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50 后果,不堪设想

350 后果,不堪设想

作品:《龙抬头

    人性是复杂的。

    昨晚我救了金巧巧,或许她是挺感激我,但要因此和她父亲作对,那也是不可能的。

    人之常情,倒也正常。

    我最后悔的,就是让她靠近我;但最欣慰的,还是没跟她交实底。

    得亏我没说外面还有人,不然这会儿都全军覆没了吧?

    她有她的套路,我有我的提防。

    让我无条件相信一个人还是很困难的。

    随着信号弹在天空炸响,金巧巧和金不换的脸色都变了,这就说明我还有其他准备是他们不知道的!

    与此同时,大门外面果然响起了冲天的喊杀声,是程依依和韩晓彤带领众人杀过来了,而且已经抵达门下,只要祁六虎把门打开,他们就能长驱而入!

    喊杀声震天,嘶吼声彻地。

    金不换和金巧巧都皱着眉,显然这一出是他们没想到的,而现场众人也都往门的方向看着,还有一些窃窃私语传了过来:“原来他真是张人杰的儿子,上次罗光还怀疑过他。”“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敢和金玉满堂对着干!”“瞧这架势还真能把张人杰救出去?”

    众人议论纷纷的同时,我们的人已经都到达了门下,喊杀声也已经非常近了,甚至咣咣铛铛地砍门、砸门,但那金属大门根本就砸不开,外面的人也就进不来了。

    金不换终于哈哈大笑起来:“张龙啊张龙,说你蠢吧你还不承认,你他妈连我家的门都进不来,还指望把你老子救出去呢?”

    金巧巧也乐疯了:“刚才装那大尾巴狼,还往天上扔个信号弹,真是吓死我啦,以为你要干什么呢,结果就这点本事?”

    我的心中也很焦急,按照计划祁六虎这会儿该把门打开了,他搞什么,出什么意外了吗?赵虎、锥子他们也是一样,各个都是一脸疑惑,匪夷所思地和我一起左看右看,想看看祁六虎到底什么情况。

    但,现场人挺多的,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祁六虎在哪里。

    “靠,怎么比我还不靠谱?”大飞都嘟囔起来:“我就够能掉链子了,他怎么也掉链子了?”

    祁六虎虽然有时候色迷心窍,但总得来说还是蛮靠谱的,这次究竟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金不换已经大声喊道:“上,把这几个家伙给我宰了!”

    四周的人顿时一哄而上,朝着我们攻了上来。

    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被迫应战,我们几个都没武器,进入金家是不能带家伙的,只能在打斗的过程中抢对方的。我抢了把刀,赵虎抢了根棍子,锥子、大飞和苗苗,还有武樱也都有了家伙,虽然使唤起来不太舒服,但是总比没有的好。

    武樱挺冤枉的,根本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就这么被卷进来了,不过她也没有任何怨言。

    当时我就一个想法,祁六虎既然靠不上了,那就自己去开门吧,于是我对其他人说:“大家努力,往门那边走!”

    大家便团结一心,一边打一边往大门那靠,四周围攻我们的人越来越多,最先是大飞和武樱被砍倒在地了,接着是苗苗也受了伤,只剩我和赵虎、锥子还在硬撑,我们三个人的实力还算不错,所以暂时没有受伤。

    我们在往大门那边硬挤的时候,就看到在金不换的示意下,玉箫公子已经抓着我爸往高台上走去。

    整个过程之中,我爸的神色呆板、麻木,仿佛不认识我似的,也没因为现场情况而有任何变化,和那个传说中的蓉城第一枭雄实在天上地下,我也不知道我爸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他在十三年间变成这样子的,金不换到底是怎么折磨他的?

    但我要想救他,就必须把外面的大部队放进来。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四周的人实在太多,我们自保尚且困难,根本寸步难行……

    我一边努力打着四周的人,一边回头看着玉箫公子和我爸的动向,同时心里也忍不住在腹诽:祁六虎啊祁六虎,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祁六虎这个时候在杀人。

    大概十几分钟以前,也就是“戮杰大会”还没正式开始的时候,祁六虎照常在庄园里巡查,无意中在某块草坪里捡到一枚耳环。耳环是爱心形状的,上面镶满闪亮的钻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祁六虎认识这个耳环。

    这是他送给叶湘竹的。

    不可能是巧合,他还问过店员,整个蓉城就卖了这么一对。

    自从祁六虎带着叶湘竹私奔,并投奔金玉满堂谋了一份工作以后,他就算是彻底安定下来了,租了一个小房子和叶湘竹一起住。祁六虎的工作时间不固定,随时有事随时都要出门,叶湘竹就自己逛逛街、打打麻将什么的,随着时间越来越久,祁六虎终于熬成了中层领导,手底下也有二三十号人了,工资也比以前多了不少。

    但即便是这样的祁六虎,都不能够随随便便进入金家,要不是戮杰大会召开在即,祁六虎也没资格在这呆着。

    那么问题就来了,叶湘竹是怎么把耳环丢在这的?

    抱着疑惑,祁六虎给叶湘竹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叶湘竹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我……我正在跑步呢……先不跟你说了啊……啊……”

    电话挂了。

    祁六虎的眉头微微皱起,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转头看看别墅,往那边走去。

    这个时候戮杰大会还没开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举动会耽误我这么多事,内心的疑惑和混乱已经让他有点迷失方向。

    来到别墅内部,他试探着一个又一个的房间去听。

    就是那么地巧,在听到某个房间的时候,果然听到一对男女的靡靡之音。

    祁六虎立刻就听出了叶湘竹的声音,毕竟两人每天都在一起。

    祁六虎像疯了一样把门踹开。

    房间里的床上果然躺着一男一女,衣衫不整、春光乍泄,女的是叶湘竹,男的是王秘书。

    祁六虎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但他看着这幕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冲动和怒火完全占据他的身心,他像疯了一样地冲上去,用手里的刀朝王秘书捅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王秘书连叫都没来得及叫,整个身子就瘫软到了床上,鲜血也一点点地浸染整个床单。

    叶湘竹则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怎么回事?”祁六虎恶狠狠地盯着叶湘竹。

    叶湘竹结结巴巴地交代事情原委。

    原来,祁六虎被调到金家庄园工作以后,叶湘竹来找过他几次,有一次就被王秘书撞上了。两人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其实这也挺正常的,想当初叶湘竹和阿虎结婚在即,都能和祁六虎搞到一起去,那个时候我就提醒过祁六虎,说这不是个什么好女人,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

    祁六虎不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吃亏,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这是他唯一的缺点和短板。

    这次戮杰大会,王秘书提前把叶湘竹叫过来,偷偷安排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因为他只负责会场搭建,后面的事就和他无关了,戮杰大会召开以后,他就可以和叶湘竹共度春宵了。

    也因此送了命。

    听完整个过程,祁六虎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因为他是真爱叶湘竹啊,当初为了叶湘竹,连我都能忤逆,他把全部感情都倾注在了叶湘竹的身上,最后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祁六虎恨不得杀了叶湘竹。

    反正已经杀了一个人,再杀一个人也无妨。

    但他把刀架在叶湘竹脖子上,看着叶湘竹瑟瑟发抖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了。

    “从今天起,我们恩断义绝!”

    说完这句话后,祁六虎把刀收了回去,大步转身离开。

    出了别墅,就傻眼了。

    庄园里已经乱成一团,金不换和金巧巧还站在台上,玉箫公子抓着个人正往断头台上走着,几百名护卫则围攻着我们几人,门外的喊杀声震天撼地。

    祁六虎一下就明白了,我已经放出了信号弹,程依依他们已经站在门外,却进不来。

    祁六虎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严重的错误,如果自己再迟来一会儿,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当然,现在已经不堪设想了!

    祁六虎像疯了一样地朝着大门那边跑去。

    现场的护卫很多,都在想方设法围攻我们几个,也没人注意到祁六虎的反常动作,更何况祁六虎还是个中等头目,一般人也不会质疑他的行动。

    但是金巧巧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喂,那个家伙!”金巧巧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高声呼喊:“你干什么去?”

    祁六虎不搭理她,仍旧往大门那边跑着。

    “不好!”金巧巧大叫:“他是卧底,他要过去开门!”

    金不换也浑身一凛,正要派人过去阻止,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祁六虎已经把门拉开了。

    在门外已经等候多时的程依依、韩晓彤、师爷等人,终于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