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6 金巧巧,到

346 金巧巧,到

作品:《龙抬头

    我和赵虎都明白了,王秘书这是又把我俩当成免费的苦劳力了。

    上次过来,他就让我俩给其他大哥端茶倒水,原因是现场我俩的地位最低,会议内容又不方便被下人听去,所以让我俩客串一下服务员。这次也是,早早把我俩叫过来,是为了让我俩帮忙搭台子!

    靠,这是真把我们当下人使唤了啊。

    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个王秘书老针对我们干嘛?

    我和赵虎气不打一处来,我俩的势力再弱,好歹也是一方大哥,有这么侮辱人的吗?而且我怀疑这就是王秘书自作主张,金不换肯定不知道这事,他在这拿着鸡毛当令箭。

    我和赵虎皆是一脸愤怒,质疑王秘书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秘书皱着眉说:“你俩什么意思,不愿意干是吗?不愿意干现在就走,今天下午的会也不用参加了,金家可容不下你们这样的大爷!”

    又拿这件事来威胁我们。

    上次就是这样,说我要是不肯端茶倒水,完全可以马上离开金家,还说我和赵虎本来就没资格参加会议,考虑现场需要个服务员才叫我俩过来的。

    只是上次,有斧头王帮赵虎说话,这次就没有了。

    我和赵虎掐死这个王秘书的心都有了,金家这么多的下人,干嘛非用我俩,这是摆明了欺负我们啊。

    赵虎看着我,用眼神询问我该怎么办。

    我冲他耸耸肩,意思是能怎么办,老老实实干吧,总不能真的一走了之,那样的话还救不救我爸了?这叫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赵虎没办法了,只好跟我一起抬木头去,一边抬还一边嘟囔着说,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还说完事以后我得请他喝酒。我说请,必须请,茅台还是五粮液你随便挑。

    其实这么大的情义,哪是一顿酒能解决了的。

    角落里有上百根木头,而且又大又重,我和赵虎合力才能抬动一根。一开始我还纳闷整这么多木头干嘛,而且看那礼台也差不多建好了,上下都是钢材结构的,看不出来哪里需要木头。

    但等我们木头抬得越来越多,终于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了,现场有几个工人上下忙活,竟是要用这堆木头再建一座高台。

    看他们的规划和用量,我断定这个高台至少十几米高!

    搞什么鬼,金不换到底想干什么,要弄个瞭望塔观察远方吗?但他家的墙就挺高,站在高台上也只能看到他家的墙。

    问那几个工人,他们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照章办事。

    我和赵虎莫名其妙,但还是一根又一根地搬着,看着那座高台一点一点起来。

    我俩在搬木头的过程中,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主要是我俩穿得也挺随便,完全看不出是大人物,就像两个勤勤恳恳的下人。现场忙活的下人还和我俩搭话,问我俩是什么时候来的,说那个王秘书总是克扣工钱,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等等,搞得我俩也是哭笑不得。

    我俩一边干活一边腹诽,回头一定要把那个王秘书收拾一顿。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人认识我们,在庄园里巡守的祁六虎就认出我们来了,他领着二十来人在宽阔的院子里走来走去,看到我和赵虎在这搬木头,惊得他下巴都掉下来了,询问我俩这是怎么回事?

    我俩便一五一十给他讲了,祁六虎听了反而大笑起来,说我俩抬木头是百年难见的场面,一定要给我俩留个纪念,还拿出手机来给我们拍照。

    什么人啊这是。

    自从祁六虎进了金玉满堂,我和他交流就挺少的,今天倒是可以趁着机会多说说话。

    我们的计划不用多说了,早就烂熟于心,只要收到我的指令,祁六虎就能立刻打开大门。

    我问他:“你在金家这么久了,知道地下室在哪吗,听过我爸的消息没?”

    祁六虎现在已经是个中等的头目了,可以常常来到金家,但他还是说不知道,从来没有听过我爸在哪。祁六虎向很多人打听,但大家对我爸都是猜测,说起来也头头是道,但是从来没人见过我爸真人。

    今天金不换要把我爸交出来,金玉满堂内部的人自己也挺兴奋,这么多年终于能看看张人杰的样子了。

    金玉满堂内部也分成两派,一派觉得金不换不是东西,利用完了张人杰就把张人杰推出来,一派则认为张人杰是恶有恶报,活该有今天的下场。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没人敢忤逆金不换的决定。

    我的心中确实不是滋味,朝金家那栋大别墅看了过去,心想爸啊,你究竟在哪,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呢?

    说起来也挺倒霉,在我们和祁六虎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被王秘书发现了。王秘书冲过来,把我们和祁六虎都骂了一顿,说我们不务正业,不好好干活,不想干的话立刻就滚。

    祁六虎翻了个白眼,走了。

    他也惹不起王秘书。

    我和赵虎也不说话,继续抬着我俩的木头,但是王秘书就跟犯了狂犬病似的,还跟在我俩屁股后面骂,什么难听话都出来了。我俩也是有脾气的,叫我俩干活就算了,现在还这么疯狂地骂人,赵虎终于忍不住了,把木头往地上一丢,冲着王秘书骂道:“丢你老母啊,你是不是有病,老针对我俩干什么,我俩是强奸你妈了还是菊爆你爸了?”

    一开始我是想忍的,毕竟我爸还没见到,行动不能展开。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忍了,再忍真是心肝肺都要炸了,我心里想,实在不行提前展开行动,直接叫人攻进金家,生擒了金不换,不怕他不交出我爸。

    这么想着,我也把木头丢在地上,和赵虎一起骂道:“还用说吗,肯定是他全家都被咱俩操了,要不他能这么神经?”

    我和赵虎一唱一和,把王秘书气得都哆嗦了。

    王秘书颤抖着手扶了扶眼镜,咬牙切齿地说:“好,真有你们两个,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接着王秘书就大喊:“来人,来人!”

    王秘书是金不换的秘书,地位当然是尊贵的,在他的呼喊之下,正在庄园之中巡逻的守卫们纷纷奔了过来,至少有数百个人,乌云侵袭一般,哗啦啦就把我和赵虎围住了。

    祁六虎也在其中,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

    不过我看到他已经抽出了刀,显然准备帮我们一把。

    我和赵虎没有家伙,只能背靠背站好,谨慎地盯着四周的人。如果打起来了,得先抢个武器才行。与此同时,我把手也伸到怀里,里面有枚信号弹,只要拉响就能飞到空中炸开,程依依他们就能带着人冲进来了。

    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现在显然不到时机,但也不得不这么干了。

    祁六虎也注意到了我的动作,身子悄悄往后退去,准备过去开门。

    四周的人凶神恶煞,随时等待命令一哄而上。

    王秘书指着我们,额头上青筋毕露,恶狠狠说:“昨天你们欺负金大小姐,这笔帐我还没有和你们算,还想今天让你俩将功补过,看能不能获得大小姐的原谅。结果你们倒好,还没怎么干活就叫苦连天,现在更是撂挑子不干了,那就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现在我就要为大小姐报这个仇了!”

    话音落下,赵虎便松了一大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哎呀,原来是金大小姐的事,那就和我没关系啦,昨天他们欺负金大小姐,我可不在场的。”

    赵虎一边说,一边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张龙,别怪兄弟不能和你有难同当,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擦屁股哈。”

    又说:“王秘书,我和你是站一边的。”

    赵虎便朝王秘书走了过去。

    但不知道赵虎是演技太差还是怎样,王秘书根本不搭理他那一套,直接指着他说:“少他妈糊弄我,给我滚回去!”

    在他身边的守卫们也都张牙舞爪、舞刀弄枪的。

    赵虎只好退了回来,冲我说道:“不行,绑架计划没有成功。”

    绑架计划不行,那就只能扔飞弹了,我刚要把信号弹拿出来,王秘书已经下令:“上,把他俩剁成肉泥!”

    这句话不是夸张,金家庄园确实是法外之地,耿直都不敢轻易闯进来的存在,杀个把人当然不算什么大的问题。

    我已经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动用自己的杀手锏了。

    眼看着四周的人就要冲上来,一道清冽的声音却远远传了过来:“住手!”

    是个女人的声音,不算威严也不算霸气,但就是特别管用,很多人当场就不动了。王秘书都循着声音看了过去,惊喜地说:“大小姐,你回来啦?我正要给你报仇呢,是这家伙欺负的你吧?”

    我回头一看,果然是金巧巧挤进人群里了,她的样子有些狼狈,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身上还披着我那件外套,才不至于让春光外泄。看这样子,是刚从公安局出来啊,估计是耿直觉得教训够了,就把她放出来了。

    金巧巧急匆匆进来,转眼间就到了我身前。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