花,性情温和,天生宿慧,完美至极。

    他唯一的遗憾便是身有残疾,不良于行,却因此得到了更多怜爱。

    看着窗中的世子,街上的百姓激动异常,那些女子看着他唇角的笑意,更是如痴如醉,双腿微软。

    有人说道:“听闻陛下也生得极美,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

    这话引来无数嘲讽与贬斥。

    靖王世子为了楚国的和平,为了百姓远离战火,不惜以身冒险来到都城,如此大仁大勇,岂是那个白痴皇帝能比?

    接着很多人想到了某件可怕的事情,皇帝陛下既然是个白痴,必然糊涂,而且可能易怒,联想到让靖王世子入京的那道圣旨,万一他真让人把世子杀了怎么办?这个猜测很快便传开,街道两边的人群骚动起来,有些书生振臂一呼,带着民众如潮般卷向皇宫,要求面见大学士,为了楚国,务必要保住世子的性命。

    ……

    ……

    雪亭里,靖王世子见到了那位著名的白痴皇帝。

    童颜终于见到井九。

    时隔二十年,哪怕冷静聪慧如他,也不免生出些感慨,说道:“以此处推及彼处,果成寺的蹈红尘果然有道理。”

    井九说道:“你以前没进来过?”

    童颜说道:“嗯。”

    井九说道:“白早应该来过。”

    童颜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前不是一个愿意挑拨的人。”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确实不很擅长。”

    童颜说道:“我们终究都只能是我们,哪怕来到幻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我们还是我们。”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问道者来到幻境会转生成什么样的人,与青天鉴没有关系,只与他们自己有关。他们会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那种人、最深层记忆里的自己、然后按照自己的眼光与格局以及最重要的意愿成长,直至成功或者死去。比如白早一直视自己为未来的正道领袖,所以她出生便是公主,却要承受无数考验与艰难,其余人也一样。

    “白师兄杀伐果断,本就极得师尊的欣赏,但我没想到,他的意志竟是如此强大,在这里展现的更加充分。卓如岁就是想要战斗,所以他才会变成刺客,虽说在这里的修行所得无法保留,但我想他在这里得到的好处肯定最多。”

    童颜说道:“何霑厌恶自己在现实里的好运,所以在这里他的运气很差,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朋友的背叛,所以在这里他会继续遇到朋友,经历背叛,直到他也学会这些,或者战胜这些。”

    井九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雀娘想下棋,所以转生成棋馆老板的儿子,这也说明当初她一个女子修道,应该在镜宗里吃过不少苦。”

    白早没有转生为男子,只是因为她在云梦山里备受宠爱,没吃过什么苦?

    童颜不愿意去想那个最深层的原因。

    井九说道:“你呢?”

    童颜说道:“据我推算,我将来可能会成为一名良相,或者军师。”

    无论良相还是军师,都是辅佐的角色。

    他要辅佐的是谁,非常明确。

    井九的视线落在轮椅上。

    童颜的腿上盖着一张羊毛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