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27 委屈的白狼

327 委屈的白狼

作品:《龙抬头

    白狼的语气充满幽怨,眼神充满愤怒。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百转千回,心想白狼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总不能是一夜之间搜遍了整个蓉城吧,他就是大罗金仙、降龙罗汉也做不到啊。

    我试探着问:“谁说五行兄弟不在蓉城的?”

    “你还骗我?”白狼气呼呼道:“五行兄弟要在蓉城,怎么可能允许我悄无声息地进入你房间里?”

    原来他是根据这个猜的。

    我笑着说:“这你就错了,我又不是巨婴,五行兄弟怎么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我呢?不过,每当有人危及到我生命时,五行兄弟总是会神奇地出现,连我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我想,他们之所以没阻止你,是因为你对我没杀心吧?”

    白狼吃饱了撑的才会杀我。

    白狼害怕五行兄弟到了极点,方家的命令都能拒不执行,现在更不可能杀我。

    “你以为我不敢?”

    白狼站起身来,凶巴巴地朝我走来,眉宇之间尽是杀气。

    而我坦然地看着他,大言不惭地说:“你尽管试,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汗毛,保证五行兄弟下一秒就出现在你面前。”

    这是心理战,比得就是谁的胆子更大。

    程依依都明白我的想法,同样很坦然地看着白狼,甚至整理起了自己的头发,将皮圈卸下来重新绑了一下,表现的很不在意、很无所谓。

    因为我们两人的淡定,白狼终于有点扛不住了,一边朝我们走,一边胆战心惊地察看左右。白狼在别人面前总是淡定和从容,甚至高傲和高贵的,但只要一涉及到五行兄弟,他就变得谨小慎微、战战兢兢了。

    昨天他只是看到我,就自己脑补出一场大戏,一会儿想杀我灭口,一会儿又哆嗦着求我,搞得自己差点没崩溃掉;今天我都明确跟他说了,只要他动我一根汗毛,五行兄弟就会马上出现,还不吓出他的屎来?

    人的名树的影,五行兄弟就是这么威风。

    果然,白狼还没走到我旁边,就彻底崩溃掉了,盘腿往地上一坐,拍着地面愁眉苦脸地说:“张龙,你放过我吧,我出来跑路一次不容易,找个靠山也不容易,能不能放过我啊,别让我帮你们抓什么张人杰了!”

    我奇怪地说:“为什么啊,只是让你帮忙,怎么搞得像下油锅?你帮我们这一次忙,以后就不再追缉你了,你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不是很好吗?”

    “这比下油锅还恐怖!”白狼惊悚地说:“以前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张人杰,昨天详细打听了一下他的事迹,我的妈啊,这比我可恐怖多了!我是国家A级的通缉犯,那家伙是S级,最高级的!你可放过我吧,我可不敢惹他,更不敢帮你们抓他,这不是要我的亲命吗,分分钟就弄死我了啊!”

    我疑惑地说:“S级?”

    我只听说过A级、B级和C级,新闻上也经常能够见到,但从来没听说过什么S级。白狼给我解释起来,说S级是不对外公布的,一般只针对罪大恶极,且拥有超强实力的犯人,普通执法人员没有能力捉拿他们,只能交给一些国家特殊机构,而且往往需要花费无数代价才能做到。

    整个华夏,被划为S级通缉犯的不超过十个。

    而我爸,就是S级通缉犯的一员!

    听着白狼的讲述,我的心中却是无比复杂,之前知道我爸是蓉城警方排名第一的通缉犯已经很难受了,现在又得知他是S级通缉犯的一员,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就这么恐怖的吗?

    白狼继续喋喋不休地说:“这样的人,我根本不敢惹,别说帮你们抓他了,见他一面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我也实话跟你说吧,五行兄弟都不一定能抓到他——退一步说,就算五行兄弟抓住他了,他也迟早会逃走的,这世上没有监狱能困住他!”

    白狼这么讲我就不服气了,我说:“既然世上没有监狱能困住他,那为什么金家还能把他囚禁起来,难道金家比国家的监狱还要厉害?”

    白狼耸耸肩膀:“这我还真不知道,但我觉得以他的能力,小小金家根本困不住他,至于他为什么不走,可能有其他原因吧……”

    白狼说得越是玄乎,我的心里就越着急,心想我爸为什么不肯走呢,金不换七天之后就要杀他了啊。如果我爸有白狼说得那么厉害,那他离开金家是轻而易举的事吧,到底出于什么原因不肯离开,是被下了药,还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金不换手里?

    我百思不得其解,脑子里也乱糟糟的,就听白狼继续说道:“总之,这事我是没法帮忙了,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招惹张人杰。就这样吧,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蓉城,至于五行兄弟抓不抓我,那就随便他们吧,反正我宁愿被抓,也不可能去惹张人杰……”

    白狼一边说,一边大义凛然地走向门口,似乎已经豁出一切。

    白狼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走,但我又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把他留下,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句:“站住!”

    我也没打算怎么样,就是随便喊了一声,怎么留他还没想好,结果白狼一阵哆嗦,转过身来再次坐倒在地,哀嚎着说:“张龙啊,算我求你,你就放过我吧,我是真不敢惹张人杰啊,求你别让五行兄弟来抓我了,这么些年东躲西藏的容易吗我……”

    刚才还大义凛然,仿佛豁出一切的白狼,现在算是原形毕露,像个委屈的小媳妇,要多无奈有多无奈。看得出来,他是既怕五行兄弟,又怕张人杰,总得来说更怕张人杰一点,我也明白这忙他是不可能帮了,说多少好话也不行了。

    我走过去,坐在白狼面前,说道:“好,不用你帮我抓张人杰……”

    “耶!”白狼顿时眉开眼笑,站起来就往外跑。

    我无奈地说:“我还没有说完……”

    白狼又回来了。

    我继续说:“就算你不帮忙,我也要和我二叔他们继续抓捕张人杰。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想加入飞龙特种大队,这是我的一个考验,我想起到作用,但又实力不够,你特训我一个星期怎样?”

    白狼的个人实力很强,应该不亚于我二叔他们,从他身上肯定能够学到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训练我长点时间,但是没有办法,金不换七天之后就要动手,我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尽我自己的努力吧。

    白狼听到我的要求,顿时一脸“你别逗我”的表情。

    “你还需要我教?”白狼说道:“五行兄弟,哪个不能传授你点本事?”

    我点点头,说他们是教过我,可是军体拳练起来太费劲了,很长时间才能进步一点点,不能满足我的要求!

    白狼笑了起来:“确实,军体拳是挺厉害,不过没有个十年的沉浸很难成功,所以军中一般都是姜越老越辣,天纵奇才的年轻人当然也有,但那就是极少数了……话说回来,你这种想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想法不现实啊,我们大中华的武术种类当然很多,但每一种都需要时间的雕琢和打磨,一蹴而就根本就不存在,也是异想天开!”

    果然,现实生活和传说故事还是不一样的,那些一夜就成为高手的故事也只能是故事了。

    我也叹着气说:“反正你就教我,掌握多少是我自己的本事,行吧?”

    白狼反问:“我教了你,五行兄弟就放过我,也不让我帮忙抓张人杰?”

    我点点头,说可以!

    五行兄弟本来就没抓他,是他自己吓自己。

    白狼松了一口气说,说好,还说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肯定会全力以赴地教我,至少让我的实力再提升一个水平线。

    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先看看我的实力,也就是俗称的查看资质,再确定怎么教我。

    我便当着他的面打了套军体拳,还练了一下饮血刀。

    军体拳这东西是越练越厉害的,因为这是一种全方位的拳法,有攻有防、有守有退,讲究的是全能,拳头、胳膊、腿,浑身上下都要练习,所以进展特别的慢。

    自从来到蓉城,我也一天都没放弃过锻炼,虽然进展缓慢但还是有进展的,如果拿荣海七虎来做比较,我觉得我已经超越陈五虎了。

    果不其然,看完我打拳、练刀以后,白狼点了点头:“嗯,不错,不愧是五行兄弟亲手带出来的徒弟,这个身手放在军中也是相当优秀的了。好,你这个徒弟我暂时收下了,这七天内我会教你另外一套拳法,能够巩固你的力量、加强你四肢的协调,对你身体都是大有好处的。行,跟我走吧,咱们换个地方,这里可不合适。”

    换个地方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就是带程依依一起。

    从县城开始,我俩就在一起练功了,而且多个伴也有好处,还能互相切磋一下什么的。

    白狼很不满地说道:“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教的!”

    我再三求他。

    白狼无奈地说:“算了,你让她练一段,我看她够不够格做我徒弟。”

    程依依便练了一段,先打了套军体拳,又拿匕首刺来刺去,都是二叔和木头教的那些。

    在我看来,和我也没什么区别,白狼的眼睛却瞪直了,无比激动地说:“四肢协调、线条优美、动作精准、气势万千,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恰到好处,像是一块璞玉还未雕琢,这姑娘好强的天赋啊,我捡到宝了、捡到宝了!”

    同样的评价,二叔也曾说过,我以为二叔只是客气一下,白狼竟然也这么说了,看来程依依确实挺有天赋。

    我正为程依依感到高兴,白狼突然转头对我说道:“我能不能只收你女朋友,不收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