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454 熟悉的声音

454 熟悉的声音

作品:《龙抬头

    叶良来了!

    从这事上能够看出三点。

    第一,叶良还是关心周晴的,不然不会这么快找上来。

    第二,周晴的精神虽然受到刺激,但还是能保持正常的思维和逻辑,才能一眼认出叶良的车。

    第三,周晴总算有点良心,第一时间让我和程依依走,而不是把我俩的行踪卖给叶良。

    但这时候哪里跑得了呢,眼看着车越来越近,这时候再往外跑就是自寻死路。情急之下,我拉着程依依窜到了旁边的一棵树后。这个火葬场很小,绿化也不怎么样,树木只有少少的几棵,而且也不怎么粗壮,只能勉强挡住我和程依依,得亏这是晚上,视线不怎么好,如果是白天的话,肯定分分钟被人识破。

    我俩刚刚藏好,叶良的车就开到了周晴身前。

    车子停下,车门打开,下来好几个人,叶良就在其中。叶良头上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这是他刚才自己拿酒瓶子砸的。

    他一下车,就蹲了下去,紧张地问:“周晴,你怎么样了?”

    周晴并不说话,坐在地上看着骨灰盒子发呆。

    叶良也看向了骨灰盒,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轻轻叹了口气,又伸手抱住周晴,说道:“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们再生一个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和孩子的!”

    周晴仍不说话,一双眼睛痴痴呆呆,叶良把周晴挽在自己怀里,眼泪也一颗颗落在周晴头上。

    躲在树后的我和程依依还挺紧张,生怕周晴卖了我们(她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或是被叶良给发现了,那我俩就真没命了,才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毫不夸张地说,我俩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就希望叶良能赶紧走,这可是个恶魔,我们得罪不起。

    就在这时,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传来。

    “妈的,刚才那个要烧孩子的疯婆娘呢,你们没有放走她吧?老子就想和她睡个觉,她竟然拿个大石头砸我头上,老子今天肯定和她没完了!”

    是之前那个秃头的中年男人,捂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脑袋走了过来。

    这个中年男人不是东西,刚才想要趁人之危强暴周晴,程依依看不下去,用弹弓给他打昏了,现在刚醒过来。不过,他也没看见是谁打的,就以为是周晴打的,所以又骂骂咧咧地来找周晴的麻烦了。

    但他走过来后,才发现周晴身边还站着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其中一个更是抱着周晴,显然和周晴关系匪浅。

    这个中年男人到底心虚,毕竟是他先对周晴不轨,看到这么多的男人顿时有点发怵,但这毕竟是他的地盘,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和这个女的什么关系,是他的老公吗?刚你老婆把我头打破了,你看这事怎么办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叶良就冷冷说:“你刚才说什么,你打算和我老婆睡觉?”

    “……”中年男人有点心慌:“不是,你听错了,我说我想睡觉,你也知道这个点挺晚了么,结果你老婆进来,二话不说就用石头砸我的头……”

    这个男人也是吃准了周晴精神不太正常,所以才睁眼说瞎话的。

    不过可惜的是,周晴只是受到了点刺激,还不至于分不清好人和坏人。

    “不是的。”周晴立刻说道:“他刚才想强奸我。”

    叶良狠狠瞪向中年男人,杀气腾腾。中年男人吓得转身就跑,叶良也不说话,把手往旁边一伸,有人就将钢刀递了上去。叶良三步并作两步,瞬间窜到男人身后,狠狠一刀削了下去。

    男人顿时惨叫一声,接着倒在地上。

    但叶良并没有放过他,仍旧一刀又一刀地往下劈着。

    真的,全程我都看着的,但我完全数不清叶良到底劈了多少刀,他的速度非常快,下手也非常狠。如果你见过大厨剁饺子馅,大概就是那种速度和力量。中年男人一开始还惨叫几声,到后来就完全没声音了,都成饺子馅了还有什么声音?

    叶良一刀又一刀地往下剁着,溅得自己身上、脸上都是血,几乎成了一具血人,看上去十分恐怖。

    虽然是晚上,虽然是个小的火葬场,也还是有七八个工作人员值班。众目睽睽之下,叶良就这么把人杀了,其他人虽然见多了死人,可也是第一次见到杀人现场,还是这么凶残的杀人现场,当时就吓傻了、吓瘫了。

    一座小小的火葬场里,正上演着最可怕最残酷的凶杀案件。

    砍了足足有十多分钟,叶良仿佛才解了气,把刀扔在地上,回过头去拉住周晴的手,温柔地说:“老婆,我们走吧。”

    周晴真就乖乖地跟叶良上了车。

    接着车子开走。

    整个火葬场中一片寂静,只有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血腥气。

    我和程依依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但看到地上那具“稀烂”的尸体还是忍不住吐了起来。

    我俩一吐,火葬场四面八方也都响起呕吐的声音。

    我和程依依还是比其他人的忍耐度高点,在警察到来之前,就离开了火葬场。

    我们回到了江宁区,回到了九号公馆,又吐了一阵子才睡过去。

    毫不夸张,三天才犯过劲儿来。

    得亏周晴没有卖掉我们,不然“稀烂”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会放过叶良,制止他拿下雨花台区、转正成为黄阶杀手,仍旧是我们现在首要做的事。叶良意图侵吞整个雨花台区的证据已经拿到了,现在只要告诉八面佛就好,相信八面佛会有对策的。

    我让人去打听八面佛的行踪,毕竟他的名气很大,还是比较好打听的。

    很快就打听出来了,当天晚上他在某个会所招待朋友,这个会所就是他自己开的,叫做皇朝。能到“皇朝”的人,当然都是非富即贵,都是雨花台区比较有身份的,我决定到这地方去和八面佛面谈一下。

    程依依照旧想和我一起去,但我这次没让,说皇朝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去那干嘛?

    程依依说不放心我。

    我说:“我还不放心你,你长那么好看,去了那边被人当做公主咋办。最后事没办成,又因为你惹一身骚,你就老实在这等着,我办完事就回来。”

    程依依没辙了,只好让我走。

    其实是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今晚这一趟是吉是凶,所以不打算让程依依跟着我了。

    但是仔细想想,就是跟八面佛面谈下,他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就拉倒,应该不至于会对我怎么样吧?

    不管怎样,这事是肯定要去做的,于是当天晚上,我便打车来到雨花台区的皇朝会所。

    皇朝会所当然是很高大上的,一点都不比九号公馆差,甚至更胜一筹。

    因为我是打车来的,门童都没给我好脸色,甚至没有过来迎接一下。那也无所谓了,我又不是来这装逼的,先想办法见到八面佛,接着再说其他事吧。我走进皇朝会所,就有礼仪小姐迎了上来,问我有没有预定?

    我说没有,现开个房,一会儿招待朋友。

    小姐又问我说:“您是会员吗?”

    我说不是。

    小姐便站住脚步,彬彬有礼地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只招待会员的。”

    我哭笑不得,说那无所谓,充个会员就成,多少钱起步啊?

    结果小姐还是摇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是会员邀请制,单单出钱是不行的。”

    我很莫名其妙,说:“什么是会员邀请制?”

    礼仪小姐告诉我说,就是新的会员,只能由老会员来邀请,接着会所方面审核资质,包括身份、地位、资产,都过关的才能成为正式会员,说白了就是需要有个推荐人,这个推荐人还必须得是老会员。

    听完礼仪小姐的解释,我差点没有气炸,这什么玩意儿啊,竟然比入党还麻烦。

    一个破会所而已,就算高级一点,至于流程这么复杂?

    关键是我在雨花台区人生地不熟的,哪里认识什么老会员啊,就认识个叶良和周晴。

    我对礼仪小姐说道:“充钱也不行吗?十万、二十万的我都充,有钱也不能成为你们这的会员?”

    礼仪小姐还是很有礼貌地摇头:“不行哦先生,只是有钱不可以的,我们这里只欢迎有格调有品位的客户。”

    真的,我走遍南北的娱乐城,还没见过皇朝会所这么架子大的,有钱想来消费都不行了,这是把自己当什么地方了,市长办公室也没他谱大啊。我都没想到自己来找八面佛,竟然连门都进不去,我在江宁区也算一号人物,龙虎商会的副会长呢,区长办公室都随便进,在这竟然被个礼仪小姐给拦住了!

    我生气,确实很生气,不断地和礼仪小姐据理力争,说我有钱都不能在这消费吗?

    但不管我怎么说,礼仪小姐都是很有礼貌地说:“不可以哦先生,不好意思。”

    哎呀,我这小暴脾气,真有点想砸场子了。

    当然,我不会这么做,但也确实发愁,这连门都进不去可咋办,还怎么和八面佛说叶良的事?

    正为难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做他的推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