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30 当场,跪了

330 当场,跪了

作品:《龙抬头

    锥子弄明白了一切。

    哈哈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给大飞讲着这刀的来历,大飞这才知道这是罗光以前用过的刀。不过,锥子也提醒大飞,说你既然成了血拼组的副组长,那就将错就错、顺势而为,别跟他们说你的真实情况。

    大飞说道:“那当然了,我又不傻!”

    大飞领着锥子来到主桌,给李子健介绍自己的朋友,不过大飞知道锥子喜欢低调,所以没说他是恶龙会的新任老大,只说他是自己的一个朋友。李子健也没当一回事,继续以礼相待。

    众人吃饭喝酒,继续恭维着大飞,说他胆气无双、古今第一。

    恭维多了,大飞属实有点飘了,也是故意迎合众人,开始自吹自擂起来,直接扯开自己的衣襟,还把绷带也解了下来,露出里面恐怖的伤,说道:“在来这里之前,我在家先练了一下,这就是我的成果……”

    这伤其实是朱贵给他劈的,一斧子劈过来,想想多恐怖吧,那道口子又深又长,缝合住了也还触目惊心,还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可想而知,众人当然十分惊叹,再次为大飞欢呼、叫好起来。

    大飞利用这种提升地位是没错的,但锥子觉得他有点过了,都快盖过李子健的风头了。锥子是个心思细腻的人,立刻偷偷观察李子健,发现这位血拼组的组长果然脸色不太好看。

    锥子想提醒下大飞低调,但是大飞正在兴头上,根本注意不到锥子,还把自己的开山刀拿了出来,洋洋得意地炫耀:“你们知道这刀哪来的吗……”

    在他说话的同时,李子健可能是想转移话题,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冲着众人说道:“大家喝……”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往大飞那边跌去。

    胸口不偏不倚,正好撞在大飞手里的开山刀上。

    “噗呲”一声,刀刃穿胸而过,像穿羊肉串似的,李子健挂在了大飞的开山刀上。

    一动不动。

    穿出来的刀尖血淋淋的。

    就是这么锋利。

    整个农家乐的人都傻了,吃饭的人不吃饭了,喝酒的人不喝酒了,拍手的人不拍手了,叫好的人不叫好了,陷入到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锥子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

    “不……不关我事啊……”大飞结结巴巴地说:“大家都看到了,是大哥不小心撞上来的……”

    “大哥!”

    “大哥……”

    众人一阵哀嚎,纷纷扑了上来,跪在地上大哭起来,也有人高喊着快叫救护车。

    大飞也赶紧把李子健放在地上,跪在地上哀嚎痛哭起来。

    “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啊……”大飞一边哭一边嚎。

    救护车很快来了,随车过来的医生检查一番,摇摇头又离开了。

    大家顿时哭得更凶。

    整个农家乐沉浸在一片悲伤的海洋中。

    “真的不关我事啊……”大飞哭得更加难过,生怕会担责任。

    “没事飞哥,我们知道不关你事,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了,希望你能担起血拼组的重任啊……”

    大飞一听,顿时哭得更加汹涌起来,不过这次就是喜极而泣了……

    最近的蓉城或许就是流年不利,众多大哥纷纷陨落,先是唐建业,接着是斧头王,然后又是罗光和李子健。但也没有办法,该做的事还是要做,该安葬还是安葬,灵堂也布置起来了,血拼组送走了旧的健哥,迎来了新的大飞哥,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

    锥子帮助大飞料理一切,虽然觉得这一切都哭笑不得,但还是为大飞的“上位”感到开心,走狗屎运也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也罢,大飞总算是证明了自己。

    但也不是一切都那么顺风顺水。

    灵堂布置起来的后半夜,一帮人马突然杀到血拼组的地盘,说要连夜灭掉血拼组。

    有人汇报给大飞,让大飞想想主意,大飞当然吃惊,询问对方是谁?

    手下告诉他说,是小刀会。

    小刀会和血拼组的恩怨由来已久,因为两边地盘比较接近,所以摩擦时有发生,只是以前李子健在的时候,小刀会还不敢这么放肆。现在李子健死了,小刀会觉得这是个报仇的好机会,所以马爱国领着兄弟们连夜奔袭而来,准备趁着血拼组虚弱,把血拼组给吃掉。

    蓉城的人打架,都喜欢选后半夜,原因嘛不用多说,就是为了避开警方。

    大飞平时吹吹牛逼还行,狐假虎威也很擅长,可要让他动真格的,顿时吓到浑身瘫痪,几乎不能自理,着急地询问锥子该怎么办?

    锥子回他:“没事,跟他干,我会帮你。”

    有锥子这一句话,大飞顿时放心不少。

    锥子本来想让大飞拖拖时间,自己好叫人来帮忙。大飞会意,率领众人来到灵堂外面,一眼就看到了血拼组的老大,那位拧眉瞪眼的马爱国。大飞面色严肃地说:“马老哥,我是血拼组的新任老大,我叫大飞。我们老大今晚刚死,我们正在给他料理后事,无论你有什么事情,能不能等我们安葬完了再说……毕竟死者为大,希望你能谅解!”

    大飞说起官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不过马爱国可不吃这一套,直接骂道:“老子想打你就打你,还挑日子?我去你妈,兄弟们给我上!”

    马爱国一马当先,冲上来先把李子健的牌位给踹倒了。

    那是真的恨啊,两人斗多少年了,今天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

    小刀会来势汹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是抱着灭掉血拼组的目的,也不跟大飞废话什么,来了就干,先把灵堂拆了,接着又势如破竹,疯狂攻击血拼组的人,一时间鬼哭狼嚎、惨叫连连。

    一切都显得有点措手不及。

    吓得大飞就往后跑,让自己的兄弟们暂时顶上。

    小刀会,顾名思义就是一群用匕首的人,他们可不畏惧血拼组的自虐方式,血拼组的人用刀给自己划上几下,问对方敢不敢;对方说敢,冲上去继续给他划上几刀,说这有什么不敢的?

    血拼组就节节败退了。

    可以说,小刀会就是血拼组的克星。

    这一天对血拼组来说是神奇的一天,先是来了一位胆气无双的大飞哥,接着李子健就死了,大飞哥刚刚上任,小刀会就杀上来了,以至于血拼组的人都弄不清楚,大飞加入他们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小刀会的闪电战十分有效,不多时就攻破了血拼组的防线,直奔躲在灵堂后方的大飞而来。

    大飞是没什么能耐,甚至经常犯怂,但他也有一股子的忠勇,本来今天做了血拼组的老大还挺开心,认为自己从此以后就能挺直腰杆做人了,结果还没美上多长时间,半路就杀出来个小刀会,要把血拼组给连根铲除。

    气不气,你说气不气!

    想要出人头地怎么就这么难啊,怎么老天总是和他作对,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大飞也发狂了,挥舞着开山刀冲了出去,准备和小刀会的家伙拼了。

    平心而论,大飞的实力虽然不行,但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尤其是有开山刀在手,威风起来砍倒四五个人总是不成问题。但他毕竟有伤在身,而且还是重伤,胸口的伤加腿上的伤,几乎让他寸步难行、寸力难出。

    所以大飞一出来就被人给撂倒了,接着马爱国冲上来,一把匕首直刺大飞。

    “李子健一死,血拼组再无英雄,一个废物一样的弱鸡,也没什么资格领导血拼组了!”马爱国大叫:“从今天起,蓉城再无‘血拼组’这三个字!”

    大飞钻心一般难受,可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但是有人拦在了马爱国的身前。

    这人同样持着一柄匕首。

    匕首的造型很古朴,甚至有些锈迹斑斑,刀柄上还缠着一圈圈的铁丝。

    这刀来的猝不及防,而且十分凌厉,马爱国都吓了一跳,知道这人绝对是个高手,当时不敢怠慢,立刻和这人缠斗在了一起。“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马爱国被步步逼退,心中愈发惊悚,心想血拼组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高手了?

    马爱国抬头去看,就见这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染着一头黄毛,像是街边无所事事的小混混。

    可是他的眼神却很凌厉,刀法也很犀利。

    马爱国确实有点不是对手。

    小刀会的众人也发现自己老大似乎遇到对手了,纷纷扑过来打算帮忙。

    但马爱国却摆了摆手,制止他们过来。

    马爱国往后退了几步,暂时停手。

    锥子也停了手,目光平静地看着马爱国。

    “能否问下兄弟大名?”马爱国客客气气地问着,因为他确实起了爱才之心,觉得这个青年呆在血拼组是浪费了,而且他是用匕首的,不如跟了自己。

    灭掉这个青年是很简单,大家一哄而上就好,但他更想收了对方。

    锥子并不知道马爱国的想法,老老实实答道:“我叫锥子。”

    “锥子?!”

    听到这两个字,马爱国顿时神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