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4 是,罗子殇

354 是,罗子殇

作品:《龙抬头

    一声枪响,能否制止得住上千人的混战?

    事实证明,是可以的。

    这一瞬间,整个庄园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甚至受了伤的都不叫了,金巧巧的那一刀也没刺下去。

    再接着,那一句“都给我住手”响起来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听出来了,这是耿直的声音,耿直来了。

    就算没听出来的,纷纷循声往门口看,也能看到一位身着制服、威风凛凛的公安站在那里。耿直曾在我队伍中安插了三十个警察,不过我和赵虎嫌弃他们碍事,就让程依依他们在行动之前,把那些警察全部绑了丢在树林子里。

    但没想到在我们全军覆没之际,是耿直来救场了——虽然他的目的是抓我爸,但无形之中也能救我们一命。

    我以为耿直带着大部队过来了,再不济也总有几十个跟班吧,但我吃力地抬起头来一看,才发现他形单影只,身后空无一人。他就这样独自闯了进来,用枪指着天空,面色威严、气势冲天。

    但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他一个人、一支枪,能镇住场吗?

    “金不换!”耿直大声叫着。

    “老耿,我在这里!”金不换同样大声回应。

    同时,金不换冲金巧巧使了一个眼色,金巧巧迅速把刀收了起来,把程依依也丢在一边了。我赶紧爬过去,将程依依抱在怀里,金巧巧狠狠瞪了我们一眼,嘟囔着说:“一会儿再收拾你们!”

    耿直手持着枪,一步步走了过来,同时眼睛还很谨慎地看着四周,提防有人会对他下黑手。

    其实他多虑了,大家怎么敢对他一个公安局长下手,更何况这位公安局长手里有枪,活得不耐烦了还是怎么着?

    大家也都很紧张地看着耿直,生怕他手里的枪走火伤着自己。

    耿直很快穿过人群,来到我们几个身前,金不换第一个迎了上去,伸出双手去握耿直的手,满脸堆笑地说:“老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派人去接你啊,说起来你也确实很久没来我家做过客了!”

    “什么叫很久没来你家做过客了?”耿直很耿直地说:“我压根也没来过你家啊!”

    接着,耿直又环视了一圈,咂着嘴说:“就这情况,和你打了招呼,你也顾不上接我去吧?”

    不愧是耿直,说话永远都是这么耿直。

    金不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怎么会呢,你永远都是我府上的贵客。”

    耿直虽然被握住了手,但他另外一只手始终紧紧握枪,半点都没放松提防。耿直懒得跟金不换客套,直接用枪指着四周说道:“说说吧,这怎么回事啊,你家虽然不能随便进来,但也不是法外之地,打成这样不太好吧,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金不换苦笑着说:“老耿,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在自己家待得好好的,这个家伙突然带人来打我们,我不能连正当防卫的权利都没有吧?”

    金不换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指了指我。

    耿直也看向了我:“喂,你为什么来打人家啊?”

    我知道耿直是想借我的口说出“戮杰大会”这事,以说明他并非故意来找金家的事,但我实在没力气磨嘴皮子了,只能有气无力地说:“你什么都知道,何必还来问我。”

    耿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只能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我安排的那些人都哪了?”

    语气之中隐隐有些愤怒。

    我只好跟他实话实说:“全部被我绑了丢在树林子里。”

    耿直恨恨地看了我一眼,咬牙切齿地说:“该,活该!”

    耿直显然是联系不上他部下的人,所以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只看到了混战,没看到他的人行动,只好硬着头皮亲自出马。既然一切都挑明了,耿直也就不废话了,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张通缉令来在金不换眼前一晃,说道:“老金,你看清楚,我们抓张人杰有十多年了,一直都没放弃。这次,好不容易他现身了,我肯定也不能错过,所以这次我就把人带走了啊……”

    耿直说完,便朝高台上面走去。

    金不换显然有些着急,走上去拉了一把耿直的胳膊,说:“老耿……”

    “老金,请你不要妨碍公务!”

    不等金不换开口,耿直就把他呛了回去,并且继续往台上走。

    金不换显得有点坐立不安,冲旁边的某个金衣男使了个眼色。

    金衣男立刻会意,立刻朝着耿直扑了上去。

    耿直察觉到了,回头就举起枪。

    “想干什么……”

    但是这名护金军的一员确实身手不错,不等耿直开枪,就已经把耿直压倒在地,同时死死按住了他的手腕,轻轻松松就把他的枪卸了下来。其实耿直身为公安局长,身手还是挺不错的,奈何比不上这名护金军。

    “耿直,你想干什么!”耿直大叫着:“你是要抗法么?!”

    在蓉城,耿直虽然得罪不起金不换,但耿直也不是随便被人拿捏的。

    金不换佯装惊讶地说:“老耿,这和我无关啊,他可不是我的人,不如你问问张龙,可能和张龙有关系……”

    这种瞎话,也亏金不换说得出来,但他就是说出来了,而且说得理直气壮,好像真的和他没有关系。那名金衣男不声不响,制服耿直以后,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擒着耿直的后领脖子就往外走,耿直这么高的职位被人如此对待确实挺憋屈的,一边挣扎一边大骂,一会儿骂金不换目无王法,一会儿又骂我自作自受,总之是挺愤怒。

    其实吧,在我看到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就猜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了,估计他自己也知道。

    他完全可以调来更多的人再行动,但他就是忍不住了。

    耳听着耿直的声音越来越远,已经被金衣男送到大门外面去了,耿直刚才出场的时候有多霸气,现在消失的时候就有多凄凉。

    直到这时,金不换才再次大声说道:“好了,大家可以继续打了,今天务必要分个胜负出来!”

    这真是个奇葩的要求。

    耿直在来以前,大家还不知道我们几个已经被击倒了,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状态还能理解,经过刚才那么一闹,几乎人人知道我们已经垮了,还打个什么劲儿啊,军心早就散了好么?!

    当然,我们这边士气萎靡,对方却是精神大振。

    这就好像跷跷板,总是此消彼长。

    现场再次响起了冲天的喊杀声,当然基本上都来自对面的了,金玉满堂的人气势雄壮,挥舞手中屠刀砍向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当然没有了战斗力,意志和精神早就瓦解,各自抱头鼠窜、落荒而逃,嚎叫声和惨叫声都是他们发出来的。

    看着我们这边兵败如山倒,我的心中当然痛如刀割,也只能默默地想:逃吧,逃吧,能逃一个是一个……

    看着这个场面,金不换倒是挺满意的,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对嘛,这才是我们金玉满堂的战斗力嘛,刚才打得那是什么鬼?”

    接着又说:“耿直一会儿就该带人杀回来了,得在他来之前赶紧完成戮杰大会!”

    金巧巧听了,立刻朝我扑过来,说:“好,我先把这对狗男女宰了再说!”

    我死死地把程依依护在怀里,将她压在我的身下,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她的前面。但金巧巧却不乐意这么干,她就是想当着我面毁了程依依的容,使劲拽着我怀里的程依依,说:“你撒开、撒开!”

    我当然不撒,死死抱着程依依的身体。

    “我让你撒开!”金巧巧一声咆哮,狠狠一刀扎进我脊背里。

    这一刀直入骨肉,痛得我冷汗直流,但我还是没有撒手,始终紧紧抱着程依依。

    “撒开、撒开、撒开!”金巧巧就像疯了一样,在我背上捅了一刀又一刀。

    我不知道自己伤到哪里了,但是除了背上很痛以外,喉头竟然也发了甜,“哇”一声喷出大口鲜血。

    鲜血点点滴滴,落在程依依的头上。

    程依依已经很虚弱了,脸色苍白的很,又被我的鲜血一浸,看上去像是一朵快要凋零的花。

    但她还是艰难地抬起手来,轻轻抚摸我的脸颊、嘴角,想把我的鲜血擦去。

    “还他妈挺浪漫啊,我现在就送你俩一起下地狱!”金巧巧疯狂地咆哮着,再次提刀朝我捅了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混乱的庄园之中突然又起了一阵不同寻常的骚动。

    相比于之前的喊杀声和惨嚎声,又多了些惊惶声和惊惧声,似乎发生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

    又发生了什么?

    金巧巧和金不换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去。

    就见人群之中,不知什么时候杀出一个光头大汉,他身着一套黑色风衣,双手各持一柄钢刀,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这边冲着,身上已经沾了不少血迹,根本没人拦得住他,几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更可怕的是,他似乎敌我不分,无论是金玉满堂的人,还是我们的人,他根本就不理会,只要挡他的路,那就照砍不误!

    仿佛这才是真正的杀神!

    现场众人都被他的气势给吓到了,纷纷四散,避免成为他的刀下之鬼。

    金不换和金巧巧也看呆了。

    “是……是罗子殇!”

    人群中,有人失声叫了出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