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3 你是一条狗

353 你是一条狗

作品:《龙抬头

    我知道,戮杰大会就要重新开始了。

    玉箫公子登上断头台的那一刻,就是我爸人头落地的时候!

    我绝望地往高台上看着,我爸仍旧跪在地上,一脸痴痴呆呆的样子,帽子戴在他的头上,遮住他大半张脸,显得他整个人都萎靡不振。整个金家庄园仍在一片混战之中,将近两千个人在这片土地上又打又杀,现场仍旧喊杀声四起、哀嚎声四起,我们的人还没彻底落败,但那也是迟早的事了。

    至于那些来参加戮杰大会的大佬们,全都远远躲在一边看着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让我意外的是,金不换并未及时阻止这场混战。

    虽然做到这点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只要他高喝一声,再指着我们几个说句“你们老大已经完了,赶快缴械投降”什么的,保证我们这边马上兵败如山倒,就像之前在青城山上,我举着陆风让黒十字的人认输一样。

    但是金不换并没这么做。

    他抱着双臂,冷眼查看着庄园内的一切,幽幽地说了一句:“金玉满堂确实逍遥日子过太久了,是该让他们历练一下了,也让他们永远记住这天。”

    得,完全把这当成一种试炼了。

    这种心理也很常见,就好比猫捉到老鼠之后,总是喜欢多玩一会儿再吃,反正胜利已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嘿,你往哪看呢?”金巧巧又往我头上敲了一下,接着问我:“这个就是程依依吧?”

    金巧巧抓着程依依的头发,仔细观察着她的脸。

    “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比起我来差得远嘛,不知道你为啥这么喜欢她?”

    刚才我拼尽全力爬到程依依的身边,所以金巧巧很容易猜出了她是谁。

    程依依刚才被玉箫公子的玉箫打中脊背,整个人都是瘫的,嘴角也都是血,整个人十分痛苦,还要被金巧巧这么折腾,我当然红了眼眶,嘶哑着声说:“放开她!”

    “哟,这么激动啊?你爸都要死了,你还管这个小婊子,难道她比你爸还要重要?”金巧巧很鄙视地看着我。

    我爸和程依依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哪能这样比较?

    但我不会和金巧巧解释这些,只是仍旧嘶哑着声说:“放开她!”

    我咬牙切齿、声嘶力竭。

    “就不!”

    金巧巧十分倔强,她就是那种别人不让她干什么,她偏干什么的类型,而且满肚子的坏水。她看我这么激动,又是生气又是愤恨,竟然把程依依手里的刀夺过来,又对准了程依依那张本就快无血色的脸,恶狠狠说:“你很关心她是吧,我现在就让你尝尝失去她的滋味,我要当着你的面给她毁容,在她脸上划够三七二十一刀,让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丑八怪,看你还喜不喜欢她!”

    听着金巧巧这一番话,我的脑子就像炸了一样,嗡嗡作响!

    我真是低估了金巧巧这个女人的恶毒,我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人能坏到这种地步,我见过许许多多的坏人,曾经的吴云峰、叶良就让我挺痛恨了,没想到金巧巧更加可怕,简直不是人了,是个禽兽!

    早知道她是这样的人,昨天晚上我就不该救她,就该让她被那个大汉强奸,甚至杀了她都不为过!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

    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像疯了一样咒骂着金巧巧,说她要是敢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把她全家都杀光光的。

    金巧巧冷笑着说:“杀光我全家?张龙,你别痴心妄想了,现在死全家的是你,你爸马上就要死了,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这里?你很爱你女朋友是吧,可以让她陪你下地狱啊,不过在她下地狱前,我还是要毁了她这张好看的脸……”

    金巧巧一边说,一边用匕首的尖在程依依脸上来回轻轻划着。

    只要她稍稍一用力,程依依脸上的皮肤就会被划开,鲜血也会跟着涌出。

    说句实话,就算程依依真的挨了二十一刀,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丑八怪,我也一定会继续爱她的,而且不会减少一分一毫。

    但程依依不是为我一个人生的,她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虽然看这情况,我们或许都要死在这里,没可能再有什么以后了,但是毁掉容貌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仍旧是件非常恐怖的事,即便是一向坚强的程依依,受伤倒地也不哼声的程依依,在金巧巧用刀在她脸上划来划去时,都忍不住浑身发起抖来,眼睛里更是浸满了恐惧的泪花。

    而我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如果我还能爬起来的话,我肯定要把金巧巧当场弄死!

    但我爬不起来,所以我只能歇斯底里地喊着:“不要,不要!”

    “嘻嘻,那你求我呀!”金巧巧继续划着程依依的脸。

    “我求你……求你……”我浑身发抖,努力爬到金巧巧身前,甚至想给她跪下磕一个头,只要她能放过程依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哈哈哈哈……”

    金巧巧大笑起来,又“啪”的在我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张龙,你刚才不是很硬气吗,不是说要杀光我全家吗,再硬气一个给我看看?”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金巧巧,目光之中充满乞求。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真像条狗,和台上的你老爸一模一样,你们父子俩真是一个德行。”金巧巧抓着我的头发,脸上露出阴沉沉的笑。

    断头台上,玉箫公子已经站在那里,手持玉箫对准我爸的头,只要金不换一声令下,我爸马上就会脑浆迸裂、人头落地。

    而在台下,金巧巧也随时都能要我的命。

    我和我爸都是彻头彻尾的输家。

    “是……我是狗……求你放过程依依……”我说过了,只要程依依能好好的,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金巧巧顿时笑得更张狂了,她拍着我的脸,说:“好狗,叫两声听听?”

    “别、别……”程依依有气无力地说着,同时冲我摇头。

    她哪怕就是毁容,也不想看到我这么不堪的一面。

    但是对我来说,我就是做尽天下最屈辱的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程依依被毁容。

    “汪……汪……”我吃力地叫着,同时乞求地看着金巧巧,希望她能发发善心,放过程依依一马。

    程依依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哪里忍心看我这样?

    “哈哈哈,真是一条乖狗!”

    金巧巧拍着我的头,现在的她得意极了,笑得也愈发猖狂起来。就在昨天晚上,她还像只小猫咪似的依偎在我身边,看上去是那么人畜无害、楚楚可怜,让我以为她已经吸取教训,从此变成一个好人了,可是一夜过后,又成了现在这副魔鬼的样子。

    或许这就是她本来的样子,昨夜不过是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下暂时做出的妥协。

    “虽然你是一条乖狗,不过我还是不会放过她的……”金巧巧嘻嘻笑着,又把刀子杵在了程依依的脸上,“从哪里开始下手呢,下巴?脸蛋?还是鼻子?”

    “你刚才说你会放过她的!”

    我再也按捺不住我的愤怒了,我嘶声咆哮着,用尽全力朝着金巧巧扑了过去。真的是用尽全力了,玉箫公子打断了我好几根肋骨,我真是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扑上去的,或许是身体里潜藏的那么一点力量!

    虽然我没什么力气,可我本身是有重量的,而且我是一个男人,这么一扑,就把金巧巧扑倒在地了。

    同时,我还狠狠一口咬住了金巧巧的耳朵,这一口也是我用尽全力咬的,瞬间就把金巧巧的耳朵咬得鲜血淋漓。

    她不是把我当狗吗,那我就咬给她看!

    金巧巧歇斯底里地叫着,有两个穿金色衣服的护金军立刻冲了上来,强行把我给拽开了,但金巧巧的耳朵还是被我咬下来一块。金不换都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看他女儿的伤,金巧巧疼得哭了起来,捂着流血的耳朵冲到我身前来,朝我肚子狠狠踢了两脚,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你这个王八蛋,敢咬我耳朵,我让你不得好死!”

    而我满嘴鲜血,依旧冲她龇牙咧嘴、嘶声咆哮!

    金不换在旁边恨恨地说:“好了,别跟他废话了,赶紧把他弄死算逑!”

    “我现在就想把程依依的脸划烂!”

    金巧巧恨恨地说着,走到程依依的身前,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对准了我。

    “张龙,看好!”金巧巧恶狠狠说着。

    接着,便握紧匕首朝着程依依的脸上刺了下去。

    “不要!”

    我声嘶力竭地喊着,眼睛里的热泪滚滚而落,我的心中充满绝望和愤怒,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被人压着胳膊和腿,连动一下都很困难,只能眼睁睁看着程依依遭受这种苦难。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接着,一道极具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庄园。

    “都给我住手!”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