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326 你就是个大骗子

326 你就是个大骗子

作品:《龙抬头

    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罗光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从眉毛到鼻尖再到下巴,无一处不淌满了恐惧的汗水。

    恶龙会的人也都站住脚步,转头呆呆地看着这边,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也都站住脚步,屏息以待。

    “撤……撤……”罗光哆哆嗦嗦地说着。

    恶龙会的人纷纷后退,赵虎也收起了骷髅斧,转身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罗光已经完全没有勇气再进攻了,捡起自己的那只残耳,在众人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离开现场,来的时候有多嚣张,走的时候就有多苍凉,几乎是夹着尾巴逃走的。

    斧道馆的这场劫难算是躲过去了,所有人都长呼了一口气。

    “谢谢你……”看着走过来的赵虎,武樱的眼泪再次走了出来。

    斧道馆的众人也像仰望英雄一样看着赵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感激之情。

    “还没完……”赵虎沉沉说道:“罗光这种人,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善罢甘休,等他伤好以后还会卷土重来的……”

    众人心头一紧。

    那怎么办?

    赵虎转头看向了我。

    我点点头,说我明白,我现在就去做。

    现在罗光受了重伤,正是杀个回马枪的好时候,一次性把恶龙会给铲了,省得日后纠缠不清、麻烦重重。

    “好,交给你了。”赵虎说道:“从现在起,我要闭关练功,准备给斧头王报仇!”

    斧头王是被堂前燕杀掉的,但严格来说是金不换下的令,无论赵虎想要找谁报仇,以他现在的实力都是不够的。就在之前不久,他得到了斧头王遗留下来的骷髅斧和毕生用斧心得,所以他决定暂时闭关,照着册子好好练练,有所成了再去报仇。

    我又点了点头,说你去吧,剩下的交给我。

    “晓彤,你陪着我。”

    赵虎迈步往斧道馆里走去,韩晓彤也跟了上去。闭关也得有人照顾,否则吃喝拉撒怎么办呢?以前赵虎跟着木头特训一个星期,回来简直不像个人样了,这回有韩晓彤在,应该会好一点。

    赵虎离开以后,我们剩下的人也忙活起来。

    我叫我们龙虎商会的人,苗苗叫她们苗氏金融公司的人,武樱也要和我们一起去,罗光针对的是斧道馆,她肯定要责无旁贷。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三方的人就汇合了,总数已经达到五六百人,无论如何都能干掉恶龙会了。

    这个时候天都快蒙蒙亮了,我们没有任何废话,立刻展开行动……

    恶龙会在蓉城地下世界算得上是排名前五的势力了,除了金玉满堂之外,能和恶龙会并驾齐驱的不算太多。恶龙会是开赌场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在老城区开了近百家赌场,和“赌”字沾边的场所都得挂恶龙会的牌子,就连小点的棋牌室都不例外,蓉城本来就是个赌风很盛的城市,几乎家家都打麻将,恶龙会本来就挺赚钱,关键是他们抽得太狠,不仅抽赌场的水,还抽玩家的水。

    久而久之,就没什么人去恶龙会的场子玩了。

    恶龙会的人张狂到什么地步了,上街抓人去自己场子里玩,必须得玩、非玩不可,输光身上的钱还不行,还强迫人家签高息的借款。

    这就有点不地道了。

    一时间,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这就是我爸杀掉上任恶龙会老大,也就是罗光他爸的原因。

    “以暴制暴”当然是不值得提倡的,而且我爸也没有任何的执法资格,他的行为一样触动了国家的法律,所以高居蓉城警方通缉榜上的第一位。但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我爸在做了那夜的惊天血案之后,整个蓉城的治安确实好了很多,无论恶龙会还是苗氏金融公司,以及其他被我爸干掉或是没被我爸干掉的人,吓得龟缩了好几年,再也不敢为非作歹、逞凶作恶,生怕再被我爸一刀杀了。

    只是人么,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随着那件事情越来越远,蓉城的犯罪率又有抬头的迹象了,各大势力做事也越来越嚣张、越来越狂妄,甚至都敢联起手来灭我爸了。

    恶龙会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跳得最凶、最狠,仅仅因为斧头王支持我爸,在斧头王已经身死的情况下,他还要带人过来踏平斧道馆。

    什么玩意儿!

    但也不得不说,恶龙会最近几年确实发展的不错,除了继续开赌场外,还做其他很多生意,也是赚得盆满钵满。罗光自己也拥有了不少产业,比起斧头王来那可有钱多了,此时此刻他就在自家的医院做手术。

    罗光拥有一家中型医院,主要就是治疗外伤,会中的兄弟有受伤的就来这治,当然是收费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罗光被推进手术室前,吩咐手下说道:“让兄弟们谁也别走,就在医院的大院里面等着,等我做完手术,咱们再去打斧道馆!”

    罗光很了解自己的身体,虽然他现在受了重伤,几乎被砍去半条命,但他只要做个手术,包扎、缝合完了,就能恢复一半的战斗力。是的,罗光对自己有这个自信,毕竟这么多年来也不是白锻炼的!

    罗光现在特别后悔跟那个什么赵虎单挑,一开始就该让自己兄弟都上的,单挑个什么劲,轻敌害死人啊!

    不过罗光并没被吓破胆,十几年来的沉沉浮浮,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手术一做完,就去杀个回马枪,对方一定想不到他还敢回来,而且是这么快就回来!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报仇,罗光躺在手术床上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伤势太过严重,所以这场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

    等到再睁开眼,天已经蒙蒙亮了,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去,罗光的脑子有些昏沉。不过他一刻也等不及了,不顾手背上输液的针强行爬了起来,拎起自己的开山刀就往外走去,准备率领恶龙会的兄弟们再杀回斧道馆。

    但他走出病房,却发现门外一个兄弟都没。

    搞什么鬼?

    他是让大部分人都到外面的院子里等着,但也不能一个兄弟都不守着他吧,出了问题可怎么整?

    这群废物!

    罗光有些恼火,但还是继续往外走去,这会儿已经顾不上骂人了,得赶紧再杀回去,不然脸都丢光了。

    但,当他出了住院部,看到院子里的场景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里仿佛发生过一场大战,到处都是混战过后的痕迹,甚至散落着一些钢刀、木棍。清晨的风吹过来,还能嗅到一股股血腥之气,那些惨烈的哀嚎声仿佛还停留在空中。

    但是除此之外,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光这才想起,刚才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医生、护士。

    偌大的医院,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罗光的脊背开始发凉,一颗冷汗从他额上浸下。

    遇袭了,对方比自己还先下手!

    罗光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立刻转头就想逃跑,他知道这里有个后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但他刚转过身,一柄雪亮钢刀就劈了下来。

    “唰!”

    刀锋明亮,无比凌厉。

    更可怕的是,这一刀劈下来后,竟然一点血都没有沾上,还是那么的干净、雪亮。

    罗光却倒飞了出去,身子跌落在台阶下面,刚包扎好的胸口又崩开了,通红的鲜血再次弥漫开来。

    罗光吃力地坐起身来,惊悚地抬起头来:“你……你……”

    握着饮血刀的我,一步步走了下去。

    与此同时,四周又响起些脚步声,是武樱、锥子、苗苗和韩晓彤。

    “罗光,从今天起,蓉城再没有你的名字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狠狠把刀劈了下去……

    罗光,正式陨落。

    我当然不会杀了他,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消失。

    大家辛苦了一天一夜,也是时候回去休息下了,剩下的事交给锥子和师爷就好,他俩也闲得够久了。除掉了恶龙会,肯定不能什么都不得,是收编他的兄弟还是占下他的产业,就不需要我多操心了,锥子早就熟门熟路,以前在荣海就没少干。

    我们都走以后,锥子捡起罗光的开山刀,喃喃地说:“这刀不错,给大飞用正好,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苗苗回去了,武樱也回去了,我和程依依也回到龙虎大酒店。

    这一天一夜挺辛苦的,我需要好好睡上一觉,顺便再等白狼的消息,我相信他能找到我爸。

    我猜得没错,当我睡过一觉醒来,白狼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了。

    这时候已经近黄昏了,白狼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分报纸,看上去特别的悠闲,好像这是他家似的。

    我倒没有什么,程依依“啊”的叫了一声,指责白狼怎么可以随便进入别人房间,顺便还把被子裹紧了自己的身体。

    白狼皱着眉说:“你有必要裹吗,你本来就穿着衣服……”

    接着又面色玩味地说:“你俩在一起睡,怎么连衣服都不脱啊,不会是谈恋爱这么久了还没……”

    “不关你事。”我没好气地打断了他,这人说话怎么往我短处揭呢?

    “怎么样,有张人杰的消息了没?”

    我撩开被子走下床去,心里有些激动,还是白狼厉害啊,祁六虎都混进金玉满堂多少天了屁也没打听到。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白狼说道:“我是来和你说一声,我要走了。”

    “为什么?”我吃了一惊。

    “因为你在骗我。”白狼一字一句地说:“五行兄弟根本不在蓉城,你就是个大骗子!”

document.write ('');;