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9 这也太刺激了

359 这也太刺激了

作品:《龙抬头

    虽然我这些天来一直都在努力练功,翻来覆去地练锻体拳和军体拳,甚至一天要做好几百个俯卧撑,自我也确实感觉实力增进一些。

    但那……

    可是护金军啊!

    曾和护金军交过手的我,太知道他们是什么水平了,这么说吧,个个都不次于我,当初在金家和他们交手,我就明显感觉自己最多只能对付一个;就算现在的我实力有些进步,也最多只能对付两个而已。

    但他们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十个!

    而且他们配合十分默契,就像我和程依依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水准一样,他们十个加起来也同样可以发挥出大于十的水准。

    ——即便他们之中已经被罗子殇有的砍死,有的砍残,但是凑出六七个来还是不成问题,而且这么多天过去,已经又补齐十个也有可能。

    所以耿直说得没错,如果我出不去,只有死路一条。

    可我想要出去,就得提供我爸和罗子殇的消息,我又哪里有呢?

    这就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

    之前在金家的时候,看到罗子殇挟双刀出场,一路畅通无阻杀上高台,还把金不换给手刃了,当时的我是兴奋的、喜悦的,觉得这是我距离我爸最近的一次了,我应该马上就能见到我爸了。

    但后来的剧情却急转直下,罗子殇来得快、去得也快,我都没来得及和他说话,他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结果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和我爸不知在哪逍遥,我却被关到这暗无天日的号子里,随时都要面临来自金家的生命威胁!

    但我能怨谁呢,罗子殇也不认识我啊。

    我坐在地上,发了很久很久的呆。

    后来……后来我就睡着了。

    也别怪我心大,因为我真的是太累了,刚经历过一番生死混战,身体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一觉醒来,已经天光大亮,其他号子的犯人已经出去放风、劳动去了,却没人来叫我,倒是门口放着一碗冷饭。

    都是要死的人了,也没人跟我计较那些繁文缛节了吧?

    我也没有客气,立刻端起碗来扒拉完了。

    接着,我又开始磨练身体。

    锻体拳、军体拳、俯卧撑、原地起跳、仰卧起坐,疯了一样地做,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天了,再疯狂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但要让我向命运低头、服输,那也是不可能的,我不会随便放弃的。

    即便是死,我也要拼到最后一刻!

    我把自己搞得浑身是汗、筋疲力尽之后,又来到茅厕的边上,寻找一切可以使用的工具。在号子里,大家都有简易的牙刷,昨天那些人的牙刷还没收走,我把这些牙刷改造了下,全部做成尖锐的匕首形状塞到身上,准备和今天晚上到来的那些护金军拼命。

    即便我最后的结果是死,我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

    一个够本,两个是赚,三个、四个是中奖!

    中午吃过饭后,我就不再运动了,一来消化食物,二来养精蓄锐,争取让自己的身体达到巅峰状态。

    按照常理,到黄昏的时候,这些护金军就该进来了,他们当然不会立刻动手,一般都是三更半夜,大家都睡着了才行动的,不然管理人那都过不去。但我不会等到那时,我就是要打他们个出其不意,反正老子都死路一条了,还管你什么管理不管理的,老子被偷袭了这么多次,也该我偷袭一次了吧?

    我默默握紧口袋里的牙刷,从号子的门口开始不断走位、盘旋,琢磨着应该怎么下手,从第一个人进来就动手,还是等他们都进来了再动手,从哪开始干掉第一个人,从哪开始干掉第二个人……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杀戮,就觉得杀人是理所应当的,我自己都要死了,凭什么别人不死?

    后来我稍稍冷静下来,也被自己惊出一身冷汗,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一个懵懂无知的服装厂司机,变身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如果说杀死方杰实属意外和冲动的话,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有计划、有步骤的去杀人了,而且整个过程没有一点心理不安——虽然还没开始付出行动,但有这样的想法也够可怕了。

    但我并不后悔。

    因为我是被逼出来的。

    生活,硬生生把我从一只羊,逼成了一头狼!

    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下来。

    人在临死之前应该是慌张的、不安的,可我却出奇的冷静和理智,可能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可能是因为见多了杀戮和无情。最遗憾的,可能就是没能见到我爸,没能救出二叔,没能再见赵虎和程依依他们一面……

    不过我想,我死以后,他们应该会完成我的遗志吧,他们一定会继续帮我找我爸的。

    我缩在门口的墙边,悄悄往外张望,外面的人看不到我,但是我能看到外面。

    我很耐心地等着,像是一个狡猾的猎人在等自己的猎物。

    与此同时,我也在回忆着很多往事,因为以后就没机会再回忆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接着辍学给二叔帮忙,然后偶遇周晴、吴云峰、程依依,接着再认识赵虎、锥子、大飞、韩晓彤……

    接着一步步到今天。

    嘿,我的人生好像是从二十岁以后才精彩起来的,虽然最后的结果不太如意,但我此刻并不后悔,反而嘴角挂着微笑,这真是一群可爱的人啊。如果不是走上这一条路,怎么会有赵虎这样的兄弟,程依依这样的爱人,锥子这样的徒弟,大飞这样的儿子……呃……

    想着想着,真的笑了起来。

    但也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想起了脚步声,而且不止一个。

    我的笑容立刻收敛起来。

    屏着呼吸往外看去。

    不是护金军,是几个身穿制服的管理,他们都在“一道门”的门口站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进来。每次有“新进”的时候,他们都会这样,也是老规矩了,看来护金军马上就到,我又情不自禁地握紧了口袋里的牙刷。

    这次真的要大开杀戒了。

    但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

    不只是我,连那几个管理都不耐烦了。

    “怎么还没有来?”有人问道。

    “我问一问,刚才就说快到了啊。”另外一个人答着。

    接着,便听到他在打电话,询问新进的犯人怎么还没送到。

    “什么,在路上遇袭了?!”这个管理的语气十分吃惊:“有人袭击了囚车,把十个‘新进’全部打成重伤?”

    听了这样的话,我的一颗心也砰砰直跳。

    我相信这不是偶然,没有谁会无缘无故袭击囚车,而且护金军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打成重伤的。

    是谁在帮我?

    赵虎他们么,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好,我知道了……”这些管理匆匆退了出去,把“一道门”也关上了,整个号房重新陷入寂静。

    我不知道是谁在帮我,但我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暂时无虞了。

    这种暗地之中有人在关怀自己的感觉还蛮好的。

    我躺倒在床上,长长地呼了口气,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也蛮好的。

    虽然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只要我一天不出去这个号房,一天就处在危险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又想起了脚步声,我本能地一个刺溜站了起来。

    门打开了,竟然是耿直。

    我有些发愣。

    耿直一样面色复杂。

    “出狱吧。”耿直冲我摆了摆头。

    出……出狱?!

    我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是这俩字呢?

    “你走不走?”耿直皱起了眉。

    我立刻往外走去,边走边说:“什么情况,你不是说今晚是我的末日吗?”

    耿直没好气地说:“还能有什么情况,有人保你了呗,你后台大、背景硬呗。少废话了,走吧。”

    有人保我?

    我还后台大、背景硬?

    这不纯扯吗?

    “谁保我啊?”我抱着自己的洗漱用品,迷茫地跟着耿直出来了。

    “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耿直翻了一个白眼,显然不愿意多搭理我,自顾自往外走去。

    而我虽然一头雾水,却也隐隐兴奋起来,之前还想着自己要死了,还在心里回顾了自己的一生,结果转眼之间就恢复了自由,人生真好像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这也太刺激了。

    不过,到底是谁保了我呢?

    难道是赵虎他们这些日子不停奔波,终于“拿下”一个大人物为我撑腰了吗?

    不能够啊,以耿直的性格,那得多大的人物才能让他屈服,整个蓉城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了吧,赵虎他们哪里可能接触到那么大的人物呢?

    但我就是被放出去了,一路很顺利地签字、按手印、走流程,甚至谁都没为难我。

    最后,我和耿直一起站在了拘留所的门外。

    “保你的人在那里。”耿直指着马路对面的一条小巷说道:“你过去吧,过去就见到他了。”

    小巷里面黑黝黝的,隐隐约约好像真有个人。

    耿直当然不会骗我,于是我穿过马路,走了过去。

    直到走进小巷子里,我才终于看清楚了站在里面的人。

    然后心就彻底凉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是她。

    金巧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