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7 愤怒的耿直

357 愤怒的耿直

作品:《龙抬头

    没错,那不是我爸。

    随着罗子殇的离开,随着混战的告终,我已经渐渐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十三年前的那件血案过后,我爸并没有求助金家,金家也并没有收留他,这一切都是金不换编造出来的。当年他以这件事情为幌子,吸引了大批崇拜我爸的年轻人跟随,狠狠收割了一批红利,并一跃成为蓉城第一势力。

    但是随着天长日久,这件事情有了弊端,我爸那些仇家慢慢恢复元气,甚至有了力量和金玉满堂叫板,要求金不换把我爸给交出来。

    金不换骑虎难下,但又不好意思承认我爸不在他那,所以就整了这么一出戮杰大会,搞了一个和我爸很像的人来,当众杀掉以此堵住大家的口。所以他一不敢让大家近距离验货,二不敢交到耿直手里,就怕露馅。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本来,金不换默默装个逼也没事,但他非要大张旗鼓地搞个戮杰大会,终于把藏在某处的我爸给触怒了,这对他的名声影响实在太大,所以才派罗子殇过来处理这事。

    未必是让罗子殇杀人,大概率只是让他澄清一下,但罗子殇顺手也就杀了,根本没有手软。

    杀完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完全没把这事当一回事似的,好像是在上厕所的过程中顺便做了件事。

    我捋清楚整个过程了,但也没及时讲给赵虎,因为当时条件和时间都不允许,大家伤得实在太多,包括我自己都伤得不轻,急需去医院治疗下。赵虎表示理解,立刻着手安排大家到医院去,恶龙会旗下有家中型医院专治外伤,大家分批转送那里。

    在这过程中,耿直果然带着大队人马赶到,还心心念念地要抓我爸,拦住我的去路,问我爸怎么样了。

    我说我爸死了,人头就在高台地下扔着,你自己看看去吧。

    耿直大吃一惊,立刻带人奔了进去。

    我知道瞒不了耿直多长时间,但也不想对他说实话。

    可以说卷入混战的我们这三方,没有一个真正的赢家,谁也没攫取到利益。输家倒是有的,金不换把命都丢了,为了圆一个十三年的谎,他付出的代价确实有点大了。

    在天空黑下来前,我们终于全部住进了医院。

    我伤得很严重,不光被玉箫公子打断肋骨,背上还被金巧巧插了好几刀,基本一上手术床就昏迷不醒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天明了。

    我在一间双人病房里,我躺在一张床上,程依依躺在另外一张床上,听着她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轻松,哪怕我身上各处依旧隐隐作痛,也没觉得有任何的焦虑和不舒适。

    我在脑子里又把昨天的事过了一遍,确定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确定我爸没事,而且大概率活得很好,甚至还有个“南王”的称号。老首长没有骗我,我爸可能真的手眼通天,可能真有本事救出二叔,这就是我目前最大的收获了。

    怎么能不高兴,怎么能不兴奋?

    身上这点伤痛也就无所谓了。

    天色一点点亮起,是护士最先发现我醒来了,检查过我的身体状况以后,又给我挂上了一瓶消炎的水。

    程依依也醒来了,她比我伤得要轻,恢复的也比我好,甚至能下床照顾我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和我们练了锻体拳有关,身体素质确实比以前强了许多,日后如果还能见到白狼,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他。

    回忆起昨天的事,程依依同样唏嘘不已,不只是因为虚惊一场,以为我爸的人头落地,最后却不是我爸的人头,还因为金巧巧将屠刀对准我们的时候,我把程依依勇敢地压在了身下。

    这在我看来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程依依也曾为了保护我将我护在怀中,我们两人都能做到为了对方去死,但程依依就是非常感动,说这辈子没跟错我,也不后悔跟我出来。

    她轻轻用手抚摸我的胸膛,问我这里还疼吗?

    昨天玉箫公子一萧打来,敲断我好几根肋骨,不疼是不可能的,我点点头,说疼!

    “那我轻一点好啦!”

    程依依慢慢把头贴了上来,靠在我胸膛上。

    我也轻轻拥住了她。

    这一刻,可能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

    “哎呦哟、哎呦呦!”赵虎夸张地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啊,我刚长了针眼!”

    程依依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我也没好气地笑道:“下次进来能先敲门吗?”

    “我刚问过护士,知道里面没啥情况才进来的好吧,谁知道你俩这就按捺不住了,年轻人就是火力旺啊……”赵虎大剌剌地走了进来,顺脚一踢把门关上,拎着两份早餐走了过来。

    “吃吧,趁热!”

    赵虎把包子和豆浆丢在我俩床上,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这家伙昨天也伤得不轻啊,怎么这就生龙活虎了?

    我和程依依还是练了锻体拳呢……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真有“天赋异禀”的存在。

    我艰难地坐起,吃着包子、喝着豆浆,然后询问赵虎:“怎样,有我爸和罗子殇的消息没?”

    昨晚我在进手术室前,看到赵虎东奔西走、上蹿下跳,知道他没事了,就让他记得去找我爸和罗子殇。罗子殇昨天露面了啊,说明他和我爸都在蓉城,应该不难找吧?

    “没有。”赵虎摇了摇头,有些苦恼地说:“已经撒出很多兄弟找了,几乎把蓉城翻个底朝天,既没有什么南王,也没有什么罗子殇。”

    虽然我没和赵虎详细讲述整桩事件,但他从别人那里打听不难,也就很容易了解始末了。

    “而且不光我们。”赵虎继续说道:“耿直同样在找,也没找到。”

    这也是能够想象到的事情。

    耿直昨天在我们离开后进入金家庄园,捡起“我爸”那颗人头看看就知道是假的,再随便找几个人问问,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罗子殇现身了啊,那可是蓉城警方通缉令上排名第二的罪犯啊,而且现身当天又杀了不少的人,金玉满堂大当家都死在他的手上,警方怎么可能不花所有代价去找?

    我就是担心这一点,就是担心耿直下手比我快,所以才让赵虎先下手为强。

    结果,谁都没有找到,竹篮打水一场空。

    “昨天你咋不叫住罗子殇啊!”赵虎有些无奈地说:“你叫一声罗叔,说你是张人杰的儿子,还愁他不带你去找你爸吗?”

    我说我叫了,但可能是声音太小,也可能是金巧巧哭声太大,反正罗子殇没有听到。我还想爬过去追的,但刚爬了一步就瘫倒在地了。程依依证实了我的说法,她当时亲眼见到了的,我确实努力了,但没叫住。

    赵虎也知道这事怪不上我,毕竟当时我受伤确实挺重,还能醒着已经不容易了。

    赵虎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说继续找吧,一个大活人,总不能就这么不见了吧。

    我们正说着话,病房的门又被推开,大飞急匆匆走进来,着急地说:“不好了爹,耿直来了。”

    耿直会来,其实在我意料之中。

    不来才不正常。

    让我真正震惊的是大飞,这家伙昨天伤得也不轻啊,印象中最少被砍了七八刀呢,这就能够正常行走了?赵虎恢复力强不用说了,这是人人都知道的,这犊子什么时候也这么强了,我估计锥子也还在病床上躺着吧!

    我上上下下地看了看大飞,确定他是真没事了,真的龙精虎猛,才说:“行,叫他进来吧。”

    “不用叫,我自己会进!”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接着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至少有十多名刑警在耿直的带领下走进病房。

    “无关人员全部抱头蹲下!”

    耿直一声大喝,大飞头一个蹲下去了,赵虎也利索地蹲下去了。

    程依依艰难地从床上下来。

    耿直冲她摆摆手:“行了,你身体不舒服就躺着吧。”

    于是程依依又躺了回去。

    嗯,耿直对待女士还是蛮优雅的。

    耿直拉了张椅子坐在我的面前,恶狠狠瞪着我,一张脸要多黑有多黑,同时又充满了疲惫,眼睛里也都是血丝,显然一晚上没休息好,四处搜捕罗子殇辛苦了吧。

    我讪笑着,说:“耿局,吃早饭没,先吃个包子吧。”

    我谄媚地递过去一个包子。

    “吃你个头!”

    耿直骂了一声,把包子砸在我的脸上,包子馅稀里哗啦沾满我的眉毛、鼻子、嘴巴。

    我轻轻地拨着。

    耿直生气很正常,昨天我把他人都绑了,导致他的计划全盘崩坏,还被金不换狠狠羞辱了一把。

    我也自知理亏,一句话都没说。

    “昨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耿直指着我鼻子说:“现在,我只要求你提供罗子殇和你那个爸的具体位置,不然的话,我把你抓到号里去吃牢饭!”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