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3 他们都带着枪 为myppppp的皇冠第14次加更

343 他们都带着枪 为myppppp的皇冠第14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之所以跟这汉子客气地说话,一来是我觉得他还不错,虽然作风比较霸道,但是进来也没欺负别人,金巧巧想挑唆他收拾我,也被他拒绝了,二来我觉得他只是一时冲动,可能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才想临死前再干一票大的,和他说说还是能劝回来的。

    金巧巧看我过来,一张脸变得激动起来,眼睛里也涌出更多的泪,显然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

    但那汉子竟然完全听不进劝,反而冲我恶狠狠说:“不想死,就给老子滚一边去!”

    他一边说,还一边解自己的裤子。

    金巧巧也“呜呜呜”地叫着,精神显得有些更崩溃了。

    “你冷静一点!”

    我低声说着,抓着汉子双肩,使劲往后一拖。

    “砰”的一声,汉子被我拖倒在地,金巧巧终于脱离了束缚。

    时至此刻,我也没想对汉子怎样,就是希望他能冷静下来,别再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了,抽两巴掌踢两脚都没事,强暴人家算怎么回事?

    “你找死!”

    汉子一声咆哮,迅速从地上蹿起来,挥舞着两只大手扑向了我,浑身上下更是杀气重重,像是一头狂暴异常的狮子,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和冷静,在他眼中只有杀戮、杀戮和杀戮!

    他没撒谎,他确实是杀过人的,我能感受到他身上那份狂躁的气息!

    我都不敢怠慢,立刻狠狠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正中汉子的鼻梁骨,一声清脆的“咔嚓”响起,他整个人飞了出去,“咣”的一声重重撞在后面的墙上,接着才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鼻血顺着他的嘴唇、下巴慢慢流淌下来。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虽然我一拳就把他打飞了,但我知道这汉子的实力不容小觑,刚才他只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也没防备,所以才被我得逞的。如果我俩正儿八经地打起来,一口气打上几十个回合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我仍旧不敢掉以轻心,四肢的力量都调动起来,全身也绷得很紧,死死盯着那个汉子。

    稽留室里其他的人却都惊恐不已,他们都没想到我这样一个看上去平凡无奇的人,竟然能够一拳就把那个壮汉揍飞。

    汉子终究没再爬起,他靠在墙边呼哧呼哧地喘气,还擦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轻轻说了一声:“谢谢。”

    我知道,他刚才确实是冲动了,我这一拳把他打清醒了。

    “如果我杀人的时候,也有人能这样劝我就好了啊。”汉子突然跪在地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显然对自己的行为异常后悔。

    同样杀过人的我,其实能够理解他那份绝望。

    趁着这个机会,衣衫不整的金巧巧迅速爬到门口,“咣咣咣”地砸起门来,还大喊着:“来人啊,来人啊!”

    很快有人把门打开,询问怎么回事?

    金巧巧颤抖着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并且强烈要求将她放走。

    “我是金不换的女儿,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金巧巧是真的怕了,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工作人员并没满足她的要求,说是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不能放人,接着便把那个痛哭流涕的汉子带走了。金巧巧仍旧惊魂未定,虽然出身黑色世家,也见识过不少恶性事件,甚至很残忍地对过别人,但发生在她身上还是第一次,这种事情若不亲身经历一次,确实很难理解别人的感受。

    从这上面来看,金巧巧比起武樱、苗苗来差远了,武樱和苗苗同样经历过人生的巨变,但是她们能够很快适应、转变过来。金巧巧是差点被害,但也侥幸脱身,没有酿成什么恶果,却一时间心神难宁,紧张地看着四周,生怕再出一个疯狂的人,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我冷笑一声,心里又骂了句活该,不过还是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丢给衣不遮体的她,说道:“以后再欺负别人的时候,想想自己今天晚上的遭遇!”

    金巧巧赶紧把衣服穿上了,挡住自己隐约泄露出的春光,同时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则回到墙角继续睡觉。

    时至此刻,我仍幻想着师爷他们能把我保释出去。

    又不知睡了多久,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舒服,似乎有什么人使劲往我这边靠。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金巧巧坐在我的身边,不知不觉往我肩上靠着,她的眼睛微微闭着,呼吸均匀而平稳,显然已经睡着很久了,所有一切都是无意识的行为——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她在潜意识中竟然把我当做了唯一可以依靠、信赖的人。

    说真的,当时我真想一脚把她踹开。

    玩儿呢,咱俩可是对手,就因为我救了你一次,还靠上我了?

    但我看她睡得正香,也不好意思把她吵醒,再者我自己也困到不行,所以也就没管这些,同样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门外有了说话声、脚步声,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窗外的天空亮了,已经是第二天了。今天,金不换就要把我爸交出来了,师爷怎么还没把我保释出去,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么?

    耿直昨晚确实说了,我不答应他就别想出去。

    他来真的!

    我着急了,是真急了。

    稽留室里,大家都是坐着睡觉的,金巧巧还抱着我的胳膊,脑袋都快拱到我怀里来了。说句实话,这姑娘身上还挺香的,而且颜值也不低,一般男人有这机会肯定挺享受的,但我哪有时间欣赏这些东西,而且心里对她还挺厌烦,也顾不上她还抱着我小腿,猛地将她推开站了起来。

    金巧巧被惊醒了,还“哎呦”叫了一声,问我搞什么鬼。

    我没理她,径直走到门口,“咣咣咣”敲了起来,很快有人给我开门,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你们既不放我,又不审我,到底想干什么?

    对方告诉我说:“耿局说了,当你想见他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出去!”

    我说你们这样不合规矩!

    “砰”的一声,对方把门给关上了。

    我着急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金巧巧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问我:“大早晨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理她,仍旧走来走去,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金巧巧又说:“你至于吗?等我爸来了,我让他把你也保释出去。”

    这倒是个好主意。

    看来金巧巧还是知道点好歹的,我昨天帮了她一次,她也打算帮我一次。

    我问:“你爸什么时候来?”

    能在今天的聚会以前弄出去我也可以啊。

    金巧巧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可能两天,可能三天,迟早会出去的,得看我爸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不见了。我这个人平时也不太听话,有次一个星期没和我爸联系,他差点把整个蓉城翻了个底朝天。”

    我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今天估计是不可能了。

    今天金不换忙着对付我爸,给我爸在蓉城的那些仇人一个交代,肯定没有时间关心闺女上哪去了,至少也在明天才会想起找找闺女!

    我可耗不起啊。

    我没搭理金巧巧,继续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出去的话,就必须和耿直合作,让他的人混进我队伍里,那救我爸还有什么意义?

    可如果不合作,我连这地方都出不去!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剩下的事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等下去,直接走到门口,再次“砰砰砰”敲起门来。

    有人开了。

    “我要见你们耿局长!”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五分钟后,我坐到了耿直的办公室里。

    “怎么样,昨晚睡好没有?”耿直笑呵呵的,打开茶杯盖子,一股热气冒出。

    看来他昨晚睡得不错,整个人都很有精神。

    他很自信,知道我会答应他的要求。

    “咱们别废话了。”我站在他的面前,双手按在他办公桌上:“怎么合作,你说!”

    “简单。”

    耿直的面色严肃起来,将他的想法告诉了我。

    他说这次金不换的警惕性很强,不允许任何一个警察出现在他家附近。但是各位大哥进入他家之前,是可以把兄弟留在外面守着的,所以耿直想让他的部下换上便装,混到我们的队伍里,到时候一起冲进金家,抓捕我爸。

    当然,人也不能太多,多了容易引起注意。

    警察和我们的人还是不一样的,除非是做了多年的卧底,否则气势是藏不住的。

    龙虎商会、苗氏金融公司、恶龙会、血拼组……每支队伍混进几个警察,这就像是滴水入海,看不出来什么。

    “三十个人。”耿直说道:“只要让我们混进去三十个人就够了。”

    我疑惑地问:“三十个人够么?”

    这个问题虽然不该我考虑,但我还是挺好奇的,现场很有可能爆发上千人的混战啊,三十个警察能控制得住局面吗?

    “这你就放心吧。”耿直很耿直地说:“他们都带着枪。”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