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38 渗人的笑声

338 渗人的笑声

作品:《龙抬头

    让我意外的是,屋子里竟然空无一人。

    是的,我能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速食品包装,在角落里堆成小山,另外一边还铺着两张毯子,说明确实有人在这里生活过;还有墙边一排木头假人,此刻全都七倒八歪、四分五裂,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砍断的,说明确实有人在这里练功过。

    可是人到哪里去了?

    我慢慢走向对面墙壁,大家也都跟在我的身后。对面墙上有个大洞,整个洞口是不规则体,刚好能容纳一个人,断面却是十分平整,钢筋水泥都被齐刷刷切开,都想象不出这是被什么东西凿开的。

    骷髅斧么?

    一堆碎砖头、水泥倒在墙外,确实是由内向外的力,是里面的人打了个洞,再出去的。

    赵虎和韩晓彤似乎就是从这里出去的。

    墙外,是斧道馆背后的一条马路,因为狭窄,所以车少、人少,大多时候只有自行车和电动车从这里过。

    他们是有什么事急着离开这吗?

    可为什么要砸墙呢,直接走门也不慢吧,而且什么事情急成这样,连手机都来不及带?

    我看看墙外的马路,又看看放在毯子上的两个手机,实在百思不得其解。我和赵虎是拜把子的兄弟,连我都想不明白,其他人就更想不明白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龙爹,我虎爹哪去了啊?”大飞奇怪地问。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又问武樱这里有没有摄像头,她说斧道馆前厅有,这里是真没有。我从洞口走出去,来到斧道馆后面的那条马路上,这里也不像是有摄像头的地方,看来是弄不清楚赵虎砸墙的目的了。

    赵虎,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会去找他,但是现在不可能了,明天就要去金不换家,今天必须制定出个详细的策略来。两权相害取其轻,先顾着我爸这摊子事,希望赵虎没有大碍。

    于是当下,我只能安排一部分人出去找,还是把重心放在我爸和金不换的身上。

    转眼间来到蓉城也两个多月了,认识不少新的朋友,也有了不少新的兄弟,但能说真心话的仍旧没有几个。我能信任的人,仍是和我一起出来的几个,最多再加上个师爷和苗苗,现在赵虎和韩晓彤不知所踪,我只好去找锥子。

    但锥子也找不到。

    大飞跟我说了,锥子帮他解决完小刀会的事后就失踪了,还把恶龙会交给他暂时打理,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说是闭关几天,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小刀会是重要的线索,于是我一个电话打到马爱国那里,马爱国说他给了锥子一本练小刀的秘籍,锥子应该是闭关练功去了。

    我相信赵虎和锥子的时间观念,他们知道明天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没事的话肯定会回来的。

    但我也不能完全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

    我把师爷、苗苗、大飞叫到龙虎大酒店的一个房间,商量明天的事。武樱还不知道我爸就是张人杰,而且我和她的交情一般,所以暂时没有叫她,赵虎如果回来,再请她也不迟。

    师爷问我现在想怎么样?

    我说我还是想把我爸给救出来。

    甭管我爸到底能不能救我二叔,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金不换的手上。

    师爷凝着眉头,说这挺难的,明天能到金家的人只有各个老大,再多一个兄弟都不能带了,怎样能在防守森严的金家救人?

    我掰着指头给他们算账,说明天有资格到金家的,也有不少咱们的人,到时候在外面也埋伏上人,来个里应外合,是不是要容易一点?

    师爷听后吓了一跳,面色都有点发白,说道:“你这是想要强攻金家?”

    苗苗也惊讶地朝我看来。

    我点点头,说有这个可能性么?

    强攻金家,放在蓉城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笑话,包括耿直都不相信有人能够做到。但是狗急了也跳墙,我现在就像一条被逼急的狗,只要能够救出我爸,什么疯狂的事都愿去做。

    师爷确定我是认真的,才深思熟虑起来,忧心忡忡的说:“金玉满堂是蓉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势力,成员具体有多少不太清楚,但肯定在上千之数……”

    我打断了他,说金玉满堂的人多,不可能都集中在金家的。

    师爷点了点头,说这倒也是。

    我继续说:“上次我去金家,看到庄园里面来回巡逻的人,最多也就七八百个,明天再去,应该也是差不多的阵容。”

    上次,各行各业的大佬在金家聚会,不止耿直担心会生乱子,金不换自己也担心会生乱子,所以提前安排了不少手下到自己家,祁六虎就在其中。所以我想明天应该也是一样,金不换总不至于把金玉满堂的人都弄到自己家去,生意还做不做了?

    而我是真不做生意了,还有什么比救出我爸更重要呢,当然有多少人上多少人,拼就拼这一回。

    因为大飞的努力,我们现在多了不少的人。龙虎商会、苗氏金融公司,还有血拼组和恶龙会,如果赵虎和锥子能够回来,还能叫来斧道馆和小刀会,妥妥地有上千之数,进攻金家应该不成问题。

    到时候大家就埋伏在金家庄园附近,等我在里面一发信号,大家就轰隆隆冲进来,不是挺好?

    我又不是耿直,没有那么多狗屁禁令,当然该闯就闯。

    我这一番话说下来,大家都听得热血沸腾,大飞很是开心,说早就该这么干了。师爷和苗苗这两个蓉城土生土长的人,本来对金玉满堂和金不换充满恐惧和敬畏,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和金不换斗一斗。

    也是挺兴奋的,有种豁出去了的感觉。

    为了我爸,他们确实豁出去了!

    大方向商量好了,接下来就该商量一些细节。

    比如师爷就说,上次斧头王大闹过金家庄园、还把金家的大门劈坏以后,据说金家就换上了一扇更加坚固的金属门,据说子弹都打不透、大炮也轰不开,再想靠人力或是武器劈开已经不可能了。

    我说这个简单,祁六虎就在庄园里面巡逻,到时候让他想办法把门打开。

    为了让大家放心,当着他们的面,我就给祁六虎打了电话。

    祁六虎确实也接到了明天要去金家庄园巡守的命令,经过这么多天的努力,他已经从小头目晋升到了中头目,手底下已经管着二十来号人了。祁六虎听了我的计划,同样激动起来:“龙哥,你终于决定动手了吗?好的,明天就看你的,只要你一发信号,我就把金家的大门打开!”

    我说你别牛吹得震天响,到时候可办不到,或是掉链子!

    祁六虎说:“那不会,以我现在的地位,去开一扇门还是没问题的,这你就放心吧龙哥。”

    挂了电话,我们又讨论其他细则。

    这样看来,攻进金家应该不难,金家那些守卫可拦不住我们。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玉箫公子、满大人和堂前燕,这三个人可是一个比一个强,到时候他们出手阻拦该怎么办?

    这三个人,我并没亲眼见过他们出手,上次也只看了堂前燕一个背影而已,当时感觉确实是快,身手极其矫健、灵活,但被斧头王打成重伤。至于满大人和玉箫公子,我是连面都没见过,只是有过一些听说,传闻满大人是纯种的肌肉男,做事风格暴力、霸道,玉箫公子则有蓉城第一高手之称,身手甚至不下于曾经号称蓉城第一总教习、却已经不幸逝世的斧头王。

    如果将玉箫公子和斧头王划等号,那就说明他和周大虎是一个档次的了,毕竟赵虎说过斧头王的实力不亚于周大虎!

    还是那一句话,周大虎真是我们的噩梦啊。

    那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被高手所碾压、所支配的恐怖。

    想到玉箫公子、满大人和堂前燕,我的心里确实没有太大的底气,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没事,赵虎和锥子还在闭关,想必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实力肯定就大进了,收拾他们几个应该不成问题……”

    不这么说,还要怎么说呢?

    总不能打击大家的自信心吧?

    师爷他们对我还是信任的,纷纷点头称是。

    但也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嘿嘿嘿”的笑声。

    我们全都大吃一惊,因为这是四楼!

    我们纷纷回过头去,就见已经黑下来的窗外,正贴着一张惨白的脸。那张脸我认识,正是金玉满堂的四当家堂前燕,上次我在金家见过这家伙的,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刚才还在讨论他呢,他就出现在窗户外了。

    夜幕早就降临,堂前燕扒在窗户上,一边笑一边看着我们,在他身后是一轮又圆又大的明月。

    “嘿嘿嘿……嘿嘿嘿……”堂前燕笑起来像只猫头鹰。

    无论怎么说,这个场景都实在太渗人了。

    苗苗甚至惊恐地叫了起来。

    我的胳膊上也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