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7 你,高估了我

347 你,高估了我

作品:《龙抬头

    “你没事吧?”

    这是金巧巧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看来昨晚没白救她,还是知道点好歹的,我冲她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金巧巧松了口气,这才回头去看王秘书。王秘书当然也很吃惊,他能看出金巧巧对我们的客气,立刻就问怎么回事。不过,王秘书又很快发现金巧巧衣衫不整,吃惊地说:“大小姐,你发生什么事了,外面有谁欺负你了?”

    敢把金巧巧折腾成这样,金玉满堂肯定不会放过对方!

    金巧巧却裹了裹外套,平淡无奇地说:“没事,是发生了点小意外,不过已经被我解决掉了。还有,我和张龙他们已经和解了,你就不要找他们的麻烦了,我爸不是常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吗?”

    又说:“他俩好歹是一方老大,你怎么能让他们干这种粗活!”

    你看,金巧巧也是很会讲道理的嘛。

    所以说人什么道理不懂,不过是爱装腔作势罢了。

    王秘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能看出我们和金巧巧确实和解了,而且金巧巧对我们的态度也很恭敬。王秘书很疑惑地朝我们看着,但又不敢忤逆金巧巧的命令,只能低头说了声是。

    “好了,都散了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在金巧巧的呼吁之下,众人一哄而散。

    金巧巧正要和我们说话,王秘书突然想起什么来了,问道:“大小姐,堂前燕失踪一晚上了,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金巧巧漫不经心地说:“没事,我安排他做件事情,很快就会回来。”

    “哦,好的,大小姐你也休息下吧。”

    王秘书转身离开了。

    直到这时,金巧巧才低声对我说道:“赶紧把我四叔给放回来,不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堂前燕在金玉满堂是四当家,所以金巧巧叫他四叔。金巧巧这番话充满关切,似乎真的把我当朋友了,不过这也正常,我昨天救了她呢,是个正常人都知道投桃报李。

    我说:“等我回去以后吧,他被关在地下室里,看他的人没有手机信号。”

    这一番话当然是我瞎掰出来的。

    金巧巧疑惑地看着我:“张龙,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啊,我现在可对你够赤诚了!”

    看得出来,确实赤诚。

    但这并不是我也坦诚相见的理由,在我心里肯定我爸排第一位,其他所有的人都要靠边。我点点头,说你放心吧,回去我就把人放了。

    “好,那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和你们说话!”金巧巧转身而去。

    看着金巧巧的背影,赵虎感慨地说:“看不出来你骗女人还挺有一手,这个小姑娘就被你耍得团团转。”

    我摇摇头,说我没有骗她,我真的会把堂前燕放了。

    赵虎很意外地看着我。

    “放了他以后,我可管不住别人要对付他。”

    赵虎终于明白过来,哈哈大笑。

    “你越来越阴险了。”赵虎又发自肺腑地说了一句。

    “是这个世界逼的。”我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很感激金巧巧对我的好,但那都是建立在我救了她一次的基础上,她要报恩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不觉得亏欠了她什么。而且就我们两个人的身份和立场,是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之前救她只是出于人道主义。”

    赵虎太了解我的想法了。

    一个是张人杰的儿子,一个是金不换的女儿,像是两条永远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

    总之,因为金巧巧的干涉,王秘书没有再为难我们了,抬木头的活儿也都交给别人,我和赵虎可以坐在一边歇歇。不过王秘书时不时往我们这看着,目光之中偶尔也会闪过一丝杀气,估计还在憋着法子想害我俩。

    但是我俩并不在乎,过了今天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通过打听,我们已经知道会在下午才开,而且金不换还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戮杰大会,这是铁了心要除掉我爸了,毕竟近年来抨击他的声浪越来越大,饶是金玉满堂的大当家也扛不住了。

    也就是说,大飞他们下午才能进来,想想也挺可怜,因为我和赵虎的原因,一大早把他们全拉来了。

    我看着越起越高的木头台子,有些奇怪地说:“金不换弄这玩意儿干嘛?”

    赵虎上上下下地看,有些不太确信地问:“这是不是断头台啊,要在上面砍了你爸的脑袋。”

    我疑惑地说:“金不换有病啊,杀人还搭这么高的台子干嘛。”

    赵虎说道:“我哪知道,可能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干什么事都讲究个范儿吧。”

    我和赵虎胡扯一通,还是不能确认这高台的作用。就在这时,金巧巧洗完澡、换完衣服来了,拾掇了一番的她看上去光鲜亮丽,像是一朵出水芙蓉,还是那一句话,有钱人家的姑娘怎么样都不会太差的。

    金巧巧把外套还给了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说不客气,接过来穿在身上。

    金巧巧撩了一下头发,又说:“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活不过今天中午了。”

    金巧巧的语气很平淡,却又杀气重重。

    我知道,金巧巧要动手了。

    杀人犯怎么样,快判死刑又怎么样,现在不用判了,直接去死。

    我也没有同情昨晚那个汉子,因为他是自作自受。

    没人能在一夜之间变好,金巧巧当然也是一样。

    临近中午,金巧巧邀请我和赵虎去吃饭。

    是在一个私人餐厅,除了我们再无他人,菜肴虽然不多,但是个个都很精致。金巧巧是真的把我当做朋友,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生怕我们会吃不饱。借着这个机会,我也和她随意地聊起来,话题当然不知不觉转向我爸。

    “你知道张人杰么?”我问。

    “知道啊,他在我家好多年了,要不是蓉城好多人逼着我爸交出他来,可能还要养他很长的一段时间呢!”

    金巧巧说话,当然要比祁六虎可信多了。

    我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假装不动声色地说:“那你见过他吗?”

    “那倒没有。”金巧巧摇了摇头:“他在地下室关着,我爸不让任何人接近地下室的。”

    我又继续问道:“这个地下室在哪里?”

    这个问题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感觉自己的目的性有点太明显了,金巧巧果然狐疑地看着我,问:“你问这个干嘛?”

    我笑着说:“看你说的,蓉城谁不对张人杰好奇啊,无论恨他的还是爱他的,都想见他一面。那可是个传奇人物,作为地下世界的一员,我当然也想见他一面。”

    我撒起谎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

    金巧巧“哦”了一声,说道:“下午不是就开戮杰大会了吗,到时候所有人都能见到张人杰的真身了!”

    我当然还不死心,拐弯抹角地希望金巧巧能带我去地下室看看,说我就是出自好奇,没有其他什么想法。

    但我说得口干舌燥,就是没能打动金巧巧的心,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软不硬地来一句:“你急什么,下午戮杰大会就能见到他啦!”

    你看,金巧巧虽然把我当朋友了,但也不会无脑满足我的要求,还是有些底线和原则的。

    我彻底无奈了,只好说好吧,那就等下午的会。

    接着,我又和她闲聊,问她外面那个高台是干什么用的?

    金巧巧说不知道,一会儿找人问问。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金巧巧已经对我起了提防之心,也不像之前对我那么好了,说话总是留着一手。果不其然,金巧巧突然把碗放下,认认真真地说:“张龙,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张人杰到底什么关系?”

    嗯,果然怀疑上了。

    我装作哭笑不得:“我一个小人物,能和张人杰扯上什么关系?不能因为我俩都姓张,你就开始怀疑我吧,姓张的可多了去了!真的,我要是和张人杰有牵扯,我就直接求你帮忙放了他啦,就咱俩这关系,这是个事?”

    “你高估了我。”金巧巧说:“也高估了咱俩的关系。”

    我:“……”

    金巧巧的声音有点冷了起来。

    有一种怪异的气氛正在餐厅飘荡,金巧巧那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仿佛想要把我看穿似的。

    “开个玩笑而已。”我尴尬地笑着:“不至于当真吧?”

    “我没有开玩笑。”金巧巧还是非常认真:“张龙,昨晚你救了我一次,我会记住你的人情,也会尽能力来帮你,但前提是你要对我实话实说。”

    我苦着脸说:“真没什么瞒着你的啊。”

    “那你如何解释这张照片?”

    金巧巧突然从身上摸出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是我爸和我妈的那张合影。

    我的脑子嗡嗡响了起来。

    不是因为我给了她外套,照片根本就不在外套里,一直在我贴身的口袋里。金巧巧能拿到这张照片,说明她是昨晚靠着我睡,趁我不注意才偷的。

    前有苗苗,后有金巧巧,这是第二次了。

    妈的!

    我在心里恶狠狠骂着,如果我还能活着走出这里,这辈子再也不让其他女人接近我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