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6 那不是我爸

356 那不是我爸

作品:《龙抬头

    在罗子殇登台的一刹那,所有人都以为我爸要获救了。

    罗子殇多强啊,千军万马拦不住他,护金军挡不住他,金玉满堂的大当家和大小姐被他像狗一刀捅倒,蓉城第一高手玉箫公子连他一招都扛不住……谁能阻止这样的罗子殇救出我爸!

    但接下来的情况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让我大惊失色、目瞪口呆。

    我爸的脑袋竟然被罗子殇砍了下来!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的我,三魂七魄几乎都吓飞了,整个脑子也嗡嗡嗡直响。

    这是怎么回事?!

    罗子殇……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不是我爸的兄弟吗,他对我爸不是最忠心吗!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也完全看不懂台上的一幕,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完全傻了、呆了、木了。

    其实不光是我,整个金家庄园也都一片震惊,无数人都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而我爸的那颗脑袋落地之后,又“咚咚咚”顺着台阶滚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到我的脚边。

    因为我就在高台下面坐着。

    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的人头落地,人头还不偏不倚滚到自己脚边,世上真是再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了。

    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想要放声大哭、仰天长啸!

    为什么会这样子,罗子殇为什么要杀了我爸!

    十三年后,他重现蓉城、独闯金家,沿路干掉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砍掉我爸的头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何必要费力气,金不换本来就要杀掉我爸,今天本来举办的就是戮杰大会啊!

    我有无数的话想问罗子殇,可都卡在喉头发不出声,我的脑子嗡嗡直响,几乎要昏过去。程依依在我怀里,一样瑟瑟发抖,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而罗子殇,已经一步步走下高台。

    他还是没有看我,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我。

    看他的样子,是朝金不换走过去的。

    金不换吓坏了,虽然肚子被捅了一刀,疼痛难忍、鲜血横流,但他还是努力往前爬着,想要躲开罗子殇的追击。但怎么可能躲得开呢,罗子殇很快就追上了他,并且狠狠一脚踩在他脊背上,同时用一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瘫倒在一边的金巧巧也吓坏了,整个花容失色、面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连动都不敢动了。

    金不换吃力地叫着:“来……来人……救我……”

    这是金家庄园,金玉满堂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果一哄而上肯定能够拦住罗子殇,至少不会让罗子殇这么嚣张。但是他们已经被罗子殇吓破了胆,愣是没有一个敢上来救金不换的。

    倒是金巧巧,终于反应过来,忍着身上的伤痛,挣扎着爬到我身前来,颤颤巍巍地说:“求你,帮我爸说说情,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拜托你,拜托你!”

    金巧巧吃力地拽着我的胳膊。

    我知道金巧巧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是张人杰的儿子,她觉得我说话一定管用。但是,我爸都被罗子殇杀死了,我说话怎么可能起作用呢?而且我自己还悲愤交加,看到金巧巧更是烦不胜烦,用尽浑身力气冲她说出一个字:“滚!”

    金巧巧恨恨地看着我,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我爸有个好歹,我发誓你也不会好过!”

    而我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她的威胁,还是那一个字:“滚!”

    与此同时,踩着金不换的罗子殇也说话了:“你从哪找来一个假人,敢在这里败坏‘南王’的名声?实话实说,我可以饶你一命!”

    假人?

    南王?

    罗子殇的话当然让我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金不换哆哆嗦嗦地说:“我……我错了……其实我根本没有收留过张人杰,我只是看张人杰的名声很响,崇拜他的人又那么多,所以才故意放出风去,说张人杰在我这里,好吸引年青一代的后生们都来跟我……后来……后来这个消息就越传越广,大家就真的以为张人杰在我这里,不少张人杰的仇家就来找我要人,我又不能实话实说,面子上实在过不去了,只好千方百计找了一个跟张人杰很像的人,准备当众把他杀了,从此结束这出闹剧……”

    听了金不换的话,我当然大吃一惊!

    台上那个竟然不是我爸?!

    我立刻低头往脚边的脑袋看去,就见眉眼、容貌确实和我爸挺相像的,但要仔细去看,却又发现不是。之前因为离得太远,又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再加上确实很多年没见我爸了,才会误以为这就是我爸的真身……

    金不换竟能找到和我爸这么相像的人,连我都被骗过去了!

    怪不得金不换要给我爸戴上帽子,这是担心被人给识破啊……

    罗子殇冷哼一声:“之前你传播假消息,其实南王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和你计较而已,结果你还越闹越大,搞出什么戮杰大会,南王很是生气,所以才让我来看看!”

    “是、是……我知道错了,求好汉饶我一命,把我当个屁一样放了吧!”金不换面如白纸,浑身发颤。

    得知被杀死的不是我爸以后,而且从罗子殇的话里来听,我爸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还做了什么南王,逍遥的很,我的心中再次激动起来、喜悦起来,可我又怕这份喜悦随时都会化为乌有,显示镜花水月一样程控,所以愣是一动也不敢动,一声也不敢吭,生怕这个梦境突然破碎。

    “饶你一命?你想得美!玷污南王的名声,罪该万死!”

    罗子殇冰冷的话音落下,抬刀便在金不换的脖子上抹了一下。

    大动脉一切即断。

    鲜血瞬间喷溅出来。

    金不换捂着自己的脖子,痛苦地摔倒在地,浑身如同帕金森发作一般抖着,或者说是挣扎着、扭曲着。

    “你……你说过会饶我一命的……”金不换吃力地挤出几个字来,语气别提有多绝望了。

    “和你这种人有什么好讲信用的?”罗子殇冷哼一声,同样看都没看其他人,拎起自己的双刀快步往前走去。

    所过之处,同样无人敢阻,但凡是他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像见了鬼一样避开,离他稍微近点都会浑身发展、体如筛糠,恨不得跳出三百米外。

    而金不换躺在地上,鲜血不断地流淌着,身子不断地抖动着。

    但是慢慢的,血不流了,身子也不抖了。

    “爸!”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金巧巧扑了上去,嚎啕大哭起来。

    而我当时也很着急,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唯一和罗子殇说话的机会,唯一有希望见到我爸的机会,虽然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但还是努力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罗叔叔……”

    但,可能是我的声音太小了,也可能是金巧巧的哭声太大了,完全掩盖住了我的声音,罗子殇根本就没听到,他的脚步很快,唰唰往前走着。

    我急了,彻底急了,将程依依放在地上,努力往前爬了一步,但是浑身都没力气,又趴倒在地了,再抬起头,就看到罗子殇已经越走越远,乃至完全不见踪影了。

    当时的我血都凉了,但我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我爸还好好的,只要罗子殇还在蓉城,我就一定能找到他的!

    随着罗子殇的离去,一场可怕的屠杀终于宣告告一段落。

    很多人像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场面,呼喊着、嚎叫着逃出金家庄园,声音中充满了惊惧和恐怖,大概这辈子都将成为难以磨灭的噩梦了。

    金不换死了。

    金巧巧仍旧扑在金不换的身上大声哭着,哭得伤心欲绝、死去活来,仿佛天都塌了一样。

    只是没人会同情她,难道她爹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

    就在刚才,她还嚷嚷着要杀了我和程依依!

    现在这个样子,只能说是恶有恶报。

    程依依躺在我的怀里,她已经很虚弱很虚弱了,她很无力地看着我,轻轻地说:“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让我说,我也说不上来,我需要沉下心来好好地捋一捋。

    这里,并不是个能够沉下心来的好地方。

    所以我只能冲她摇了摇头。

    庄园之中一片混乱,有人惊慌地往外面跑着,有人扑向了金不换,也有人扑向我们。不会再打架了,也没什么必要打了。大飞、苗苗、师爷、武樱等人都伤痕累累地围了过来,大家互相搀扶,互相帮忙,现在最该去的是医院。

    这时,在众人的呼喊下,赵虎也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赵虎并不理解此刻庄园中所发生的一切,他看到金不换被人抹了脖子躺在地上死了,看到金巧巧像是死了爹(确实死了)一样哀嚎大哭,看到玉箫公子趴在高台底下痛苦地挣扎着。

    他不理解,很不理解,捂着自己的头,一瘸一拐地朝我这边走来。

    一不小心,踩到了我爸,哦不,那个假人的头。

    赵虎“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什么情况?!”赵虎失声叫着:“龙,你爸还是被杀了吗?你,你一定要节哀啊!”

    他赶紧跪下来,捧着那个人头小心地拍灰,生怕我会因为他的鲁莽而生气。

    “不……”我看着那个鲜血淋漓的人头,一字一句地说:“那不是我爸。”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