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60 心如蛇蝎的女人

360 心如蛇蝎的女人

作品:《龙抬头

    漆黑的小巷子中,金巧巧的一头金发飞扬,她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左边胳膊上扎着一圈黑稠,显然还在为她父亲守孝。

    看到金巧巧的一瞬间,我的一颗心登时紧张起来,伸手就朝她的脖子掐去,不管她想干什么,我都要先下手为强!

    “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金巧巧说:“我既然来找你,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的。”

    我的脊背顿时一僵。

    浑身的汗毛也忍不住倒竖起来。

    我左看右看,又前看后看,果然在四周看到一些耸动的人影,遮遮掩掩又杀气腾腾,金玉满堂不知来了多少的人。

    但都和我尚有一段距离。

    所以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狠狠去掐金巧巧的喉咙,这个机会必须得把握住。

    但也就在这时,一支玉箫突然自金巧巧的肩上伸出,“啪”一声打在我手背上,顿时疼得我龇牙咧嘴、冷汗直冒,又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说了不要动手,你没听到是么?!”一道冷冷的声音也在金巧巧背后响起。

    是玉箫公子。

    原来他在金巧巧身后站着,因为巷子里面实在太黑,之前没看到他。不过我记得他的玉箫被罗子殇砍断了啊,这是又弄了一个吧。当时他被罗子殇收拾得极惨,不仅被罗子殇狠狠劈了一刀,还从七八米的高处摔了下去,现在看着也没事了,恢复能力也挺强的。

    不过,他凶什么凶,有能耐和罗子殇凶啊,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头?

    但有玉箫公子,我也确实不敢动了,这就叫一物克一物。

    “走走吧。”金巧巧冲我摆了摆头,转过身去。

    走走?

    往这巷子里走?

    看着黑乎乎一团,一眼望不到边的巷子,我确实有点犹豫,谁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金巧巧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但我又不能不听,玉箫公子还在这里站着,身后左右还有那么多金玉满堂的人。

    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吧。

    我只好迈出脚,跟着金巧巧走了进去。

    我和金巧巧并排在前面走,玉箫公子就跟在我俩身后,到这时候我反而镇静下来,无非就是个死呗,还能玩出啥花样来?

    这条小巷子还算干净,没有污水横流,也没有臭气熏天,而且也不是特别狭窄,至少能并行两辆汽车,并没有太压抑的感觉。两边房子也都挺齐整的,不算特别富贵也都高门大户,此时此刻家家户户都闭着门,也看不到任何灯光,显得有点死气沉沉。

    “最近怎样?”金巧巧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而且语气十分平淡,好像朋友间打招呼。

    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我冷笑着:“拜你所赐,每天都生活在死亡边缘!”

    金巧巧沉默一下,说道:“这你不能怪我,如果你父亲被人杀死,你也会想为他报仇的。”

    “又不是我杀死的,你找罗子殇去啊!”

    “都差不多,而且我惹不起罗子殇。”

    “……”这特么什么强盗逻辑?

    惹不起罗子殇,所以来找我的麻烦?

    但我并没和她理论,因为我知道和她没什么道理好讲。

    金巧巧继续说道:“但也不得不说你还挺能干的,我连续派进去两拨好手,都被你一一解决掉了。你比你爸肯定是差远了,但在普通人里也算人中龙凤,能够混到现在这个位置也算正常。”

    面对金巧巧突如其来的追捧,我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所以我并没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金巧巧继续说道:“为了把你搞死,以至于我都准备出动护金军了……结果意外的是,他们在路上出了事故,竟然被人给偷袭了,全部受了重伤……”

    这件事情,我已经听号里的管理说过,但还是好奇地问:“谁干的啊?”

    “我不知道。”金巧巧说:“他们都还在医院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

    “不过无所谓了。”金巧巧说:“反正你没跑掉。”

    我:“……”

    金巧巧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无语。

    “张龙。”

    金巧巧突然站住脚步,转头看我。

    “???”

    我也站住脚步,转头看她。

    我们两人四目相对。

    让我意外的是,金巧巧的眼中竟然没有丝毫杀气,反而透着浓浓的情意。

    “真的很感谢你之前救我。”金巧巧一字一句地说:“在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我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完蛋了,在那一刻我是谁都没用,金不换的女儿又怎么样,人家一个死刑犯,根本不在乎了啊!我哭、我痛、我绝望……”

    “但这时候你出现了……”金巧巧看着我的眼睛,“你就好像一束光,彻底照亮了我的世界,也给了我温暖和阳光,原来世上真有你这样的好人,我们明明是死对头来着,可你还能不计前嫌地帮我、救我……”

    金巧巧说到这里,我是很想插上一句,说我现在后悔救你。

    但她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仍旧滔滔不绝地说着:“后来我靠着你睡,感觉非常安全,因为我知道哪怕全世界都伤害我,你也不会伤害我的,说我对你产生了依赖和感情也是没错的……这没什么好丢人的,任何一个女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动心的。再后来的事,你就知道啦,你一直叫程依依的名字,听得我心头直冒火,于是就去你身上翻程依依的照片,结果却把你爸的照片翻出来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也在隐隐冒火,就是因为她的这个举动,才导致了后来的种种事故。

    “还疼么?”金巧巧突然问着,往我肩膀这里看来,眼神中颇有点心疼的意思。

    之前她要毁掉程依依的容,而我不让,把程依依护在身下,金巧巧恼羞成怒,往我背上扎了好几刀。要不是罗子殇及时赶到,我被当场扎死都有可能,可见金巧巧这姑娘有多毒了,扎我的是她,心疼我的还是她,这人是个精神病吧?

    “和你无关!”我冷冷地说着。

    “是我扎的,怎么和我无关?”金巧巧伸出手,往我肩膀这边摸来。

    “不要碰我!”我冷冷地说着,身子迅速往后退去,现在的我极度烦她,看到她就恶心,更不想和她有任何的接触。

    要不是玉箫公子就在旁边,我能把她打得半身不遂。

    金巧巧的手僵在半空。

    “好吧……”金巧巧慢慢把手缩了回来,有些苦笑着说:“我只是在想啊,张龙,如果你不是张人杰的儿子就好啦,我们肯定能在一起的,你有女朋友也没关系啊,我肯定能把你抢过来,我们会成为很好的一对……”

    “你做梦!”我冷冷地说:“我永远不会喜欢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金巧巧低着头,喃喃地说:“你嘴里的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也曾经想过要做一个好人呢……”

    我依旧冷冷地看着她,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但是她却不再说了,她抬起头,眼中有点晶莹的泪花,却又笑着说道:“总之,谢谢你啦,谢谢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谢谢你曾不计前嫌地救过我,谢谢你激发过我心里的一点善意……虽然很快就湮灭掉了,因为我发现呀,还是做个坏人轻松,好人实在太难太难了……”

    说到这里,金巧巧突然回过头去,看向巷子前方。

    一点火光突然亮了起来。

    我诧异地看了过去,就见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起一座简易的灵堂,只有一张供桌,上面放着一张照片,以及三座香炉。照片上是金不换,香炉内也插满了香,在这黝黑的小巷子里显得十分诡异。

    金巧巧看着那张供桌,喃喃地说:“张龙,对不起,我没本事找罗子殇报仇,所以只能拿你下手,来献祭我父亲了……”

    我的心中满是狂风骤雨。

    这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吗?!

    冤有头、债有主,你找罗子殇去啊,盯着我干什么?

    “你要考虑清楚。”我认真地说:“你爸只不过搞了个假的戮杰大会,就被罗子殇杀掉了,如果你杀掉张人杰的儿子……后果怎样,你不会想不到吧,恐怕你全家都会灭门。”

    “呵呵,别吓唬我。”金巧巧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爸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根本联系不上你爸,你爸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否则你也不会来这个假的戮杰大会上抢人了。”

    嗯,金巧巧已经看得明明白白了。

    “实在不忍心看你死去,先走一步。”金巧巧最后看了我一眼,目光中确实有点不舍,但还是转身就走。

    不管怎么说,她是个合格的家主,当断则断,不为儿女情长所累。

    金巧巧走到供桌前面,恭恭敬敬地跪下磕了个头,还烧了一点纸钱和纸扎的东西,这才起身继续往前走去,慢慢消失在巷子的黑暗之中。

    于是这条充满诡异气氛的小巷之中,只剩我和玉箫公子两个人了。

    当然还有供桌上的金不换。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