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9 张人杰,登场

349 张人杰,登场

作品:《龙抬头

    戮杰大会,现在开始!

    随着这八个字的响起,现场立刻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别墅的方向看去,就见披着名贵皮裘的金不换正在缓缓走来。大家都很恭敬地看着他,毕竟他是蓉城第一势力金玉满堂的大当家,现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惹得起他。

    在一片注目礼中,金不换缓缓登台。

    现场有两个台子,一个是正常的礼台,一个是高达十几米的木头台子,金不换上的就是这个正常礼台。

    金不换一上去,立刻有人打着招呼。

    “金爷!”

    “金爷……”

    金不换点着头,算是回应众人的问好,接着笑呵呵道:“都别站着,快坐。”

    大家纷纷坐了下来。

    我们几个当然是坐在一起的。

    大飞是第一次来这,别提对这地方有多新奇了,那真是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别墅和庄园,像个乡巴佬一样左看右看,目光里面充满惊喜。

    “这地方真他娘的帅啊,龙爹、虎爹,你俩什么时候买啊,让我这个儿子也沾沾光呗。”

    相比之下,锥子就淡定许多,几乎目不斜视,一直盯着台上的金不换。

    金不换则继续说道:“废话就不多说了,大家也都知道今天是来干嘛的。其实一个星期以前,我就想这么干了,可惜出了一点意外,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赘述了。总之,‘戮杰大会’嘛,戮的当然是张人杰,我白白养了他十多年,这份情义怎么着也该够了。但他实在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近年来‘杀死张人杰’的呼声也越来越大,俗话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当然不想做一个寡助的失道者,更不会站在大家的对立面,所以今天就是杀掉张人杰的日子!”

    “轰”的一声,台下起了不少的窃窃私语。

    有大声为金不换叫好的,也有小声指责金不换不仗义的。

    而我则满目怒火地盯着金不换,什么叫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今天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金不换大声喝道:“带张人杰!”

    我爸终于要出来了!

    心心念念这么久了,今天终于能见到我爸,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激动,可又想到不知能不能顺利救出我爸,我的心中又充满了紧张,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而又担忧地看着别墅方向。

    其他人也是一样,一个个伸着脖子、翘首以盼。

    虽然我爸在十多年前制造了那桩血案,从此成为蓉城当仁不让的第一神话和传说,可大部分人根本没见过他真正的样子,最多就是看过通缉令上的照片,说不期待见到真人那是假的,哪怕再恨我爸也想看看他的真人。

    大飞都喃喃地说:“一会儿就要见到我爷爷了吗,想想还挺激动的哈。”

    不一会儿,别墅中就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正是我们之前见过的玉箫公子,唇红齿白、皮肤细嫩,还有一头长发披在背后,看着像个女人一样;而另一人,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汉子,他的身上缠满铁链,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穿着一件连帽的运动衫,帽子就遮在他的头上,将他半张脸都挡去了。

    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我爸。

    相貌、身材、轮廓,都和我印象中的别无二致,无非就是老了一点而已,所以就算他戴着帽子,我也能够辨认出来。

    我爸好像受了重伤,走起路来十分吃力,还得玉箫公子提着他的后领。

    是啊,如果不是受了重伤,就凭他一夜之间连杀三四十位大佬的本事,谁能轻易制服了他?

    看着我爸一步步往这边走来,我的心中别提有多难过,虽然我不是他的亲儿子,可养育之恩大过天啊,看着父亲受这样的罪,做儿子的怎么能不心疼?

    只是,虽然我认出来了,别人却不一定认出来,毕竟他们不和我一样,跟我爸在一起生活过很多年。仅凭遮遮掩掩的半张脸,他们肯定认不出来,于是一时间怨声载道,说这个是张人杰吗,不是金不换糊弄大家的吧。

    赵虎都悄悄问我:“那个是你爸么?”

    我点点头,说是。

    赵虎咂着嘴说:“看你爸这状态,不像是能救出咱二叔啊。”

    确实,我爸自身难保,上哪救我二叔?

    老首长的信息出现错误了吧?

    但是不管怎样,既然来到这了,就得把我爸给救出来。

    台下的议论声,金不换也听到了,他面色严肃地说:“张人杰毕竟是一代枭雄,我想让他体面地死,所以才给他戴上了帽子,但是你们放心,这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张人杰!”

    金不换摆摆手,玉箫公子便扯了一下我爸头上的帽子,终于露出完整的脸。

    只是,那张脸却鼻青脸肿、血迹斑斑。

    我的心里又狠狠揪了一下。

    其他人也纷纷叫了起来:“是张人杰!”

    “我研究过他很多年,是他没错!”

    现场人中有不少是我爸的生死仇人,他们说研究我爸很多年也并非虚妄,据说有人晚上睡觉都是抱着我爸通缉令的。金不换又摆了摆手,玉箫公子便把帽子给我爸重新戴好了。

    “上断头台!”

    金不换一声大喝,玉箫公子便提着我爸往那十几米的高台走去。

    真的是断头台,他们要在上面杀了我爸!

    一想到这断头台还有我的一份心血,我的心中又气又恨,恨不得现在就把金不换给杀了。我冲赵虎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一会儿准备动手,肯定不能让玉箫公子上了断头台啊,那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赵虎悄悄和大飞、锥子等人说着。

    大家也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我还特意看了一下金巧巧,她在礼台边上站着,距离我也不远,如果我们行动不太顺利,那就只能绑架她了。

    我看向金巧巧的时候,金巧巧也正好看向我。

    突然冲我嫣然一笑。

    金巧巧是个美女,笑起来也很好看,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她这次的笑让我毛骨悚然,身上甚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怎么回事,错觉?

    就在这时,金不换突然摆了摆手,玉箫公子就站住了脚步,没有再往高台那边行走。

    金不换站在台上,来回扫视着台下的人,开口说道:“在杀张人杰前,有件事情我想和大家说下。大家应该记得,一个星期之前来我家的时候,我把斧头王给杀了,因为他自称是张人杰的儿子,甚至三番两次潜入我家,想要把张人杰救出去,这是赤裸裸地挑衅我啊,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家说,我有没有理由杀他?”

    台下一片静默,谁也没有搭茬。

    武樱的一双眼都红了,死死地盯着台上的金不换。

    金不换并不在意武樱,继续说道:“我以为斧头王死了以后,应该没人再敢这么干了……但我错了,这世界上胆大包天的人到处都有,包括今天就有人试图把张人杰救出去!”

    台下众人大吃一惊,纷纷左看右看,互相问着谁啊、谁啊。

    我的心中当然砰砰直跳,心想金巧巧难道卖了我么?

    希望金不换说的是其他人!

    毕竟现场还是有一些人把我爸当做偶像的,打算冒死一拼也有可能。

    但金不换的下一句话,彻底浇灭了我所有的幻想。

    “这个人啊,说出来大家未必敢信,他竟然是张人杰的亲儿子呢!”

    张人杰的亲儿子!

    这一句话如同核弹一般在四周爆开,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再次左看右看,想看到底是谁。

    金不换摆了摆手。

    四周迅速冲上来几十名手拿家伙的护卫,团团把我和赵虎等人围住了,其他人都大吃一惊,纷纷往四周退去。

    我们几个站了起来,各自背靠背站好,神情严肃地看着四周。

    “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又一道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是金巧巧。

    金巧巧已经站在台上,冲我这边耀武扬威地说:“笑死我了,以为我真的会帮你啊?你是救过我不假,可你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帮你对付我爸,我脑子又没有烧坏!你真是要笑死我了,就这么几个人就来救张人杰,真把我们金家当成软柿子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金巧巧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演戏,为的就是获取我的信任,让我把计划全盘透露给她,好让她爸能够将计就计、见招拆招。

    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我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金不换也微微笑着。

    “不错,闺女。”金不换悠悠地说:“越来越有我的风范了,将来老爸要是退休,就能放心地把金玉满堂交给你了。”

    金巧巧洋洋得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我。

    “你不是我的对手。”金巧巧得意地说:“这回你可鸡飞蛋打、偷鸡不成蚀把米啦!”

    “你确实挺厉害的。”我看着台上的她,叹着气说:“好在,我也没有全说实话。”

    话音落下,我便从怀中摸出早就准备好的信号弹,一拉引信,“嗖”的一声飞上天空,接着便炸出朵朵绚丽的花……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