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40 恶人有恶报 为myppppp的皇冠第13次加更

340 恶人有恶报 为myppppp的皇冠第13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锥子这次回来,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那是一种不亚于赵虎的气势,淡定而从容、自信而优雅!

    这真是有实力才能做得到的。

    看来他这几天的闭关很有效果,那个什么“流风刀”对他的帮助显然很大,之前我还想着自己学会了锻体拳,回来肯定要教教锥子,也不枉我这师父之名,哪里想到锥子又跑到我前面去了,我这师父当得还真是有点惭愧啊。

    不过,我更多的是为锥子感到开心。

    听着锥子的挑衅,堂前燕也二话不说,双脚再次一蹬,身子已经蹿到门上,手中的匕首也刺向锥子。

    在那狭窄的门上,堂前燕如履平地,刀刀攻向锥子的致命处。这显然是堂前燕所擅长的,越是狭小崎岖的地方,越能发挥他轻盈灵巧的一面,他就像只轻巧的猫,比在平地还有优势。

    我相信锥子经过几天闭关,实力肯定有所增进,或许已经不亚于闭关之前的赵虎,从他浑身散发出的自信就能看出他的底气,但他实在没有必要去挑战堂前燕的长处。

    我立刻叫道:“锥子,下来和他打!”

    但是锥子并没有听我的,仍旧在门上和堂前燕展开了决斗,我也担心自己喊得多了容易让他分神,只能安静下来看着他俩打架,并且随时准备去支援他。

    让我意外的是,站在门上的锥子,竟然一点都不比堂前燕差,甚至还要更轻盈、更灵巧,双脚的走位简直让人眼花缭乱。那柄古朴的匕首在锥子手里也是千变万化,总能从各种刁钻的、匪夷所思的角度攻向堂前燕。

    刀如流水、步如疾风!

    这就是所谓的流风刀么?

    看着锥子出色的表现,我的心中当然很是激动,锥子这才练了几天,就有这样的效果了,持之以恒地练下去,还怕不能成为个中高手么?现在的锥子,我不敢说他一定能够胜过堂前燕,但从目前看来至少能够打个不相上下,这实在是一件让人振奋人心的事!

    而且凭良心说,锥子还占着天时、地利、人和,下面还有我们这一大群外援,就算败了还有我们顶上,而堂前燕败了只有死路一条!

    两个人的心境就不一样,谁更沉静、谁会心慌,不是一目了然的事?

    锥子和堂前燕像是两只灵巧的猫,在狭窄的门上攻来攻去,时不时还腾空跃起,不知怎么就换了位子,看得我们下面的人一惊一乍、冷汗涔涔。普通人别说在上面打架了,就是站都不一定能站得住,任谁看了都得说个“服”字。

    我琢磨着得帮锥子一把,不能老是在下面看戏啊,就时不时地说一句:“堂前燕,你小心啊!”

    “你刚才差点踩空了,会摔下来的!”

    “堂前燕,注意你的脚下,有条蛇朝你裤腿爬过去了!”

    我这手段当然有点卑鄙,不过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只要能帮锥子获胜就行。在我不断地骚扰下,堂前燕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往脚下看,这样一来当然分了心神,锥子终于抓住机会,一刀捅在堂前燕的肚子上。

    “扑通”一声,堂前燕栽倒在地,痛苦地捂着肚子。

    我一挥手,众人一哄而上,把堂前燕按住了,还捆了个结结实实。

    “砰”的一声轻响,锥子也从门上跳了下来,对我说道:“师父,就算你不帮我,我也能搞定他的。”

    我嘿嘿直笑:“早点干掉他嘛,哪有那么多时间和他较劲。”

    接着又有些激动地说:“锥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锥子笑着说道:“这不还没到明天吗?”又转头看看两边,问:“我师伯和韩晓彤呢?”

    因为我和赵虎是拜把子的兄弟,锥子有时候会叫赵虎师伯,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锥子有时候也叫虎哥、虎子、赵虎,都无所谓。

    我便把斧道馆的事情给他讲了一下。

    锥子沉吟一会儿,显然也想不通赵虎和韩晓彤到哪去了,便说:“没事,明天之前肯定能回来的。”

    锥子和我想得一样,我们都对赵虎充满信心,相信他在该来的时候一定会来。

    锥子又用下巴指指地上的堂前燕,说:“这人交给我处理吧。”

    其实锥子一说这话我就头大,因为我对付敌人的手段有千百种,而他总是选择最暴戾的一种,直接把人杀掉、一了百了,陈五虎就曾死在他的手上。虽然我的身上也有命案,方杰就是死在我手上的,但我对杀人这种事情还是有点抵触,总觉得破坏了二叔给我定制的底线,同样都是犯罪,还是尽量轻一点吧。

    我便压低声音,对锥子说:“交给你可以,但你不要杀人。”

    锥子点头表示明白,说道:“那就救出你爸以后再放了他。”

    我说也不能放,他是杀了斧头王的关键人物,赵虎还要找他报仇的,总之先关着他,随后再说。

    堂前燕是偷偷来的,将他暂时藏起,也没人会知道的。

    锥子那一刀捅得挺狠,堂前燕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捂着肚子大汗淋漓。锥子低下身去,将堂前燕拖了起来准备离开。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咣咣咣”敲门,还伴随着一声声大喊:“开门、开门!”

    这么嚣张,肯定不是客人。

    我一下就听出来了,正是金不换的那个女儿金巧巧。

    堂前燕就是金巧巧叫过来的,金巧巧就在附近偷偷观看,还等着堂前燕给她报仇,结果就看到堂前燕败下阵了。我让程依依跟踪了她一天,还没来得及收拾她,反而自己找上门来,倒是正合我意。

    我摆摆手,让锥子先把堂前燕带走,接着又让人把门开了。

    一头金发的金巧巧——为什么形容她是金发,说锥子就是黄发呢,因为有一说一,金巧巧的金发确实好看,亮闪闪、金灿灿,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的,锥子那头劣质的黄毛并不能比——气冲冲地奔了进来,仗着自己是金不换的女儿,根本不鸟我身后这百来号人,直接冲到我的身前,咬牙切齿地说:“把人给我还回来!”

    我故作奇怪:“谁啊?”

    “少给我装,把堂前燕给我还回来!”金巧巧一脸怒火,说话也非常地不客气。

    我还是莫名其妙,说你找堂前燕,来我这干什么?

    “你到底还不还?”金巧巧一把揪住我的领子,恶狠狠说:“你信不信,我让我爸今晚就把你们全部灭了?”

    说句实话,金巧巧长得挺好看的,有钱人家的姑娘一般都不会差,毕竟会打扮也会穿衣,各种大牌往身上砸,还不好看那就真是基因问题了。但是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偏偏让人十分厌烦,就因为老爹是金不换,一天天拽得二五八万,谁都不放在眼里,龙潭虎穴也敢去闯,这么下去她迟早会出事的。

    真的,我敢断定,她迟早会出事。

    比如现在,她就要出事了。

    “哦,那我就不能让你走了。”我阴沉沉地笑着。

    金巧巧顿时愣住:“你想干什么?”

    我冷哼一声,面色已经变得严肃起来。

    甚至都不用我说话,苗苗和程依依立刻冲了上来,伸手就把金巧巧给按住了。金巧巧明白我要干什么了,顿时大叫起来:“张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都敢绑架,我命令你立刻把我放了,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这个王八蛋,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他会杀光你家祖宗十八代!”

    我相信他说得是真的,金不换如果知道有人绑架了他女儿……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我才不管那些。

    我刚知道金巧巧的身份时,就想把她绑了换我爸了,只是当时挺犹豫的,担心这样会捅更大的马蜂窝,让事情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局面。所以后来,我让程依依去跟踪金巧巧,看看到底有没有下手的机会。

    一看还是有的,金巧巧经常不回家,突然失踪个一两天,金不换也不会察觉。

    绑了金巧巧后,算是握了一张王牌,相信明天的行动就更顺利了。

    顺便还除掉了堂前燕,简直没有比这更顺利的事了。

    我对明天的行动愈发充满信心。

    我正在脑子里谋划着,就听“呜哇呜哇”的声音响起,竟然有数辆警车朝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而且径直开到我们酒店的大院里面。干我们这行的,看到警察都有些慌,好多人本能地就往后跑,我也想让大家赶紧散掉,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砰砰啪啪”的声音响起,十多名警察迈步走了过来,领头的竟然是耿直!

    准备对金巧巧下手的苗苗和程依依,赶紧收回手去。

    看到耿直,金巧巧像是看到救星,迅速朝着耿直奔了过去,眼泪都挤出来好几滴,委屈地说:“耿叔,张龙要绑架我!”

    耿直面色严肃,指着我说:“把他给我抓起来!”

    几名警察迅速朝我奔来,不由分说就把我按住了,大飞等人有点着急,还想为我说几句话,但被我用眼神制止了。看我被抓,金巧巧顿时拍起手来,开心的说:“哈哈,这才叫恶人有恶报,天道好循环!张龙,现在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了吧?”

    话音刚落,耿直就指着金巧巧说:“把她也给我抓起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