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407 总有一天,灭杀手门

407 总有一天,灭杀手门

作品:《龙抬头

    米文斌他爸被免职了?!

    这可是个足够令人震惊的消息,要知道米文斌所有的底气和依仗都来源于他爸了,敢和杀手门刚正面也是他爸给他撑腰,包括陈国华等人今晚能来,也全是看米文斌他爸的面子。

    所以,别看米文斌号称高淳区第一大少,还开了这么大的一家娱乐城,如果他爸不在位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犹如大厦倾塌、一了百了!

    这也是二代的悲哀,父亲风光之时众星捧月,父亲不在位了人走茶凉。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米文斌。

    米文斌也知道这事的严重性,立刻恼火地说:“季越,你别胡说,我爸好好的呢,我刚给他打过电话!”

    季越满不在乎地说:“你可以再问一问。”

    米文斌放开季越,将信将疑地拿出手机,给他爸拨过去了电话。

    但是没有打通,米文斌他爸没接电话。

    米文斌冷哼着说:“又来这套?黄龙上次就玩过了,没有新意!”

    黄龙上次来的时候,跟米文斌说他爸有危险了,米文斌打电话果然没有打通,吓得他当时心慌意乱、失魂落魄,跟被冰封了似的,连动都不敢动了。这次估计也是一样,米文斌他爸可能又在开会,不太方便接听电话,所以米文斌才会这么说的。

    季越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冷笑着说:“你可以问问其他人啊,看我说得是不是真的!”

    季越说得这么真实,米文斌也不敢不当回事,立刻又打电话给他爸身边的人。与此同时,季越也对其他疑惑中的大哥说道:“你们也别闲着,都问问自己认识的人,看我说得是不是真的!”

    陈国华等人也都纷纷拿出手机,通过自己的渠道询问此事的真实性。

    一时间,各种声音络绎不绝、此起彼伏。

    “米书记现在怎么样了?”

    “米书记还在位吗?”

    “你那边有没有米书记的消息?”

    最快打出电话的是米文斌,最快得到回馈的也是米文斌。我不知道米文斌听到了什么,但是站在他身边的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脸色变得惨白,整个人也像上次冰封一样变得僵直,双手、双腿乃至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颤。

    看到他的样子,我的一颗心顿时跌到谷底,明白季越说得恐怕是真的了。

    与此同时,陈国华等人也都得到了回馈。

    “哦,米书记不在位了是吧……”

    “确定了吗,刚下的文,米书记被免职了?”

    “你再打听打听,还有没有复职的可能性了?”

    “……”

    各种声音不一而同,但都指向同一个消息,米文斌他爸确实被免职了,这事虽然还没大范围地传开,但已经板上钉钉、证据确凿了。

    这一幕,让我想起曾经被免职的楚正明,和被调走的卢晨亮,是何其的相似啊!

    我甚至怀疑,那次会不会也是杀手门在背后作祟,否则仅凭方家的力量真能奈何得了卢晨亮,甚至将飞龙特种大队的“老首长”都压制住吗?

    还有蓉城的金玉满堂,背后会不会也是杀手门撑腰,否则怎么耿直都奈何不了他们?

    杀手门,真的是好强啊,也真的是说到做到啊……

    米文斌他爸已经被拿下了,现在该轮到米文斌和他的金龙娱乐城了吧?

    消息得到确认以后,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米文斌的身子还在发抖,面色也无比的惨白,其他人则面面相觑,各自表情复杂,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摇头叹息的。但是看得出来,他们都不准备帮着米文斌了,他们本来就是冲着米文斌他爸才过来的,现在米书记都被免了,再留下来也没意义,更何况谁敢得罪这么强的杀手门呢?

    有人开始交头接耳,商量着准备离开。

    倒是马三等人没有什么变化,仍旧站在我和米文斌的周围,一个个眼神坚定,大有要和我们共同进退的意思。

    那些个地下大哥,说起来还不如一群保安。

    “哈哈哈哈哈……”一连串张狂的笑声响了起来,季越看着这幕,别提多兴奋了,目光灼灼地说:“米文斌,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斗吗?活该!以前老发愁干不掉你,结果你自己作死得罪了杀手门,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哈!”

    现在的季越别提多开心了,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起来,曾经的他虽说也能呼风唤雨、横行霸道,但是“高淳区第二大少”的名号总是让他不爽,总有个人在他头顶压着,盖过了他的风头和荣耀,他简直做梦都想米文斌死掉,米文斌他爸垮掉!

    这个梦想,终于在今天成真了,怎么能不高兴,怎么能不激动!

    而对米文斌来说,今天却是黑暗的一天,曾经的他其实根本没把季越放在眼里,虽说二人几乎齐名,地位也不差多少,但是米文斌根本看不上季越,对于季越的屡次挑衅,也当做是跳蚤瘙痒,一笑而过。

    现在却不行了。

    两人的地位已经天差地别,季越还是金枝玉叶,而米文斌却沦为了平民之子,两人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难听点说,米文斌连和季越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米文斌没有搭理季越,而是回过头来,一脸悲凉地对我说道:“张龙,对不起,罩不住你了。”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痛。

    米文斌其实完全没必要卷入这场纷争,也没必要得罪杀手门的,不管他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在程依依面前抖威风也好,不允许别人在高淳区作乱也好,这事的起源都在我身上。

    米文斌一开始是自信的,觉得能够护住我和程依依,但是随着事态一步步发展,先是黄龙被何振江毕恭毕敬地护送着离开,接着又是父亲无缘无故下台,也让米文斌的信心一步步崩塌、底气一点点溃散,直至现在,彻底玩完。

    我不知道米文斌有没有后悔,但他说得这一句话确实让我心疼。

    我来金陵是为找我爸的,可却莫名其妙地一步步得罪了杀手门。我突然恨上了这个邪恶的组织,楚正明和卢晨亮的失意,我二叔的入狱,金玉满堂的嚣张,二条的被蒙蔽、被利用……一直到米文斌他爸的下台,这一桩桩、一件件,和这个组织绝对脱离不了关系!

    “你放心。”我按住米文斌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我会和你扛到底的,我总有一天要灭了杀手门,总有一天会让你爸官复原职的!你,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底气说这种话,我明明连我自己都护不住,可我就是想说这种话,就觉得这话非说不可,一刻都憋不住、一分都忍不了!

    我恨不得和整个世界宣布,我要和这个杀手门为敌了!

    实际上现场也有不少人听到了。

    季越就笑得弯下了腰:“卧槽,你说什么,你要灭了杀手门?我的天啊,米文斌,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张教官,你到底是从哪找出来的啊,这特么是个喜剧演员啊,必须得裱起来、框起来!”

    但是米文斌没有搭理季越的嘲讽,他的眼睛微红、湿润,坚定地冲我点了点头。

    “神经病,不自量力……”旁边的陈国华哼了一声,转身准备走了。

    不光是陈国华,其他大哥也都纷纷准备离开,他们冲着米文斌他爸的面子而来,现在随着米书记的下台也要退散。这群人本来就是一群散沙,没有什么力量能将他们聚在一起。

    如果说他们走掉也就算了,大不了我们这群剩下的人继续抗争,但是季越偏偏说了一句:“哎,你们这就走啦?”

    众人纷纷看向季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杀手门可说了啊,你们之前帮着米文斌对付红娘子,随后还要找你们一个个算账呢……”

    几位大哥顿时震惊不已。

    “这不关我们事啊……”

    “季少,你可要帮我们说说,上次我们都是逼不得已……”

    “季少,上次我们也没动手……”

    几位大哥慌得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季越还是嘿嘿笑着:“没事,杀手门的说了,你们可以将功补过!”

    陈国华立刻问道:“怎么将功补过?”

    季越一指米文斌,说道:“将他砍了,各位就能平安无事!”

    几位大哥均是面面相觑。

    米文斌他爸是下台了,他们几个也不打算帮着米文斌了,但要对米文斌下手的话,还是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曾经也算交情好的,一拍两散没有问题,挥刀相向有点太残忍了。

    “怎么,不忍心啊?”季越冷哼着说:“那各位就等着杀手门一个个找上门吧,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各位!”

    “有什么不忍心的?!”陈国华突然高喝一声:“当初我就说了,别和杀手门的作对,别和杀手门的作对!米文斌,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也怪不得我们几个老家伙了!”

    陈国华这个老东西,一直都是他唱反调,现在也是一样,竟然第一个持刀朝着米文斌劈了过来。

    米文斌顿时吓得往后退去。

    而我迎面上去,摸出饮血刀就往陈国华肚子里捅去。

    “我去你妈的!”

    我大喝一声,吼出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