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5 地狱的杀神

355 地狱的杀神

作品:《龙抬头

    就像我爸的通缉令曾经贴满蓉城的大街小巷,罗子殇也是一样。

    知道张人杰的,就知道罗子殇。

    在蓉城警方的通缉榜上,我爸排名第一,介绍词是十恶不赦、人人诛之;罗子殇排名第二,介绍词是恶贯满盈、丧心病狂。

    可以肯定的是,罗子殇是我爸的助手,称呼我爸为大哥,对待我爸忠心耿耿,从杂七杂八的故事中也能印证这一点。只是后来,传说我爸藏进了金家,这位罗子殇却不知所踪。

    也是因为我爸的名声太大,渐渐就掩盖了罗子殇,世人也都遗忘了罗子殇,只是偶尔才会提起。

    “罗子殇”这三个字跳入我耳朵的时候,我已经被金巧巧折磨得不像人样了,背上不知道被捅了几刀,巨大的痛苦和过多的流血让我精神恍惚,几乎就要睡过去了,但是“罗子殇”这三个字就像一剂强心针,猛地让我脑子都清醒了不少,让我也吃力地抬头看去。

    原来那就是罗子殇啊。

    我没见过传说中的通缉令,所以也没见过他的照片。

    第一感觉,就是不像千算子说得那么惨,哪里“面黄肌瘦、眼冒绿光”了?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家也不可能老饿肚子……

    不过,真的是很帅啊。

    风衣很帅、双刀很帅、姿势很帅、动作很帅,就是表情太过凶狠一点。

    还有就是,能不能别砍我的人啊。

    你砍金玉满堂的人就算了,怎么连我的人都砍啊,大家说到底都是自己人,下手这么不留情的吗?

    但不管我在心里怎么吐槽,其实也掩盖不住我内心的喜悦,因为我知道罗子殇肯定是来救我爸的,他只是不知道我也在这,分不清场上的人究竟是谁,所以才会这么随心所欲地下手。

    罗子殇出现以后,整个金家庄园仿佛成为了他一个人主宰的修罗战场,根本无人能够挡住他的去路,试图去挡的人全都倒在了他的脚下。

    曾经我以为这世上是没人能够单挑千人大军的,哪怕白狼和二叔他们也不可能,他们独自作战的能力是强,可强者总有精疲力尽的时候,一味的车轮战尤其损耗精力,谁会干这么出力不讨好的事,遇到了只会远远躲开!

    但是现在,看到了罗子殇,我才知道我错了。

    这世上真就有人能够单挑千人大军,来去自如犹进无人之地!

    罗子殇的实力究竟怎样,我不敢妄加评论,毕竟我还不到那个水平,也没那个资格。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在白狼和我二叔他们之下,是否比他们高就不知道了。

    而罗子殇之所以能在千人大军之中如履平地,虽然和他超强的实力有关,但更关键的还是他的气势。

    他的气势实在太恐怖了,手持双刀不断地往前砍,根本不管你是死是伤、是残是废,只要你挡我的路,永远都是一刀过去,是死是活就看天意。像是白狼,或是我二叔他们,绝不可能拥有这种气势,他们不会这么下手无情、草菅人命,二叔他们是当兵的出身,肯定不能随便杀人,白狼虽然是A级通缉犯,也有不少人命在手,但也没有丧心病狂到见人就杀的地步。

    然而这个罗子殇,真就像是地狱里出来的杀神一样,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矩和王法,所过之处皆是杀、杀、杀!

    对他来说只要是拦住路的,是人还是石头都没太大区别,反正就是一个死字。

    可想而知,碰到这样一个可怕的人,普通人怎么可能还有胆子上去拦他,尤其是听到“罗子殇”这三个字后,更是从心底就起了层层惧意,本能地想要掉头就跑!

    所以罗子殇杀到后来,根本没人拦他路了,因为全跑光了!

    所谓的千人大军,在罗子殇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看着罗子殇一步步走过来,金不换浑身哆嗦的都不行了,立刻吩咐还在他左右的护金军:“都愣着干什么,快上啊!”

    除去把耿直送走的那名护金军外,剩下的还有九名,他们在金不换的命令下,立刻挥刀朝着罗子殇冲了上去。这些护金军不仅实力高强,而且训练有素,默契度更是一流,刚才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就深有体会了,现在他们一哄而上,而且展现出完美的配合,一时之间四面八方皆是钢刀,几乎形成一道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攻击网!

    我敢打赌,即便是玉箫公子面对这样强有力的攻击,也不可能轻轻松松全身而退!

    然而罗子殇根本看都不看他们。

    罗子殇对待这些护金军,就好像对待之前那些杂鱼一样,还是极其地粗暴简单,直接挥起双刀就砍。

    “咣咣铛铛!”

    一连串火花窜起,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惨叫响起,九个人已经飞出去一半,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断了腿。罗子殇还是没停,继续挥刀往前面劈,剩下的一半也全都飞了出去,同样有的死有的伤,全都倒地不起了。

    干净、利落!

    罗子殇继续往前走着,他的脸上、身上沾了不少的血,面目看上去尤为狰狞、可怖。

    本来已经快昏过去的我,看着这幕简直咋舌,心里既兴奋又激动,哪里还昏得过去?

    眼看着罗子殇就要走过来了,金不换慌得都快站不住了,金巧巧也哆哆嗦嗦地说:“爸,我……我们赶紧跑吧……”

    “跑……往哪里跑?”金不换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指着我说:“快,拿他做人质,他是张人杰的儿子,罗子殇肯定投鼠忌器!”

    金不换这句话提醒了金巧巧。

    金巧巧立刻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

    我的心中又气又恨,同时已经做好决定,等罗子殇过来了,我要提醒他不用管我,去救我爸就行!

    转眼之间,罗子殇已经走了过来。

    我还没有说话,金不换就急急开口:“罗子殇,那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罗子殇就狠狠一刀捅了过来。

    金不换满脸的痛苦之色,捂着肚子慢慢倒了下去,手指缝中不断溢出鲜血。

    “爸!”

    金巧巧一声大叫,哭着朝她爸扑了过去。

    而罗子殇一不做二不休,又往金巧巧身上也劈了一刀,金巧巧也登时扑倒在了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和哀嚎声,总算是天理循环、恶有恶报了。

    罗子殇看都没看二人,也没看旁边的我们几个,显然并不知道我们是谁,只是因为金不换和金巧巧挡了他的路,所以他才下此狠手。

    真的,我当时都看呆了。

    我见过狠的,但真没见过这么狠的。

    罗子殇目不斜视,继续往前走去,迈步走上高台,一级一级地往上走。

    高台顶上,是站着的玉箫公子,和跪着的我爸。

    看着罗子殇走上来,我爸的神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一脸萎靡、痴呆。

    玉箫公子倒是有些忌惮,用玉箫指着我爸的头,大声喝道:“你别过来,不然我杀他了!”

    罗子殇却充耳不闻,继续往上走着。

    一步一步,很稳,也很快。

    “我真的杀了!”玉箫公子大声吼着。

    我的一颗心也揪了起来。

    但罗子殇还是没有任何顾忌地走着。

    玉箫公子终于明白,这一招是吓不到罗子殇的。

    除非干掉罗子殇,否则谁也无法阻挡罗子殇的脚步,就算他杀了我爸,自己也同样难逃一死。

    他一咬牙,迈步往下走去,朝着罗子殇迎面而上。

    终究还是有几分高手风范的。

    似乎是为了稳定自己心神,玉箫公子一边往下走,还一边吹奏起了玉箫,就像他第一次下来收拾我们几个的时候一样,悠扬的萧声再次飘遍整个金家庄园,为这肃杀的气氛平添了几分安定和谐。

    十多米的木台,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两人很快撞到一起。

    但意外的,两人并没动手,只是彼此对视、相望。

    玉箫公子还在吹箫,悠悠的萧声不断传出。

    就在这时,罗子殇终于说出了他到这以来的第一句话:“你是不是有病?”

    接着又是第二句话:“我都要杀你了,你还吹箫?”

    然后双刀劈了下去。

    玉箫公子赶紧举萧就挡。

    但挡不住。

    罗子殇一刀劈断玉箫公子的萧,一刀砍中玉箫公子的胸。

    玉箫公子的身体从木台上滚落,“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我们好几个人联手都拿不下的玉箫公子,就这么被罗子殇轻轻松松两刀就解决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难以置信!

    这一幕,倒是让我想起曾经一拳打飞周大虎的木头,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真的难以想象,只能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来形容了。

    罗子殇继续往上面走。

    看着这一幕,我几乎要流出泪来,不仅是因为我爸终于要获救了,还因为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折腾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结果还没有罗子殇手中的双刀厉害,由此可见实力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但是不管怎样,我爸终于要获救了,我也终于迎来了这一刻!

    程依依也为我感到开心,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转眼之间,罗子殇已经登上高台,站在了我爸身边。

    想象中兄弟相见、相拥而泣的场面并没发生,因为罗子殇将刀高高举了起来。

    接着,手起刀落。

    只一刀,我爸便人头落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