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31 偏惹天上的祸

331 偏惹天上的祸

作品:《龙抬头

    锥子已经通知了自己的人,希望他们能够赶来帮忙,但也需要一点时间。

    所以锥子的本意是拖延一会儿,当马爱国问他问题的时候,他也老老实实回答,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马爱国竟然“扑通”一声给他跪了下来,这就太让锥子吃惊了,不知道马爱国玩得是哪一出,当场就愣住了。

    不只是他愣住,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正在打架的人也不打了,大飞也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混乱的灵堂之中一时间陷入到诡异的寂静之中。

    马爱国却还激动无比,一双眼睛甚至有些发红,直勾勾盯着锥子说道:“你就是恶龙会新上任的那个锥子?”

    锥子虽然特别低调,也不跟其他大哥有什么往来,甚至都没在公开场合露过面,但是只要有心,总能打听到他的名字。

    马爱国就是这样的有心人。

    “啊……是我……”锥子还是有些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就是你除掉了罗光!”马爱国显得更加激动了:“我和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干掉他,奈何我实在能力不足,除了空余恨外别无他法,谢谢你干掉他、谢谢你干掉他,你就是我的恩公啊!”

    马爱国一边说,一边“砰砰砰”地磕头。

    小刀会的众人也都知道了锥子的身份,同样纷纷跪了下来给锥子磕头,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马爱国的心情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八个字并不夸张,因为马爱国的父亲确实是被罗光杀死,妻子也是被罗光夺走的,整个小刀会从上到下都恨透了罗光,可是他们实在不敢招惹恶龙会,这么多年只能忍气吞声……

    和血拼组打架,那是因为地盘之争,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对恶龙会的罗光,他们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

    得知罗光陨落,甚至下落不明的时候,小刀会的人别提多激动了,恩同父母一般看待恶龙会新任老大锥子。马爱国不止一次想要登门拜谢,可惜锥子实在太神秘了,不仅闭门谢客,连面都不轻易去露。

    今天在血拼组终于见到真身,也难怪马爱国会这么激动,甚至当场跪了下来。

    看着面前一幕,锥子有些哭笑不得,甚至有些尴尬。因为罗光不是他干掉的,击垮罗光的是赵虎,给予罗光致命一击的是我,不过这有什么所谓,大家本来就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能有现在的局面,不是也很好吗?

    所以锥子也没否认,而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将马爱国从地上拉了起来,说道:“马老哥,你见外了,罗光是个无耻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马爱国还是很激动,握着锥子的手说:“可也不是人人都能诛掉他的……恩公,你就别谦虚了!”

    因为锥子的原因,一场混战当然到此为止。

    小刀会放弃了“吃掉”血拼组,大家开开心心地重新做了朋友。

    并在锥子的主使下,两边坐在一起签了条约,详细划分了地盘界限,保证以后互不侵扰,甚至还结了盟,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完事以后,马爱国还把锥子拉到门外,从怀里摸出一本发黄的小册子。

    “恩公,我年轻的时候,机缘巧合遇过一个高手,就是他给了我这个东西,我才创立了小刀会。也不能算什么秘籍,但是确实挺有效的,你要不嫌弃的话,也拿去练练吧……”

    锥子一看,那本小册子上用小篆写着三个字:流风刀。

    小册子的装订粗糙,一看就是手写完成的,少说也有几十年历史了,虽然发黄却保存完整,而且被马爱国带在身上,可见他一直都很爱护这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厉不厉害,但锥子还是客气地说:“这么宝贵的东西,我哪能收……”

    “恩公,你就收下吧。”马爱国强行把小册子塞到锥子怀里,有些激动地说:“恩公,你能除了罗光,我真是无以为报,而且我知道你肯定不缺钱,这也是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并且我说实话,这东西落在我手里就是暴殄天物,我在练武上面实在没有什么天分,照着练了快二十年也没什么成就,和那位高手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恩公,刚才我和你一番交手,发现你实在厉害的狠,在用‘小刀’上面天赋异禀,如果能再练练这个流风刀,不敢说你将来会有多大成就,但也肯定要比现在强得多了,或许还有机会能和那位高手并驾齐驱!恩公,流风刀在你手里,才能发扬光大啊,你就不要再客气了!”

    马爱国这一番话说下来,又是捧又是抬的,就差又给锥子跪下了,把锥子说得都脸红了,不收下来都不好意思。

    锥子只好把流风刀接下来,客气地说:“马老哥,那就谢谢你了,我回头一定好好练练。”

    其实锥子并没当一回事,因为他刚才和马爱国交过手,没觉得马爱国有多厉害,练了二十多年流风刀还这水平,可见这玩意儿也不过如此嘛。但这毕竟是马爱国的一番好意,所以锥子还是假装很恭敬地收了起来……

    “好的恩公,那我就先走了,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过来叫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完这番话后,马爱国如释重负,才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血拼组的一场劫难总算是过去。

    之前的一番混战,大飞什么作用都没起到,还差点被对方给废了,要不是锥子帮忙,血拼组都要没了。大飞本来垂头丧气,觉得自己似乎没有资格做血拼组的老大,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血拼组的众人更加爱他了,因为他和恶龙会的新任老大竟然是好朋友,这是多么大的面子啊!

    有了这样强有力的靠山,以后除了金玉满堂,血拼组还怕谁呢?

    在蓉城还不横着走啊!

    于是众人“大飞哥”叫得更勤了,简直把大飞看作救世主一般,认定李子健的死亡、大飞哥的上位,一切都是老天安排好的。

    大飞是个脑子挺简单的人,众人一番吹捧过后,他也就不难过了,再次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确实挺了不起的,完全有资格做血拼组的老大。

    灵堂重新搭建,后事继续筹备。

    等到没什么事需要帮忙后,锥子随便翻了翻那本叫做“流风刀”的小册子。

    这一翻不要紧,差点没把他吓一跳!

    锥子在练武的天赋上虽然没有二条那么突出,但也算是十分敏锐,当初练军体拳,他就能一眼看出我们练得和网上的不太一样,所以才会屈尊拜师,希望我能带他上道;现在也是类似的情况,锥子一翻开这流风刀的记载,一颗心顿时砰砰砰跳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是好东西,大大的好东西。

    那一招招神奇的刀法,一式式诡异的刀技,飘忽的走位、刁钻的角度,犹如毒品一样深深吸引着锥子,他已经完全陷了进去、完全痴迷其中,不知不觉就读到了天亮。

    天亮的时候,大飞来叫锥子吃饭。

    锥子激动地说:“我吃你妈个腿。”

    大飞:“……咱有话好好说啊,你可不要骂人。就算你昨天帮了我,就算你实力比我强,我发起飙来照样连你都打。”

    锥子激动地握住大飞的手,说道:“大飞,我要闭关几天,恶龙会暂时交给你打理,记住千万不要惹事,遇事多和师爷、苗苗、武樱商量。虎哥和我师父暂时不在,一切都以‘稳定’为主,千万不要惹事、千万不要惹事!”

    锥子知道大飞的性格,经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连续说了好几遍。

    大飞当时都惊呆了,他以前在县城,在荣海的时候,最多也就领导过几十人的团队,现在来到蓉城,不仅做了血拼组的老大,还要暂时代理恶龙会,这两边加起来有三百人了,大飞这辈子都没当过这么多人的大哥啊!

    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风光!

    大飞激动得都快尿了。

    “你放心吧锥子,咱哥们你还有什么不踏实的?”大飞大大咧咧地拍着自己胸口,因为他的胸上有伤,一拍之下疼得嗷嗷直叫,但还是龇牙咧嘴地说:“你尽管去闭关,剩下的事就交给我!”

    按照常理来说,锥子一般不会这么毛躁,做事经常三思才会后行,一向稳重、踏实,受人器重。如果说锥子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太痴迷武道了,这一次他真的是被“流风刀”深深吸引住了,不吃饭不睡觉也要马上开始练刀,一刻都等不住,身边又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他心里想,就几天而已,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但他这次还真的想错了。

    大飞这个家伙,一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经事干不了几件,惹起事来却比谁都强。

    而且地上的祸他不惹,偏偏惹天上的祸。

    当时正在斧道馆闭关的赵虎、青城山练功的我,以及匆匆开始练刀的锥子,都没想到就那几天的时间而已,大飞就能把整个蓉城搞得一团糟,还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大乱!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