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5 免费的苦劳力

345 免费的苦劳力

作品:《龙抬头

    听完赵虎的讲述,我的心中当然无比吃惊,赵虎这是梦游了还是癔症了,怎么一晚上干了点啥自己都不知道,还醒来以后就在金家庄园的附近了,谁把他弄到这的,外星人吗?

    我再三询问,确定赵虎说得是实话,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了:韩晓彤到哪去了?

    韩晓彤是和赵虎一起失踪的,赵虎现在找到了,那韩晓彤呢?

    赵虎之前浑浑噩噩,莫名其妙就被拉到金家来了,身上也没手机,暂时没去想那么多。经过我的提醒,赵虎也紧张起来,让我赶紧给程依依打电话,问问韩晓彤和她联系没有。

    我照做了,联系到程依依一问,得知韩晓彤已经和她在一起了。

    再问怎么回事,韩晓彤也不太清楚,莫名其妙一觉醒来就在金家庄园附近的树林里了,要不是我们的人发现了她,估计还在睡呢。

    之前得知赵虎莫名消失一夜,我还以为他“心魔”的病又犯了,被“不存在的莫鱼”吸引到这了,结果韩晓彤也发生了这样的事,那就是在太奇怪了,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的事就不想了。

    赵虎摆摆手说:“无所谓啦,可能就是这几天太劳累了,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梦游了吧,我俩都还好好的就够了,咱们赶紧去金家吧,不是要救你爸?”

    是这么个理儿。

    纠结这些也没意义,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便开车载着赵虎,继续往金家驶去。

    路上,我当然把这几天的情况说了一下,我和程依依跟着白狼学锻体拳,几天下来算是有所小成;大飞则成了血拼组的老大,手下还多了不少的人,赵虎也为他感到高兴,说儿子就是争气,虎父无犬子呀;还有锥子的流风刀、落网的堂前燕,以及我在公安局的经历,原原本本都给赵虎讲了一遍。

    赵虎刚开始听着还挺兴奋,得知堂前燕都落网了更是开心,毕竟堂前燕是害死斧头王的罪魁祸首,赵虎闭关练斧就是为了能给斧头王报仇。现在好了,一心一意救我爸就行了。

    不过,得知耿直在我们的队伍里混进三十名警察,为的是把我爸逮捕归案,赵虎坐不住了,问我怎么能答应这样的条件,我们辛辛苦苦救出我爸,最后再交给耿直,请问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我说不答应没办法啊,不答应就出不来了。

    赵虎嘿嘿地笑,说这不是已经出来了吗,那就没必要再听耿直的话了。

    赵虎的鬼主意一向很多,我问他有什么打算?

    赵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睛里也闪过一丝杀气。

    我叫起来:“你疯了,你敢杀警察?”

    赵虎说道:“谁说要杀警察了,你别胡说八道啊!”

    我说你刚才抹脖子,不是要杀警察的意思?

    赵虎呸了一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把他们绑了,别让他们碍咱的事,等咱办完事了,再把他们放了。”

    我无语地说:“你家用抹脖子来表示绑人啊?”

    “是啊,绑人不是要把脖子也绑上吗?”赵虎给我做着示范,说得振振有词。

    我也懒得跟他斗嘴,倒是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行性来,我们每支队伍里面有七八名警察,他们身上虽然有枪,但只要趁他们不注意,左右一起下手,还是能做到的。

    可是没有这些警察,我们真的能够救出我爸来么?

    我把这个疑惑抛给赵虎。

    赵虎沉沉地说:“堂前燕已经被咱们控制了,那么整个金家庄园里面,最难对付的就是玉箫公子和满大人了。满大人应该还好,玉箫公子就很难缠,听说他和斧头王是一个级别的,那我肯定是打不过他的……好在咱们人多,到时候群起而攻之,就算打不过他也能拖住他,反正目的是救你爸,不是铲除金玉满堂。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能不能成也不一定,还得你自己拿主意。”

    这趟蓉城之行,就是来找我爸的,当然一切以我为主。

    我觉得赵虎说得很有道理,我们拼一拼还有救出我爸的机会,不拼的话只能让耿直捡个便宜,还是要把我爸送上刑场,简直多此一举。

    无论是谁,都会选择拼一拼的。

    这样做当然是违法的,不过当法理和人情相冲突的时候,我肯定会站在人情这边,毕竟养大我的是我爸,不是法理。可能这就是三观不正,不过正不正的已经无所谓了,爹要死了还正个啥,再正还有用吗?

    确定这个方针以后,我便立刻给程依依打电话,将我和赵虎定下的计划讲给她听。

    程依依听了当然吓一大跳,压低声音问我:“真要这样?”

    得到准确的答复以后,程依依说知道了,便把电话挂了。

    我和赵虎则继续往金家走。

    我们七天没见,还是有蛮多话讲的,我给他说我和程依依练得这个锻体拳挺厉害的,回头也教给他,赵虎则说他的“神工鬼斧”也挺牛逼,回头再教给我。神工鬼斧就是斧头王留下来的用斧心得,自己起了这个名字,斧头王倒是挺自信的,砍个树还“神工鬼斧”上了。

    但对赵虎来说确实有益,几天不见确实能感到他身上的气势不一样了,比之先前更强、更猛,也更自信。

    我说锥子的那个流风刀也厉害,练了几天就能跟堂前燕打个不相上下了,赵虎觉得很有意思,说随后要和锥子切磋一下。

    就这么一路聊着,我还想让赵虎给武樱打个电话,让她也过来呢,但赵虎说算了,咱们自己上吧。我知道,赵虎还是觉得心里有愧,能不麻烦武樱还是不麻烦武樱了。

    我俩又说起了其他。

    赵虎说他虽然不知道昨晚经历了什么,但做得梦还是挺有意思的,他梦见他和莫鱼、二条,还有韩晓彤在一起,四个人在沙滩上唱歌跳舞吃烧烤,梦里确实挺开心的,醒来以后还挺遗憾,真想多睡一会儿。

    赵虎能做这样的梦挺好,总比梦见浑身是血的莫鱼要好。

    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没梦见我啊?”

    赵虎有些尴尬,挠着头说:“啊,有的,你后来才来的……”

    这话一听就是假的。

    虽然大男人不会因为这么点事矫情,但一想到我在赵虎心里始终比不上二条和莫鱼,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酸楚。

    我把赵虎当成最好的兄弟,但他不是,他也把我当成兄弟,对我也特别的好,但肯定不是最好。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我也没多想,觉得就无所谓。

    真的,男人因为这种事情计较就太矫情了。

    哪有那么多的伤春悲秋?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就到了金家的大门口,这里果然换上了新的大门,光泽鲜亮、熠熠生辉,不知道是什么金属,但师爷说枪打不穿、炮打不透,应该也是真的,以金家的财力搞来这样的金属大门不是问题。

    但是也没关系,我们有祁六虎做卧底呢,到时候就由他打开门,我们的人长驱直入、直攻金家!

    想到那样的画面,想到即将见到我爸,我觉得还是挺热血沸腾的,希望今天能有个好结果吧。

    不过今天的金家门口没有一个星期前那么热闹了,记得那天各路大哥各种豪车,还有整个蓉城的警察都来了,将这堵得结结实实、水泄不通。但是现在,现场除了我和赵虎,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感觉实在有些凄凉。

    怪了,王秘书不是挺着急吗,电话都打了好几遍,我还以为人都到了,就我和赵虎迟到了呢。

    我给锥子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情况,怎么还没过来。

    锥子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他说他们几个都被拦在岗亭外面了,说还不到他们进入金家的时候。我和赵虎顿时面面相觑,意思是说只有我俩来了?金不换在搞什么,是有什么企图?

    难道是因为金巧巧的事,王秘书昨天让我把大飞送过去,但我没送,所以今天让我早点过来,好收拾我?

    如果这样的话,怎么不叫大飞也进来呢,无论怎样他都逃不了干系吧?

    我和赵虎正莫名其妙的时候,金家的大门突然缓缓被推开了。

    竟然是王秘书站在门口。

    王秘书一看我俩,就不耐烦地说:“你俩怎么才来,要催你们多长时间才行?进来吧,磨磨蹭蹭的,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王秘书往里走去,我和赵虎莫名其妙地跟了上去。

    就见金家的庄园里面忙成一团,有走来走去的守卫,也有在院子中央忙活的下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在搭建什么会场,现场还摆满了椅子,看着比结婚还要热闹。

    这是什么情况,金不换为了交出我爸,难道还要办个盛大的仪式?

    我和赵虎正目瞪口呆的时候,王秘书指着角落里一堆木头说道:“愣着干什么,快过去帮忙啊,把这堆木头都抬到那边去,今天上午之前必须完成,不然别吃饭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