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2 绝望的金巧巧

342 绝望的金巧巧

作品:《龙抬头

    这一幕当然震惊到了稽留室所有的人!

    昏睡的人都清醒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坐在椅上的那个汉子。金巧巧虽然被抽了一个耳光,还像狗一样被丢在地上,可是大家不同情她,反而同情那个汉子,知道他要完了,这是信息不对等所造成的祸端,那个汉子算是捅了天大的篓子!

    大飞之前只是踹了金巧巧一脚,金巧巧就一直憋着法儿要杀人,现在被人这么对待,那还了得?

    果不其然,金巧巧瞬间就清醒了,“哇哇”叫着扑向那个汉子,还伸手要往汉子的脸上抓。但不等她到跟前,汉子就冷冷地说:“稽留室里这么多人,就你坐在这张长椅子上,其他人都不敢和你争抢,我知道你的来历肯定不凡,但你最好不要惹我,我是犯了杀人罪的,不在乎多杀个人,杀谁更无所谓。”

    稽留室里瞬间更安静了。

    在这种地方,杀人犯的地位一向很高,倒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很强,而是因为他们迟早要死,已经豁出去了,也不在乎临死之前拉个垫背,所以一般情况下没人招惹他们。

    汉子显然就是这样的人,他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惹急了他照杀不误,反正杀一个人不亏,杀两个人是赚。

    金巧巧有点被吓到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是金不换的女儿!”

    还想用自己老爹的名义吓吓对方。

    听到“金不换”三个字,汉子确实挺意外的,上上下下看了金巧巧几眼,说道:“别逗,金不换的女儿怎么可能被抓进来?”

    除我以外,其他人都有这个疑惑,纷纷把耳朵竖了起来。

    金巧巧撇着嘴说:“那个耿直故意整我,我爸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等我出去,非让我爸收拾他不可!”

    又说:“还有你!敢抽我一个耳光,等我出去……”

    说着说着,突然又不说了,因为她想起来汉子是个杀人犯,就算她出去了,汉子也出不去,都是要判死刑的人了,报复他也没有什么意义。可是平白无故挨了一个耳光,金巧巧虽然不爽到了极点,可也没有任何办法。

    汉子明白金巧巧心里在想什么,冷冷地说:“我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在这个地方别来惹我,不然我一样让你好看!”

    金巧巧不敢回嘴,默默走到墙角抱着双腿蹲了下来。

    我心里想,你也有今天啊,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金巧巧都不敢惹这个汉子,其他人就更不敢了,全都缩在墙角沉默是金。我也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缩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闭目养神,稽留室里再次恢复安静。

    不过汉子刚刚进来,似乎没有什么睡意,冲金巧巧勾了勾手,说你过来!

    金巧巧一个激灵,说干嘛?

    汉子说道:“我肩膀酸,你来给我按摩一下!”

    金巧巧吃惊地说:“你让我给你按摩?!”

    汉子瞪大了眼:“怎么,你不愿意?”

    金巧巧当然不愿意了,她是什么身份,一向只有别人给她按摩,哪有她给别人按摩,金不换都不一定用得动她。但是今非昔比,此一时彼一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金巧巧出去以后肯定又是一个嚣张到极点的二代,可在这里真就没人给她出头。

    汉子晃了晃自己斗大的拳头。

    金巧巧没办法了,只好站起身来,走到汉子身边,给他揉捏起了肩膀。

    “哎呀,舒服……”汉子一脸得意:“金不换的女儿亲自给我按摩,就是做鬼也值得了啊!”

    金巧巧的脸都快沉到地板上了,估计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也算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了,要是给她把刀,肯定她敢当场把这汉子宰了。

    可是没有办法,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面,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着金巧巧委屈的样子,我的心里真是痛快极了,感觉应了那句古话,恶人自有天收。金巧巧够恶了吧,还有比她更恶的人。刚看了她几眼,就被金巧巧发现了,这娘们不敢和汉子叫板,倒敢把气撒到我的身上,张嘴就骂:“看什么看,小心把你眼睛挖出来!”

    汉子都乐呵呵说:“是啊兄弟,我这都是快死的人了,玩弄下她倒还说得过去,你要还想出去就算了吧,眼睛老实一点比啥都强。”

    这倒是句至理名言,我便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金巧巧的适应能力倒是挺强,不一会儿就跟汉子打成一片了,呈现出一个阿谀奉承的小马仔状态,一边殷勤地帮汉子按摩肩膀,一边撺掇他来收拾我,说我是个恶棍,让他给我一点颜色看看。

    汉子哈哈笑道:“能来这地方的哪个不是恶棍,你要想收拾他,出去以后有一千种办法,不用在这浪费时间了吧。倒是你,一百年难得进来一次,咱俩也是特别的缘分,我就针对你啦!”

    金巧巧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我心里想,活该。

    过了一会儿,汉子又不老实起来,开始在金巧巧的身上动手动脚。

    金巧巧紧张地说:“你别乱来啊,我可是会叫的。”

    这里毕竟不是法外之地,发生点小的矛盾当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事情闹得太大……这里再没人为金巧巧出头,外面那些工作人员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汉子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便不再多说话了。

    总之,金巧巧像个仆人一样伺候着汉子,一会儿帮他捏肩,一会儿帮他捶腿,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但是终究风平浪静了。

    大家慢慢也都睡意上涌,重新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微小的呼救声吵醒。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的场景让我吃惊,只见那个汉子已经把金巧巧压倒在地,而且一手捂着她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撕着她的衣服。

    金巧巧一脸的惊恐、愤怒和慌张,在她并不算长的生命之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毕竟她是金不换的女儿,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这么对她?

    可是这个汉子已经不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早就豁出去了一切。之前他就说过,临死前能让金不换的女儿按摩一次,算是做鬼也值得了,那么再往前推进一下,如果他能和金巧巧共度春宵,简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反正迟早要死,何不痛快一回?

    稽留室里发生这样的恶劣事件,外面的工作人员知道了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汉子把金巧巧的嘴捂住了,金巧巧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呼救之声,最多只能吵醒同在稽留室的我们,外面的人哪能知道?

    没错,这里面有摄像头,可万一看监控的也睡着了呢?

    金巧巧的上衣几乎都被撕了下来,露出白皙的锁骨和肩膀,但她还在不断地挣扎着,显然已经持续了一会儿,可是工作人员仍旧没有影子,大概率确实是睡着了。

    除非有大的动静,否则工作人员是不会来了。

    不只是我,稽留室里的人几乎都醒来了,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一幕。汉子一边按着金巧巧,一边冲四周的人恶狠狠说:“不想死的话,就装没有看到!”

    众人纷纷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声张。

    谁敢乱啊,人家弄死自己就跟弄死一只臭虫似的。

    金巧巧倒在地上,她完全不是汉子的对手,被汉子两条铁臂和两条铁腿压得死死的。她吃力地挣扎着,一张脸憋得通红,眼角也有泪水流出,她想大叫但是叫不出来,试图向其他的人求救,但是谁也不敢抬头。

    最终,金巧巧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因为她发现我是稽留室里唯一一个还抬着头的人。

    金巧巧的眼泪流得更多,眼神里全是哀求和乞求,希望我救救她。

    “呲啦”一声轻响,汉子把金巧巧的裤子也扯了下来。

    金巧巧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她在身强体壮的汉子面前像只可怜的小绵羊。

    而我在脑海里反复思索,我到底要不要救她?

    诚然,我是很烦她的,这个姑娘简直恶出了水,就因为大飞踹了她一脚,她就三番两次要杀掉大飞,不光叫来黒十字的陆风,还把堂前燕也叫来,要不是大飞福大命大,早就死翘翘,成为青城山上的一抔黄土了。

    而且我和她爹还迟早会有一战。

    这样的人,说是我的生死仇人也不为过。

    之前她被狠抽巴掌,还被像狗一样丢在地上,我的心中是暗爽的、窃喜的,心想总算恶人自有恶人磨,金巧巧实在太活该了,我都恨不得抽她。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真能见死不救吗?

    给点教训可以,强暴人家算怎么回事?

    看着金巧巧无助的泪水、慌张的面庞、绝望的模样,乞求的眼神……

    最终,我还是轻轻叹了口气。

    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轻轻拍拍那个汉子的肩膀,说道:“行了老哥,也别太过分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