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1 不是个好人

341 不是个好人

作品:《龙抬头

    耿直为什么抓我,其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显然还是想让我配合抓捕我爸。

    至于金巧巧为什么也被抓,这我就想不明白了,难道是想显示他的公正?刚才还幸灾乐祸的金巧巧一下傻了眼,委屈地说:“耿叔,你抓我干嘛?”

    耿直说道:“干嘛抓你,你自己不清楚吗,今天下午在青城山上的一场混战,难道不是你挑起来的?”

    耿直想要抓人,理由总是很多,我们确实也触犯了法律的底线。

    只是金巧巧活这么大,估计还没被抓到局子里过,当时就很不满地说:“我要给我爸打电话!”

    确实,以金不换在蓉城的地位,只要一个电话过去,耿直都不得不放人。但耿直就是耿直,冷哼着说:“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啦!”接着又一摆手,几个警察便走上来,把金巧巧的手机收走,并把她给拷上了。

    我也一样。

    我倒没有什么,金巧巧就气不打一处来,嚷嚷着说:“耿叔,你太过分了,我爸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

    言外之意,就是金不换知道以后,迟早也会把她捞出去的。

    耿直还是十分耿直:“那也得关你几天,让你以后别再这么嚣张。”

    看来耿直是铁了心要修理一下金巧巧了。

    我和金巧巧都被押上了车。

    上车以前,我也冲师爷他们狂使眼色,希望他们赶紧想办法捞我出去,花多少保释金都行,明天就要解决我爸的事了,被困在局子里面可不太好。师爷也狂点头,意思是他会想办法的。

    就这样,我和金巧巧都被带往总局。

    路上,金巧巧还气得不轻,一会儿跟耿直说好话,一会儿又恶狠狠地咒骂我,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和我一起被抓起来。其实像金巧巧这样的,最多也就羁留二十四个小时,金不换说什么也该把她捞出去了,但就是这二十四个小时,金巧巧也不想等,毕竟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她可是金不换的女儿啊,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耿叔,你放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原来金巧巧也有服软的时候,我还以为她跟谁都拽得二五八万呢。

    不过耿直并不搭理她,还嘟囔地说:“你省省力气吧,这次非得让你长个记性。”

    抓我和抓金巧巧的目的显然都不一样,抓她就是为了敲打敲打,不会动真格的。

    就这金巧巧也很不满意,还在恶狠狠地骂我,说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一次次和她作对,等她出去以后肯定要叫她爸来收拾我。

    我也没有心情搭理她,我满脑子都在盘算怎么脱困,明天肯定是最后的机会了,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耿直身上。

    到了总局,耿直果然挂羊头卖狗肉,根本没问我们青城山打架的事,直接把金巧巧安排到稽留室,接着又把我带到一个隐秘的房间,开门见山地问我:“金不换安排你们什么时候去他家里?”

    嚯,我还以为耿直什么都知道了,结果他连我们什么时候聚会都不清楚。

    作为一名公安局长,他的情报信息实在有点弱啊。

    或者说,金不换的能力很强,愣是把消息封锁的严严实实。

    我便故作诚恳地说:“耿局,我还没有接到通知,等我确定时间再和你说行吗?”

    耿直叹了口气,说道:“你看,你第一个问题就不老实回答,你们明明约好明天解决张人杰的事情,你连这个都不肯告诉我,让我以后怎么信任你呢?”

    我:“……”

    我去,就这么被耿直摆了一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看我一时语塞,耿直继续说道:“张龙,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最近你不停地招兵买马、扩大势力,不得不说确实虎父无犬子,我任职这么多年,你是我在蓉城见过第一个发展这么快的,当年你爸在老鼠会厮混的时候都没你这么能耐……坦白说吧,你是不是想强攻金家、救出你爸?”

    耿直一上来先给我戴了顶高帽子,但我知道我比起我爸来差远了,我爸那是不屑发展,根本看不上老鼠会,帮唐建业统一火车站后就没干了,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兽性大发,一夜之间杀了那么多人,这我就不知道了。

    而我来到蓉城,接手老鼠会完全是个意外,谁知道唐建业突然就被电死了……

    再后来的结交苗苗、武樱,那也不是发展势力,都是顺其而然、顺势而为,毕竟我们来到蓉城也没刻意去想闯出一片天地。倒是大飞,误打误撞收了那么多人,壮大了我们的声势和队伍,算是帮了我不少的忙。

    耿直这人虽然耿直,但也不傻,一眼就看出我想干什么了,语重心长地说:“张龙,你爸是通缉犯,你这么做是违法的,到时候不光救不出你爸,连你自己都要搭进去了,你觉得这样划算么?”

    我低着头不说话。

    耿直继续说道:“张龙,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爸杀了那么多人,不抓他肯定是不行的,只要我还在位,就不会让他逃出去的。再者,别看你现在好像兄弟挺多,可那都是一盘散沙,凝聚力肯定不如金玉满堂,真要攻进去了失败几率是很大的,到时候你和你爸得一起死。退一步说,就算你侥幸把你爸救出来了,我也还在门外等着,你觉得你能跑得了吗?”

    我沉沉地说:“你最好别去,金不换之前说过,如果现场出现一个警察,他就不把我爸交出来了。”

    耿直不说话了。

    显然他也是听过这件事的。

    隔了很久,耿直才继续说:“所以我才找你商量,看能不能让我的人混进你队伍里?”

    原来耿直打的是这个主意。

    别看耿直贵为一城的公安局长,可连他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入金家,除非确定我爸真的出现,他们才能拿着拘捕令进去。可是他们要在门外,金不换又不会让我爸现身,真是矛盾。

    所以耿直才想到了这个主意,混到我们的人群里面,和我们一起攻进金家,这样就方便他下手了。

    可是这样的话,我努力那么久不是给他做嫁衣裳了?

    我爸死在金不换手里和死在政府手里有啥区别?

    于是我还低着头不说话。

    “你自己考虑考虑吧,你爸落在我们手里,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判一判也得大半年了,在金不换的手里,明天就得死。我也可以老实地告诉你,别想着能保释出去,我已经下过严命令了,谁也救不出你。”

    耿直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接着进来两个警察,要把我带到稽留室里。

    稽留室和拘留所可不一样,稽留室就是警局内部的一个房子,用来暂时关押还未审讯完成的人。稽留室有好多个,有的大有的小,大的能放十几个人,小的可能也就一两个人。

    我就被带到了一个还算大的稽留室里。

    里面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男的,只有一个女的。

    嗯,金巧巧。

    金巧巧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像她这种身份,能来一次就跟太阳打西边出来似的,也就是她爸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不然早就把她捞出去了,耿直也不让她打电话,铁了心要给她一个教训。

    所以金巧巧满脸不爽,别提有多黑了。

    不过她待遇还算不错,坐了稽留室里唯一一张椅子,那是一张长椅,其实能坐四五个人,但是金巧巧一个人霸占着,不让任何人坐,其他人都缩在墙角。这肯定不是耿直的安排,估摸着是金巧巧进来以后自报家门,大家知道她是金不换的女儿,当然谁也不敢和她争了。

    这种暂时的稽留室肯定不会像拘留所那样分类严格,反正什么人都有吧。

    此时此刻,金巧巧大剌剌坐在长椅上,一只脚还踩在椅子上,看谁不顺眼就开骂,说这个长得丑,那个太寒碜。大家忌惮她是金不换的女儿,当然敢怒不敢言,全部龟缩起来。

    我进去后,金巧巧又指着我骂起来。

    她的心情不好,觉得自己能有现在全是因我而起,当然要在我的身上狠狠发泄,各种脏话都往我身上怼。

    但我实在没有心情和她斗嘴,我还在为我爸的事发愁,和她有什么好说的?

    我也没搭理她,自个找了墙角坐下,满脑子盘算该怎么办。

    金巧巧骂累了,也就不再骂了,白了我一眼,骂了声怂货,稽留室里终于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反正窗外是黑洞洞的一片,稽留室里大部分人也都昏昏欲睡,金巧巧早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一个身强体壮的汉子低头走了进来,确实很壮,壮到男人看到他都会心生畏惧,而且一脸杀气,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这样的人,走在街上都没人敢和他对视。

    稽留室里的人都是老油条,看到他后纷纷低下头去,尽量避免和他目光对视。

    汉子扫了一圈,终于找到唯一的椅子,大步走到金巧巧的身前。

    金巧巧还在睡着,而且睡得很香,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

    汉子抓住她的衣领,使劲抽了她一个耳光,又随意把她往旁边一丢。

    “滚!”汉子低声骂了一句。

    “砰”的一声,金巧巧像狗一样被甩在地上。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