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8 叫天天不应 为myppppp的皇冠第19次加更

358 叫天天不应 为myppppp的皇冠第19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很理解耿直的愤怒。

    真的,我很理解。

    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带走!”

    耿直大手一挥,几个刑警立刻冲了上来将我按住,有的给我戴上手铐,有的给我戴上脚镣,完全把我当重刑犯一样对待。虽然我重伤未愈,还完全不能动,但是耿直还挺贴心,早就给我准备好了担架,几个刑警直接把我抬了出去。

    门外的走廊上站着很多的人,当然都是我们自己的兄弟,大家脸上隐隐都有怒火,但是谁也不敢吭声。

    我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了。

    到了公安局,当然又少不了一番问话,耿直坚定地认为罗子殇既然出现了,我不可能不和他说话、不可能不和他联系。这个想法是没错的,我也明确和耿直讲了,我确实和罗子殇说话了,但他没有听见、没有理我。

    然后我说:“你想想看,如果我和罗子殇联系上了,他能不把我带走吗,还能把我留在那吗?”

    但不管我怎么说,耿直就是不信,硬要从我嘴里套出我爸和罗子殇的消息,能上得合法手段几乎都用上了,但我就是不知道啊,他就是把我杀了,也套不出半个字来。

    就这样被折磨了几天,耿直还是不肯放弃,指着我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就你在蓉城犯下的这些事,随随便便都能拘留你个十几年,你一天不说,我就关你一天,你一年不说,我就关你一年,你十年不说,我就关你十年!你就别想保释出去,谁也救不出你!还有你在蓉城组建的这些势力,我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给你毁掉!”

    耿直没有说错,我在蓉城这么多天,打过那么多次的架,公安虽然都不在场,但也是有备案的,真要跟我较真,置我死地都没问题。而且就我这点势力,耿直收拾起来确实轻轻松松,他在蓉城除了得罪不起金家,再想除谁简直轻轻松松。

    耿直以前看在能利用我抓到我爸的份上,对我态度一直还算不错,我犯了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人没抓到,他就不跟我废话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也很现实的一个人。

    不过他说毁掉我们的势力,我是真没当一回事,我来蓉城是为了找我爸,不是为了发展什么势力。接手老鼠会是歪打正着,结交苗苗、武樱这些还算正常,大飞那个纯粹走狗屎运,事实证明折腾了那么一大堆,还不如罗子殇的双刀管用。

    找不到我爸,救不出二叔,发展出再大的势力有什么用,就是能够一统蓉城又有什么用?

    不过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因为我们来蓉城的时间太短,确实没有搭上什么靠山或是背景,所以才会被耿直这么随意拿捏。

    总之,我和耿直确实是谈崩了,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也被无情地丢进了拘留所里,等待审判。

    我知道这段时间里面,赵虎他们一定在想办法捞我,但是他们不可能捞出来的,耿直下了死命令,谁说话都不管用,除非有金家那样强的背景,否则我肯定是出不去了。

    来到蓉城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找到我爸,反而我也搭进来了。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弃希望,尤其没有放弃对生活的渴望,我每天都努力锻炼着自己的身体,如果有天能够侥幸出去的话,起码还有个好身体,还能继续去找我爸,继续面对各种各样可能会到来的危险。

    锻体拳和军体拳,我每天都在练,前者能够强化我的身体,后者能够增进我的实力。

    日复一日。

    从一开始的能憋气一分半,到后来渐渐能憋一分四十五秒了,别小看这区区的十五秒,每前进一秒都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甚至有时候还要看状态,时不时还倒退……

    总之,在憋气的时候练习锻体拳,确实对身体极有好处,尤其坚持更久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在一点点变化,那些肌肉啊组织什么的好像真的变强起来。

    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这不是错觉。

    我出拳的时候,也能感觉到速度更快、力量更猛。

    我还是很享受这种状态的,因为我平时确实很少有时间能静下心来练拳。

    至于我刚进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那肯定是有的,也是这种地方的潜规则了。不过还好,在这地方永远都是拳头为尊,在我亮过几次拳头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反而会乖乖给我点烟。

    我不知道赵虎他们在外面怎么样了,自从进来这里以后,我就完全和外界切断了联系,按理来说号头应该能搞到手机的,但我这间的号头不行,应该是耿直安排好的。

    好在这里的人来来去去、进进出出,终归还是能打听到外面的一点消息。

    耿直没有说谎,他果然对我们的人展开了大清洗,什么龙虎商会、血拼组、恶龙会统统消失不见了,人也有的抓了,有的逃了。苗氏金融公司和斧道馆这些和我只是朋友关系,并非我的属下,倒是没有受到牵连,安全地生存下来了。

    我琢磨着,赵虎他们应该不至于傻到被抓,跑路总会的吧?

    我担心的事情很多,但后来发现担心也没有用,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踏踏实实管理好自己吧,于是又全身心地投入到练功中去。

    大概半个月后,号里开始不同寻常起来。

    一开始是我睡觉的时候,有三四个同铺突然对我下手,有人按我胳膊,有人按我腿,还有人掐我喉咙,似乎想要置我于死地!

    还好我身上的伤早就恢复了,而且每天都在练功,身手也没扔下,才把这三四个人给干翻了。工作人员听到动静,进来阻止了我们打斗,分别关了我们三天紧闭。

    三天以后回来,我号里换了另外一批人。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全部摩拳擦掌、杀气腾腾,一窝蜂地朝我冲了上来……

    那也是一场极其激烈的打斗,这些家伙都是好手,起码比第一次的好,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干掉他们,将他们一个个都打趴在地了。而,工作人员再次及时赶来,阻止了这场打斗,又把我们分别关了禁闭。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号里又换了一批人。

    这是第三批了。

    而且看他们的体格、气势,比第二次的还强。

    那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打斗,我被他们揍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甚至一度差点在绝望中死掉!不过我还是抓住一点机会,一点点扳回了胜局,将他们全部干翻在地。

    只是,这次我没有再等工作人员“及时”赶来,就一把掐住了其中一个汉子的喉咙,恶狠狠道:“说,谁派你们来的,不然我杀了你……”

    那个汉子一开始还不肯说,硬憋着气挣扎,但随着我越来越用力,他也终于扛不住了,红着脸挤出几个字来:“金……金……”

    有脚步声传来,接着门被打开,工作人员骂骂咧咧地闯了进来。

    我也慢慢放开了这个汉子。

    我明白了,是金家。

    金不换虽然死了,可还有金巧巧。

    金巧巧继承了金家,在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便开始对我展开了打击报复……

    以金家的势力来说,往号里安插几个好手来收拾我实在太简单了。

    这是第三次,我拼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干掉他们,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下下下次呢?

    迟早是个死吧?

    我一屁股坐倒在地板上,汗如雨下、面如土灰。

    这可怎么办好?

    这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边渐渐没有人了,之前和我打架的那些家伙都被拉去关禁闭了,但是没人拉我,真是怪哉。

    我就这样坐在地板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安安静静、空空荡荡,只有其他号房传来点呼噜声。

    又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脚步声再次传来,我一抬头,竟然是耿直,他坐到了我的身前。

    他的眼睛通红,里面布满血丝,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个日夜没休息了。

    看得出来,他很累。

    是啊,上次罗子殇冲进金家庄园,当场把金不换都杀死了……金不换何许人也,背景深到不敢想象,耿直都不能随便进入他家!必是他背后的大人物大发雷霆,要求耿直必须抓到罗子殇,所以他才会这么疲累、疲乏。

    可是上面折腾他,他就折腾我吗。

    “现在肯交代了吗?”耿直问我。

    “我是真不知道……”我苦着脸。

    我就不明白了,耿直为什么非认为我知道我爸和罗子殇的下落呢,我要知道的话我还在这吗,我早就找他们去了!

    耿直咬了咬牙,沉沉地说:“还记得那些穿金衣的护金军么?”

    我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上次,我们几人本来和玉箫公子打了个平,就是因为那些护金军的突然出现,才导致我们突然全线溃败的。护金军的实力确实很强,尤其配合更是惊人,可能比不上玉箫公子,但也个个骁勇善战,所以金不换才会视他们为杀手锏。

    我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但还是说:“记得,怎么?”

    “明天晚上再进来的就是他们了。”耿直说道:“也就是说,明晚就是你的末日。交代了,还有一条活路;不交代,就是死路一条。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话后,耿直便站起身来转头离去,显得十分无情、冷酷。

    而我的一颗心,则已经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绝望中……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